正文  第三十九章 千里驱驰探安危

章节字数:2159  更新时间:18-06-21 08: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瑟秋风中,在窗下翻到那位上官婉儿所作《彩书怨》: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目光凝注好久,半晌抬起头来,喃喃吟道:“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凝神怅想,又垂首在端砚中撇一撇墨,在纸上轻轻落下笔尖:“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秋风轻轻吹拂,洞庭湖上树叶已悄悄落下。

    一年过去,可霁云你,为何还是没有归来?

    屋中静静,只看见窗外云天,听木叶在风中。

    深居南山中的玉言,不知世事,南霁云所属定远将军李峻的部队驻扎安西龟兹,一向纪律严明、安抚边民,几年来商业逐渐兴旺繁盛,引起吐蕃觊觎,吐蕃于一月前已派出主力,发动几次进攻,南霁云所在龟兹情势告急!

    还是下山与长安城里几位大商贾商议事情的容止偶尔听到,匆匆上山告知玉言。

    玉言失色。

    她知道霁云一向是急先锋,上次回来肩膊上暗红的伤痕仿佛还历历在目。

    此次吐蕃来袭,龟兹首当其冲,她不敢想,心突地下沉。

    进宫去见哥哥,才得知局势之危急,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安西四镇近旁的贺兰进明部属军队,原本可以应急救援,供应粮草兵力,却迟迟不见行动,朝廷已发出号令,责令其出兵救援,上顺朝廷,下抚边民。

    近日更是派出骠骑将军尚仙芝,率一只精锐骑兵赶赴安西四镇,并授权全权调度安西都护府兵力。

    即日,这支部队将日夜兼程,紧急驰援安西重镇。

    时间过去好久了,想到他走的那日,头也不回的绝决和眼中的哀凉,她心中突然如火烧,她求哥哥允她一同前往。

    费了好大功夫,撒痴撒娇、赌咒发誓、温言软语……

    又想到容止曾经的暗夜挣扎,若垂死之蝶……

    她何德何能,承受他们如此的情深。

    她又何曾为他们做过什么呢?

    如今他又深陷险境,命悬一线,情急之下攀着哥哥撒痴撒娇的她不由涕泪涟涟。

    清嘉帝果然动容,拥妹妹在怀里,在妹妹允诺一定不拖骑兵后腿的前提下,答应派一位近身侍卫跟随,与尚将军所率骑兵一并前往……

    这几日,骠骑将军尚仙芝手下的那些骑兵们发现了两个陌生的面孔。

    一个看似女子,和大伙装扮虽相仿,却掩不住白净细腻肌肤、颠倒众生的光彩,从来没见过骑兵队伍里有这样的人儿,大伙见了都是一呆。

    最后,还是尚将军“玉面修罗”一般站在那人之前挡住众人目光,猛喝一声:“看什么看!”

    大伙才一哄而散。

    另一个看上去功夫了得,只不似骑兵们那样严守军纪,休息时又打成一团,处处微冷着脸,只是如影随形地跟着尚将军和那位“女子”亦步亦趋。

    骑兵队伍里加入这样两个人煞是怪异,不过路上奔波两日之后,跋山涉水旅途劳顿,大伙不习惯也习惯了。

    那个“女子”倒是能吃苦,虽然每次中途休息吃饭的时候都避开大家的视线,但是一旦队伍行军,便拿出了拼命的劲头,快马加鞭,精神抖擞、目光炯炯。

    尚将军也是马不停蹄,将远程行军的速度提了再提,大家苦不堪言,两腿都磨肿了,有细心的不怕死的,第三日休息时候报告发现那肌肤白细的“女子”上马时一个趔趄,跨上马鞍时银牙都咬碎了的表情。

    大家听了面面相觑:“乖乖隆地咚!不要命了!看来这回路上……

    夜间的简易行军帐中,一声通报之后,骠骑将军尚仙芝风尘不掩英雄本色,掀起帘子,入得帐来:“微臣尚仙芝拜见公主。”

    半日没有声音,惊疑抬头,发现玉公主已半倚着衾被,似疲劳已极。

    忙顿首:“臣罪该万死,惊扰公主休息了。”

    “哪里,”玉公主欹侧半起,却忽然放弃笑道:“腿肿了,只好躺着休息下,你勿见怪!”

    尚仙芝垂首:“公主千金之体,仙芝胆大妄为,让公主备受行军劳顿,请公主责罚。”

    “哪里,边关吃紧,安西危如累卵,将军心急如焚,人同此心,这个时候,个人一时的劳累又算得了什么呢!玉言向来听哥哥说到将军智勇双全、骑射精熟、骁勇果敢,在军中颇有威望,玉言愿跟从将军,早日抵达安西,相信将军的到来,将是安西军民福音。”

    惊闻此言,尚仙芝心头一震,不禁抬头,正对上李玉言微笑坚定的眼眸,忙叩首:“仙芝愧不敢当,愿跟从玉公主,即日抵达,安抚民心,一震我大周雄风。”

    玉言笑:“早点回去休息,明日急行军还要有赖将军了。”

    告退之后,已走到门口的尚仙芝踌躇一下,转过身抱拳道:“公主,恕臣无状,当初原以为公主金枝玉叶,定然金娇玉贵,熬不住行程劳顿,军情紧急之下,必然会拖累队伍,贻误时机。不料公主意志之强,竟在我的这些精锐骑兵之上,仙芝真是惭愧,”又道:“不过……太吃力的话,公主一定不要硬撑,”说到这里,拿出一个小盒来,“这是一点治疗皮肉伤的药,敷上之后一夜休养,明日应无大碍。”

    玉言讶异,示意身旁的近身侍卫许远接过。

    “终于走了。”玉言拍拍胸口,迅速地四下望望,转头指向许远,“快进去进去。”

    许远笑笑,退到帐后。

    玉言这才掀开衾被,用手捏捏脚,连接几日马上颠簸,全身的骨头酸痛得散了架似的,真是苦不堪言,若是容止在身边,一定委屈得扑在他肩头了。

    如今只得自己一个,撒痴撒娇也没了对象。

    叹叹气,看着脚踝、还有……令她最难以启齿的坐着的大腿内侧,都是接连几日皮肉蹭破,痛得她咬牙切齿。

    只有许远近在身边侍候,知道一点这些情况。并且渐渐从一开始的冷淡恭敬,到现在真正的关切护卫。

    并耐心地指点她骑马的姿势方法……这一切转变的原因,不难猜想,定是同那刚才表白心情的尚仙芝一样。

    可说这些天吃的苦,换得一个朋友,也算是值得。

    更何况,为了霁云……曾经在身后系恋地抱着她,终于流泪的霁云……

    这点苦,是她欠他的,终究要还给他。

    此一去,只想看他平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