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 初 试 牛 刀

章节字数:10030  更新时间:18-03-23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初试牛刀

    再说杨阳跳出高墙,一阵急跑,一连穿过了几家院子,翻了好几道高墙,他现在只有三个方向,向前,向左,向右,估计小鬼子会向前或者向左去追,干脆来个逆向思维,一直向右跑了下去。一口气就是好几里,这才把狗皮衣服找个小坑埋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手上准备两个石头,装作没有事一样溜达。还真的又碰上两个鬼子,杨阳真想一起送他们上西天,又怕露了自己的目标路线,再一想,师傅说过‘没有准备不能动手’,不能接二连三的下手,那就让他们多活几天吧。在县城里面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好在兜里头还有钱,准备找个地方住下来,溜达溜达来到一个旅店面前,进去看看,仔细一想,不对劲,自己刚刚跑出来,日本兵十分可能出来搜索,到时候可就危险了。接着又往前走了一会,看见了一家的烧柴棚子,里面还有不少干草,杨阳进屋和主人商量说;自己是来找人的,一半会找不到,钱也不太多,想在这里面住两天,也不能白住,看看就按店里的一半给钱行不行?人家一看确实是个农村的小孩子,一个破草棚子没有什么用,况且还能赚几个钱,也就答应下来。晚上,躺在草里头自己想;一个班的那些黄协军以后问题不大,一来都是中国人,二来自己对他们也挺好,三来一般人也不愿意自己找麻烦,就是那个日本军曹必须想办法收拾掉,不然,让他认出来可就坏了。可是,人家在军营里面,这么找呢?想了半天,没有好办法,干脆就天天到他们门口去等吧,不相信他总也不出来。第二天,没有看见日本军曹,却看到一帮黄协军抬着好几个尸体去了西面乱坟岗子,不敢靠前,也看不清埋的是谁。第二天,刚刚蒙蒙亮,就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铁锹来到乱坟岗子,土很浅,没有几下就拉出一个,不用仔细看,一眼就认出来是原来自己班里的大兵,再拉出一个,居然是侯七,一看正好是七个人,不用再挖了,肯定是一个班的七个人都让日本兵给打死了,心里头不免有些难过,反过来一想,也好,是日本兵替自己灭口了,到少了点后顾之忧,也省着他们去帮助日本鬼子去打好人。回到家,还是接着等日本军曹,一直到第七天,才把这个军曹给等出来。原来他是让长谷川给关了起来了,本来一两天就想放他出来,可是这个家伙一根筋,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怎么也认识不上去,最后还是让人家打了几个耳光才放了出来,这几天,给他憋的够呛,窝了一肚子火,最后还挨了一顿打,越想越生气,晚上正好出来喝酒解闷。随随便便找一家小店就开喝,心情不好,酒也喝的急,没有几杯就有点醉了。杨阳跟在他后面,仔细看了前后左右都没有人,看着他进了酒馆,心理想,让他醉了再动手,没有想到他醉的这么快,一听到屋子里有杯碗破碎的声音,就知道差不多了,手里拿着石头,走进了小酒店,这里本来里面还有几个人,一看到日本兵就都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躲的远远的。也正好随了杨阳的心,屋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杨阳进来,日本兵看都没有看一眼,以为是店里的伙计,本来想给他一石头,一看都到跟前了,两只大手抱住日本兵的脑袋突然一妞,都能听得到骨断筋折的声音,随手拿起来筷子一只眼睛一根,在里面再搅和几下,从后窗户翻过准备撤退,看看下面还有一个菜窖,杨阳又反回屋里,把日本军曹扔到窖里,这才扬长而去。到大街上,买了一些吃的用的东西,变成了一个来买油盐酱醋的农民,不慌不忙出城回家向杨庄走去。太阳快要落山了,走了好几十里路,杨阳还是不放心,害怕万一有人跟着又给全村人带来灾难,没有敢进村,绕过村子,向山里走去,刚刚擦黑,杨阳来到师傅们住的庙中,这是他十分熟悉的地方,没有惊动谁,自己找个地方,喝点水吃点东西,也是累了,这连打仗带走路能不累吗?一躺下就睡着了。早晨起来,杨阳就回村子里去了。回到自己家里,进屋一看,爸爸妈妈被杀害的场面又浮现在脑海之中。好久好久杨阳没有任何反应,不知不觉中双眼噙满了泪花。长叹一声,心中暗想,我一定要给你们报仇雪恨的。按照二师傅的吩咐,头一次打死日本人应该把二师傅写的‘阎王令’按照四个方向贴出去,反复一想还是不对,是不是太少了点,师傅说过等到十个人左右,行了,下次再说吧。眼前的事情先去看看小花吧,来到小花家中,小花的变化还是真的很大,已经是快要生了,行动起来不太方便,一看到杨阳也很惊讶,问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杨阳说昨天晚上,我怎么没有看到你?杨阳说;我没有敢回村里住,害怕有人跟着我,因为,我是昨天杀了一个日本兵跑回来的,今天,来找你拿出当初咱们划的图,看看先给谁把碑立上,两人看了一会,这一百多人真的需要找一会。杨阳问小花是不是所有的都刻完了?小花说是的,杨阳想了一会说,咱们这样办,从最后一排左边开始,往右一个一个挨着立,就别管是谁了,立完这排再立下一排,今天我在家,就按照图一排一排的把木碑找好,按顺序排气来,以后就不用一个一个地翻了。挨个拿就是了。也是用了好长时间,杨阳才把这些刻完的木碑全部排完,小花就站在那里,看着杨阳一直干完,最后拿出五块准备今天用。拿好工具杨阳刚刚要走,小花非要跟着去,杨阳说她身体不好,可是怎么劝都不行,没有办法,只好让小长工套上一辆车,拉着小花,一起去吧。到了墓地,小花告诉小长工,你先回去吧,两个时辰后再来接我们。杨阳跪在地墓边,深深地磕了三个头,告诉父老乡亲,这几天我杀了五个日本鬼子,算是给你们出了一口气,不过这是刚刚开头,以后一定还会杀死更多的日本兵给你们报仇。我看见了屠杀我们村里人的日本大官,他叫长谷川,是个少佐,我不知道他官有多大,管多少人,可是,我知道,一定要找他报仇,相亲们安息吧,下一个我就去找他。非要他的小命才行,还是那句老话,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一定给全村人报仇。很快杨阳挖好了五个坑,把木碑立直了,再把它们埋好踩实。小花坐在刚刚从车上拿来的草袋子上,看着杨阳把木碑立完了,就叫杨阳过来休息一下。杨阳和小花坐在了一起,谁也没有说话,小花拽着杨阳的胳膊,杨阳知道小花有话说,好半天,小花问杨阳说,我以前遇到那么多的事情,要死要活的,你不只是一次救我,我没有说过一次谢谢,其实我心中已经谢谢很多回了,我现在想说,你如果是可怜我或者说怕我一时想不开做傻事而对我好,那么,过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我什么都想开了,也不会干傻事了,你就可以按照正常的想法做事了,看看我现在的情况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毕竟以后的路还很长呢,况且还有这个小东西,所以,你要认真考虑好,不能一辈子委屈了你自己。杨阳听明白了小花的意思,十分认真地告诉小花,我以前就喜欢你,但是不敢想,我以前说过,只要我不死,今生一定做你的朋友,你是无辜的,我也不在乎那么多,都是我说过的话,况且我答应过你哥哥和我哥哥一定要照顾好你,是一辈子,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知道吗?那天,我在你家看到你的印象,在我脑海总是老有,怎么也去不了,你在我的心中已经扎根了。放心吧,这个孩子以后我也会对他好的。我说到一定能够做到。在山上,我也常常想你,你给我拿的几双鞋我知道是你让勤学苦练,拿的拱嘴我知道是让我往前努力,你给我拿的猪心我知道是你想我的一片心,你叫小花,二师傅是一个很有文才的人,我让他给我做一首关于小花的诗,他想了想,说道;

    驿外有梅不争春,

    小荷含苞池中存

    蜂蝶难着刺梅上,

    冰峰雪莲不染尘’

    ,

    还和我解释说,让我做陆游笔下的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让我做周敦颐‘爱莲说’中的荷花,中空外直,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虚心向上,让我做有骨有刺的刺梅,不于沆瀣同流,让我做冰峰中的雪莲花,冰清玉洁。我知道师傅对我的希望,做人比学习武功更重要。可是,无论那个花我都会想到你,你是我心中最美最美的花。小花靠近了杨阳,依偎在他的胸前,拉着杨阳的手说,我的心跳的很快,就要出来了,你试试有没有感觉,杨阳把手放到了她的胸前,没有感觉到心跳,倒是有一种揉揉的软软的从来没有感受过,又说不出来的感觉,一会,又一会谁都没有说话,可是,都知道对方的意思,好像在用心说话。还是小花先说了;杨阳哥其实你也很好,尤其是你的眼睛特别亮,有一种十分清澈的感觉,我妈妈说是你总喝羊奶的关系,也让我哥哥喝,他总是坚持不了几天。杨阳说,没有办法,在山里有时候渴了饿了,不喝羊奶喝什么,况且我从小就喝羊奶,不喝羊奶,现在那有这么多的力气打鬼子。小花赶紧接着说;现在就和我讲讲这五个鬼子你是怎么打死的?杨阳说;其实是他们自己找上来的,他们在别的地方已经打死打伤好几个中国人了,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因为班长侯七抢我的馒头,我不给,得罪了他,侯七借日本鬼子报复我,把我拽出来和日本人拼命,我头一天就做好了准备,看好了逃跑路线。第一个鬼子上来,让我一个大背摔扔出好远,还没有等他爬起来,上去一个飞脚就把脑袋踢扁了,第二个飞速奔了过来,我也飞身跳起,连踹带摔他根本就没有动弹,师傅说过‘手是里两扇门,全凭脚踢人’,我每天要挑十次水,腿上绑着沙袋每天跑十几里路,练的就是腿上功夫,同时,还和师傅练过重腿。那剩下那两个呢?羊阳接着说,第三个鬼子抱住了我的后腰,我一脑袋撞他鼻口出血,一胳膊打折他几根肋骨,一脚剁碎他的脚背,抱住腿往后一坐,顺手掏碎他的两个蛋蛋。第四个上来一个‘黑虎掏心’接在一个‘双风惯耳’,着着都是要命,第五个没有敢上来要去拿枪,我是手一扶脚一蹬翻墙跑了。又过了好几天,我害怕认识我那个日本兵以后会有麻烦,在一个小酒店里面也让我把脖子弄断眼睛扎瞎扔进了菜窖。哎哟,看不出来,几天不见你会了这么多东西?和我说说你还会什么?杨阳说;还有两着,一个是飞石,十米二十米百发百中,一个是‘鹰爪功’,让我抓住脖子,就别想活命,其实师傅说‘一力降十会’,我从小爬山游泳放羊,吃鱼喝奶,练就一身力气,没有人教我还是把你哥哥摔伤了。我还当了几个月黄协军,枪打的很准,手榴弹也扔的很远,小花听了,告诉杨阳,这我就放心了,不过也要注意,别让我为你担心受怕,都愿那些日本兵,不然那有这些事。说到日本兵,我想起一件事,以前我和你说过,有个日本人胸前有毛的事,他的右胳膊上还刺有一把刀,如果见到他你知道怎么办,千万不要放过他。还有,你应该买一个房子,钱不够我给你,不能一有事就好几十里往这跑,如果有机会再找点营生干,不但能赚钱对你也是一个掩护。这样我就更放心了。时间过的很快,下边已经听到了小长工吆喝牲口的声音,一会,小长工上来了,看见他们立起的五个木碑就问?不是都已经刻完了吗,怎么就立了五个?杨阳看看小花,告诉小长工,昨天晚上做梦杀了五个日本鬼子,所以今天就立了五个,剩下的以后再说吧。咱们先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回到家里,可能是时间到了,也可能是上山颠搏的,没有呆多大一会,小花就说肚子痛,杨阳和小长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花告诉说,可能是这个小东西要出来了,快点去村西头把接生婆杨大婶接来。很快杨大婶来了,折腾了好半天,这个小东西可算是出来了,是个男孩,小花让杨阳去趟她大姨家,把她大姨接来住些天,照顾她几天,跟前没有个女人照顾不行,听人家说;这段时间弄不好会做病的,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杨阳看小花也没有什么事情了,而且还胖了很多,白了很多,所以,又回到了城里。观察几天没有什么情况,杨阳就在街上转游了好长时间,终于在一个七拐八拐的胡同里面看好了一家独立小院,经过几蕃讨价还价,总算把它买了下来,简单收拾收拾,又买点生活用具,杨阳就在这里成了新家。有了落脚的地方,剩下来的任务就是找那个长谷川了。说起这个长谷川,还是真的不好找,不喝酒,不找女人,没有什么嗜好,没有规律可寻,几次出去回来都骑着马,带着队伍,几次办事开会什么的身边都有不少人,没有枪还真是不好办。一连一个多月杨阳都没有找到机会,自己也急的头痛,想不出好办法。这一天,杨阳还在外边溜达,看见有几个人围着一辆黄包车说短论长,仔细听了一会,都说很便宜,就是没有人买,杨阳又到外边打听打听行情,还真是很便宜。自己想,如果买辆黄包车还是比较好的,有了拉车的掩护,天天跑还能锻炼腿脚,更容易找到一些机会,还能挣点钱,一举多得何乐不为呢?没有什么犹豫了,杨阳到前边没费功夫就买下了这辆黄包车。第二天,杨阳拉车跑了一小天,自己感觉收获还不错,没有活了,就和几个黄包车夫唠嗑,没有说多大功夫,来了四个穿黑衣服打扮的人,几个车夫马上就不说话了。他们几个人来到跟前,几个车夫赶紧掏钱给他们。杨阳坐在那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已经来到身边,伸手拽杨阳没有拽动,又过来一个问杨阳?你是新来的吧?不知道规矩,告诉你一声,你们要天天孝敬老子,不然的话就给你们放点血让你们松快松快,说白了,这叫保护费。杨阳站了起来问,不用你们保护,凭什么收我们的钱?黑衣人没有说话,上去就是一拳,凭什么?就凭我手上的拳头。杨阳急忙闪开,反问道,那我的拳头比你们的硬,是不是你们给我交钱?马上四个人都围了过来,手里还都掏出了刀子,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刀子硬?杨阳赶紧问,这里谁是你们的大哥?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总有一个说了算数的吧,我有话要和他说。这时候,走过来一个岁数比较大的,个子比他们高一些,满脸黑胡子,脸上也黑黑的人,巧的是嘴旁边也有一颗黑痦子,不过是长的更大了。走了过来,没有好声的说;我叫大黑张,人们都知道我人黑,心黑,痦子黑。不认识到外面打听打听,有话说有屁放,我没有时间陪你们玩。杨阳告诉他说;我是一个山里的野孩子,家里什么人都没有。我有一身的力气,弄不好就会伤人,刀剑我更不害怕,我看这样,咱们去外边的小松树林,你们四个人一起上,能把我按倒我就交钱,按不倒,我们几个人就不再交钱了,别人那里怎么收我不管,有一条,谁要使阴的,别怪我活活摔死他。如果让我动拳头,以后你们就给我交钱。他们马上就答应了。四个人同意了杨阳的意思,黄包车拉着他们来到小松林,找块空地,动起手来。杨阳没有用什么功夫,因为他不想在这里让别人看出什么来,给以后留下祸根。只用一个简单的办法,只要抓住他们的衣服胳膊或者什么地方,就是轮起来看,三四圈一松手,轮倒一个再轮下一个,开始他们找杨阳,过了一会反是杨阳找他们,胳膊给捏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有不少拽坏的,半个时辰多一点,四个人喘着粗气都不站起来了。杨阳过去把他们拽起来还要轮,最后,他们说什么也轮不动了,告诉杨阳钱我们不要了,这事别和其他人说就行了,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但是说好的,就你们几个人。就这样,他们几个人东倒西歪的走了,剩下几个黄包车夫拉着杨阳的手千恩万谢,杨阳说,以后拿我当小弟弟就行了,说不定还有事求大家呢,咱们都回去吧,也都累一小天了。

    杨阳有了黄包车,天天也不是为了挣多少钱,只不过跑到那站在那都有了理由,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拉车的,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但是,多多少少赚钱自己吃喝没有问题,多少还有些剩余。对这里的街道路线环境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尤其是日本兵驻地和一些公共场所,不知道转游了多少回。就这样,他在日本兵和长谷川常常出没的地方他又转游了一个多月,好几次都有打死几个日本兵的好机会,可是杨阳都没有动手,害怕惊动了长谷川,以后再找不到下手机会。反正有时间,着急也没有用,早早晚晚是能会到他的,就让他先多活几天吧。这一天,杨阳正拉着车在路上跑,一起的车友告诉他,别往那边去了,刚才有一队日本兵气势汹汹去贾家油房那边了,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少招惹麻烦。杨阳问?有没有骑马的大官?车友说;有,跟前还有一个卫兵,杨阳说知道了,嘴上说着,可是,脚下反而直奔贾家油房而去,到了贾家油房跟前,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情况,溜达着又奔贾家大院走去,距离好几百多米,杨阳就看到有两个日本兵在大门口守着,各个荷枪实弹,杨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办法到里边去看看,就在距离三五十来米的一棵大树下休息,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其实,里边的长谷川对这件事已经筹划好久了,他是个老奸巨猾的人,平日里看他不吸烟不喝酒不找女人也不贪财,一脸严肃的样子,可是,他的心理一直谋划着自己的事情,他在这个县里,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了,可是,怎么样能为后半生弄到一笔钱财,解决后顾之忧,不太好办,一点一点的积累,太慢不说,名声也不好听,最好是找个机会一步到位,慢慢地他就锁定了贾家。他了解到,贾家是几辈子的‘假善人’真恶人,表面上做点善事哗众取宠,骨子里却是吃肉都不吐骨头。多少年来,应该有比较丰厚的家底,是这个县里名副其实的大户。上午,他先找两个人化妆到他家去了一次,找个理由说几句话就走了。下午他就带一队人马包围了贾家大院。十几个家丁很快就给解除了武装,把三十多口老少家人都集中在院子当中,日本兵把他们包围起来。长谷川单独把‘假善人’找来说;游击队的联络员上午到你们家来了,我们的人一直跟着他们,看的真真切切。你们这里就是游击队的联系点,我们的人一直跟在后面,又看他们安全地去了山里,现在就要必须说清楚,并且把人交出来,不然的话就一个一个的活活打死,决不留情。‘假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弄的晕头转向,百口难辩,掏心掏肺起誓发愿的解释,真的和‘八路’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假善人’怎么解释长谷川都不听,告诉‘假善人’要想活命就拿钱来赎‘假善人’一看有门,急忙说行,愿意拿出一千大洋捞军,长谷川笑了,突然拽出‘假善人’腰中的钥匙,让他把锁头打开,‘假善人’半天都不动,他当然知道,这是几辈子的积蓄,长谷川又说;不然的话就把人全部杀光,如果你不开我也能把锁打开,让你人财两空。‘假善人’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只好屈从,领着长谷川来到地下室,打开了保险箱,长谷川一看,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的金银珠宝,马上让卫兵拿来一个皮箱子装了起来。一起来到上边,长谷川和卫兵说了一顿日语,和‘假善人’刚刚坐下,突然院子里传来暴豆般的机枪步枪声,可怜几十号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假善人’惊吓的面如土色慢慢地知道了,什么‘八路军’九路军,什么游击队游鸭队,都是胡编乱造的鬼话,谋财害命杀人灭口才是这群畜生真正目的。可是,早知道晚知道都没有什么用了,手里没有枪炮就没有说话的权力,长谷川更不能留下这个活口和冤家,就连身边的卫兵以后也是在劫难逃,当然,这是后话,这是长谷川早就预谋好的。老谋深算的长谷川慢慢的举起军刀,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假善人’的头上,然后又命令卫兵让院子里的士兵赶快返回军营。再过了好大一会,长谷川才让卫兵拿着皮箱一起走了出来。

    杨阳还在大树下看情况,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机枪和步枪的声音,感觉上害怕有什么事情,赶快拉车跑出了很远,稍待片刻,看见一队日本兵向城里跑去,等他们走远了,才拉着车子回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刚刚接近贾家大院,没有多大一会,又看到两个日本人,一个人手上还拿着一个箱子,杨阳刚想躲开,一个日本人已经大喊叫黄包车了,杨阳知道,如果跑他们有可能开枪,自己跑的再快,也没有人家的子弹快,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走到跟前,杨阳一看,大吃一惊,这不是长谷川吗?杨阳惊的差点叫出声来,真是冤家路窄,找你好几个月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看来不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就别想回去了。杨阳慢慢的停下来,稳了稳心神,让他们两人坐下,他们告诉了目的地,杨阳拉车不紧不慢跑了起来,一会,来到了一处比较背静的地方,路边还有一个小深沟,杨阳回头看看前后都没有人,看好一块石头对准左面车轮突然一加力,车子往起一颠,同时杨阳左手往上抬,右手往下一压,借力使力,把他们连车带人都翻倒在地,杨阳急忙借机会点头哈腰说对不起,一边过去扶人,可是左手的‘锁喉鹰爪功’闪电一样,一抓一拧一提,长谷川也是一声没吭,朴楞几下,柔柔弱弱地倒下,杨阳手上感觉到了长谷川骨断筋折的味道,长谷川的两个眼睛还是直勾勾看着杨阳,是惊奇的目光,不了解的目光,还是不甘心的目光。好像要说我没有招你这样掐我干什么?卫兵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一棵石头重重的打到了头上,这时候,才真的体会到师傅让他学左功夫,右手打飞石的意义。杨阳害怕没有死透,又补了两军刀,都拖到路边,一起扔到小沟里面,用军刀砍下长谷川的人头,拿衣服包上,害怕有血让人看见,一起放在箱子里面。掏出了手枪和子弹,看看手里的军刀,杨阳听说过日本人的军刀很好,可是太长没什么用,杨阳用脚踹住掰下一块,留起来,另外一半收拾起来,拽几捆玉米秸盖在他们身上。清理一下现场,把车子翻过来,把箱子和人头一起扔到车上,一溜烟扬长而去。七拐八拐转了一会,看看确实没有什么事,没有人在后面跟着,这才回到家里,关上大门,急忙挖个坑先把人头埋上。八血迹清理干净,拎着箱子回到屋里,杨阳打开箱子仔细一看,里面全是硬头货,翡翠,玛瑙,珍珠,青铜器,金条,还有一些东西不认识,杨阳都没有见过,掏出两把银元备用,剩下的赶紧在屋里挖坑也埋了起来。坐下来休息一下,冷静琢磨一会,杨阳没有因为得到这些东西而高兴,因为他不知道都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只认识银元,而是因为解决了长谷川十分高兴,毕竟是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拿下他的人头。他简单把车子修理一下,很快又来到大街上,跑了几道街,看看没有什么情况,远远来到贾家大院附近也没有情况,杨阳知道,是日本人还没有发现问题。在往回走的路上,杨阳又看到一个日本兵,他把车子放在一边,拣块大点石头,跟在后面,看看前后没有人,快走几步一石头砸在头上,转身就跑,拉车连续跑几条街回到家中,吃完晚饭,一套新的行动方按又在杨阳的恼海里形成了。

    晚上,杨阳找出了二师傅留下的‘阎王令’,还有几千里取来的剧毒树汁。下半夜,夜深人静了,杨阳找到一棵比较高的大树,把长谷川的人头用铁丝穿上,挂在树尖上,下来一半的时候,把准备好两头带尖的铁钉轻轻地钉到树上,外面留下一点钉子尖,在一米左右的地方钉下了四个,然后把剧毒树汁涂上几次,到树下又把‘阎王令’贴在树上。还剩下三张,杨阳分别贴在三个人多的地方。第二天,很多人都看到了这样的‘‘阎王令’。

    阎王令

    近悉无数冤魂屡控倭寇残害无辜,

    本王系职责所在,缉拿邪恶凶犯,以

    蔚亡灵。凡做恶者均在必杀之内,今

    先斩匪首,及二人,以儆效尤。

    本王令

    庚辰年

    第二天早晨起来,特到新闻,一时间,大街小巷议论纷纷,一传十,十传百,神乎其神,都说有一个‘活阎王’杀日本鬼子要给死者报仇,并且还是县里的大官,已经把日本少佐的人头挂在了大树上。尤其是当时在大树下看‘‘阎王令’的那些人。当时,大家都在看着,有些人还议论着,‘活阎王’这个人真的够厉害的,就连长谷川都给割下了脑袋,还一口气杀了三个,真是太厉害了,这是人是神真的说不清楚,就看看这树,黑灯瞎火怎么能上去下来。一会,日本兵来了,把大家撵到了一边,撕下了‘阎王令’保存起来,看着上边长谷川的人头合计了好半天,然后,命令士兵去上树取下人头。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日本兵爬上去一半多一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从树上掉了下来,上去一看已经气绝身亡了,都以为是摔死的,又命令第二个日本兵上去,也是爬到那块,又和第一个一模一样,突然掉下当时也没气了,也别说,这日本人还真不信邪,还真拿出了武士道精神,第三个又上去了,下面的人都看出来,这个小三真是得得瑟瑟,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好长时间才爬到了鬼门关,毫无例外一模一样的也掉了下来,上去一看,也是一点气息没有。这可真是怪了,没人碰没人打没有人动他一根毫毛,怎么就死的这么快?让人无法理解。就是枪打上也得说句话喘口气呀,日本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武士道精神也没有了,可是,中国人知道,这叫阎王索命,是黑无常白无常干的事。其实他们说对了,还真是‘活阎王’干的。可是,无论如何日本人也得把长谷川的人头取下来,不能挂在这里丢人丢脸,让中国人取笑解气。这个时候,日本人主事的长谷川在树上挂着不能说话了,只好下边的几个人商量,最后决定,抓了四个中国人,让他们去取长谷川的人头,拿下来每人赏两块大洋,拿不下来,就别回家吃饭。这四个人互相都不认识,在一起商量了很长时间,都认为上树不是办法,是死路一条,如果真的死了不就证明‘活阎王’不是连中国人也杀吗?还给日本人解了心疑。最后敲定两个方案,一个是拿锯把树锯倒,另外一个是站在长梯子上用几个竹杆接起来绑上铁勾子把人头勾下来。又和日本人商量商量用那个办法好,结果是用竹杆的好,先在地上铺上一层草,怕把人头摔坏了,再用竹杆勾下来。于是,四个人开始准备,找来梯子,绑好竹杆,两个人在下边把梯子,两个人上去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这棵人头拽了下来,交给了日本人,原来说好的每人两块大洋,结果一共给了两块大洋,四个人谁也没有敢说啥,赶快离他们越远越好,马上消失在人群之中。人头拿下来了,下半截人身在哪里?还有一个小卫兵在那里?日本人又贴出了悬赏布告,这回没人相信了,都知道日本人说话不算数,好几天也没有消息,尸体都烂出味了,很多人都闻到了看到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就不吱声。等到日本人找到的时候,已经十多天了,烂的下不去手,没有办法拿了,只好当地浇油火化,拣回几把骨头回去而已。

    

    作者闲话:

    牛刀小试凝聚多少汗水,主人公等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一道闫王令宣告活闫王横空出世惊破敌胆。搂草打兔子,为以后准备了活动经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