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44回 搬救兵存善获救 聚家宴周母伤情

章节字数:2785  更新时间:18-06-20 2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民国十年夏,陈树藩败走汉中,仍以陕西督军名义发号施令,企图反攻西安。冯玉祥指派大军由宝鸡、安康两路夹攻汉中府;与此同时,早已暗中投靠曹锟的陕南镇守使张宝麟起事反陈。内外夹击之下,陈树藩仓皇逃往四川。八月,陕西督军阎相文联合冯玉祥,将据守凤翔多年、在靖国军中声望最高的郭坚以"土匪"之罪名诱杀于西安;原本有意收编郭坚的吴佩孚闻讯大怒,阎相文不堪重压吞服鸦片烟自杀。

    冯玉祥接任陕西督军,一方面全力扫除陈树藩旧部,一方面对陕西靖国军进行收编。但杨虎城反对被收编、率部转至西府一带;郭坚旧部有不愿收编者,亦自扯大旗,辗转各地,各自为政;加之陈树藩旧部仍然散布各地兴风作浪,陕西境内政权割据,流匪横行,社会动荡不安。

    存德在平阳县苦等一个月,不见胡展鹏归来,日益心焦。这天从存善处回到客栈,想着存善身体虚弱不知能挨到几时,又不知胡展鹏何时能回来,因此愁苦不堪,彻夜难眠。直到近天亮时,才沉沉睡去。

    存德刚合上眼,就被一阵急促的扣门声惊醒,急忙起身开门查看。只见胡展鹏满身污泥、形容憔悴地站在门口。存德大惊,急忙将他让进房间。给他倒了一杯水,胡展鹏一口气灌下,这才向存德说了自己去凤翔的经过。

    原来胡展鹏到了凤翔后,才知道郭坚因靖国军纪律松懈、滋扰百姓情事时有发生,于是亲自带队前往各地巡视整顿,其师弟亦陪同前往。胡展鹏无奈,因不知其师弟具体身在何处、又不能空手而手,只得在凤翔等着。

    谁知等了十几日其师弟才回来。胡展鹏这才知道,原来其师弟随同郭坚到西安去赴冯玉祥宴请;结果在宴会上,郭坚被冯玉祥抓捕枪杀,其师弟乱中逃脱,独自逃回凤翔。胡展鹏师弟听了胡展鹏所托之事,即刻修书一封交胡展鹏带回。并交待他如今郭坚已死,其手下兄弟本就鱼龙混杂,如今群龙无首,驻平阳县的赵团长更是不好相与之人,只怕会生事端,要他尽快返回平阳县救人。于是胡展鹏拿了其师弟的亲笔信,马不停蹄、日夜兼程赶回平阳县。

    胡展鹏回到平阳县已是半夜时分,城门早已关闭。于是他翻墙入城,来找存德。存德听了他讲述经历,感激不尽。胡展鹏因问平阳县可有什么风吹草动,听存德说并无异常后,这才长嘘了一口气,说:“如今凤翔想必已经陷入混乱。如果消息传到这里,也不知这信还能不能派上用场?救二爷要紧,我们天亮即刻去办。”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存德即刻与胡展鹏带着书信来找当地靖国军驻军首领赵团长。那赵团长脸上长着一颗葡萄大小的黑痣,上面还有几根长长的毛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存德看了不禁不点害怕,相信胡展鹏师弟所说非假。存德战战兢兢地将胡展鹏师弟的信交给他看了。赵团长看了信,将信将疑,恶狠狠地瞪着他看了一眼,吓得存德赶紧低下头去。还好,那赵团长并没有为难他们,随即签发了一张释放令给他。存德和胡展鹏拿着释放令,不敢久留,立刻去找到刘队长。刘队长一见赵团长的手谕,不敢怠慢,立刻给他们办了手续。存德扶着身体虚弱的存善来到外面,胡展鹏早已备好马车,三人快马加鞭赶回周家集。

    存善回到家见到周母。母子相对,见到各自形容憔悴、容颜苍老,不免抱头痛哭。见到存善平安归来,秀英便安排厨房准备了一桌饭菜,为存善洗尘。存德见到秀英准备的饭菜,虽然都是家常菜品,但也做得非常精致,可见是用了心的,再看她指挥众人安箸放筷,丝毫不乱,看来已是驾轻就熟的。因此,也为将家里交给她打理感到高兴。

    存善劫后余生回来,大家自然高兴,周母坐在饭桌上紧紧拉着存善的手,边拍边笑着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娘儿们又团聚了。”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秀英便劝她说:“奶奶不要难过,二叔回来了,应该高兴才是。”周母连忙止住哭声,眼里含着泪笑着说:“高兴,高兴。咱都不哭。快吃饭,吃饭。”说着就亲自给存善夹菜。存善坐在她身边,一直低着头,眼里含泪、一言不发。存德不在家这段时间,吃饭时都是秀英陪着周母说笑解闷。如今存德、存善兄弟回来,在长辈在坐,秀英也不敢轻易说话。这半年来,家里风波不断,一家人各怀心思,闷闷地坐着吃饭。

    存德见气氛沉闷,便对周母说:“存善回来了,不如咱们今天也喝一杯,大家乐一乐。”周母连声说:“正是。”秀英赶紧叫人拿了家里珍藏的上等西凤酒来。每个人都斟上了。周母端起酒杯来,众人一起起身,齐齐举杯,周母便说:“今日难得人齐全,——”一句话没说完,就哽咽住说不出话来。默默地放下酒杯,流着泪说:“说什么人齐全?我那宝贝仁儿、智儿也不知现在哪里?”

    自守智当兵走后,白氏思子心切,日日以泪洗脸。存德回家后,和她说起陈树藩败走四川的消息。守智是被陈树藩部队征走的,自走后就音讯全无、不知生死,夫妻俩担心儿子安危,早已痛哭过几场。如今一听周母提起守智,顿时勾起了白氏的心思;她用手帕捂着脸,压抑不住声音大哭了起来。存德想训斥她几句,但自己也心中难受,话未出口已流下泪来。周母放声大哭叫着丈夫念着孙子,存德夫妇哭儿子,玉薇嚎啕大哭着叫“娘”,存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便又垂下头去、默不作声。守信如今已经慢慢懂事,见到家人都哭个不停,听着周母叫“智儿”,想起守智往日对自己的好,也不禁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秀英左右为难,劝了周母劝白氏,不知如何是好;荷香、梅香及春儿等人站在一旁,也无不垂泪。只有守礼面若寒霜,一声不吭;守义因吃饭前秀英刚伺候他吃了药,精神很好,大嚼不止,看着众人哭泣就不停地傻笑。

    一吃完饭,存善就立刻向周母告辞回到西院,就将自己反锁进房子里,谁也不见。守礼几次想来请安,都被存善隔门赶走。周母请了大夫给他看了,身体并无大碍。家人知道存善最好面子,只道他因伤了面子心里不痛快,于是每日便好饭好菜供应着,由着他去。

    存德回家没几天,贵来去平阳县城交割生意上的事,带回平阳县城的消息。听贵来说,平阳县城的靖国军不愿被收编,赵团长已经举旗造反,自封司令;为扬名立威,前日刚将在押犯人全部砍头示众。存德回想之下,既庆幸救存善及时,又后怕不已。因想着万一平阳县城打起仗来,周家集必受牵连;于是,赶紧找来胡展鹏商量,要求他们父子务必加强戒备,以防万一。同时,让富来带着几个人每日到北山巡逻,如果发现有军队过来就赶紧来报。

    今年夏收过后,连旱多日,玉米长势不好,可喜存善回家后这几日下起了连阴雨。存德一回家,就赶忙指挥着家人给玉米施肥锄草,希望能将因旱所受的损失追回来。同时,又趁着地里土壤墒情好赶种下全家主的要的经济来源——大烟。正忙着的时候,偏偏临县发生了地震,也影响到周家集,周家三院房屋坚固并未受损,但田庄里的存放粮食的仓库就有几处墙体开裂、一间仓库屋檐倒塌,存德赶紧又匀出一部分人来修缮房屋。等忙完这些,已经到了八月,眼看着周母的生日就快到了。

    这一日,存德便来找存善商量给周母过生日的事。看着存善有气无力的样子,不觉心里来气,但想着存善受得折磨,也只能忍着好言相劝了一会儿,就和他商量给周母做寿的事,存善只是有一句无一句地应着。两人正商量着,忽然柱儿跑来报道:“张姑父报丧来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