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故人重逢——迫近的木樨香

章节字数:2452  更新时间:18-07-30 1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月后的一日。

    杨府院中茶花和腊梅已经含苞欲放。

    清晨启门,才发现整个并州城已落下了薄薄的一层雪。

    门房进来,通报道:“夫人,门外有人求见。一个人,带着个丫鬟……”

    容止听闻,沉吟一下,往外走去……

    玉言拦阻:“我去吧……”

    容止按下她的肩膀,给她一个安慰的笑……

    转首走去……

    玉言跟在他身后……

    两人都惊住了!

    “霁云?!是你!”

    南霁云微微含笑:“故人相邀,南霁云岂有不从之理。不知主人们是否欢迎?”

    “进来吧……”容止侧身让出过道。

    南霁云闪身进入,才扫玉言一眼……

    那一瞥,在她心里是起了惊涛骇浪的。

    一个曾经有过那样亲密感情的男人,重逢的一瞬,没有一点感情上的冲击是不可能的。

    她心里有点乱。

    看彤管接过彩云手中的包袱,让她去房里坐下,只好胡乱问她这几年过得可好,彩云比六年前长大不少,有点害羞,见她发问也不坐下,玉言按她坐下,自己却站在那里。不知为何,心里乱糟糟的。

    彩云微微欠身道:“劳烦公主惦念,我们都好,将军他一向都好,只是一个人惯了,连李将军夫妇的好意,他也只是心领,除了去朝廷就是在家看兵书。”

    玉言不由问:“腰疾可好些了?”

    彩云微有难色,轻声道:“没有太好。还是时常疼痛,特别是阴雨天。这几年皇上让他多多静养,许就是顾念他的腰疾。”

    “可请了大夫?发作起来还那么厉害吗?”玉言问。

    “比那时好些了。每次大夫都会开药诊治,但是落下的病根却一直治不好,大夫说只能是注意保养,已经造成的病根无法完全治愈。”

    这时彤管端了糕点和热腾腾的饭蔬过来。又拿了一只熏炉来取暖。

    玉言陷入沉思,走到廊前去看院中,天色依旧未晴,雪珠子零星地飘落……

    正房里,容止唤小苹煎茶,又叫她吩咐厨房做饭。

    南霁云也不推脱,摘下落了雪的披风,抖一抖雪珠子,将它搭在椅背上,这才坐下来。

    容止道:“一向可好?”

    “好!”南霁云道,“我收到你的信了。”沉吟一下又道:“我这次过来,是到并州上任。按说从长安到并州,虽然我做了一些铺垫,但是明摆着还是很突兀的,但是皇上竟……很痛快地答应了……我不知道……”

    容止黯然:“只能如此了……我现在已顾不得许多……”

    他缓缓走近廊前,望着院中雪珠飘落:

    “原以为好不容易夙愿得偿,从此人生圆满……哪知都是自己臆想。现在越是在这院子里秋凉呆得深了,越觉得她跟着我此生无望……”他的声音低下去:“我越来越不敢和她在一起,她从来不曾属于过我……”

    那一抹青白霜冷的背影,在南霁云看来,是那样孤独、苦涩、无奈,甚至凄厉。早已不同于在玉园第一次见时的“惊若天人”。

    同为男人,他无法想像自己是他。

    更无法想像,他每一步对玉言的付出。

    若说五年前,玉儿的失踪,终于使他能够撇去成见和嫉恨,同他坐在一起商议。

    那么一年前他出事前那封书信,更使他对他生出一种莫名的感激和惺惺相惜的同情。

    至于今日,他终于已经能够放下。

    他想自己终其一生,怕都不及他的情深和伤痛,无论怎样的世间情感,再看怕都是薄薄浅浅了。

    至于自己——既然放不下,又何必死死硬撑!

    半个月后,府上突然来了不速之客。

    一袭黑色镶金线的长袍,穿在他身上不怒自威。身畔是两个脸容冰冷的跟班。

    其中一个却突然开口,和颜悦色道:“可是杨府?”

    门房正迟疑间,发现黑袍人已旁若无人往里走去,不由急道:“秀实!秀实小子!有人来了……”人要上前阻拦,被那位和颜悦色说话的一掌推开。

    秀实从屋内出来,正要喝退……

    容止已上前,神思不属间,只有跪倒在地:“不知皇上前来,容止罪该万死。”

    清嘉帝四处望望:“玉儿可在?……”

    待到玉言扶了彤管出来。

    看清来人,她呆在那里。

    在他的目光下,她有点瑟缩,眼睑垂下,手臂扶着门框没有动。

    清嘉帝百感交集,再看她一眼,心底涌起的暖流呛到嗓子眼,眼睫不由湿润:“玉儿,跟我回去。”

    跪在地上的容止扭过头来。

    玉言缩起扶着门框的手臂,呆立在那里。

    腰虽仍挺得笔直,但胃却在收缩,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她的胸与胃之间压迫着,迫得她要呕吐出来。

    清嘉帝向其他呆立着的人看一眼:“你们出去”。

    众人垂首,鱼贯从门口退出。

    两个脸容冰冷的跟班走在最后。

    玉言认出有一个是许远。

    清嘉帝道:“我知道你离不开他。他也是柳州的故人,我不会对他怎样。但是你们不能住在这里。你们可以回长安。”

    玉言和容止对望一眼。

    “我会找一个足够大的地方给你们住。只是我要常常见到玉儿。”

    容止的心沉下去。

    “见不到玉儿,我怅然若失,无法安心批阅奏折,每日上朝。现在不上朝已旬月有余。国家正是多事之秋,吐蕃突厥随时来犯,将使万万生灵涂炭。我心急如焚,然实无安心之法……”他顿一顿,“我想过根源:柳州一觉,梦死醉生,只有玉儿是真实的、善良的,只有她能给我僵冷中的暖阳,从来未有改变。不论是我还是这个江山,都不能没有她。”

    容止的面容已越来越失了血色。

    玉言艰难抬首:“可是哥哥……”

    “可是什么?……”他锋锐的目光“盯”住她,她不由噤声……

    “事实上容止,你以下犯上、意图谋反,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行,仅此一项,就够你死千百次!至于你的起事,成功的几率有几分,不用寡人说,你自己想必很清楚!之所以她能回到你身边,不过是一我知道她心里有你,二则当时的情势我已无法将她带回……”

    “如今往事一笔勾销,寡人只是希望在余生,能像在柳州一样与她团聚,而不是你带她浪迹天涯,我们兄妹余生不再相见。依你看,那难道不是很残忍吗?”

    “更何况,你一人在外不念长安;可知玉儿她也不念吗!西望长安不见家,你要她老死他乡吗!”

    “若是现在动身,回了长安,还可以赶得上钉桃符、贴春牌、酒果聚欢、锣鼓彻夜,祈新岁之安的。”

    玉言抬眼,看到他幽暗眸中那一抹笑意。

    她走过去,搀了容止起身。

    他的手从来没有过的凉意。

    “容止,你不会失去太多,我承诺玉儿会一直在你身边。你看如何?我等你一句话。”清嘉帝今日仿佛极有耐心。

    许是跪得久了,站起身的容止微微趔趄,退后倚靠在廊前柱上,面色苍白。

    他没有说话。

    屋子里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见。

    清嘉帝拉过妹妹,看容止一眼:“她会在长安等你!”

    玉言却望着那边,眼中含了泪……

    那人冰冷幽暗的眸子迫近,悄不可闻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要考验我!”

    他迫近的隐隐木樨花的香让她的心突然缩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