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重回长安——神秘的府邸

章节字数:1227  更新时间:18-07-31 1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仪仗不多,但辇外人显见都是许远一般的大内高手。

    玉辇内。

    玉言如木偶一般坐在垫上。

    清嘉帝收紧握着她腰间的胳膊:“别担心,他不会死!”

    她愤怒,死命地推拒他放在腰间的手……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搂进怀中……

    她看不到,相背的瞬间他红了眼圈……

    他的声音细弱蚊蝇:“甘露殿那样静,它一直在等你回来……你明明知道哥哥不能没有你……为何还远远躲在这里……”

    他的强力禁锢使她丝毫无法动弹,只有听他说。

    “适儿,你难道一点不想适儿吗?好狠心的母亲……”

    玉言流泪:“天下有千万个女人……”

    清嘉帝闭上眼睛。

    4天的时间里都是行止匆匆,每日太阳落山,在行宫或官署里住下的时候,才能稍作歇息。

    有哥哥在,许多事情都不必操心。

    那些下级官吏见到皇帝微服行经当地,一个个诚惶诚恐、大气不敢出,更不用说抬头一睹天颜,玉言疲累至极乐得省心,回到房里便倒头就睡。

    一路上虽有哥哥悉心看护,她心中那种乱纷纷的情绪仍未有丝毫消减。

    车辇进了长安城的时候,才是丑时不到。

    人已经困倦到极点,心境又坏到极点,睡不踏实,一直在半睡半醒间。

    辇中地方狭小,模模糊糊意识到还是在哥哥怀中,下意识里却又羞惭又有一种奇异的安心。

    清嘉帝却一直清醒着。

    他焦急要赶上今日的早朝。

    尤其是玉儿在怀中安睡,他心里又安定又清明。

    仿佛有了无穷的力量。

    长安,天子脚下的一片府第。

    隐约的白墙青砖黑瓦,在深夜里那轮廓大气而庄严。

    府里很安静。院子里很开阔。

    不过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而且,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还有容止,不知他现在怎样。

    死?——不,她从未想过。

    进到屋里,亮着灯盏。

    这时刚才黢黑的暗夜中在府第门口站着接驾的两个丫头跪下行礼道:“给贞娘娘磕头。”

    玉言惊道:“凤藻?锦瑟?”

    俩丫头相视而笑:“皇上怕娘娘不习惯,特意召我俩过来侍候。”

    清嘉帝从门后转来:“有什么需要,吩咐凤藻她们。我该去早朝了。”

    玉言讶异,张口欲说些什么,却顿住了。

    他目光沉沉地看她一眼,转过身:“我不累,只要你安心在家里。”

    许远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倒是真心腹。肚里装了主子那么多事。不怕烂肚子。”看他此行不同于昔日的目不斜视,玉言撇下嘴。

    这才蹙眉坐在椅中。

    人异常疲乏。

    一路风尘仆仆,人几乎不眠不休,累得要散架。

    刚才,她就是惊讶他竟能支撑着去上朝。

    这才想起他在并州所说的关于不上朝的事情。

    宫中的五年时光,她亦清楚地知道他是个勤政爱民的皇帝。

    不,应该说他雄才大略,称得上是难得的明君。

    他头脑敏锐,堆积如山的奏折,经常见他半日便能处理得干干净净。

    太阳落山的时候,还能同她玩笑说话。

    与大臣议事,亦是听得多说的少,偶尔打断,只言片语,提点得大臣们都是诚惶诚恐、汗流浃背。

    只除了这一样。

    他曾说过:“虑患防危,如履渊冰,苟非有疾,不敢怠惰,以此自持,犹恐不及。”又感慨地磨蹭她头顶的柔发:“只有与玉儿一起,我才有片刻的放松和安宁。我贪恋这种感觉,无法自拔。”她涨红了双颊,亦不知他说的是何种感情。

    如今想起,颊上还如火烧。

    “孽情!”她脑海中浮现一个词。遂甩一下昏沉的脑袋,倒在床上,和衣而眠。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