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异谈第三篇:红色雨伞

章节字数:5895  更新时间:18-07-24 2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异谈第三篇:红色雨伞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躺在病床上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睁开眼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坐在床边的女人,只见她正看着他,眼睛里有着惊讶和激动“你醒啦……”女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眼睛里也有泪光在闪动,见她这样看着自己,他只觉得很不解,但又有种并不陌生的感觉,她是谁?又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话说回来……我又是谁?只是稍微一想,便觉得脑袋一阵的疼痛,眉头一皱,他这是怎么了?

    “铭,你还好吗?”女人看到了他的反应,急忙关心的问道“铭?”听到她口中叫着的“铭”,是在叫他吗?

    “我是你的妻子,发生了些事情你也许不记得了,不过别担心,我会慢慢告诉你的”说完女人嘴角温柔的一笑“妻子?”眼前这个关心他的女人是他的妻子?从她的表情上看出,她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你的妻子,茵茵,你叫做张铭,是我的丈夫,我们结婚有两年了,前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半个月前,我们约好要在结婚日那天到乡下看女儿的,只是路出了点意外……不过你不用担心,医生说你的记忆会一天一天的恢复的,现在,你只需要回家好好的静养”说完茵茵伸手轻抚了一下张铭的额头,然后欣慰的一笑:“烧已经退了,你要喝点水吗?”

    “不用了,我们回家吧”张铭只是微微一笑,他很庆幸睁开眼后第一眼看到的人是自己的妻子,难怪觉得她给自己的感觉并不陌生……

    因为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张铭醒了没多久便决定出院回家休养,他并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也想早点回家看看自己生活的地方,回到家之后,在张铭的询问下,他知道了自己之前的大概生活,茵茵说,他之前的工作是在一家小单位当业务员,后来因为行业竞争太大,公司决定裁员,失业后,张铭变得有些懒惰,不愿谈再找工作,渐渐的嗜酒成瘾,甚至迷上了赌博,家庭原本就是普通家庭,女儿在上三年级,而茵茵的工作是家政保姆,工薪待遇都算可以,只是,因为张铭的堕落,养家的重担就自然的落在了茵茵的肩上,虽然茵茵的工资待遇不错,贴补家用也还可以生活,但她也不得不比从前更节俭了,就算是这样,也负担不了张铭一笔又一笔的赌债,久之,眼看生活就要没有了着落,而她又说服不了张铭重新振作起来,无奈之下,只有将正在上小学的女儿送回到了乡下爷爷那里寄住,女儿走了没多久,张铭也渐渐意识到了难题,后来张铭决定戒赌戒酒,还答应了茵茵要在结婚日那天跟她一起到乡下将女儿接回来生活,然而就在回去的半路上,他们乘坐的大巴车突然间失控,车子便坠崖了,而他们,是那场车祸事故中唯一生还了的两个人,可以说是命大,也可以说是幸运又或者,不幸……

    ……

    吃过晚饭,茵茵搀扶起张铭,将他送到了卧室的床上,然后端杯水给张铭,将手中的药递给张铭吃下后,茵茵对张铭说:“你需要的是静养,所以我睡另外一个房间,你有事就喊我,早点睡”说完茵茵在张铭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然后离开了房间,可能是应为药物的作用,张铭很快就沉睡了过去,只是,不知为何,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话,张铭睁开了眼睛,只听那个声音还在,似乎在说着:“我的红色雨伞呢……”张铭像房间的四周看了看,没有人在,是谁在说话?起身下床,张铭走出房门,转脸看了看茵茵的房间,张铭走到茵茵的门前,只见她的房门是虚掩着的,张铭伸手轻轻一推,动作很轻,只是房门却发出“吱”的一声,张铭紧张了一下,然后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人,茵茵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又睡了过去,张铭微微松了口气,然后慢慢的走近床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茵茵,然后再次扫了一眼四周,那个声音不在了,是他的幻觉吧?然后帮茵茵的重新盖了盖被子便走了出去,打开自己的房门,张铭进门就看见了一个身影正趟在他的床上背对着他,张铭吓的向后一跌,然后靠在了门上,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只见那个背影一动不动,张铭用的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是人是鬼?”张铭不敢直视那条背影,将头转向一边,用自己的余光看着那个背影,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最后张铭深呼吸了口气,脚步缓缓的向床边移动,心跳的厉害,连他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跳着,走到床边时,张铭伸手朝那个背影伸去,即将要触碰到的时候,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我的红色雨伞呢……”听到声音,张铭吓的用双臂挡住了自己的脸,过了很久,张铭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慢慢的放下了双臂,睁开眼后,看到自己面前坐着一个小女孩,她就是那个背影的主人,张铭看到她便吓得大叫一声跌坐在了地上,声音颤抖道:“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红色的雨伞……还给我!”小女孩阴厉的看着张铭,阴森森的说道

    “我、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雨伞!你到底是谁?”张铭看着小女孩,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红色的雨伞……还给我!”小女孩从床上爬了下来,一边说着,一边朝张铭身边爬去

    “你、你别过来!”见她朝自己爬了过来,张铭急忙向后移,窗外的月光打在了小女孩的脸上,显的特别阴森,这时,小女孩停住了,张铭死死的盯着她,只见她正朝着他诡异的笑了起来,张铭突然觉得脊背一凉,然后想起身逃出房间,只是他刚站起身,便再次跌倒了,就好像腿失去了知觉一般,张铭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只见腿上全是鲜血正在往外冒,张铭吓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接着腿渐渐的变成了一滩血水,张铭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只见双手也在渐渐的变为红色的血水,张铭吓得大叫一声:“啊!”睁开眼大叫道,原来是梦……

    “怎么了?”突然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铭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回过头一看,是茵茵,她什么时候做到了自己的床边?加上窗外的月关照在她的脸上,不禁让他想起了刚才梦里的小女孩的脸……

    “茵茵啊……你、怎么会在我房间?”平缓了一下心跳,张铭手抚着胸口问道

    “我起来上洗手间,顺便来看看你,我刚坐下你就醒了,做恶梦了吗?”茵茵伸手擦拭了一下张铭额头上的冷汗,关心的问道

    “恩,没事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张铭勉强露出笑容,拍了拍茵茵的肩膀说道,茵茵走后,张铭慢慢的趟回到了床上,经过了这个噩梦,张铭一整夜都很难熬,他怕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张阴森的脸……

    早上,张铭走出房门,就看到了桌子上的早餐,上面还有一张字条,张铭走近一看,纸条上写着:

    “铭,我去上班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你记得吃药”张铭微微微一笑,放下纸条,看了一眼杯子旁边的药片,然后端起杯子将药吃下了,吃过早餐,张铭在家呆了一会,觉得无聊就下楼散步了,在街道上走了几步,张铭看到一个环卫工大爷正在扫地,经过时,张铭礼貌的打招呼道:

    “大爷早啊,辛苦了”说完,扫地的大爷也抬头对张铭说道:“你们也早啊”对张铭说完,扫地的大爷又朝张铭的背后看了一眼,你们?张铭觉得奇怪,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空无一人,回过头张铭又看了看扫地的大爷,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啊,这个大爷应该眼花了吧?

    在外面转了一圈,张铭觉得大街上每个人几乎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是他脸上有东西吗?回到家,张铭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照了一下,奇怪?他脸上什么也没有啊?不明白那些路人为什么用那种眼光看着他……

    晚上,茵茵下班回来了,一进家门便看到正在厨房做菜的张铭,看到这一幕,茵茵并没有觉得幸福,反而嘴角嘲笑的扬了扬,不过并没有被张铭看到,走到餐桌前,说道:“铭,你在做什么?”轻声问

    “哦,你回来啦?我今天出去买了菜,你上班这么辛苦,我也应该帮料理一下家务,不然你一个人会很累的”说完温柔的一笑便转身继续洗菜了

    “辛苦了,我去下洗手间”说完,茵茵朝洗手间走去,走之前,茵茵诡异的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绿的背影……

    张铭清理完鱼的内脏,然后转身将鱼放到了水龙头下冲洗,冲了一会,鱼上面的血渍还没有清洗干净,张铭伸手挫了挫,这下反而流出了更多的血,张铭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鱼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水龙头的水也变成了红色,张铭急忙扔掉了手中的鱼,看着池子里的血水越来越多,张铭不敢上前,忙叫到:“茵茵!茵茵!你快过来!”张铭大喊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听到声音,茵茵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然后看到了厨房一地的水,鱼在地上扔着,茵茵不解的问:“水管爆了吗?鱼为什么扔在地上?”

    “啊?……”张铭回过头再看向地面,刚才的血呢?茵茵看了一眼怔着的张铭,上前弯腰把地上的鱼捡了起来放在了盘子里,轻声问道:“铭,你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我没事”张铭回过神,摇了摇头,刚才真的很诡异……

    最后还是茵茵做好了晚饭,吃过饭,茵茵倒了杯水,拿着药走进了张铭的房间,说道:“铭,吃过药再睡吧”铭点了点头,吃过药,茵茵离开了,不一会,张铭便睡着了,熟睡中,张铭再次听到了小女孩的声音,仍旧是那句:“红色的雨伞……还给我…还给我…”张铭睁开眼睛,那道声音还在,张铭急忙下床跑出了房间,然后推开了茵茵的旁门,忙走到茵茵床边,伸手推了推熟睡中的人,见茵茵背对着他没有反应,张铭开口叫道:“醒醒啊茵茵!”最后将背对着他的茵茵伸手拉了过来,只见她的怀中抱着一个相框,看到那个相框,张铭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张铭伸手拿开了挡住照片的手,然后他看到了照片上的人,是他!仔细看了看,这张黑白照片……是遗像!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死了吗?这时,张铭突然想起早上在电视上看到的一则新闻:三天前某山路坠崖的大巴车上,12人仅一人生还。所以……

    “现在你明白了吗?”不知何时,茵茵醒了

    “我…已经死了吗?”张铭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明天……就是你的头七”说完茵茵落下了一滴眼泪,张铭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拭去了茵茵脸颊上的泪,茵茵抬头说道:“铭——”话未出口便被张铭打断: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我们一起到乡下去看女儿吧?”张铭苦笑道,他决定在走之前再看女儿一眼……

    第二天,张铭牵着茵茵的手,两人离开了家里,在街道上,张铭正走着,身后一道声音响起:“一家三口这么幸福啊?”张铭回头,见是昨天的环卫工大爷,一家三口?张铭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然后冲老大爷挥了挥手,两人便离开了……

    大巴车上,张铭跟茵茵坐在一起,张铭看着茵茵,茵茵面无表情,从早上开始一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张铭关心问:“茵茵你不舒服吗?”

    “你真的以为你是张铭吗?”茵茵面无表情的问,张铭被问到了,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接着茵茵又说道:“今天,不是你的头七……是我的”说完冷冷的注视着张铭,张铭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你不用觉得遗憾,因为七天后又是你的头七了,这辆车会送你到地狱去的”说完茵茵狠狠的笑了……

    “你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之前我到底做了什么?”张铭抓住茵茵的肩膀问

    “你做了什么?哦,我忘了你失去记忆了,呵呵…那我告诉你,你远远不止嗜酒赌博,你甚至害死了我的女儿!你自己的亲生骨肉!你还是人吗?”茵茵脸抽出的望着张铭,恨不得一口将他咬死!

    “你真的傻傻的认为那场车祸还有人生还吗?那个新闻是我特地为你做的,你遇到的那些镜像,也都是我为你准备的,惊喜吗?”

    “你、你疯了!我要下车!”说完,张铭起身对司机吼道,但是司机没有任何回应,张铭眉头一皱,转头看向身后的女人,茵茵发狠的说道:

    “下车?你知道这车上都是些什么人吗?”狰狞的看着张铭,继续说道:“那次车祸,十二人仅一人生还,只有你活了,这些人…和我一样,哈哈哈”

    张铭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四周座位上的人,只见这些人目光都死死的盯着自己,张铭开始后退,回过头,面前站着一个男人,在张铭回头的瞬间,他就用手掐住了张铭的脖子,张铭的瞳孔慢慢放大,恐惧渐渐消失……

    再次睁开眼睛,依旧是在医院的病床上,而床边坐着的,不在是她,见张铭醒来,坐着床边的陈警官说道:“林先生,你醒了”

    “林先生?”他分明记得他跟已经死了的茵茵在大巴车上,他被人用手掐住了脖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

    “林峰是你的真正的名字,你是A集团的继承人,而你遇到的这一切都是你的弟弟林烨跟你的前妻张茵的阴谋,一个月前的车祸,我们从消防官兵那得知有人生还,但是却没见到那个人,后来我们查到了附近医院当天所送来的急救患者,才知道你已经被送来急救了,半个月后我来过医院,本来是想等到你醒了问下跟车祸有关的事情,但后来医院的护士告诉我们你在两天前已经出院了,是被你的前妻接走了,不满你说,我们之前就怀疑过这场车祸事故跟林烨有关,所以就觉得事有蹊跷,后来跟踪了你的前妻,果然,这是昨天在你近几日居住的地方找到的”说着,陈警官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袋子,几面装着几片白色的药,张铭想起来了,那是茵茵给他吃的药!

    “这个药吃了会产生一些幻觉,所以你看到的那些诡异的现象也不难解释,包括张铭这个身份都是你的前妻捏造出来的,三天前,我们跟踪了你跟你的前妻乘坐的大巴车,发现了大巴车后有一辆可疑的小轿车正一直跟着你们,没错,轿车里坐着的人是正是林烨,所以当时确认了他的动机后,我们立即逮捕了他,大巴车上的人也都是林烨事先安排好的,至于你的妻子,我们问了她这么做的原因,她只是给了我们这本日记……”递上了日记,陈警官起身说道:“林先生,希望你能早日恢复记忆,我们还有些细节想要了解清楚,这是我的名片,不打扰你休息了”说完陈警官离开了病房……

    林峰叹了口气,这个结局真是令他没想到……

    林峰打开了那本日记,随手翻了一页看了起来,林峰看了三个小时才将那本日记看完,虽然他暂时还想不起以前的事,不过从日记中能看出,张茵确实爱过他,只是他却伤了她的心,他利用她怀孕来得到A集团的继承权,却没想到她生出的是个女儿,所以并没有跟她结婚,后来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什么,他让她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但陈茵不肯,甚至瞒着他生下了那个孩子,在那个孩子五岁生日那年,他跟踪她,后来得知她留下了那个孩子,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一怒之下,他将她和孩子拉到了车里,车上,她哭着求他原谅她,并且要求他接受已经五岁的女儿,他跟陈茵争执的时候,车子冲到了路边的电缆上,经过抢救,他和陈茵活了下来,而那个孩子……后来陈茵每天都抱着那把红色的雨伞,那把伞是女儿四岁生日时,陈茵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女儿说,她喜欢下雨天,这样就能用到她的小红伞了,林峰见陈茵每天呆呆的抱着那把伞,他说话她也都听不见,无论他怎么解释女儿的死,她都不听,情急之下,他夺过那把红色雨伞,然后折成了两半,并且残忍的告诉她:你每天抱着这把破伞也没用!你的女儿已经死了!

    看完日记林峰觉得自己很残忍……

    出院后,林峰打算到警局探望陈茵,在去的路上,他经过了之前自己是张铭的时候所居住的房子,林峰下车站在楼下看了看,叹了口气,转身,他又看到了那个环卫工老大爷,只见他正对他微笑,然后说:“好久没见你们了”

    林峰忍不住上前说道:“大爷,我很好奇您怎么总是说我们?”

    “我也很好奇,小伙子你不累吗?为什么总是背着这个小女孩?”说完大爷笑了笑,转身继续扫地去了……

    本篇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