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孽情暗生

章节字数:3101  更新时间:18-07-17 1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日下朝后,清嘉帝叫贴身内侍传话晚上再过来。

    到黄昏的时候,他刚刚忙完事,跨进甘露殿。

    走得急,一眼便看到玉言垂首描摹的样子……

    她惶然发觉,起身将收未收之际,他已欺身上前,“原来是一首词。玉儿好久不动笔了……”

    见他指尖已经按住,她只是默然垂首,微微退后半步。

    只见洁白的蜀纸上是她娟秀的字:

    浣溪纱

    枕障薰炉隔绣帷,三载夜阑惊梦心。

    更漏明月始相知。

    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

    黄昏微雨画帘垂。

    他脸上浮起一抹玩味的笑:“三载夜阑惊梦心?……”

    他偏过头来,向她似询问道。

    她不语,只是缓缓退避一步。

    他笑了:“我怎么没有发觉?还是你在‘为赋新词强说愁’?”他在榻上坐下来,拍拍身畔道:“玉儿来……”

    见他目光执意,她只好默默走近……

    不防他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膝上:“告诉我,你常常夜半醒来?睡不着觉?……”耳畔的声音悄若微风,又轻柔又微微发痒。

    她顿首,又惶然地摇头。

    他笑,吻她的耳畔:“既然错了,就让我错到底。玉儿你怕吗?已经这样,你还怕什么呢?你不喜欢哥哥吗?……有没有过一些喜欢呢?我是不是比你那些绣花枕头的驸马们更有味道呢?告诉我……”

    她惶然躲闪,但他的双臂那样禁锢着她,一向是无望的,她躲着眼睛:“哥哥,不……不……错了让我们想法子……”他闭上眼睛:“不,玉儿,我们回不去了……”

    迷蒙中,他笑道:“不过那句‘旧欢新梦’我很喜欢。你没有一点喜欢吗?”

    翌日五更天,天色还是深蓝,清嘉帝推开衾被。

    俯身望向身畔,那人侧身而卧,气息微微,乌发下露着洁白的颈肩。

    他不禁凑近轻触,梦中的蹙眉轻颤,那人辗转一下,将醒未醒。

    他搂紧俯身,拂了她蜷曲的额发,耳鬓厮磨。

    她似醒转推拒。

    他唇边露出一抹暗笑。

    起身。

    凤藻和锦瑟已经点燃烛火,侍候皇上穿衣盥洗。

    一日,正逗着笼中的鹦鹉,突然想起来已经两日了,清嘉帝不曾来过甘露殿。

    想起昨日来告知他口谕的太监说的“皇上说他今日暂且不过来了让娘娘自己吃饭就寝不用等他”,不禁心下纳罕。

    不知他葫芦里藏的什么药。

    但是又颇担心。

    遂叫来凤藻道:“皇上这两日怎么了?你替我去问问昨日传话的太监。”

    凤藻回来方说:“皇上他病了,还是王内侍告诉我的。现如今还在神龙殿,太监们正在侍候。”

    玉言正在给鹦鹉喂水的手停在半空。

    正喝水的鹦鹉扑扇了一下翅膀,歪着脑袋愣在那里。

    “哥哥病了!”她凝神想一想,“他病了为何不来我这里,却叫内侍们侍候……”又想,“他病了却让太监传别的话,又是为何?”

    回头叫了凤藻,“你小心去找沈妃过来,就说我有话要同她说。”又补充一句,“仔细小心,务必请来。”

    沈妃很快来了。

    怀中还抱着元显侯。

    玉言迎上前去,见到襁褓中的儿子白白嫩嫩、眼瞳明亮,小小的胖手胖脚手舞足蹈,不禁唤起爱儿之意,泪盈于睫。

    她垂下眼睑,请沈妃坐下:“妹妹辛苦了,孩子带的这么好。我自己也未必可以。”

    沈妃关切道:“适儿如此可爱,却一直给我带着,我心中不安,姐姐随时想看适儿随时过来。没有什么不便的。”

    玉言颔首:“妹妹可知皇上这两日忙些什么?”

    沈妃摇头:“我整日只挂记着适儿……再说,姐姐应该比陵阳更清楚呀,姐姐如何问起这个?难道皇上他……”

    玉言含笑:“哪里,他这两日神神秘秘的,我以为妹妹比我清楚呢……”

    “妹妹稍候,我去给妹妹拿些新鲜的果子。”说着,人已转到屏风后,轻声着凤藻去找李公公,又吩咐锦瑟取果子。

    回头凤藻禀告有人求见,玉言让她侍候着沈妃,在甘露殿外问李公公皇上的事情,李公公摇头道:“皇上他这两日病了,前两日有道人为皇上施针熨之术治疗足疾,皇上觉着好多了,赏了道人不少银子,谁知没过两天,这足疾又犯了,而且更甚于没有施针之时。皇上马上着人找那道人,早不知跑哪去了。”

    看他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的,不像是假的。

    又一听是足疾,这才放下心来。

    道:“带我去神龙殿。”

    神龙殿外,是几名侍卫,见是李公公带着一名妃嫔,便也不拦阻。

    寝宫里,清嘉帝躺在龙榻上睡着……

    玉言在榻前俯身。

    旁边的内侍小声道:“皇上足疾疼痛难以入眠,又怕在甘露殿惊扰了娘娘,昨夜辗转一宿未合眼,方才累得昏睡过去。”

    玉言见衾被盖得合适,便在旁边坐下。

    轻声让李公公回甘露殿告知沈妃,说明状况。

    又趁着天色未晚,看一看殿中桌案上的奏折,已有几十本之多。又怕有什么着急的,便搜检一番,看到有关军情、赈灾应急的,便都筛出来摞起。

    再去问内侍煎药和晚膳的事情。

    一切都照看停当了。

    天色也已黑下来了。

    昏暗下来的天色燃了烛火有点早,不点燃烛火又显得整个神龙殿阔大冷清。

    玉言蓦地想到哥哥曾经说的“暖阳”。

    不禁心中触动,眼中润湿。

    一向刚强、轻易不动声色的哥哥,竟也是这样孤单的人啊。

    清嘉帝呻吟一声醒转过来,玉言将手覆在哥哥手上,又吩咐内侍赶紧燃起烛火。

    又吩咐要多多的烛火,照得殿中明晃晃的。

    清嘉帝微笑,抚上她的脸颊:“玉儿怎么来了?我怕夜里睡不踏实连累你。”

    玉言缩在他怀里:“不,我想哥哥陪我。一刻也不要分开。”

    清嘉帝愣一下,扶起她的肩头,双臂轻揽,拥她在怀里,将她蜷曲的发丝别到耳后,耳语道:“当真?”

    玉言的声音甜糯轻柔:“玉儿从来倚恋哥哥,没有变过。柳州的时候哥哥生过一次病,也是足疾,玉儿可是天天去看哥哥的。”

    清嘉帝忆起当年,更觉亲暖,语气轻快道:“我感觉好多了,肚子有点饿。玉儿呢?”

    玉言活泼起来:“我都备好了。”又吩咐内侍:“快传晚膳……”

    又道:“哥哥,你不要怪罪我。我可是国事都不懂的。但是刚才见奏折摆了满桌,便简单筛了筛,若是饭后有精神了,哥哥先看那整好的一摞,算是比较紧急的事务。哥哥不会怪罪我杀我的头吧?”她笑嘻嘻了。

    看她完全不同往日的小女孩样,清嘉帝不觉温柔情动。

    他异样的眼神、高挺的鼻梁、凌乱微敞的衣衫下露出麦色的结实胸膛……玉言只觉心跳停了一拍。

    她忙转身跳下龙榻,远远地才站定了。

    又觉可笑,不由倚了身后的柱子笑弯了腰。

    清嘉帝足疾无法动弹,只是无奈,眼中划过一抹幽暗的笑意。

    缓缓坐正了道:“那我便如此坐着吃饭。给你看着好了。既然你这么爱看。”

    又道:“我说过比你那绣花枕头的驸马不知道强多少倍了。”

    内侍垂着头,将小桌案放上来,

    他用目光示意她上来。

    虽然他因足疾无法动弹,但是那股威吓还在,她只好再走近,他揽她在胸前一同吃饭。

    靠着他结实的、半敞着的胸膛,她有点心如鹿撞,他身上木樨花的香气幽幽淡淡,却萦绕不去,她有点食不知味。

    他却胃口很好,还伸了乌木的筷子夹了炖得肥软的羊肉与她吃。

    他以薄唇喂给她的时候,她羞涩难挡,不由闭上眼睛。

    听见他的轻笑。

    有时候会想到容止。

    闭着眼睛,竟想不出他当刻可能在做什么——时间过去太久了,久得她常常有种错觉,仿佛自己一直就是在哥哥的宫里。久得南山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

    在宫里离群索居,生活里只有围绕着哥哥,其余也就是锦瑟凤藻她们,不自觉也会落入哥哥的生活,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她有一点明白宫中的女子,为什么会争宠……

    她努力让自己看书、画画、写字,她不要在这深宫中,迷失了自己。

    心渐渐静下来,沉静得什么都能看见,什么都能听见,一举一动都缜静自持。

    心却仿佛是荒了的庭院,长着一些草。落寞而孤独。

    想到容止,心里觉得疼痛,却又无可奈何。

    宫墙之上,四角的天空洞蓝而渺远。

    也许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只要他愿意,他怎么可能没有女人……琉璃、细竹……她还记得刚进宫时唯一一次被“安排”见过细竹,她让她转告她的原话——“若是太苦,不必一定等我。细竹,若真有那一天,我默许你。”

    想到这些,想到容止对别的女人假以辞色,很难过。

    甚至想到有那么一天,可以靠在他肩头与他生气,蛮不讲理地,逼他赶她们走。

    而至于哥哥……

    她有点迷茫,不知他是哥哥,还是自己别的什么人……

    仿佛怎样都不对劲……都不对劲……

    甚至自己,她自己都看不清了!身不由己,兜兜转转。

    她自嘲地笑一下,嘴角一抹凄艳的苍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