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九 比 较 鉴 别

章节字数:8160  更新时间:18-04-07 15: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九比较鉴别

    回到城里,感觉到心情不怎么好,很长时间没有拉车了,就告诉久美,我出去拉车挣钱,你自己在家把门挂好,中午我就不回来吃了,晚上才能回来。出去看到那些车友,大家说了一会话,他们非要请杨阳吃饭,杨阳说不去,他们拽着不去不行,拉拉扯扯拽去了饭馆。大家在一起都谢谢杨阳为他们做主,敢和大黑张抗衡,吓得他到现在不敢露头。尤其是这么多年多亏了杨阳,不然的话,怎么养家糊口都不好说。

    并且说;小鬼子投降了,国民党兵来了,这些家伙没有比日本人好多少,照样欺负老百姓,欺男霸女抢东西做坏事,‘活阎王’也没有了,没有人敢管他们了。大家又问杨阳?怎么半年多没有看到你?杨阳说得了伤寒病,恢复的太慢,家里人也传染上了,需要照顾他们,所以才没有出来。

    大家还是担心大黑张回来怎么办?杨阳说;大家放心吧,他如果回来你们就去找我,估计他不会再来了,有人说他已经死了。杨阳反问大家?你们怎么知道国民党兵不好?大家七嘴八舌张家李家说了很多实事,并且告诉杨阳,要是国民党兵或者当官的坐车,给钱就拿着,不给就别要,千万别招惹他们,有的比日本兵还坏。

    老百姓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了鬼子投降,谁知道?又来了这些混蛋东西,不知道又要盼多少年,才有好日子。不过这些兵听说不是正规部队,他们是刚刚收编的土匪恶习难改,偏偏让咱们碰上了。

    大家在一起喝酒,杨阳多多少少喝了一点,谢过大家,就拉活去了。晚上,回到家里,久美马上端来热乎的饭菜,两个人吃完饭,杨阳拿出来给小花买的两套新衣服新鞋,让久美穿上,告诉她以后这身要饭的衣服就别穿了。

    久美看了半天,没有换,杨阳说;这本来不是给你买的,现在没有人穿了,你就先用着吧,过两天再买合适的。久美还是没有换衣服,杨阳这才明白,自己在跟前人家没有办法换衣服。

    杨阳马上出去溜达一会,估计应该差不多了,天气也快黑了,这才回到家里,一看久美,就像换个人似的。真是人在衣服马在鞍,加上这三四个月以来,吃的又好多了,心情也好多了,在屋里头,没有太阳嗮,人也白了,常言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又有衣服的衬托,美丽中还有着文静和秀气。

    杨阳没有敢多看,说了一声,好,很好看。久美过来说;让我怎么谢谢你?杨阳说谢谢什么?这些天你也够辛苦的了,以后买粮食劈火柴的重活,你就别干了,我没有什么事,都有我来干。现在我已经全部好了,谢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照顾,这几天我就想说,咱们两个大闺女大小子住在一起,也不怎么方便,我如果让你走,也害怕你出去挨饿受欺负,弄不好还有生命之忧。

    前两天我出去一次,乡下有个兄弟人很好,岁数也和你差不多,家里就他一个人,虽然生活苦了点,也不至于延街乞讨,可是到他们家一看,人家已经结婚了,看来没有这个缘分了。没有关系,我会像自己妹妹一样照顾你的,等几天咱们再慢慢的给你找个人家。

    久美听了说;你不是也没有媳妇吗?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我那里也不去,也不想当你的妹妹,就住在这里,你让我走,就是让我去死,我知道欠你的,我愿意用一辈子尝还你对我的恩情。

    杨阳说;我不愿意做乘人之危的事情,久美说;是我愿意,根本说不上乘人之危,是不是我还有什么地方不好?说完,又拿着脚盆去打洗脚水去了,打来了洗脚水,向往常一样,拿着擦脚布在那里等杨阳洗完。

    杨阳感觉比较怪,她一个小要饭的,屋里屋外连她自己特别喜欢干净,举止言谈也不粗鲁,温文尔雅,很有规矩,倒很像大家闺秀,并且还识文断字,话里话外明显意思愿意和我一起生活,一个女孩子,话能说到这里,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小花在自己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根本没有想过别人,可是,小花已经和小长工这样了,孩子都快出生了,是不可能有什么希望结果了,自己岁数也不小了,血海深仇也报了,日本鬼子也投降了,应该想想成家的事情了。

    今天的对话有些突然,一时还不好答复,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吧。杨阳还在想着,已经忘了在洗脚,久美提醒他,还想什么呢?水都凉了。杨阳赶快接过擦脚布,擦脚上炕了,久美倒水回来,问杨阳?没有什么事了吧?杨阳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连忙说;没有,休息吧也累一天了。又是一连几天过去了,杨阳看得出来,久美看他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有时候一直看他好长时间。

    这是一天的下午,久美在厨房,杨阳在屋里,院子里突然闯进来两个大兵,两个人谁也没有看到,一进厨房还把久美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跑到杨阳身边,没有说出话来,用手一直指着厨房,杨阳还没有明白过来,两个大兵已经走进屋里,一人一棵长枪。

    一进屋里,他们没有说话,东翻西找翻弄一会,什么也没有找到,嘴里头骂骂滋滋地说;又是一个穷鬼,连一个鸡毛都没有。东张张西望望,看到屋里的新墙新棚说;哎哟,还是一个新房那,小两口过的不错吧?我们枪林弹雨打鬼子,把鬼子打跑了,你们倒是玩的痛快。也不慰劳慰劳老子。

    色咪咪看着久美,小媳妇长的太美了,真是百里挑一,让人心动,今天让我们也开开荤。看来,今天没有财运,倒有色运了,一边说着,一边向久美走来,并且伸手去拽久美的衣服。杨阳从他们进来就没有吱声,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那个大兵一往前走,杨阳赶快退到炕里头,样子象是很害怕,顺手抓起了两个铁疙瘩,它本来是不离身的,是久美刚才要洗衣服时候掏出来的,那个大兵向久美一伸手,杨阳很快从炕上下来,久美马上跑到他的怀里,紧紧抱住杨阳。

    大兵也跟着往前走几步,还要去拽久美衣服,并且还告诉另外一个大兵,快点把这小子撵到外面去。别让他在这里耽误事。这个大兵刚刚要拽到久美的衣服,杨阳一把抓到他的手腕,一抓一提,那个大兵就大叫了起来。

    杨阳这才开口说;你们是人还是畜生?你们家就没有兄弟姐妹吗?你们说的是人话,办的是人事吗?你爹你妈是怎么教育你们的?你们队伍就没有军规吗?都说你们比日本兵还坏,看起来是真的了。别以为家家都是软骨头软柿子说捏就捏,今天让我碰到就算你们倒霉了。信不信?你这小胳膊我当柴火给你掰断了,告诉你们;多行不义必自毙,天天出来做坏事,早早晚晚要碰到茬子,天理不容,会遭到报应的。

    杨阳一边说着,眼睛就没有离开那个大兵,眼睛看着他要动枪,马上大声吆喝道;你先别动,告诉你,不动还好点,你要是敢动枪,你们两个就别想活过今天,外面有个菜窖,我把你们两个收拾收拾都扔进去,让你们永远消失。看你们还是中国人,不然早就让你们见阎王爷去了。

    那个大兵还真的没有敢动,杨阳拽开久美的手,松开那个大兵的手腕,说道;你自己看看吧,我要是再不松手,你的手就废了。那个大兵一看自己的手腕已经青一片紫一片,知道不是吓唬他。杨阳一把抓过大枪,非常熟练的退出五棵子弹,把大栓往下一卸,把枪一扔,同样也退了另外的五棵子弹,告诉他们;玩枪你们差的远了。赶快滚蛋,别让老子再看到你们,再看到你们这样就别想活了,两个大兵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了。

    久美又一下子抱住杨阳,眼睛里面还流着泪水。杨阳说;放心吧,没有事了。可是久美就是不放手,时不时两个眼睛深情地看着杨阳,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杨阳也把她搂在胸前,老半天,久美和杨阳说;你把我娶了吧,不然,我出去这个门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我也知道,这个房子不是给我收拾的,这些衣服也不是给我买的,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就是给你做小伺候你一辈子我都愿意。

    你不知道,我天天害怕你把我撵走,我真的没有退路了。杨阳说;你别说傻话了,你说的那个人已经没有了,不然的话衣服怎么让你穿呢?现在我娶你不是爱情,是可怜是生活所迫,所以我们还要互相了解才行,当然,你人也很好,没有什么不是,可是我总感觉有些地方看不透你。久美说;等你真的看透,我们已经老了。

    说着,吻了一下杨阳,红着脸出去了。杨阳坐一会,感觉好像还有点问题,心里有点怀疑,这两个大兵能不能回去找人再来报复?如果一帮人拿枪来,好虎难敌群狼,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就要吃大亏的,这事马虎不得,穿好衣服,叫久美说;咱们出去走走,再买点东西,你坐车上我拉着你。久美说;你拉别人不还能挣几个钱吗?杨阳说;走吧,我害怕他们两个大兵再来,用枪堵在屋里我们就被动了,如果有机枪就完了。

    久美不吱声了,坐在车上,一直转游了好长时间,买了些东西,也没有看到有人过来。两个人还在溜达,不敢轻易回家。刚刚转过一个街口,看见一个小男孩,大约能有十四五岁的样子,跪在地上磕头求人,不像是个要饭的,眼睛看着一个一个过路人都走了,小孩子磕头像捣蒜一样。

    杨阳拉车走了过去,小孩子拽住车子一边磕头一边说;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妈和我姐姐吧!有两个坏蛋大兵在我们家祸害人那,再不去她们就没有命了。杨阳一听,二话没有说,马上问小孩?他们在那里?赶快领我去。小孩拽着杨阳就跑,没有多远就来到了他们家。久美害怕杨阳有危险,拽着杨阳意思不想让他去,杨阳告诉久美,好汉护三屯,好狗护三邻,那有不管的道理。

    杨阳用力推门没有推开,里面反插着呢。杨阳后退几步,一助跑一按墙,轻轻松松翻墙而过,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屋里。进屋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两个混蛋,地下一个,炕上一个,手腕子上的紫印还没有消失。正在欺负两个女人,一个只有十六七岁,一个能有三十多岁,一看就是母女关系,可能是两个畜生太着急,也可能是衣服太旧了不结实,两个女人衣服给撕的一块一块的。两个女人也是筋疲力尽了,看样子已经撕博了好一会,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两个大兵裤子还没有退下来。杨阳正好冲到屋里,还没有开口,一个大兵反到问了?冤家路窄,这两个也是你的媳妇吗?杨阳知道和这两个畜生没有什么话好说,顺手拿起旁边的大枪,当然知道里面没有子弹,刺刀立刻顶住欺负小女孩那个大兵,告诉他们说,你敢动一动,我就活挑了你。

    炕上的大兵赶快站起来提裤子,杨阳一枪托子狠狠砸他的膝盖骨头上,他马上就坐下站不起来了。另外一个大兵一看有机会,突然冲过来当胸就是一拳,杨阳急忙躲闪泄去部分力量,还是感觉隐隐作痛。扔掉大枪,飞起一脚,刚刚碰到点边,没有踢着,这个大兵没有想到这是个二踢脚,头一脚是假的,第二脚才是真的,另外一只脚结结实实给踢在胸前,后退两步撞到墙上,还没有站稳再打,只觉得眼前一黑,钻心裂肺一样疼痛,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

    原来杨阳急上两步来个‘二龙戏珠’,因为中指长了一点,这个大兵的右眼珠子都给挤了出来。也是让这个大兵给打急了,两百多鬼子都毫发无损,今天让他打了一拳,所以才下狠着。顺手把另外一个大兵从炕上拽下来,同样也来个‘双龙戏珠’,这个大兵疼的直叫唤,杨阳又拿起大枪,不偏不向,踩住头一个大兵的腿,用枪托子狠狠也砸向他的膝盖骨,又是一声鬼哭狼嚎。太不愿意听这声音了,拿下来刺刀,撬开他们的嘴,把他们的臭袜子一人一个塞进他们的嘴里。

    杨阳听师傅说过,这叫迎门骨,只要碎了,一辈子再别想站起来。两个大兵都瞎了,都瘸了,杨阳还不放心,找来一根绳子,一起捆了起来。杨阳这才看看两个女人,没有了衣服拿几块布遮盖着。杨阳拽个被给她们,问她们?还有不有衣服了?她们说没有了。自己出来带的钱不多,又买了东西,杨阳就去掏两个大兵的口袋,这两个大兵还真有不少钱,说不定都是谁家的,都给他掏出来了。

    两个大兵不清不楚的说;你打死我们吧,别让我们活受罪了。杨阳说;我告诉过你们,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不听,你自己说能怨谁。想了想,到外面把门打开,叫久美和孩子过来,把车子推进来,把钱给久美,告诉她按照自己的身体买四套衣服,也给孩子买两套,同时再买点纸笔墨,我有用处。

    又叫久美把买的吃的都留下来,这一家人还没有吃的。久美和孩子走了,杨阳回到屋里,两个女人千恩万谢好话说尽。杨阳坐下来,抽支烟,仔细想想,他本来是不想弄死这两个人的,所以才让他们瞎了瘸了,不至于把其他大兵领来,想想不对劲,他们还能说话,要是告诉了我们家是新墙新棚新砖地,不是很好找了吗?再说这里仔细描述也能找到,放虎归山必留后患,这两个人也应该死,所以动了杀念。

    一会功夫孩子和久美回来了,杨阳把孩子领外面,让久美去帮助她们把衣服穿上。完了之后,才告诉久美回家吧,把车子留下一会有用。久美意思不太想走,杨阳又看她一眼,她这才悻悻而去。两个女人穿好衣服一下地,和一个孩子,三个人连打带挠两个大兵,脸上一条条流着鲜血,杨阳赶快把她们拽开,告诉她们这两个人让他们活着还有用,现在第一,这里有东西赶快做些吃的,第二,今天的事,你们三个人和外面任何人一个字都不许说,如果让我知道还外面人说了,你们就是忘恩负义,我必然回来找你们算帐,千万记住了,三个人不断点头答应。杨阳找了吃饭桌子,铺上纸,歪歪扭扭写了四张阎王贴;

    阎王贴

    此二人光天化日登堂入室,多次强抢民财,更可恶的是竟然强奸民女,

    为人不耻。看他们屡教不改冥顽不化,所以打瞎他们的狗眼,打折他们的狗腿,鹰爪功锁喉要他的狗命,警告他的狗官,管好你的狗兵,再敢放狗出来咬人,一定要你狗官的狗命。

    活阎王

    民国三十六年

    放在地上,等它们凉干。又准备些酱糊,呆一会好用。吃了一口饭,一直等到大半夜。夜深人静了,杨阳把两个大兵绑到车上,拉到城南,拽下了一个,墙上贴好阎王贴,后背上再粘一个,然后一把掐住那个大兵的脖子,习惯的一提一扭一分多钟。接着拉着另外一个大兵到城北,一模一样的做法,这才自己回家休息,当然两棵长枪也拿回来了,找个安全地方藏了起来。

    躺在炕上,仔细想想,自己和日本鬼子共产党国民党都接触过,毫无疑问,日本鬼子不是人,是一群畜生。国民党就看这两个大兵,就能知道也不是什么好饼。道是共产党,对老百姓还是真的很好。师傅说过,得民心者得天下,是真是假,骑毛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第二天早晨,早早就有人发现了,人越来越多,一些人看完走了,另外一些人又来了,议论纷纷,不是这两个大兵,反而是‘活阎王’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死了好几回也没有死,是不是真成阎王爷了?一传十十传百,老百姓当然十分高兴了。都快要到中午了,国民党大兵才知道,马上回去汇报。军人当官的一般脾气都不好,李团长一看见‘阎王贴’气得暴跳如雷,撕的粉碎,叫来参某长分咐道;立刻去查查,这个‘活阎王’到底是那路神仙,何许人也,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没有多大功夫,参某长拿着一些资料回来向团长汇报说;不用去查了,日伪县志和日军留下的资料记载的十分详细。

    这个‘活阎王’十分神奇,神不知鬼不觉从来没有人见过,两次曾经上报纸贴布告,都是有人亲眼看到,说是给打死了,可是两次又神奇般地活了。从资料上看,这个‘活阎王’会游泳,在水里头一个人杀了八个日本兵,会上树,半夜三更能把长谷川的人头挂在树稍上,枪打的准,并且子弹有毒,拿回日本化验,都不知道是什么毒。见血封喉,只要打中必死无疑。手榴弹扔的远,大约八十米开外,在日本军营和九曲断肠崖两次日本人都吃过大亏。会武功,那个派别不知道,多名日本兵死在鹰爪锁喉功上,我们的两个士兵也是这样被掐死的。能打一手飞石,类似于水浒里面的‘没羽箭’张清,二三十米百发百中,不少日本兵都死在他的石头下。跑的飞快,不能说会飞檐走壁,可是有老百姓看见过,两三米的大墙他能一窜就过。

    这几年,死在他手下的日本人就有二百出头,伤的也有一百大多。每次都有详细记载。三个日本少佐都死在他的手下,这是有意识的专门找大官下手。最头疼的是;这个人特别有脑力,根本让人想象不到,不知道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他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日本人找他四年多,不少人明察暗访划圈设套让他上钩,他都能一一化解。

    他有的是时间,有时候好长时间没有音信,一万人找他都是白忙活。日本人认为;他既不是国民党,又不是共产党,倒很像个独脚大侠。我认为,和他斗太费精力,况且咱们的士兵也确实不像样子,他也不像非找我们为敌,如果非要找他,杀掉他,您自己也十分危险,想一想,日本的三个少佐他都能干掉,我们的实力比日本人可是差远了,我觉得得不偿失,不如看一看,再管一管我们的士兵,他非要和我们为敌,再做决定。

    李团长听了,火气消了一些,告诉参某长,今天我有时间,刚才听说日本人每次都有记载,你从头到尾慢慢给我说一遍,我想听一听,这个‘活阎王’还真有点意思。参某长翻了一会资料,也坐了下来,和李团长从头到尾汇报一遍,今天十个,明天八个,后天十八个,一直讲到九曲断肠崖的‘活阎王’六面埋伏,火烧连营,最后被炸得七零八落。

    这个李团长也糊涂了,怎么那么多人亲眼看到‘活阎王’命丧九曲断肠崖,为什么今天又活了?和参谋长讨论了半天,也弄不明白。最后,有一些不耐烦了。和参谋长说;算了,算了,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个破山沟子有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人挪活树挪死,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

    委员长不给军费,我也没有办法,传命令下去,三天以后开拔,咱们找个大点的,有钱的县城去住防,惹不起咱们躲得起。果然,三天后他们浩浩荡荡撤退转移了。

    要是在以前,杨阳早就到杨庄去躲一躲,现在不行了,小花嫁人了不说,这里还有一个久美,所以,他这些天格外小心,看着大兵一队队出城了,好几天都没有回来,心里头才慢慢放下。

    这一天,杨阳回到家,车上买了一些东西,告诉久美,我去看看被害的那家母女,看她们也挺困难的。久美一把拿过东西说;还是我去吧,她们都是女人,你去也不太方便,杨阳没有多想,告诉久美,快去快回。

    下午正常拉车出去,没有拉几个客人,在路上,突然看到了猎人,杨阳赶快跑过去,问问猎人来干啥来了?猎人说;找你有点事,都找你好几天了。杨阳想了想,日本鬼子投降了,可以让猎人到家坐会,况且都是过命之交。

    把猎人领到家里,让久美做了几个菜,一起吃饭喝酒。猎人问杨阳?久美是不是你的媳妇?杨阳说不是,是个远房亲戚。久美看了杨阳一眼,没有吱声,喝了几口酒,猎人说;到这里找你有两个事,一个是村里头有病的时候,你给了他们钱,救了他们的命,家家十分感谢,让我来找你回去看看,一家吃一顿饭,住一天,也好当面谢谢,知道知道是谁在关键时候帮助了自己。

    就我们家而言,如果没有你的援手,差不多也得死去四五个人,当时你给了十块大洋,我们好几年都挣不来,真是没有法说怎么谢谢你。这是我的意思,也是我们全村人的意思。另外一个,是我们两个老人也是我们两口子的意思,我们家大闺女也不小了,有病你照顾她的时候,她就天天看着你,我们知道她的意思,如果不嫌弃给你们成个家,也算我们报点恩德。

    久美眼睛一直看着杨阳,杨阳喝口酒,和猎人说;我在你们家那么长时间,你们对我那么好,朋友之间互相帮助算不了什么,回去和村里人说,他们的情我领了,谢谢他们,至于你家闺女,一个她还小,另外,我最不愿意做乘人之危的事,以后再说吧。又喝了一会酒,吃点饭杨阳送猎人回去了。

    晚上,吃完饭,久美烧了一大锅热水,自己擦了擦身体,自己擦完后,告诉杨阳,今天换新的被服了,你也去擦一下身体吧,还有不少热水呢,杨阳当然就去了,擦完身体,回来睡觉了,一看久美居然睡在自己原来睡的地方了,每天她都铺两个睡位,今天只铺一个,杨阳只好自己再铺一套,躺下就睡了。

    半夜杨阳睡得迷迷糊糊,起夜去厕所,如厕回来,迷迷糊糊地也没有多想,又回到自己以前住的地方,刚刚掀被躺下,久美马上抱住了杨阳,两片热唇深深地吻着杨阳,肌肤相亲,久美还有着女人的淡淡幽香,杨阳没有办法抗拒这美好的诱惑,很快就把久美压在了身下,久美柔声地说;我有点害怕,轻点好吗?杨阳吻了下久美,就算是回答了,一阵暴风骤雨两人都喘着粗气,仍然是恋恋不舍,

    早晨,每天都应该起来了,可是两个人都没有起来,杨阳问久美?你人小鬼大,是不是你早就算计好的?久美说,那你知道走错了地方,为什么不回去?杨阳说;是你抱着我,不让我回去,久美说;那后来呢?杨阳不吱声了。

    久美接着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能一辈子对我好吗?不会去找猎人的闺女和你救的那个闺女了吧?杨阳告诉久美,放心吧,我是个负责人的男人,以后我们就是一辈子的亲人,久美哭了说,我喜欢你,也害怕你让我走,我会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好好过日子的。你我都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更用不着媒人介绍,今天是不是就算结婚了,以后就一起过日子了,杨阳说;你是个要饭的,可是你的举止言谈,你的修养气质文化都比我高多了,还比我小了七八岁,当然愿意了,再说,我们都这样了,不同意怎么对得起你。

    今天去买些东西,我们就好好过日子吧。两个人起来,吃完饭,久美就把褥子拆了,准备洗一下。杨阳问;刚刚用怎么一天就要洗了?久美脸红了说;你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还说我早就算计好的?早有准备就不用洗了。等我洗完,咱们再去买东西吧,过日子需要不少东西那。

    

    作者闲话:

    在比较中看看国民党共产党日本鬼子睡好谁坏,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党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