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虎兕出柙:叫我们一起毁灭

章节字数:1826  更新时间:18-07-15 11: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日后归家。

    车辇行到中途,突然人声嘈杂起来。

    玉言拂起小窗的帘儿,询问车外的情形。宫女垂首道:“回禀长公主,是司空大人的车骑,由于随从过多,一时掉不过头,请公主稍候。”

    玉言抬眼望去:“可是那历任三朝的司空大人李光远?”

    “正是。”宫人道。

    玉言道:“司空是当世贤者、三朝元老,我们理应为司空避道。传令车骑,迤逦让开。”

    这边车骑刚刚向后退避,那边,须发已白的三朝元老李光远已快步上前,行礼道:“臣李光远叩见长公主殿下,微臣失礼,请公主稍候……臣即刻移开车骑。”

    玉言温和道:“还请司空不必多礼。司空历经三朝,为国分忧,为民解愁,是国之栋梁,玉言为司空让道,理所应当。”

    李光远诚惶诚恐,行礼道:“臣万万不敢,长公主礼贤下士,臣却不敢僭越,臣即刻移开车子,请长公主稍候片刻……”

    玉言微笑,唤宫人后退避道。

    李司空跟在车辇后,远远再拜:“公主仁厚,我大周有福了。微臣李光远恭送长公主。”

    车驾迤逦绕开。

    之后一日,清嘉帝听到关于公主归家途中的这段小插曲,良久不语。

    又想到昔日许远曾经提到玉儿在安西对柴哲威他们敲敲打打说的一番话。

    不禁莞尔。

    神龙殿中批奏折的习惯已改到了玉言暂住的甘露殿中。

    虽然那人不在,但温柔清淡的空气还是在。

    不过,批阅了一个早上后,眼见他神情焦躁起来,桌上的折子突然被拂手扫下。

    年迈的李公公垂首,快步上前将折子叠成一摞,匍匐在地小心翼翼探询道:“皇上……皇上……皇上是否先用点爱吃的甜软酿团子……公主都说给奴婢们学着做了……而且,公主她明日就能回来……”

    清嘉帝眼神锐利地盯他一眼,李公公匍匐在地,大气也不敢出……静默片刻,殿中死一般的沉寂……那人嘴中终于吐出两个简短的字:“去做!”

    小步迈出高高的门槛,拐了弯。李公公抬起手,用衣袖颤颤地拭下额上吓出的冷汗,连连抚着胸口:“哎呀妈呀我的小心肝,今儿个差点犯了忌,阿弥陀佛保佑,今儿个这嘴巴怎么这么不争气……”连着给了自己几嘴巴,“猜测主子的心思,还是玉……那个人,哎呀这可怎么着好……”

    颠颠儿地跑去膳房里,吩咐那里的厨子赶紧弄出一碗甜软的酿团子来。

    说到这酿团子,还是玉公主前几日在甘露殿中时,心绪不佳,叫了那名为凤藻的宫女拿了些食材过去,自己做的……没想到做出来软糯香甜,汤水也好喝,眉头才舒展了些。那日做得多,给皇上单留了一碗好的,其余都叫他和凤藻吃了。

    今儿个想起来那样劝慰皇上,除了猜到一点他那隐晦的心思外,下意识里,自己也挺想那日的酿团子的。

    想着那酿团子,也不禁咂摸了一下嘴巴。

    又随即叹口气,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你说这是个什么事呢?——嗨,人活着,就是一个字——苦哇!”

    南山玉园,一切都静谧安详,一如当初。

    午膳时,容止一边吃着薄薄的饼,一边玩笑道:“午斋何俭洁,饼与蔬而已——玉儿你道是对也不对呀?”

    玉言没有笑,只是放下喝了几口的汤,微微扬起嘴角,笑得勉强。

    容止纳闷,扶着她的肩头,柔声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这次从宫里回来,你都一直不开心,怎么了?”

    “若是不喜欢应酬,你就多求求皇上,他那么疼爱你,不会忍心勉强你的。就是打小养过你的昭阳太妃病了,可你长大后都在柳州的啊,现在她病了也不至于让你常常过去啊。”

    她仰起头来,眼中亮晶晶的:“嗯。”

    他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什么。

    刚一步踏进甘露殿中,门便被关上,清嘉帝转过身来,双臂从身后将妹妹搂在怀中:“玉儿,怎么才回来?”

    玉言一直垂首,他站定,抬起她的下巴……只是躲闪的躲避的眼睛、退后的无法躲避又无从回应的茫然……

    他胸中突然涌起一股郁结之气……

    她退后,离开他有一些距离,才站定了。

    她沉默冷淡的样子掩饰不了那种天然的淡定、从容的姿态和欲语还休的神情,他心头一热,再次上前,扶住她柔弱的腰身,随即闭上了眼睛:“你后悔了?”

    “其实我也后悔了……”

    她仍是没有开口。

    “我后悔放你再回南山……我心头很痛你知道吗?我看到你心中就发痛……叫我拿什么去换呢?……玉儿你懂吗?你有一丝的懂吗?……若是得到,我心中便发了狂的……若是失去,叫我们一起毁灭……”

    她颤声道:“我不懂……我不懂……哥哥为什么不是在我从公主府搬出来,同端康分别的时候这样呢?……现在,容止已经是玉儿的亲人,和哥哥一样亲……哥哥见到玉儿的心情,便是玉儿见到容止的心情,哥哥我该怎么办?……哥哥告诉我……”她掩面哭泣,眼泪涌出来,沾湿了他黑色绣金线的龙袍。

    “你从公主府搬出来,同他分别的时候……”他缓缓道:“那时我以为我可以瞒你一辈子,让它永远是一个秘密。”

    他抬起手,为她拭泪,自己却也红了眼睛……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