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流年暗渡 春去秋来

章节字数:2322  更新时间:18-07-22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容止坐在后园露台上看风景,忽然发觉晚风清凉,原来流年暗渡,春去秋至。

    现在无人打扰,是一生里很惬意的时候,只是那难以启齿的暗疾,恐怕永远也不会好了。

    男欢女爱,是他永远不懂得的事。

    被他终于抢回身边的玉儿,也将不再懂。

    他望着园里星星点点的桂花、白色花瓣卷曲的九里香、橘红色的石榴花、喇叭一样的玉簪……攥得紧紧的手渐渐放松……

    晚风吹着他鬓边蜷曲的发丝……

    他仿佛睡着了……只任风儿漫卷白色的袍角……

    屋子里熏香淡淡,春困秋乏,原是极对的。

    床榻上的女子面容柔美,只唇间一抹秀润微红,衬着乌发浓睫……薄薄的青衫覆在肩头,更增娇态……

    仿佛是在玉园的暗夜,又仿佛是夜中的甘露殿……

    看见一个小小孩子仰起头,摇晃地向她走近,高高兴兴地叫:“妈妈。”

    她呆住,任由那可爱的走路不稳的婴孩抱住她的腿,动也不敢动。

    这时,另外一个比他略大的男孩过来拉开他,“这不是妈妈,快跟我来。”

    两个小男孩都一式圆脸大眼,十分可爱,拉扯间小的哭起来……

    她突地从梦中醒转,腿上似乎还残留着小小婴孩柔腻的拥抱……屋中寂寂,她狂跳的心渐渐平复……梦里的两个小男孩的圆脸大眼,可爱的神情,小小婴孩的哭闹和依恋,再次浮上心头……

    “是适儿吗?另一个……那另一个?……那是个小哥哥……那样懂事的小哥哥……”她坐起身来,垂下眼睫,说不出的寂寥……

    彤管和小萍过来,见主子起身,忙过来寻了一领加棉织锦缎披风,给主子穿好。

    玉言道:“公子呢?”

    “公子在后园。”彤管到底年纪大点,细竹在的时候都是细竹打点,但是这丫头心细,细竹姐平日留意知道的,没有她不晓得的。

    玉言吩咐寻件公子的披风上来。

    又用半湿的巾子擦了脸,才往后园去。

    容止感到肩头一暖,转过身来,按着披风的领口:“玉儿。”

    “外面风大,你怎么出来了,当心着凉。”玉言柔声道。

    他看她,突然笑了:“早已过了桃李年华,玉儿的面容却依然如柳州十几岁的时候,为什么岁月只是催我老呢?”

    玉言羞赧垂首:“乱说!”又道,“我时常觉着困倦,夜里睡得并不晚,每天早上却还是酸乏难受,一直要起到隅中时分,恰好赶上你们再吃午饭。佛陀说‘过午不食’,我却是过午而后食,不是老了是什么。”

    容止手臂穿过敞着的披风,圈着她的腰肢:“我就是觉着此生了无生趣,看到玉儿,也要生起爱恋心,难怪人说‘红颜祸水’,又道“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原不是假话啊。”

    又携了她的手,往屋里走:“所以我们要在这无人知道的地方,忧伤终老……”

    “只有我和玉儿,世外桃源,让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到了屋里,自己除下披风,又替玉言脱下,让彤管收起。

    看她青衫薄薄,因为常穿这件衫子,左右叠合的领口已经起了微微的皱褶,但却依旧熨帖无比,衬得她更加清丽,乌发垂腰,微红的唇,黄褐绿三彩釉陶的花型耳坠,皎洁的颈项,左右叠合的揉皱的青衫……

    一直抑郁沉闷的心突然轻快,不禁头抵着她的头,双手摩挲她的两颊……

    “粗衣布衫,还遮不住玉儿的美。以后不许迈出家门一步,好不好?”

    刚要生气,又见他陪笑的恳求,只好停一停,转身坐到案几边去,免得再和他聒噪。

    容止不以为意,只笑对一旁避着不敢抬头的彤管和小苹:“以后夫人不能出门,你们记好了。若违背我的话,就把你们放到去安西的骆驼商队里。”

    彤管和小苹忙不迭地答应,偷偷对视一眼。

    这小苹生得娇憨,虽然也是打小跟着玉言。但是因为有细竹,所以一直倒是不显山露水的。彤管则是话少,闷葫芦一个。他俩的名字都是玉言旧时给取的。

    彤管这名字,诗经中云: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玉言觉得彤管美而清新,就送给当时才10岁的小丫头。

    至于小苹,是看到书里有“记得小苹初见”的字样,觉得有异样的情愫,便转赠给小苹。

    两个小家伙听了公主的解释后,着实高兴了一番。也没觉着害羞。

    跟着公主,懵懵懂懂过了双十年华,知道了名字里那些动人的意思,不免有几分羞意,只是那个拿着彤管搔首踟蹰的傻小子、那个初见小苹的良人,一直还没有出现。

    现在容公子说若是看顾公主有闪失,就把她们放到安西的骆驼商队里,俩人叫苦不迭。

    公主和容公子这对怨偶,不消说细竹姐的无意踏入,就是她们,耳熏目染,也早已知道其中的甜和苦;而容公子这样的男子,哪个女子不爱,只是他一心只想着公主罢了。细竹姐的遭遇,不就是最明显的结果吗?

    至于小苹,原本她是在公主府的。公主搬上南山后,驸马才派她上了山,只是那时候驸马和公主已少了夫妻的情分,过了些时间公主进了宫,更是名存实亡了。如今她和驸马那边断了线,只是一心伺候公主。

    容止唤小苹打了水,一边用浸湿的巾子捂着脸,一边想:自己这是怎么了?

    正惶惑间,忽然仿佛在遥远的天际,似曾相识的淡淡的弦乐若有若无的响起,婉转的笛声,像是夜莺的歌唱,随之,清朗开阔的玉园冰雪世界的清冷辽远,在眼前迤逦浮现,心中那份厌倦纠缠也渐渐散去,仿佛心和肝肺都渐渐消融在那冰雪世界……

    不是不知道,这是当年俩人厮守玉园,并肩看冰雪世界、站在高台俯仰南山葱茏时常吹起的曲子,那些情景还历历在目,可……

    他的手臂微微的颤抖,热泪随着水流滑进巾子……

    良久,他洗罢脸。

    面容沉静、长身玉立,半倚在身后的翘头案上,平日含笑的温柔变得模糊,他自己也感觉到了,终于默默垂下眼睫,退后几步,走了出去……

    那依稀的眉眼,还是她的容止,他那简单束起、有点凌乱的白发遮不住他天资玉质的美,只是为何,她已经不敢做出任何亲昵任性的举动……

    一瞬的天色暗下来。

    片刻之间,山雨欲来风满楼,一阵凉风吹来屋中,顿时吹得屋中空落萧飒。

    风已飒然,雨势迫在眉睫了。

    转瞬,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屋外院中。

    玉言只是专心地吹奏手中的侍女埙,那埙的声音说也奇怪,竟能吹奏出当年公主府夜中的感觉。

    夜色沉沉,夜风吹动帘帏,那时有细竹,如今,故人都已风流云散……

    只是这沉寂的夜,依稀如昨……

    原来世间并没有永远不变的东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