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一对怨偶

章节字数:1152  更新时间:18-07-05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寝殿,清嘉帝边伸着胳膊让沈嫔替他宽衣,边蹙眉道:“这个南霁云,胡卢小儿,在庆祝大宴上竟然差点给我下不来台……”

    沈嫔笑道:“这又是如何?南霁云不是刚刚打了胜仗吗?他怎么给皇上下不来台了?”

    清嘉帝道:“他要我下嫁玉儿给他。真是岂有此理!”

    沈嫔笑道:“这是件好事啊,说明玉公主追求者多啊,若是与驸马姻缘未了,或者觉得他不够格,皇上找个借口便是了。”

    “玉儿也是胡闹,这不是有容止吗?怎么又冒出个南霁云,这……这叫我朝堂之上怎么说……”

    正说着,“启禀皇上,驸马欧阳端康在外求见。”年已六旬的李公公小步跑来道。

    清嘉帝抬眼,恰对上沈嫔投来的目光,俩人相视一笑。

    清嘉帝道:“宣。”

    再见玉言,竟被细竹挡在门外。

    南霁云不忿,径直闯入。

    只见她坐在窗前,神色烦恼,背转身不见他。

    半年的生死别离,见她竟然如此态度。南霁云不由心中大恸,站在那里半晌,竟转头而去。

    玉言看他背影渐行渐远,不由气极,捏着丝帕的手不住地抖,眼泪竟不争气地掉下来。

    半个月后,醉芳楼门口。

    几个大汉护着一个满脸寒霜、丫鬟装扮的女子冲进楼上。

    鸨母一边看着阵势一边用言语探听着对方的底气:“我们这可是正经娼家,女人家不能随便进来。你们这是——?”

    那女子充耳不闻,径直走到楼上一间小屋,指挥大汉一脚踹开门来。

    房间内浓烈的脂粉味直冲鼻孔,女子退后一步。

    床上,被褥揉成一团,一个光着上身的年轻男子不省人事地躺在上面,床下,是一滩呕吐的秽物。

    女子扭头示意,大汉们迅速动手,将男子抬下楼,在门口塞进一个等着的轿子。

    女子闪身进去。

    轿子转瞬就在铺满积雪的大街上消失了踪影。

    鸨母笑着,任他们去。

    这男子再没有人认领,醉芳楼可就赔本了。亏得他们来。

    长安城内偏僻的西南角。

    轿子拐进一个巷子,出现一个门面气派的府邸,门上悬着“将军府”几个大字的匾额。

    重金请来的大夫垂头嗫嚅道:“腰上原本受过重创。现下似是心中郁结、劳累过度,致使腰伤复发,恐怕一时不易好转。”

    床边的女子痴痴看着男子昏迷的脸,挥手让大夫下去。

    屋里静静的,女子抚着那人消瘦的脸庞,清秀的脸上无声地滑过两行泪痕。

    几天了,男子仍是不省人事。

    女子衣不解带地侍候他,喂他汤药,按大夫的说明为他做腰间推拿。

    由于不省人事,汤药送下去后从嘴角流出一些,她总是不厌其烦地用浸湿的丝帕为他擦拭干净,再小心地一点点喂他喝下。

    这一夜,梦中惊醒,又条件反射地抚上他的额头,感觉汗津津地。

    她忙起身帮他擦汗。

    解开衣衫帮他擦拭。

    第三日的凌晨,那人终于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

    女子欣喜到难以自抑。

    将那人轻轻搂进怀中,喜极而泣。

    下午,男子一缕梦魂悠悠醒转,看到伏在床前沉沉睡去的玉言,不禁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她醒来后,看他一直闭着的眼睛,听着他不那么均匀的呼吸声,心头酸楚。

    她起身,移动下发麻的双腿,缓缓走到门口,示意新来的丫头彩云进去侍候,并吩咐厨子准备饭食。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