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西琅,心途何尝?  益州之乱,初涉国事

章节字数:3258  更新时间:19-06-06 1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若轻笑,看着稳拳在握的慕容垂,眸光微冷,拿起桌上的茶杯饮了一口,冷叱道:“哼……中郎将好大的口气,莫不是想要一手遮天不成!你别忘了,你也是前燕的余孽!”说罢直盯着一旁温然淡笑的慕容垂,眼神锐利,一脸冷冽。

    慕容垂仍旧神色不变,他不急不缓的将一旁的茶具放好,在滚烫的茶壶中又添了些泉水,然后缓慢放置在小泥炉上,慢慢的煮着茶。他目不斜视的干着这些,好似明若说的并不是他一般。

    明若看着他越加缓和的动作,心中不免微惊,王猛那时所说的,果然没错。此人工于心计,智慧过人,杀伐果断,又能忍常人所不能承受之辱,蛰伏至此,令人心惊。慕容垂此人,定当是我大秦往后的最大的隐患。

    他不动神色的想着,手指微微捏紧手中的瓷杯,陛下……慕容垂此人,绝对不能再留!

    思想间,只闻身旁煮茶的慕容垂缓缓出声:“大人此时,必定想着我这般狼子野心的人,定是早日除去的好。”

    明若挑眉,诧异道:“何出此言,我不过不认同你的建议罢了,刚才才会言语过激。你我同朝为官,共同效力陛下,我怎会有如此想法。”

    慕容垂也不再细说,只是看着明若,轻笑道:“下官说笑而已,统领大人竟也信了。我提出此法,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安排在益州城的探子来报,叛军已经将当地太守当众虐杀,拥秦者一律坑杀不饶,而且还全面封锁了消息,故此朝中一点风声也无。而且,区区乱党必定不会有如此精密的计划和强大的兵力,必定是有外援相助。如今群雄争霸,别国虎视眈眈,我大秦虽是强国,但也不能不防,为今之计,只能是严对此事,绝不姑息,才能起到震慑的作用,统领大人以为呢?”

    明若心下早已波澜涌起,沉吟片刻:“王猛答应了?”

    “自然,光禄大夫眼光长远,胆色过人,下官只是稍微提了几句,他便表示力挺此事。”

    明若闻言闭了闭眼,微微叹息:“那便……依你此法,强兵镇压吧。”说罢起身告辞,缓步走出。

    慕容垂在他身后拱手相送,出声道:“大人深明大义,下官佩服至极。”他望着明若的背影,眼色渐渐深沉,眯着眸子笑了笑,转身看着一旁侍候的婢女说:“阿晏,传信给益州那边,让他们开始着手布局,记着,谣言传的越快越好……。”

    此时皇帝寝宫内,慕容冲看着躺在他身旁颔着眼眸已经入眠的昭帝,凝神不语。他慢慢坐起身,双手够着一旁的衣物,无奈身子发软。他叹息一身,也不想出声唤门外守着的祈安,掀开被子便起身下了床,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御床边的衣架处,穿上先前被胡乱甩出去的里衣,轻轻的走到外殿,看着窗外的月色微微发愣。

    晚间的凉风钻进他微敞的衣领处,他颤了颤,上前将开着的轩窗关好,只听吱呀一声,在安静的寝室内显得格外突兀。

    祈安闻声轻推殿门走了进来,年岁稍长的太监总管向着慕容冲行了行礼,低声道:“公子,您怎么起身了,这等小事还是唤老奴来做就好,您快去歇着吧,夜很深了。”

    “无事的公公,我也睡不着,感觉外殿的风声有些大,就来这边关窗了,抱歉,吵到你了……”

    祈安闻言笑了笑,俯了俯身子:“哪里的话,这是老奴的本分,公子快些进去吧,穿的这般单薄,外殿寒冷,被冻着就不好了。”

    慕容冲闻言向着老监温和的一笑,转身进了内殿。他上床钻进被子中,背对着床内的昭帝,慢慢蜷起身子,闭上眼眸。身后的人黏了上来,一把揽过他的腰,将他微冷的身子抱进怀中,在他耳畔轻声低语:“睡不着?嗯?”

    慕容冲僵硬了一瞬,然后放松下来,任他抱着:“不是,奴只是在想事情而已,陛下快睡吧。”

    昭帝闻言轻咬住他的耳垂,哼笑道:“你能想些什么?除了想着怎么作怪气朕,还能想什么?”

    “奴何时气过陛下……明明是陛下这几日都拿着奴来撒气。”慕容冲轻笑着回道。

    苻坚默了一阵,低叹一声:“最近前朝事情较多,是朕莽撞了,凤皇……还疼么?”

    慕容冲猛然转头,看着昭帝温和的眼神,出声道:“陛下怎会知晓我的小字?”

    面前的帝王捏着他的下颚,看着他回道:“怎么?朕不能知道么?”

    慕容冲闻言敛眸低下了头,他缓了缓心中暴躁的情绪,柔声道:“怎会呢,只是奴自小不喜此名,所以很少对人提起罢了,今日忽然听闻,有些诧异才失了规矩,陛下赎罪,往后还是唤奴“冲儿”吧,奴不习惯原先的小名的。”

    可是,怎会如此呢!当年意气风发之时,他刚封大燕中山王,母后和父皇高兴极了,在封王之时赐给他此字,意在:凤中当下翘楚,鲜卑未来之皇。当年父母对他寄予的希望是有多高,单单听这两字便能得出结论。而此时,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了。他和阿姐在来秦宫以后,都对这两字避而不提。谁能料到,今日,他居然能从昭帝的口中再次听闻。连日来的屈辱和这段时间的情事慢慢映在他的脑海中,他心中气急了,面上却还是温和柔顺的模样。

    苻坚看着他,缓缓抱紧他的腰肢,抵着他的额角喟叹:“朕还以为你会高兴些。罢了,还是唤以前的吧。你不喜欢,忘了也好,小字而已。朕的小字,如今除了明若还记着,其他人包括朕自己怕是都要忘了。”

    慕容冲疑惑的问:“那陛下的小字,是什么?可否告知奴,奴帮陛下记着。”

    “唤文玉……是朕的皇爷爷为朕起的,当时大秦的太子并不是朕,而是表兄苻生,按道理应当是先给表哥起字的,但是正巧朕当时还年少,向着皇爷爷请求找教书的师傅,皇爷爷听了很是欣慰,便给朕先起了字,为这事,表兄当年没少埋怨我……”

    昭帝说着,不免停了下来,他眸色微漾,像是又回到了幼时齐家和乐的场景。不一会儿他便收了情绪,他看着怀中听的认真的少年,叹着气继续道:“可惜啊,如今他们,都不在了……而知晓朕的小字的,也没几个了……”

    慕容冲闻言喉头一哽,张了张口,倒也再未说些什么,他抬起手臂缓缓抱住揽着他的男人,两人互相无言,随着月色更深,相拥着缓缓睡去……

    几日后,益州叛乱之事被上报到御前,光禄大夫和几位重臣力荐强兵镇压此乱,秦帝再三思虑,终是答应了出兵,派遣镇军将军邓羌帅兵前往,战役历经了一年方罢,战乱虽平,但益州城民死伤过半,损耗巨大。又几年,秦帝出兵灭凉,自此,北方统一,四海归宁。

    随着战胜的好消息一道传来的,还有铁蹄踏过的疮痍和惨烈。长安城渐渐传起了陛下生性残暴,弃民攻城的言论。正值午时,长安城外的一间茶馆内,围坐着很多赶路的客人,只听其中的一个大汉摇头道:“噌噌噌,你们可不知晓,那益州城的人啊,太惨了。叛军首领为了逼着咋们陛下退兵,专挑孩童妇人们宰呢,可那攻城的将军愣是不管,说什么陛下下令,格杀勿论,绝不姑息。你说说,这打仗啊,苦的还是老百姓唉。”

    另一个书生模样的闻言气愤道:“为君者当以仁义治国,这般行径,只顾着夺回领地,完全不顾及百姓死活,和那叛军所为,有何两样!”

    旁边几人应合着,都是面色愤怒,唉声叹气。正奉命查办事情回来的明若坐在另一桌,听着众人的交谈声紧蹙眉头,果然,来了……慕容垂,你当真,好手段,好心机!

    夏日盛阳,偶尔有风吹过,也还是暑气难耐。桃院的桃花几番开落,如今正是开的盛的时候,屋内闷热难耐,慕容冲所幸让人将房中的躺椅搬到了凉亭里。他穿着薄衫坐在上面,一手抱着怀中的琵琶,一手接过岁儿递来的手帕。他擦着鬓角的汗水,淡笑着说:“你不必陪我了,下去歇着吧,这几日酷热异常,辛苦你了。”岁儿闻言摇头,轻笑道:“哪里的话,公子专心练吧,奴婢在一旁听着便好。”莫容冲闻言点头,放下手中的杯子,低头捻着琴弦,专心的弹了起来。

    乐声悠然,很是好听。只见如今已经身量纤长的青年端坐在椅子上,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身着浅碧色的衣衫,宽袖将他修长的指尖盖住了些许,更称的手如柔荑,肤若凝脂了。他面容绝美,微细的剑眉轻扬着,凤目半睁,长密的睫毛投下一片影阴,清然明净的眼眸认真的注视着手中的琵琶,随心弹挑,好不惬意。

    一旁的书丛中,传来几声小婢子的调笑声:

    “你挡着我了……快些让一让……”

    “我看见公子了,真好看!”

    “在哪儿呢……快点,我也看看。”

    “公子弹的真好听……”

    …………

    乐声停了下来。岁儿无奈的揉了揉额角,欠身道:“公子,她们莽撞不知礼数,您莫要见怪”慕容冲笑着看了看一旁的书丛,笑道:“叫她们一起过来吧,外面热,来里面听吧。”岁儿闻言,虽是一脸不认同,倒也是听他的:“公子您又惯着她们……这要是日后被分到别的殿,早晚会失了礼数被罚的。”说罢浅步走了过去,无奈的笑着去领那帮不知礼数的小丫头了。

    作者闲话:

    姐姐下线倒计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