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立春玉园开家宴 青蒿黄韭试春盘

章节字数:2041  更新时间:18-07-08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玉园。

    细竹撅嘴道:“公主,闯醉芳楼这种事情你可不要再叫奴婢做了。奴婢现在见到容公子,总觉得有什么亏欠他似地。”

    见玉言一味盯着书册,逡巡半日,犹豫道:“公主,”玉言抬头望她一眼,“公主,那个……什么……琉璃县主她……您可得盯着点,她胆子实在是……容公子他脸皮又薄……”

    玉言“噗嗤”一下笑了。

    细竹愣在那里,嘟囔一回,才讪讪地走了。

    夜半时分,容止倚在床头,歪着脑袋和她说话。

    玉言却一味玩味地瞧着他。

    盯得容止心里发毛,忙起身四顾,整整衣襟道:“看什么呢?”

    玉言笑起来。

    笑不可抑地伏在他怀里,抚摩着衣襟前胸。衣襟藏露之间,顿时风光无限。

    容止忙起身笑避“狼爪”,一只手整好衣襟。

    玉言看着他忙活,一直好玩地支肘望着他。

    “玉儿今天怎么了,直看得人心里发麻。”容止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守护容止可不容易呀。”玉言来一句,又笑。

    容止还是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索性不猜了。

    一个翻身,主动将玉言圈在怀中:“这两天我下山看到城中的人都在买韭黄做春盘。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做?没有女主人在,我们就是做了也不好吃。”

    玉言再出门的日子,琉璃再上玉园,门口俨然已有了侍卫。

    琉璃见姐姐不在,便在门口叫嚷半天。

    那侍卫只是奉命行事。又道:“公子吩咐,小人只得照办。”

    屋里,细竹偷笑一下,洋洋得意道:“哪是什么公子吩咐,是我们公主吩咐的嘛。”

    容止以手支额盯着帐簿,发丝垂下来。

    他无奈地摇下头,波澜不惊的脸上滑过一丝窘意。

    立春这日,玉园一片热闹景象。上至玉公主,下至玉园里做清扫的小子,都聚在厨间做春盘。

    是细竹姑娘分配活计,大伙择菜的择菜、做饼的做饼、将几类菜蔬切好下锅炒的人不断翻动木铲……初春鲜嫩菜蔬的香味扑鼻而来。

    容公子一面卷着春饼,一面向大家笑道:“本朝有诗人诗中提到“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青蒿黄韭试春盘”,古人又有“春初早韭,秋末晚菘”之说,今日大家不做工,一同摘韭菜做春盘吃春盘。今天每人需得吃一盘,喝二两小酒,庆贺春日,不醉不归。”

    大家笑起来。

    有人笑说:“容公子给我们说下那几句诗的意思。听着都跟韭菜有关啊。这韭菜都入了诗了?”

    “韭菜入诗不奇怪。诗人说的东西听着玄乎,其实大家平时也都知道。比如‘春初早韭秋末晚菘’,这里早韭指早春新韭;菘是秋冬的大白菜和塌地而生的那类青菜,大家伙经常吃也都知道,韭菜呢……我们知道——四季都有,一年可剪割几茬,剪而复生供人食用。早春上市的韭菜就是诗里说的春韭,鲜嫩气香,物美价廉。这时候不吃韭菜可就是大大的浪费了……”

    厨子老王边帮着剁菜边说:“可不是?这两日,城里人都吃春盘,郊游的郊游,热闹极了。菜市上韭菜荠菜都抢手,容公子吩咐了之后,我老王可是拼命在人堆里挤呀挤呀才买了一小筐回来。用容公子的话说:让大家都尝尝鲜。”

    灶上,黄米饭的香味已经扑鼻而来。

    从山下市集中买来的新鲜羊肉切小块下了锅炖了半日,锅中下进去陈皮和山楂,羊肉烂了之后调了味。

    玉公主挽了袖子亲自做汤饼:将锅中涂了油,汤饼直接上锅烙到脆黄,切成饼丝下到羊肉汤中,只见蒸汽缭绕、羊肉的香味鲜美扑鼻惹人馋欲。

    大家纷纷嗅着鼻子,站起来张望这边。

    厨子老王道:“公主这顿羊肉汤饼还没做好都勾得大家一个个伸脖子张望了,唉,人常说‘久病成良医,常吃成名厨’,果真如此呀。”

    一众蹲着坐着干活的大家伙都笑了。

    玉言边动手翻饼子边得意道:“那是自然。你们不知道,这肉里面还是羊肉最香了,叫我舍弃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没有羊肉吃啊。特别是肥羊肉,鲜香肥嫩,就是我皇帝哥哥他们,也都是顶爱吃羊肉的。我们兄弟姐妹好容易聚到一起,每次都肯定少不了羊肉大餐,不然就不够尽兴。咱们今儿个吃不了羊肉的人要早点说,省下来我还可以多吃几顿奥。”

    护卫有叫阿虎的道:“公主亲手做的,今天自然要多吃一些的,就怕不够我们几个大嘴巴吃。”都笑起来。

    “尽管放开肚子吃,管饱够。咱们今天做的饭花样又多,多吃几样。吃好了轮班休假,一会儿这两日休假的就可以同细竹那里做登记,下山和家人团聚,郊游踏青,盘亘两日再回来。不过路上切记注意安全。”

    大家开心地笑闹起来,开始协商当班的顺序,护卫们有的有家有室,能回家和妻子团聚,喜上眉梢自是不在话下。

    案桌摆好,小山样的春盘堆了好几只大盘子、黄米饭热腾腾冒着香气、羊肉汤饼盛在大盘中香味四溢,再摆上几两好酒。

    大家伙摩拳擦掌,开始饕餮大嚼。

    容止只是开心地望着大家贪吃的样子,又夹了春卷轻轻放在玉言的碗中,自己慢慢吃小碗的黄米饭。

    看到他默默中心满意足的样子,满桌喧哗的热闹中,她的心突然静了下来。

    入夜。玉园。

    玉言倚在衾枕之上,乌发披拂,绢衣清雅,她微微闭着眼睛,白色的袖口露出一截皓腕。容止“突”地心口发紧,喉中涌出一股甜腥。

    忙用手中的绢帕拭了,掩在袖中。

    这时玉言翻一个身,手抚上他的衣襟,仍是闭着眼睛,脸上却全是顽皮的笑容。容止心酸,只有轻轻揽着她,下颌轻轻贴近她的额边。

    玉言趁势搂上他的脖颈,如乖顺的猫儿一般蜷在他怀中。

    看她不同以往的柔顺乖巧,他竟觉心中痛楚宛若刀割。

    两人之间隐隐的隔膜,像是生生附于身上……纵是他再好,两人也是不能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