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有情人释嫌温旧梦

章节字数:2757  更新时间:18-07-20 1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待他想出一个两全的办法,房中那人的东西突然就不见了。

    四处走去寻她。

    转到东北角,院落里空空的,鸟雀在啄食院里的草籽……一脚踏入空着的厢房,才看到她一人坐在里面临摹着什么。

    这是这座宅院里最偏僻的角落。如此安静,只她一个人。

    从她手中抽去笔。她蹙蹙秀眉……眼睫垂下去……身子侧过一边……

    他无法,轻轻地扶住她的肩头:“玉儿,你生我气了……”

    她站起来,拂掉他的手,远远地背转身避开他……

    他无奈,伸手取桌案上她临摹的字迹:“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她却抢身一把夺过,一边团了,一边才垂首道:“我不过是看着好玩写着玩的。不过我不开心,你别来找我是了……”

    顿一顿又道:“不是同你生气,我和她碰见实在不自在,凑在一起又何必。这里很是清静。我心里开心。”说罢抬头看他,还弯弯嘴角。

    神情是她不开心时那种清清淡淡的柔和。

    他有点鼻酸——想起当年南山冰雪世界里她一袭红艳艳雪帽大氅,衬得容颜如春花绽放、环佩叮当;就是软禁宫中,终日沉默不语,也自有人出头,替她处决骄横蠢钝不可一世的丽妃——以她的清高傲世,怕是现在都不知道吧——当年娇美到动人心魄的她、宫中隐忍撇清的她……如今在这个荒颓的院子里,依旧要淡淡地同他撇清……

    真是令他抓狂。

    难怪细竹看不惯,连自己也看不惯自己——为何她如此沉默凉薄,自己一颗心却仍是全化成了水一般,向着她流去。

    予取予求,原不是她的罪过。

    “那我陪你……”他说。见她嘴角动一动,跺了脚转身走到一旁去,又声音轻轻道:“那我们送她走……好不好?这样不自在,在一起总是不好,这边还有个小宅院,足以让她养老。这些年她也很辛苦。你说好吗?”

    她没有说话,只缓缓在月牙凳上坐了,神情怔忡。

    他走近她身后,俯身道:“玉儿,我总是和你一起的,让我们一起想法子好不好?”

    他轻柔的声音惊醒怔忡中的她,她微微抬了眼睫:“她待你好,你竟然这样狠心?”

    容止苦笑——真是欲加之罪!

    却也只得无奈道:“我心里只有玉儿,再这样拖着岂不是更加害了她……再说我这样一个废人……如今更是伤病支离……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皇土,清嘉帝算起旧账,我们四处流离的生活,于她又有什么好处……与玉儿纠缠半生也就罢了,她应当过属于她的一辈子,过最平凡安宁的生活的……”

    想要动动嘴巴,却觉得虚空……

    念起旧日无间的主仆情,心中无限的哀凉,面对和细竹共过患难的容止,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人世间总有些事是自己无法掌控的。

    既然这样错过,何必再执着因果;既然今生无缘,何必再贪求因缘,爱或恨都该舍了。

    心下再细了想,这才缓缓吐出一口闷气。

    却还是渐渐生出一种寂寥之感。

    昔日的岁月,仿佛倒映水中的水月镜花,她又想流泪,深想之下,又觉痛入心扉。

    房中终于只她一人的时候。

    才渐渐平和心境。

    房中不同正房屋内的温暖,她也不以为意,自己放了被褥坐进去,斜倚在另一个高起的被上看卷册。直到渐渐昏睡过去。

    屋里暗下来的时候,她心里有一种异常平静的快乐。

    仿佛逃离了一些世间不堪和龃龉,到了一个隔绝的所在,这时候她一点不希望任何人进来打扰这个属于她一个人的世界。

    屋里很静。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见。空气有点冷,但是也不像正房里那样暖和的干燥了,屋外的巷道里传来几声犬吠,有市井的味道。

    隔一会儿,她睁眼看看闩好的门,再闭上眼睛……直到很累……终于疲乏地睡去……

    梦中,仿佛在夜的沧海。

    漂浮天地之间,宛若豆芥之小。

    真正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深蓝星夜下,忽觉绢衣轻薄、遍体生凉,极目望去,只见星空浩瀚、沧海无垠。

    在时间和浩瀚天宇的无垠里,突然醒转。

    梦中玉宇飘游的清凉仿佛还留在指尖。

    心却突然静了。

    想到容止。

    满头华发,不过是与她分离的五年时光。

    而自己在那人的身边,虽难见天日,但避世隔绝的甘露殿却仍有不变的安宁和平静。

    更何况那人的庇佑和爱护。

    只不知他一个人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再者,那时为了容止,已经默许他们,如今,扮了丑人、做了这样为自己都不齿的姿态来逼容止收回的,还是自己!

    在这清凉如水的深夜,叫一颗心怎么安放。

    或许,是从柳州还系双鬟时,便有容止陪伴身旁,少女的心骄傲又得意,他又不是她心中崇拜的英雄。

    待到多年后绮梦成空,南山的玉园,像福山福地,哺育了她,又将他交还她手中。

    南山的岁月想起来像是一场山中午后的甜梦。

    没有人愿意醒转。

    殊不知柳州豆蔻梢头的年华,早已埋下深深的引线,只等着暴雷的那一瞬。

    那爆裂的震耳欲聋的雷声,炸飞了南山玉园的安宁和甜馨。

    也炸飞了未竟的爱恋。

    为改变这悲哀的宿命,他拼尽了全力!

    我虽身处暗夜,却懂得从不要与命运为难。

    你却为何从不明白呢!

    五年的日日夜夜,那是怎样的苦呢!容止!

    还能计较些什么呢!

    还可以计较些什么呢!

    她在月光下坐起,点亮灯火。

    屋子的一角被灯火照亮。

    屋外却显得夜色更沉了。

    但是她被自己突然的觉醒鼓舞着,也不再怕暗的夜,冰凉的衣服穿在身上,又瞬间被捂热。

    她壮着胆走到屋门口,打开门闩……

    “啊……”她吓得惊叫一声。

    那人影忙扶住她,“玉儿,玉儿……是我……”

    玉言又惊又气地捶打他的肩,却被他一把抱起:“好玉儿,你不生我气了吧?……我一直等在外面,看到你屋里灯亮了……想要叫你开门……又怕你还恼我……”

    玉言轻轻倚在他胸前,柔声道:“你在意玉儿吗?”

    容止身上已冻得冰凉,闻言又觉悲哀,哽咽道:“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信呢?我的好玉儿……我这一世的喜乐悲欢,都是玉儿给的……叫容止再说什么……”

    玉言含泪攀上他的脖颈,偎依了他冰凉的脸,仍不忘道:“那她呢?”

    “我只是欠她太多,可是玉儿,只有玉儿是我不能没有的女人。”他紧紧拥抱,摩挲她的鬓发。

    “在外面这么久,小心冻病了,我们赶紧回去。”她抚摩他的脸,眼中都是关切。

    “嗯。”容止大喜道。知道她终于回心转意了。

    屋中温暖如春。

    她急急地抚摩他冰凉的脸,又捏捏鼻子擦擦额头,拉了厚厚的锦被围着他,又去捧了手炉来。

    容止伸了手拉她在怀中,用脸颊磨蹭着她的脸蛋:“我不冷,玉儿回心转意,我心里已经很开心……我们以后好好的……”

    俩人又要落泪。

    “是我不好容止,我以后一定好好的。不会让容止难过……”她那样温柔、许诺,说得他几乎又要感动落泪。

    冬日的夜比春夜还要温暖。

    最心爱的女人所给的温柔乡,他几乎不愿醒来。

    清晨,鸟儿鸣叫的第一声响起,他便起身,见她不情愿地趴在胸前,只好柔声道:“玉儿乖,我们要长长久久地,好不好?今日我要去再试着寻些名医,总要好了,我心里才安心。”

    “没有要紧的啊,你现在陪我就是了啊……”玉言撒娇道。

    见她少有的痴恋,他心里也变得从未有过的柔软,转身紧紧拥住她柔软的身子:“玉儿,我不要有南山那时的日子,我也不要你有南霁云,谁都不要……不论是不是自私,是不是会令你不开心……我不要别的男人再看到我的玉儿……永远不要!只有我们俩……好不好?!”

    知道他心中曾经的怨忿,但真的亲耳听他说到。

    又听他毫不掩饰的嫉妒情深。

    不禁心头一热。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