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清溪枕上芳林苑之风雨亭

章节字数:1829  更新时间:18-08-01 0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远由凤藻带进来,叩首道:“臣许远拜见贞娘娘。”

    玉言已经在房内徘徊许久,焦灼不安。

    这时才松了一口气,直截了当道:“免礼。许远,我想知道并州的情况,不知杨府如今怎样?——容止是否安全?是不是会这几日启程南来?你可有快捷的法子?”

    许远回道:“官府快马传递,不到四日便可回程。”

    玉言道:“就用这个法子罢。”

    入夜。

    她早已睡下。迷迷糊糊中,感到肩背一阵凉意。

    还未转过身,便感到那羽毛般的轻柔和痒痒的感觉。

    她咬下唇,更紧地抓紧胸前的锦被。闭着眼睛也睡不着了。

    那人并不以为意,只是饶有兴趣地在那里蜻蜓点水地触碰……直到颈间、耳际,她终于忍耐地轻喘……面靥轻红……

    暗中,那人轻笑:“怎如此不济?不要告诉我你那容止只能做柳下惠那样的‘情圣’!”

    女子气息未匀,暗中以手遮住了嘴……除了那幽兰般的声息,听不到任何话语。

    一声长长的吐气,那人道:“那次他带你走,到今天,都没有在一起过吗?……”许久许久,他以为她已经睡着的时候,她终于低低道:“我们……”迟疑地摇头,眸中是一抹怔忡的无奈。

    他叹口气:“就是你不介意,他也不会不介意……”又道,“玉儿,你运气不佳,欧阳端康到他,竟无一个给你完整的幸福……”

    虽然是在一个男人的怀抱中,她仍然被他话中的寂寥触动,欧阳的冷落、容止的疏离……一瞬的哀伤涌起,他洞悉一切地收紧了那双强健的手臂……

    一念间又想到自己的此刻,羞惭和万般的滋味都涌上心头,几乎像潮水一样将她淹没……

    翌日,清晨,他依例早起……

    日复一日的早朝,天不亮便起来,冷水洗过脸,便精神振作、神采奕奕。

    玉言依旧挣扎坐起,又被他按进衾被,冷的面颊贴在她惺忪中红晕未退的脸上:“等我回来……”

    他出门以后,那种温柔的神情还烙印在她心上……

    心乱如麻……

    起来之后,才看到院中湿漉漉,应是昨夜雨疏风骤,打湿了地面。雨后的清晨有泥土的清香,玉言深深地吸一口空气,一颗心这时才真正荷叶一般舒展开来。

    她叮嘱了锦瑟去风雨亭找她,便一例地带了凤藻慢慢走。

    风雨亭并不小,园中也很大,风雨亭悬在一方湖水之上,临栏远眺,极目四望,茫茫的湖面微波粼粼。

    心中多日的积郁淤塞之气突然吐出,胸中顿时放开,只觉眼前天地阔大。

    这几日只知园中地面广阔,并不知有如此惊人眼界。

    念及不知耗费多少巨资,又觉心中不安。

    不知这原是谁的府中,依山傍水,如许风景?还是哥哥特意建造?

    若是特意,又不知是为他自己还是……?

    不,不……

    他一向并没有太多的私人爱恶。他曾引了韩非的话说“做国君的去好去恶,群臣才不会有机会利用到君主的好恶,既不对群臣表现出自己的厌恶,喜怒不形于色,那么群臣才无缝隙可乘,才会显出真情。群臣显示出真情之后,君主才不会被群臣蒙蔽而遭难。所谓‘去好去恶,群臣见素。群臣见素,则人君不蔽矣’。”

    只是,五年的时光,他不是不知她贪恋湖光山水——“重湖叠巘清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又画“清溪枕上芳林苑”,那画中……不正是这园中的样子么?

    从正南方向望去:高大的树木、高台、正殿、屋内,穿过曲折廊桥,上到风雨亭,再往东,是念雪阁,高台上凭栏下望,正是她喜欢的风景。

    从来都喜怒不形于色,无有爱恶的哥哥,竟然如此大兴土木,依图索骥,唯恐天下不知。

    极目远眺,湖面上波光粼粼,微风轻拂,她几乎站不稳,泪盈于睫。

    “皇上说,他知道娘娘会回来,总会在这里看到想看的景色,娘娘不会失望……”凤藻轻轻道。

    玉言的泪无声地滴落,手扶在阑干上,很冷,心中却风靡云涌,搅起前世今生。

    从风雨亭到念雪阁,一样的碧波粼粼,视野开阔,心旷神怡。东边的山上野树葱茏。显是依山傍水的福地。

    冬天已经到了。湖水想必即将结冰。隆冬腊月,天冷气清,站在高台上看湖面,不由想起昔日的南山,在湖边小亭,和容止并肩看白皑皑那场冰雪世界,空气如现在一般冷冽,视野所及,是一望无垠的厚厚的积雪,湖中浮冰碎雪闪着耀眼的银光……倚在那人臂间……只觉天地浩大,雪片大片大片地簌簌飘落,天地间一片寂静、万籁无声。

    如今,心思不再属于一个人,常常思虑,处处为难,怕人询问,却无可说,只是又多了几分沉默。

    那时并肩看琉璃世界,什么都不必说;如今一人独自登楼远眺,更是无话可说,一例的是沉默,不同的是心情。

    更何况适儿,他是适儿的父王。

    她此生唯一的儿子。

    却生死不能相见,相见亦是枉然。

    对容止自然开不了口,对哥哥,又说些什么。

    念及深处,心神俱碎,骨肉疼痛,几不能呼吸。

    手脚都已冰凉,心却麻木无感。

    凤藻看她神色变化,觉着异样,又全身冷透,不由搀扶她提醒道:“娘娘。这里太冷,小心冻坏身子。”

    她这才恍然一笑,回过神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