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光里的花和月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九十四章

章节字数:1336  更新时间:18-12-14 08: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黎溪被她的失态给震惊到了,要知道她的女儿即便是在得知她和她爸爸离婚的时候,都没有当着她的面流过眼泪!

    而此刻,她却抱着自己哭得不能自已!

    梨花带雨的模样,看得让黎溪的心也开始揪起来了!

    任由着伊霖抱着自己,黎溪怔怔站了一会,然后,她淡漠的脸面露出怜惜和柔和,抬手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安抚说:“哭什么呢,妈妈这不是过来看你了吗?”

    伊霖不说话,就只抱着她直哭!哭得黎溪心软,便松口跟她道歉了:“过年时候,冷落了你,是妈妈不对!可,妈妈心底还是有你,你明白吗?”

    “再说,要不是过年前,你非要跟妈妈闹变扭,妈妈又怎么会生气不理你?”

    “好了,好了,不许再哭了,这么大个人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这一夜,黎溪叨叨絮絮讲了很多,伊霖完全记不住她究竟和自己讲了什么;她只知道,她的眼泪成功帮她解了她和黎溪之间的心结!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因为伊霖始终认为:黎溪早晚都会离她而去!而她的眼泪不过是缓解了两人目前僵硬的关系,仅仅是缓解!

    伊霖住院住了整整一个星期,出院回家的时候,路过一家理发店,伊霖在店外的玻璃窗前审视镜子里倒影的自己,镜中的少女裹着春季的棉服,惨白的衣色,惨白的面容,再加上她那黑而长的头发,她越看越觉得自己像极了午夜凶灵里头的贞子!

    她恍惚想起:自从进入信阳,她已经很久没有剪过头发了!以至于现在她的头发都已经长到腰间!

    伊霖犹豫了一会,最终推门而入!坐在软垫上,年轻帅气的理发师问她想要剪什么发型时,伊霖盯着镜中的自己面无表情的说:“麻烦帮我剪短到耳根哪里就好,谢谢!”

    理发师握着她的头发面露惋惜:“真要剪这么短,你的头发发质很好呢?”

    “剪这么短的话,你的头发要好几年才可以长回你现在的样子呢。”

    “就是要短一点!”

    “小妹妹,你失恋了吗?”

    “没有,我是学生,准备高考了!以后没有那么多时间打理头发!”

    理发师乖乖的给她剪了头发!等到剪完,伊霖看着镜子齐耳短发的自己,心生出一股异样感,她分不清是什么感觉,起身结账道谢离去!

    周一去信阳,在学校的大门口遇见了箫雪梓,箫雪梓看见她的那一眼,惊讶得合不上嘴!

    “天啊,你居然把头发剪了?”,她跟只小狗似的在伊霖身侧走来走去看她的新发型!一边问,一边伸手去扯伊霖的头发:“为什么要把头发剪短了?”

    伊霖任由她摸着自己的短发淡淡道:“都高二,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有时间打理头发?”

    箫雪梓皱着眉头,毫不留情的说:“你不觉得你剪这个发型很丑吗?”

    伊霖啪地一下打开了箫雪梓的手,面无表情的往学校里头走去!

    理科一班在新的教学楼,伊霖跟着箫雪梓进入班级的时候,迎面望过去,满屋埋头读书的同学,竟然没几个是熟悉的面孔!在朝自己的位置走过去的时候,伊霖突然间想起了刚来信阳进入高一五班的场景!

    因为她生病请假了,前排所有的位置都给好学的学生给占满,她只能坐在最后面!

    伊霖倒也不在乎,只是坐在后面,看着窗口飞起的窗帘,难免会让她想起曾经和她同桌而坐的少年!

    分了新班级,人数没有以往那么多了,故而大家都是单个坐!只有上下座位,前后座位的关系,再无同桌之说!

    箫雪梓坐在她的左边,她的前面坐得是苏容若!

    伊霖有点惊奇,转头望了箫雪梓轻声问:“苏容若不是一向喜欢坐在最前面吗?怎么这次坐得这么后来了?”

    箫雪梓还没有回答,原本背对着她的苏容若摘下耳机转过头来了!

    “听说你生病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