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 亲 朋 相 聚 阎 王

章节字数:9953  更新时间:18-04-09 15: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十阎王殿

    自从国民党大兵走了以后,就没有什么军队来过这个山区县城,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杨阳才把三棵枪和子弹交了出去。很快又有了两个儿子,老大起名叫杨志国,老二叫杨志强,在生老二的时候,是个难产,去医院手术后就再没有生育。

    久美因为有文化,开始是小学老师,后来是中学老师,杨阳也认识几个字,在林业局管点事。因为久美是老师,杨阳管的严,两个孩子学习也很好。还没有等两个孩子高中毕业,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来了。也不知道从那里上面得到消息,说杨阳当过日本的伪军,并且枪打的很准,手榴弹扔的很远。道理上推测,肯定是打死过八路军或者游击队,至于多少不好说。

    所以,又是批斗又是追问。杨阳也认真进行了解释,说;自己家人和村子里的人差不多都让鬼子杀害了,为了报仇上山学艺,后来又当伪军,是为了学习枪炮手榴弹地雷等等军事技能,三四个月学完后杀了四个日本兵,跑出来,又杀了四年多日本兵,为村里人报仇雪恨,现在我哥哥的石碑都是游击队长洪涛立的,我怎么能去杀害游击队呢?

    后来又两次给过游击队几十棵枪,还有很多子弹。我是支援帮助了抗日,不相信可以找当时的游击队问问。我是杀日本鬼子的,怎么反而成了杀游击队了呢?可是人家半信半疑,这就是一个颠倒黑白的年代,也没有人去给你认真调查调查,不了了之。

    但是,后来耽误了孩子的找工作,两个孩子都没有好的工作。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杨阳就给每个孩子拿出了几根金条,让他们自己去南方做买卖,由于买卖好做,本钱投入也大,刚刚开始买卖也好做,不到一两年,就翻了好几倍。杨阳让两个孩子带上小杂种,后来全部投入到房地产开发,没有几年全都成了大亨,有多少钱杨阳都不知道,自然媳妇孩子也都解决了,自己家也从平房搬进了楼房,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

    这一天,杨阳和久美都下班了,刚刚吃完晚饭,坐在一起看电视。久美和杨阳说;有一个事我想告诉你,你还记得咱们刚刚结婚时候我说过?等你真的了解我的时候,我们已经老了。

    现在我就告诉你,其实我不是中国人,我是日本人。名字叫吉田久美,日本投降前后,爸爸他们在外面围剿游击队,可能接到命令,直接去集结回国了,县城里的少数日本兵,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又害怕国民党又害怕游击队,还害怕黄协军反过来打日本兵,根本不管我们家属。

    等我妈妈和我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早就走了。我们两个人走着去追他们,走了好多天,迷失了方向,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妈妈让我一个人呆着,自己去找吃的喝的问问路。可是,我等了一天多,也没有妈妈的影子。我饿的渴的实在不行了,我只好出去找水找吃的,一路上连打听再要饭,总算又回到了县城。

    家里已经让人家住了,我不敢回去,只能延街乞讨,每次到你家,你都能给点吃的,每到饿的实在不行了的时候,我就去你家,所以,才有我们后来的结果。多少次想去找妈妈,可是不知道到那里去找。也不敢和你说实话,知道你十分恨日本人,而且全国都恨日本人,更害怕你撵我走,所以才这样。

    我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告诉你,你不恨我吗?不生我的气吗?杨阳说;火大能燃湿乔木,情深小恨不记仇,都这么多年的情缘了,这点小事算什么?久美接着说;昨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寻人启事,是爸爸在找我,现在有很多日本遗孤都回去了,都说他们那里的情况应该不错,所以才把这些和你说了,要不然一辈子也不能告诉你,不知道你怎么想,怎么看。

    杨阳说;自从认识你,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一个小要饭的,修为,文化,气质,都不对劲,你几次说梦话都是日语,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只不过没有和你明说而已。我以前和你说过,我的家人,全部让日本人给杀害了,我们村里的人,大部分也让日本兵给杀害了,他们杀人放火强奸,十恶不赦,我和他们不共戴天,没有调和余地。你已经不是小要饭的了,你有你的自由和选择,这是我不能左右的。

    你愿意去可以去,咱们把离婚手续办了,好打好散,但是两个孩子都必须跟我,你可以去享清福。他如果要来,你别往家里领,我和孩子也不想见他,他有八十个亿,我不希憾,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把钱当回事。

    久美听了杨阳的话,柔声柔气地说;你别生气吗!这不是和你商量吗?你想想,咱们能离婚吗?一辈子都没有红过脸,我对你什么样,你应该知道,再说,孩子也扔不下,家也扔不下。我就想问问,我爸爸为什么把我们扔下不管,我妈妈是不是回到了日本,也想让他知道,我吃过的苦,遭过的罪,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同时,他现在怎么样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成立新家?我也想知道一下,作为父子的亲情你也应该理解。杨阳说;那你就先写一封信问问看看情况再说。于是,久美就连夜给爸爸写了一封信,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下,有把家里的电话地址告诉了爸爸。

    没有过几天,就接到了日本的长途电话,老吉田又高兴又激动,知道自己的闺女还活着,媳妇没有消息了,没有说两句话,两人都已经泣不成声了,老吉田告诉久美,自己一直一个人,这么多年有了很多积蓄,现在干不动了,越老越想孩子,很想给孩子做点什么,马上就办手续,要来中国看看。

    久美告诉说;手续可以办,什么时候来,再等一下。因为自己的男人全家都被日本兵杀害了,他和他们村里的人,都恨透了日本兵,况且你不但是日本兵,还是杀他们村民的部队。他不同意你来我家,可以理解,需要慢慢和他商量,以免突然见面弄出误会,影响各方面关系。

    这段时间,久美对杨阳更温柔更体贴了,并且还告诉发动两个孩子一起帮助做一下工作。可是,杨阳这个人就是认死理,谁说都不行,一耽误又是很长时间,就连上面统战部的领导也过问了此事。

    这一天,说上面统战部有人要来,让杨阳两口子在家等一下。久美在家准备了茶叶水果,收拾了卫生一起等客人来。一会,有人敲门,一问说是统战部的,杨阳赶快出门迎接,开开门一看,两个人都楞呆了,一握手,两人就拥抱在一起,原来,这个人正是游击队长洪涛,杨阳赶快把洪涛让到屋里坐下,互相简单问问情况,杨阳告诉久美,赶快出去买点好吃的,晚上和洪涛一起喝酒。

    洪涛倒不客气,和杨阳说;咱们先公后私,我得先把我的工作任务做完了,咱们的话一半会说不完。就直接和杨阳说,听说你不让老吉田来,并且谁都说不了你?媳妇孩子单位领导谁的话都不听。今天我到你家,你得先听我把话说完,然后你随便说。

    我认为你很没有道理,他现在只是一个日本的普通公民,不代表什么,就是日本士兵,也不是罪大恶极的决策者,并且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他也应该是二战的受害人,社会已经发展了几十年,你的思想不能总是停在以前,恨日本应该恨他们的决策者,而不是日本人民和日本士兵。

    孝道是中国文化的根基,谁都有双层父母,既然你已经娶了人家的闺女,就应该尽到你的义务,不但要让他来,需要的话,你还要为人家养老送终,什么事不能只想着自己,要看到问题的两个方面,也应该站在你媳妇和老人的角度和立场去想想,知道不知道春寒,秋暖,老健,君宠,是四大靠不住,老吉田应该七十左右了,万一因为着急有点什么事?你后悔都来不及,那样,后半生你怎么对得起你的媳妇,你如果是个明白人,我就不多说了,实活告诉你,你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走了,别人不敢说,这个事我就给你做主了。

    老半天杨都没有说话,洪涛着急拍着杨阳问;行不行说句话,就看我们的老关系你也应该给个面子,你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这也是上面交给我的任务,我正在犯仇呢,没有想到居然是你。杨阳还在握着洪涛的手,本来让孩子和领导同志都给说的犹犹豫豫,就点头答应了洪涛。

    久美已经买东西回来了,正在做菜,洪涛把她叫进来,告诉她说;杨阳已经同意你爸爸来中国了,你找个时间告诉那面一声,你们尽快见面吧。久美当然十分高兴,说道,那我要好好谢谢你了,我家有好酒,再给你们做几个好菜,痛痛快快陪您一杯。洪涛就老吉田来中国以后的事,又嘱咐了杨阳几句,久美那面的饭菜已经摆好了,三个人坐下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两口酒下肚,洪涛迫不及待的问杨阳?日本人早就投降了,现在我问问你?到底你真的是不是‘活阎王’?今天必须和我说真话,这么多年犹犹豫豫我也没有弄明白。杨阳说;当真人不说假话,我就是当年的‘活阎王’,我真的不愿意当,也不想当,让日本人给逼的,不当不行。

    你知道,他们杀了我全家,几乎是全村,我就是报着必死的决心,去找日本人拼命,赚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一个。到山上和两个师傅告别,两个师傅才教我武功,关键是他们教我怎么做,注意什么,等等很多方法,我才能活下来。‘阎王令’没有下山师傅就写好了,并且告诉我在什么时候贴出去,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两个师傅,我早就向我哥哥一样,打杀一两个鬼子就得让人家给打死了。

    洪涛问?那蛤蟆塘杨柳川九曲断魂崖都是你一个人干的?杨阳说;那当然是我一个人了,师傅教过我,我的事不可以和任何人说,世上只有小花一个人知道,因为一开始就是她出的钱。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想让我加入游击队,我就是害怕露陷,才没有答应你。

    洪涛又问?日本鬼子报纸布告都说你给炸死了,怎么又活了?杨阳就把九曲断魂崖下面碰到的老头说了一遍,杨阳反问洪涛?当时你们是不是因为‘活阎王’真死了?并且还怀疑是我,所以是你们把骨头给埋起来的?洪涛告诉杨阳,当时我们接到老孙头的消息,就分析了‘活阎王’应该不是你,也相信了鬼子的话,按照你说的地方,我们去了十多个人,首先在山下看到了那个所谓的‘活阎王’尸骨,就派几个战士找个深点的炮弹坑,用刺刀接着再挖了一会,等到大家取枪回来,才用红旗把尸骨包好,附近炮弹坑很多,土也很多,我就让战士拿钢盔装土,一下一下堆起了坟包。

    杨阳说;这回你可好心办坏事了,就是这个老头,就是这个坟包,让我那个没有过门的媳妇哭的死去活来,真的认为是我死了,又找人起坟,还买了大花棺材,以为是我的尸骨给埋了起来,到现在还立着我杨阳的木碑。

    等我病好,准备去接媳妇的时候,人家已经孩子都快出生了,就这样把到手的媳妇丢了,阴差阳错才娶了现在这个媳妇。洪涛问?那你是恨我那,还是谢谢我呢?杨阳说;当然是又恨你又谢谢你了。

    洪涛说;实际上我应该好好谢谢你,第一次是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你帮助了我们,第二次你的二十来棵枪和子弹,正是时候,没有几天,那个山本比较厉害,用了步步为营和多路侦察兵配合的战术,弄的我们很被动,有了这些枪,就加了这些人,对我们帮助很大,后来我们还没有想出办法,他们就投降直接跑了。

    想当初我们说过,是花钱买你的枪支弹药的,前后两次加起来,现在说话,怎么也应该值几万,这笔账明天我打个报告,找相应部门给解决一下,我洪涛虽然为党工作,总不能对不起朋友,食言而肥吧。

    杨阳赶快抢过话题说;行了,实话和你说,我要是缺钱还真的让你去办,反正钱也不是你出,可是我现在不缺钱,孩子的钱不算,我们一家人生活几辈子应该没有问题,你就算了吧。不是说好了吗?让你们游击队给我们村里报仇,我看过你立的石碑,意思是说你们已经替我们报仇了,你在后面还弄个‘风萧萧兮易水寒’,小花问我什么意思,我当时不知道,还弄出了笑话。可是我不知道你们打死了多少鬼子,估计也应该一二百吧。

    告诉你,就是那次你们刚刚打了他们,回来路上又让我给打了一回,一下子死伤六七十人,我在城边眼睛看着他们抬着尸体伤兵进城的。洪涛告诉杨阳,那次战斗打的十分漂亮,我们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小鬼子以为我们没有子弹了,贪功冒进,中了埋伏,身陷绝地,没有还手的机会,白白葬送了一百多人,又找我们好几天都白费力气。不过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是你不要钱了,应该有的待遇还是要的,比如说;工资,住房,声誉,级别,等等,怎么说你也应该享受三八抗战的待遇吧,你打死的鬼子不少,影响面也不小,有力地牵制了日军,给我们减轻了很多负担,多少当地老百姓免遭残害,到现在一些老人提起你,仍然还是赞不绝口,有的甚至把你神仙化了。

    可是你们家的孩子反而连找工作都受到了影响,以后的发展说不定有什么变化,今天晚上我就不走了,你从头到尾好好和我讲一遍,明天我就回去准备材料,等我准备好了,就不给你看了,直接报上去,估计上上下下需要一段时间。我欠你的太多了,能给你办点小事,我的心里也平衡一点。喝完了酒,两个人又坐下喝茶叶,一直唠嗑说到二半夜,躺下又聊了半天,才各自休息。自从送走了洪涛之后,久美特别高兴,天天收拾屋子,准备老吉田的到来。可是,老吉田没有等来,却把杨阳的二师傅给等来了。

    二师傅云瑞自从和杨阳分别以后,就一直没有杨阳的消息,始终放心不下,由于大师傅身体不太好,就一直在身边照顾他,大师傅去世以后,二师傅心情不好,决定回来看看杨阳到底是什么情况。

    回来后,首先到后山的大树下看看,数一数杨阳刻下的痕迹,知道杨阳现在仍然还安然无恙,依照约定,他在旁边深深刻下一道横印,说明自己已经来过了,万一找不到杨阳,以后他也能看到。

    来到村里看看,谁都不认识,想了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杨阳家看看,来到杨阳老家一看,还是谁也不认识,只好问问?小长工正好在家,现在已经当了好长时间村长了,一听是杨阳的二师傅,马上请到屋里,时间太晚,留下住了一宿。第二天,两人一起来到杨阳家。

    杨阳一看是自己师傅来了,当然十分高兴,问长问短,同时也把自己的情况和师傅说了一下。杨阳留小长工多住几天,小长工说没有时间,村里头事多脱离不开,就自己回去了。久美不知道杨阳师傅和杨阳的关系,师傅不在的时候,杨阳告诉久美,师傅和我们家是几代人的交情,我的本领都是他们教的,两个师傅在我身上花费了很多心血,如果没有他们?几个杨阳都不够日本人收拾的,恐怕早已经变成尸骨了,我的命等于是他们给的。

    以前曾经想过,去找找他们,报达他们对我的恩情,苦于没有一点消息,大海捞针,没有办法去找。现在师傅来了,我们一定要向父母一样尊重照顾他,一直到养老送终。时间长了,不可能没有磕磕碰碰的时候,我们都小心注意点,咱们差不多快一辈子了,你也了解我的脾气和我的为人。洪涛来把我说了,我也答应了他,等你爸爸来,两个老人就一起照顾吧。久美一辈子都听杨阳的,也比较习惯了。告诉杨阳放心吧,我能做好的。就害怕你,我爸爸来你不给面子。

    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云瑞师傅几次和杨阳说;在一起生活不方便,想要回南方去找个寺庙去住,杨阳当然坚决说不行,一定要给师傅养老送终。私下里和久美商量,是不是我们什么地方做错了?久美说;也没有呀!师傅他特别喜欢清静,我们也不能去给他单独盖个房子呀。

    杨阳想了想,突然略有所悟,告诉久美说;还真的谢谢你的提醒,明天我就回老家,找小长工商量商量,在墓地边上给他盖个大庙。两个孩子就是干工程基建的,是他们的本行,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钱的问题我去解决。久美说;家里的事你做主,你说钱的事你解决,上那里去找那么多钱呀,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咱们两个人几辈子也挣不来的。

    杨阳说;这事你就别管了,下面的事我去办。当天晚上杨阳就给两个孩子打了电话,具体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两个孩子是有商人意识的企业家,不挣钱的投资当然不愿意干,可是,杨阳的态度十分坚决,这件事情必须要做好,志国志强知道爸爸的脾气,只好满足老人的心愿,答应设计施工都有他们负责,杨阳告诉两个孩子说;要多少费用自己好提前准备,志国志强知道,爸爸要处理手上的文物珠宝,他们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真的,目前升值非常快,早早晚晚都是自己的东西,所以小哥两商量一下,告诉杨阳资金问题他们解决,家里的东西千万别动。

    杨阳心里基本上有了底,第二天,就领着师傅去找小长工。两个人先到墓地看看,杨阳问师傅?看看这里的风水怎么样?师傅说很好,后面靠着大山,前面有小河流水,这一大圈树木更是装点门面,是个难得的好地方。

    杨阳说;我想在这里建个寺庙怎么样?云瑞师傅想了一会说;盖寺庙太占地方,这几十年的大树挖掉太可惜了,不如建个宝塔,占地面积小,也比较适用,给村里头每家划块地方,存放自己家的祖宗骨灰牌位,如果地方够用附近村庄也可以来,不但造福一方恩泽乡里,就连你自己的后事都解决了,子孙后代都知道你的恩德。

    杨阳一听,心里更高兴了,不但解决了师傅问题,还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同时又造福一方,留下多少年的好名声,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看完墓地,马上就找到了小长工,把情况和想法一说,小长工立刻答应说;没有问题,我的一亩三分地,我能办的全力以赴,当了这么多年的村官,一般镇里县里手续问题不大,往上不敢说。

    好像比较烦锁,大约需要二十多个地方盖章,杨阳一听,脑袋多大,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事。低头想了一会,拿起了小长工的办公电话,找到了洪涛,把自己的想法和需要洪涛帮助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下,洪涛又问了一下细节和其他情况,告诉杨阳,明天他来找小长工一起商量怎么办这件事情,你就和师傅回去等消息吧,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完的事。

    杨阳回去了,一等等了一个多月,洪涛才把手续批件全部拿回来,和杨阳说;我在上面设计个八角凉亭,具体施工时同步也把它建完,让你师傅有时间休息一下,下个棋喝点茶什么的,总体布局也好一些,同时我还另有它用。

    我看你是‘活阎王’,就起个名字,叫它‘阎王殿’吧,正好还是存放骨灰的地方,以前你叫‘活阎王’,又有‘阎王令’,‘阎王贴’,今天再来个‘阎王殿’,我再给你写个‘阎王梽’把你的符号系统化了,你看怎么样?杨阳说;很好很好,还是你想的比较周到,到底是有文化的人。下面的事我们就不用管了,两个孩子说;他们回来签一份合同,派两个人来管工程质量进度,根据工程进展情况打款就行了。最后我们来验收,认为合格就最后完事了。估计也得几个月的时间,就慢慢等着吧。

    久美等爸爸老吉田已经好长时间了,常常电话联系沟通下情况,每次都是哭的够呛,现在终于老吉田来了,虽然杨阳在洪涛的说服下答应了接待老吉田,但是久美还是有点担心,没有往家里接,直接住到了招待所里,杨阳知道师傅在家里住不开,也没有办法。

    晚上接到家里吃饭,俗话说;无酒不成席,杨阳拿出了飞天茅台招待老丈人,开口就说对不起,由于家里人和村里人差不多都被日本兵给杀害了,所以我这一辈子恨透了日本兵,以前的误解十分抱歉,久美这一辈子对我非常好,我没有后悔娶一个日本女人,按照中国传统习惯理所应当孝敬老人,现在我再说一遍;师傅和您老人家都是我的老人,以后久美也别有想法了,我们一起尽到我们的义务,我保证能够说到做到。

    再说了,有师傅在这里,他已经骂我几次了,我也不能再让他为我操心。说完,一起喝了第一杯酒,老吉田不断夸奖是好酒,接下来说到;你有这样的身世和遭遇,有点想不开,也是正常,换位思考可以理解。

    虽然你和久美现在是夫妻关系,可是,我还要谢谢你,久美和我说过,几次都哭的泣不成声,是你当初救了她,她说;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就是不饿死?一天餐风露宿,也得留下一身的病,你应该是我们家的恩人,所以谢谢你不为过。

    杨阳以为他是日本人,听不明白中国话,没有想到他不但能听明白,并且中国话还说的很好。老吉田接着说;我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孩子,谢谢苍天有眼,在我这么大岁数的时候找到她。本来以为我的一生积蓄没有个传承,我也将孤独的离开人世,万万没有想到能有现在这样的结果,我高兴的在睡梦中都能笑醒。说完,端起酒杯又一起干杯。

    云瑞师傅也站了起来,十分高兴的祝愿老吉田一家人的团圆,告诉久美说;以后杨阳再有犯混的地方,就来告诉我,别人的话可以不听,我的话就是不是他也得听。杨阳马上站起来,举起酒杯对师傅说;几十年前您就向父亲一样对我,点点滴滴小事,生死存亡的大事,从来不敢忘好怀,我们的情缘语言无法表达,常言说的好,大恩不可言谢,心里头有比什么都好,说完又是一饮而尽。

    三杯酒下肚,老吉田可能不胜酒力,也可能是岁数大了?一面哭着一面说;你们都不知道,想当初我们在山里头,一接到投降撤退命令,我就立刻想到了她们娘两,我不上车,非要回去找她们,当官的命令用绳子把我绑上了车。后来告诉我说县城里的家属也都一起撤退了,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些吃人饭不拉人屎说人话不做人事的东西,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可怜我的媳妇还怀着两个多月的身孕,到现在都音讯结无,生死不明。

    我回到国内,左盼右盼望眼欲穿,一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人回来了,才知道他们在骗我,我欲哭无泪,诉苦都找不到地方。老吉田老泪横流,一把鼻涕一把泪,一下子倒出了几十年的苦水。

    三个人又是安慰又是劝说,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大家让他吃点菜,压压酒气。他接着说;我以为这边比较困难,有一些日本遗孤已经回去了,开始准备让他们过去,我的积蓄足够大家生活的了,也能一起安度晚年。没有想到,中国发展的这么快。他们在这里生活的这么好,让他们去日本发展是不可能的了,看来我还需要回去,把房子资产都卖了,把所有积蓄都拿回来,是投资或者干什么?你们决定吧,我要在这里安度晚年了,有云瑞师傅一起唠嗑下棋也不寂寞,钱财我已经无所谓了,享受晚年亲情才更重要。

    我欠久美孩子太多了,天天能看见她,比什么都好,人老疼孩,虎老吃孩,一点不假,尤其是我,这种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大家谁都没有吱声,知道老吉田是酒后吐真言,久美让他吃点饭,这才一起休息了。

    一连几天父女两有说不完的话,一会是日语,一会是汉语,一会哈哈大笑,一会泪流满面,杨阳从久美那里知道,老吉田是后来从长春调来的,长谷川死后,木村特意找个会中国话的文官,专门搜集整理游击队和‘活阎王’的资料,以方便分析使用。

    杨阳暗暗思忖,真是无巧不成书,他要是知道我就是‘活阎王’会是什么样子呢?杨阳告诉久美,‘活阎王’的事,先不要和他说,以后慢慢在说吧。几个月过去了,老吉田真的回日本卖房子去了。

    杨阳和师傅一起到工地看看,宝塔基本上快完工了,正在肉外装修,杨阳找来施工员问?我说的几套保暖房子忘了没有?施工员告诉杨阳,放心吧,别说你一个师傅,十个也没有问题。在一边的云瑞师傅一听,急忙问杨阳?你说实话,这个塔是不是为我盖的?杨阳赶快解释说;也是也不是,到时候你愿意在那里都行,我知道您喜欢清静,颂经念佛,到时候,请个大佛,就像以前咱们庙里那样的。

    这里也是我将来的归宿,让洪涛说好处多着呢,对死的对活的都有好处,师傅埋怨杨阳可别为我花这么多的钱,这么大岁数在那里都行。杨阳告诉师傅,大钱都花完了,过些天咱们就可以进来了。没有和你商量,就是害怕你发脾气,所以才先斩后奏,就是不盖它?自己修建个墓地,也不少用钱。何况村里头家家都能受益,附近的村民也能借光,这是造福积德的好事。

    两个人看了一会,都很满意,就回去了。没有过多长时间,老吉田也回来了,又一起去看了看,基本上就快完工了。工人正在清理现场,真是人在衣服马在鞍,外面贴好瓷砖后,整个八面宝塔显的更美了,八角凉亭也感到比较和谐。杨阳和老吉田正在看着,小长工来了,说小花在家里准备了点饭菜,让你们去尝尝手艺。杨阳没有多想,就一起来到小花家里。

    酒菜已经摆好,小花说,今天她当一回主人,首先谢谢杨阳想着小杂种,在外面出息不少,还当上了什么副总。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家里面还有五个孩子,一看老大出息了,都跟着去了,他们什么都不会,只好出苦力,虽然一年下来收入还行,比起老大差的太远。现在都回来了,逼着我找你。小长工在乡里看好了一个项目,就是在我们的山里种植中草药。你也知道,我们山上有很多中草药,有的还很出名,山上的土也好,几个孩子和我们加起来,还有不少山地,再买下两个山头,就够用了,基本上没有什么风险,现在需要请农技师,先期投入也不少。当然以后利润也很丰厚,你以前说过,有事让我找你,在咱们哥哥坟前你也答应过,照顾我一辈子,我们是同甘苦共患难的朋友,所以我就不客气了,这比投入就靠你了。

    你的为人我也知道,不要太勉强,尽力就行了。杨阳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弄的有点糊涂,和小花说,让我想一想。还没有等杨阳想好,老吉田对小花和杨阳说;我看这事你们两个人就别管了,投资有我来办,具体多大规模,分成比例利润分配,人员选用等等,我和小长工草拟一个合同,基本上按公司法就差不多,我没有事,正好来和云瑞师傅唠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过点田园生活对我们更好,有点事干,并且还能惠及村民,很好的,我看,就这么暂时定下来吧。

    这时候,小花他们三人谁也没有想到,琢磨好几天的事,竟然这样轻描淡写的解决了。杨阳也感到突然,和小花说;既然这样,那就是中外合资企业了,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政策,风险方面让小长工多操点心,我也会常来看看。合同方面尽量考虑全面一点,别把好事办成坏事就行了。大事情商量完了,自然好酒好菜没有少上,一直到天黑日头落才收拾收拾回家。

    回到家里,杨阳和久美也商量了这个事,久美说;不参与意见,一切都听杨阳的决定。晚上,接到了两个儿子的电话,让在招待所订几个房间,工程已经完工了,准备带几个人回来验收,同时看看多年没有看到的老爷。杨阳问他们坐那趟火车,什么时间到,人家说;看好的时间是八号,考虑到这里办事方便,自己开三台车回来。杨阳赶快把验收的事告诉了小长工和洪涛,到时间一起过来看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