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花齐云之死,宫中惊魂

章节字数:2855  更新时间:18-06-29 1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公主,公主,宫里李公公来了,请公主移驾宫中,”细竹匆匆进来说到,玉言竖起食指“嘘”一声,细竹噤声,这才看到容止睡着,不由捂了嘴巴,轻声道:“皇上他雷霆大怒,要凌迟处死李妃……宫里人都唬得跪了一地,只求自保,没有人敢劝。公公没法,只好来求公主。”

    玉言垂首望望熟睡的容止,轻轻移开麻木的手臂,换了绣枕,薄薄的锦被盖上那人肚子。

    来到窗前,纸砚摊开,细细羊毫轻转……

    细竹偷眼看到“早归家,人似花”几个字,不由又好气又好笑……

    玉言抿嘴笑,又努嘴要细竹放他身畔。

    细竹半恼跺脚,那人只笑着去了。

    李公公年纪大了,一路罗里罗嗦,玉言好歹听了个大概,眉毛不由蹙起来。

    清嘉帝对妃子们一向淡淡,只对这李妃特别一些,但这李妃不承这情分,闹了个大事,从外面找了个野男人,听说长得邪魅得紧,这不不知怎么弄到清嘉帝耳朵里,那真是雷霆震怒,只恨不得将李妃五马分尸,当下就叫凌迟处死。

    宫里这几年都太平无事,这刑罚大家听了都哆嗦,皇上震怒,倒霉的是下人们。

    没有救火的,又怕小的们不会说话不懂事,李公公只好老胳膊老腿腆着脸面跑上南山来找玉公主。

    哥哥的妃子找了野男人,这……这……玉言不由踌躇。

    不过既已出来,既来之则安之吧。

    来了半日了,俩人只是面对着呆坐呆想。

    直到清嘉帝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他凑近来轻轻捧着妹妹的脸:“若是她们像我的玉儿,这么单纯,这么好,该多好。”

    “哥哥是摧花大盗,谁不知道。在柳州都有名气的。还要求别人。”玉言撇嘴,又笑。

    清嘉帝微微动容——哦,柳州!

    “我想柳州了。”他幽幽道,心往神驰。

    “我也是。”玉言将手覆在哥哥手上,娇憨地倚着哥哥的肩:“那时候,我们那么小,不是不开心的。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哥哥。我还帮她们给哥哥递书信呢。”

    “还说!傻瓜!差点给父皇截获。”

    “那我不是说是我的吗?”玉言白他一眼。

    清嘉帝乐不可支地笑起来:“哎哟哟肚子痛……快别逗我了……傻瓜竟然说是自己写给意中人的,那里面的词语可没把母后乐坏了……那一顿一家子省了好大一斛米。自到了柳州还没省过那么多。”

    “我家囡囡情窦初开了。”清嘉帝笑道。

    玉言听他笑话地说当年的玩笑话,恼火又生气地看着他。

    清嘉帝莞尔,轻轻拉近妹妹,“生气啦?”

    “好啦,是哥哥不好。不生哥哥气啦,嗯!”

    无意地说起处置,清嘉帝余恨未消道:“妖孽一样,又姓花,真是个祸害。既然敢做下秽乱宫廷这样的事,想来自然也有胆承担。那小身板,此刻在天牢怕命已归西了。”

    玉言心下不禁打个突:“姓花?!”

    晚膳有点食不知味,推说今天路上有点累要先就寝。

    转头即刻拉了李公公去关押之所。

    李公公素知这位姑奶奶在皇上面前有天大的面子,又一向认准了的事不达目的不罢休,只好自叹命苦。

    在宫里时间不短,但却从不知还有这样的地方。

    路上,她的心“怦怦”地擂鼓一般。

    完全听不到那被她胁迫来的、老迈啰嗦的李公公都唠叨了些什么。

    铁链“哗啦啦”打开。

    微弱的铜油灯下,那人伏卧在地,身子蜷曲。

    玉言骇然。

    急急奔下。

    俯身将他翻转:“花齐云?!真的是你!”

    李公公在门口急急喝止,又拍打身旁看得直发呆的卫士,连连迈着蹒跚的步子挪下几级台阶……

    卫士终于奔下台阶,“请公主移驾。”

    花齐云早已血色浸衣、气息奄奄……

    他长长的睫毛动一动,终于勉强睁开眼睛,一瞬间宛若时光倒流,而他们还是在长安街初次相遇。

    只是那双曾经颠倒众生的美眸正在渐渐失去华彩。

    他微微地笑,喘息道:“我想是你……我这几日就觉得你会来的……”

    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许久终于道:“对不起……”

    看到玉言面上并没有异样,才缓缓道:

    “我以为那时你会杀了我……我没想伤害你,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守护喜欢的……南山真好啊……我多想我是他,让我也活在那画里一天……”

    玉言摇头,心中痛憾。

    他喘息着,血从嘴角汩汩流下。

    李玉言的手发着颤,用丝帕帮他擦拭着,更收紧了双臂,仿佛在抱紧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儿。

    他颤抖的身子渐渐停止抖动,在她怀里僵冷下来。

    心中的震撼和怜惜像风卷蚀了她的意识。

    怀里抱着他的当儿,她想到了李妃——这个女人现在怎样了呢?是她和他一起的,她怎样了呢?

    她失神地问道:“李妃呢?李妃呢?她在哪里?……”

    李公公忙不迭絮语道:“公主,公主,我们今天就看到这里好不好?你找李妃她做什么呢?”

    玉言闪身上去,凑近道:“公公,你若是不说,我就告诉皇兄是你领我来这里的……”

    李公公傻眼……玉言眼中落泪:“他是我的故人,我只是想看看李妃,弄清楚他们是怎么回事?我不会把她怎样的……”

    原来李妃就囚在旁边的地牢中。

    地牢里竖着铁栅栏,玉言有点站立不稳,她停在了监牢门口。

    阴暗的地牢因为“她”的到来突然豁亮起来。

    李妃嘴角噙着一丝血,乌发凌乱,但是仍旧掩不住她容颜的秀美。

    她看清来人,突然扑近铁栏,怆声道:“公主!”

    玉言讶异,盯着她没有说话。

    “公主,奴婢一时糊涂,求公主,代我求求皇上。”见她没有动,才又缓缓说道:“宫里人都知道,没有人能及得上皇上待公主之万一。只要公主开口,那就是金口玉言。若是公主帮了奴婢,奴婢一定做牛做马回报公主。”说着便跪下磕头。

    玉言茫然道:“花齐云他死了。”

    李妃身子抖动一下,挣扎地发出凄厉之声:“他死了也好,他活着也是苦。他死了,皇上的气可以消一点。”

    玉言眼睛眨一下,身子微微靠在墙上。

    李妃泣道:“我爱皇上。可是皇上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她茫然地缓缓转头:“什么?”。

    李妃为难一下,正要开口。

    突地,她正要张开的嘴巴凝住了,人倒了下去。

    玉言惊怖,抬眼去看,四周一片阒静。

    旁边是倒下的两个侍卫。

    在床榻上悠悠醒转,神智却一片昏昏。

    她掀开锦被要下地,被一双手臂按住了:“玉儿,你受了惊吓。要修养两天,先好好躺着。”

    ——略泛蜜色的皮肤、清亮锐利的神采,身上有木樨花的香——不是哥哥还有谁。

    玉言颤颤泣道:“李妃她——”

    “我知道……”他沉声道:“你看到刺客了?——不要想了,好好养着,哥哥会处理好的。”

    玉言道:“她刚说到哥哥喜欢上一个人,就突然没了声音……”

    一天之内连见两个人死在眼前,她有点惊怖地捂上了眼睛。

    清嘉帝抱她在怀里,抚着她柔顺的乌发:“玉儿别怕,有哥哥呢。”

    “哥哥,你不要待玉儿这样好。今天她跟我说:让我给哥哥求情,因为宫里人都知道哥哥愿意听玉儿的。以后哥哥在别人跟前不要这样,免得下人们嚼什么舌头,对哥哥不好。”

    “不,”清嘉帝动怒道,“朕只有一个妹妹,怎么就不能对玉儿好。是哪个敢乱嚼舌头,朕叫他以后再说不了话。”

    几只修指堵在他的唇上了:“哥哥不要生气。”她阻止他,受惊地柔声道。

    清嘉帝不再说话,放她在枕上,看她入睡。

    “唯一知道那个秘密的人,死了。”他心里对自己说。

    “纵然她有错,我不该那样待她的。”他垂了头想。

    待她昏睡过去,他走出殿外。

    许远道:“公主没事吧?”

    “没事。”清嘉帝简短道。

    又边往前走边问:“她没有看到你?”

    “没有。”

    “那花齐云是她什么故人?你给我查一下。”

    “李妃的事,你做得好。她这样死,也不会太痛苦。”

    许远默默。

    翌日。

    “哥哥,你是不是待她不好?……哥哥,要好好待她们啊,希望哥哥找一个好女人,疼爱她,她也疼爱你。玉儿希望哥哥幸福……”玉言柔声道。

    清嘉帝笑一下,无言地,揽她在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