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平地起惊雷

章节字数:1223  更新时间:18-07-13 1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转眼到了重阳。天朗气清,凉风夺暑。

    清嘉帝想念妹妹,秋风初起,便命人邀妹妹进宫共度重阳。

    但宫里赏菊、遍插茱萸、吃重阳糕、饮菊花酒的盛况,在玉言看来,却是远不如懒懒呆在山上与容止厮混。

    她婉言手书一封,让宫人带回。

    以她的了解看,那已是皇帝的哥哥定是愀然不喜的。但是,一者,一向懒惰的性子改不了;二者,对于李妃曾经的话,她有点忌惮。

    不是没有冷静地想过,一开始,还是怀着自嘲来想的,但是思量多年与哥哥厮混的时候,心竟渐渐沉下去,像是快湮死的鱼儿。

    再想想和哥哥厮混时的亲密,看到他之后那种不自禁的恃宠而“娇”的心——还是做妹妹的一颗心吗?!不由出一身冷汗。

    他时时望着她时那异常温柔的神情、怔忡的瞬间,也不止是待妹妹的那份怜爱吧?!

    不,不,这是不可说的。她战栗了。

    这次来的依旧是打小照看过玉言的李公公。老头儿气喘吁吁,让一位小太监搀着,带来了清嘉帝的手书。

    玉言又好笑又好气,不禁摇头。

    但也只好请李公公稍事休息,自己转首拆了信。

    信中淡淡说到如今父皇母后故去,世间唯一最亲的便是总借故住在山中的御妹。

    满纸的是怅怅的对柳州昔年的怀念。

    玉言叹息。

    终于,她带着满腹心思,随李公公和小太监来到宫中。

    热闹的大乐歌舞、宴席之后,玉言心神不属,有点恹恹。

    尤其是在后花园中赏菊花的当儿,她竟然发现哥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身后才是那些叫得上名叫不上名的妃嫔们。那被哥哥叫个什么“沈嫔”的,倒是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带着那帮妃嫔们,在离兄妹二人不远的身后品评着园里的菊花。

    一心伴着妹妹的清嘉帝也觉出了什么,但也只是淡淡道,“玉儿怎么了?”

    玉言只是默然看着远处的沈嫔们谈笑的身影,她又模糊地想,哥哥有一个可以贴心的女人了。

    心里有点空空的乱。

    柳州时那个她喜欢腻着的、出出进进跟在身边总觉得好威风又宠溺她的哥哥,终归会是别的女人的呀。

    园子里起了风,风吹起她鬓边卷曲的额发,她不由喃喃道:“哥哥,你又有了沈嫔她们,心里哪里还有位置留给玉儿。”

    他狭长的凤眸突然变得幽暗,有什么在闪烁,又突然熄灭,“不,哥哥只是玉儿的哥哥。永远都不会变。”

    她突然烦躁起来:“李妃说的,哥哥喜欢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她没说完就遭了毒手?”

    清嘉帝走向园子边的高台,一个人站在那里,望着远处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直到天边那缕暗红的晚霞越来越淡,终于消失了踪迹。

    他黑色镶金线的冕服衬着幽暗的天色,沉沉地压在她的心头,像是在一个难以醒转的梦中。

    园子里,众人不知几时都已散去。

    她忽然觉得一丝惧意。

    他似乎不是那个她熟悉的、可以随意娇嗔倚赖的哥哥了。

    他转身走下台阶。

    面对了她。

    天色已暗,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所以听到的声音也似很模糊:“我知道也许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今天,它来了。我只是不知道它是来得早,还是来得晚了。”

    她低着头,但终于听明白。

    过度的惊愕和羞惭……她举止失度,连连后退,情急之下脚踩到裙角……清嘉帝伸手扶住,她依他站稳,双手却捂住了脸。

    他俯身抱起她,她惊骇到极点,竟不能发声。只是死命地挣脱,窒息之下,闻到幽幽木樨花的香……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