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章节字数:2463  更新时间:18-07-16 1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周的政务却是更加清明。

    清嘉帝作为大周第四代皇孙,谋百姓福祉,创万世基业。治大国如烹小鲜,处政事若庖丁解牛。

    坐稳了皇帝位子的清嘉帝,俨然是一位万民敬仰、臣民爱戴、无可挑剔的皇帝。

    就连他那沉静自持、不怒自威的天子之仪,也早已成为大周闺阁女子倾慕的对象。

    只可惜这清嘉帝天生寡情、不通风月,多年来宫中只有一位沈妃、一位贞妃常侍左右。

    一个月前,宫中忽传喜讯:沈妃得了一个皇子。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清嘉帝大宴群臣,襁褓中的皇子被封元显侯。

    甘露殿中,一袭淡色青衫的女子倚在清嘉帝胸前,偏侧的发髻间,青色的步摇花枝颤颤:“我日怕夜怕,怕他是一个不健康的孩子;现在生下来无恙,为何给了沈妃?我才是他的母亲啊……”

    清嘉帝久久沉默,终于搂紧她单薄的肩头:“玉儿,我们怎么面对这个皇儿!他终究会知道一切,我们怎么面对他……玉儿,你一点一滴的痛,我都记在心里,我和你一样痛……”

    他解下身上披着的银狐斗篷,替她披在身上:“玉儿,你若是不愿,我就去把皇儿抱回来。”

    她泫然欲涕,却终究背转身去,望向四角的窗外……

    他望着她的背影,终于忍不住:

    “再说,”他顿一顿,“你以为你长年藏着麝香我不知道吗?你压根不想给朕留一个孩子……你要孩子做什么?”

    她怔忡地看他,神色惶惑。

    他冷笑:“去看看你那盒子暗藏的东西吧,早已被我换过。我以为你回心转意,不料竟有这等心思,果然是我李家的公主,敢犯下这杀头的罪,整个皇宫都没有你这样胆大妄为的女人。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哼!”话毕一甩衣袖走人。

    玉言又惊又气。

    心想,他在的时候从来没有漏出马脚,定是凤藻她们,不禁心中恼恨。

    她们是他的人,自然听命于他,平日的恭敬,不过是作出的样子,必须这样来完成主子的任务。

    平日里待她们不薄啊,看来主子的威严果然是大大胜过平日她待她们的感情。

    瞬间顿觉了无意趣。

    这全无情味的皇宫,若不是四围宫墙森严,她早已如鸟儿飞出牢笼。

    可叹自己从玉园一别后被软禁在此,便失去了自由。

    若是再失去哥哥的庇护,她更不知道如何在这倾轧诡谲的宫里生存下去。

    心中黯然。

    入夜时分,她已就寝。

    清嘉帝进到殿中,她听到锦瑟们替他宽衣,衣物悉窣。更觉心中发紧、嗓子眼发干。

    埋首衾被中只作不知。

    身上瞬间便热得发汗,她只是一动不动。

    头上衾被被掀开,她受不住刺眼的光亮,遮蔽双目。

    “你不是睡着了么?”他轻笑。

    将手中的烛火移近:“我看看哭了没?”

    玉言咬嘴,羞恼地避开脸。

    他将烛火放下,转身连同衾被拥着:“玉儿难过了没有?”

    他的怀中宽厚踏实。她感到心里的安定,不再有他离去时的惶然。不禁战栗自己瞬间的感触。

    胸中奔涌的负罪感几乎要淹没她。

    不知觉中半恼道:“我用麝香,只是习惯罢了,我怕……妇人生产……所以从来都是随身携带;并非有意对你。”

    他扳正她的身子,“那你不是有意讨厌哥哥,全无情意……所以才……?”

    他不再问。

    紧紧箍着她柔弱的身子,像要将她按进他的胸腔。

    怕她清高淡泊的性子在深宫吃亏,他想过让她摄六宫事。言语中隐约提到,她却并不热心。

    平日也只是一味缩在甘露殿中,宫里妃嫔那里,也是从来不去。

    宫中的女人们私下相传,那一向骄横傲慢不可一世的丽妃忽然对贞妃发难,皇帝震怒,丽妃旋即被赐死。

    奇怪的是这个新得宠的贞妃据说除了死去的丽妃,谁都没有见过,更没有在宫中任何公开场合露过面。

    这件事在宫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开始主事六宫事务的沈妃私下敲点:这位正得宠的贞妃性子沉静,但是宫中人等切勿怠慢,甘露殿附近走动也要多长点心,否则丽妃的下场大家也看到了。

    众妃嫔面面相觑。

    一下朝,清嘉帝朝服也不脱便直朝甘露殿中去。

    内侍们都习惯了,总有人在甘露殿伺候。

    批奏折也是在甘露殿边休息边看着。

    在甘露殿中的清嘉帝,和平日的清嘉帝颇为不同。

    他看上去不再是朝堂之上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帝王,倒像是一个住家的普通男人。

    他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宫娥们在这里也才敢抬首端详下他,不再战战兢兢。

    贞妃总是静静的。他却喜欢拢她在怀里,逗她说话,千方百计找了她喜欢的东西逗她笑。

    只是那身份神秘的“贞妃”虽然温柔浅笑,却似从来不曾真正放开心怀。他逗她说话,她也甚少抬起头与他对视。

    于是殿中常常是更漏将残、阒寂无声……

    甘露殿中服侍主子们的宫女内侍,除了凤藻还有锦瑟两个皇上身边的“老人”,都是新挑来的。

    没有一个人之前知道这位“贞妃”。

    凤藻平日对大家管束得严,自己步步小心、唯恐错一步也就罢了,对大伙儿更是“多嘴多舌就该死”的严厉神情。

    幸好那正主子确实是少见的温厚性子。

    又生得清丽,那几件镂空兰花珠钗、淡金珍珠耳坠……都是其他主子们瞧都瞧不上的简单做工。

    但是给梳着双环望仙髻的这位主子戴了,却端的清雅脱俗。

    而且虽说主子性情淡泊,皇上却恋这边恋得紧,几乎从不在别的妃子那里留宿。

    大家伙儿也便少不了一些好处,便都一心一意伺候这位主子。

    不知不觉,流年暗度,小皇子适儿也已经快要三岁了。

    一入宫门深似海——不过是惯常的说法。

    还记得最初的各种挣扎……

    从那时她也才知道,哥哥不止是哥哥,更是不容触犯的天子。

    他是待她宠溺无边。

    可是,那也是在她听话的前提下……

    涉及南山之事——她几乎要用性命去交换……还有……眼泪和邀宠。

    仿佛是远远看着一个不认识的女子,是的,她做了……她那样做了……只要能换得南山的安宁,那个人的安全……

    不过是身体,身体算什么!

    是的,他待她无尚娇宠。最好的钗环首饰、外族进贡的奇珍异宝……

    可是……他自不是容止——一个懒倦的眼神,就已经在身旁呵护备至的容止……

    而哥哥……

    只是想回一趟南山,他便可以关她三日……

    ——他不会因为心疼……就打乱自己的计划。

    他也可以一边看着她流着眼泪,一边毫不留情地贯穿她的身体。

    有那么一段昏乱的日子。

    她终于绝望,手腕上的伤口皮肉翻起,血流得唇色泛白……

    他终于咬着牙盯着她的眼睛,恶狠狠地一字字道:“你不可能再回去(南山),但朕答应你不再针对他。”

    两败俱伤,鸡飞蛋打,她不是做不到。

    只是,心里流着泪也流着血——他是他的哥哥——比父王还要亲的哥哥啊!

    更何况,这还不是死的时候!

    割腕流血,再在最后“被”凤藻她们发现——不过是想赌一把……

    毕竟,这世间她唯一输不起的,是容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