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复仇

章节字数:2730  更新时间:18-07-23 2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胡大公子终日醉酒,醉着的时候倒是比醒着的时候多,媛姐儿少年早熟,行事已很有规矩,平日只是守着自己的母亲过活。胡母已退居佛堂久不露面,款待宋慈等人的事情就落在胡二公子的身上。

    筵席设在临水阁前一处开阔的地带,胡二别具匠心的命人点上各色宫灯,衬得夜色如虹,分外旖旎。又叫了安流烟父女陪坐,方不显得冷清。

    酒憨之时,胡二公子终于想起前些日子城中一官员送来的一舞姬,听说倾国倾城、舞姿曼妙,可惜恰逢父亲过世,这女子被安排在后院差点就被遗忘了了,今日贵客到来叫她出来助兴方不显得失礼,于是唤人去叫她准备准备。

    霓虹灯下,陶晓蝶红衣轻纱,走向水中亭台时的身姿曼妙,虽是远观,却觉得极美。

    宫灯俱灭,只留了池塘周围的一圈白色水灯,就着月色,翩然起舞,粼粼波光之上,似一簇火苗,灵动妩媚,仿佛要燃烧进人们寂寥的心。

    接下来便是陶晓蝶挨桌挨桌的敬酒,舞到哪张桌子便要敬上一杯酒,不过大多都是围绕着男子的桌边抛着媚眼,封云苓、安流烟这两个女子却一个比一个淡定,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胡二眼中有些玩味,宋慈心正身正,孙兆天却有些挂不住了,颇有些尴尬的移开目光。

    陶晓蝶目光扫了一圈,舞到孙兆天身边坐下,媚声道:“公子……公子都不看奴家……可是觉得奴家长得太丑,不想看啊?”

    “不、不、不……”孙兆天闻着她身上的馨香,舌头有些打结。

    “那是为何?”陶晓蝶故作天真的看着他,孙兆天低头看了她一眼,又忙移开目光,“姑娘还是坐好吧!”又往旁边移了移。

    胡二、宋慈等人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陶晓蝶愣了愣,又往孙兆天身边靠去,一场晚宴就在这一场打闹中结束……

    ————

    “卡。”

    吴琳立即从齐冠华身上弹起来,转身离去,这一系列动作不超过三秒钟。

    齐冠华呲牙:“哇哇哇!这女人真是一点情面不讲,都不说拉我一把!”

    姜来暗笑,这戏中演欢喜冤家的两人,戏外这样不对付也真是比较好玩。

    紧张枯燥的拍戏生活就这样“和谐”地相处中度过,与封闭的剧组生活不同,此时正值暑假,各大电视台热火朝天的播放着一部仙侠剧《琉璃记》,超高人气,超高收视率,超高的网络点击量,让这部剧饰演女主角琉璃的余颖姿大火,而对于一直醉心拍戏的姜来来说还一无所知,她有位朋友关系的人已经成为了当红炸子鸡。

    当姜来真正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她正在返回酒店的车上,当时车上反复的在播放一首歌《离心》,姜来觉得有些好听,问了名字,同车人夸张地说:“来来,这首歌你还不知道啊,现在到处都在放呢!可火啦!就是最近热播的电视剧《琉璃记》的主题曲啊!”

    姜来知道余颖姿最近要放的电视剧就叫《琉璃记》,没想到已经开播了,果然被她猜中了会火,可她也没想到会火地这样铺天盖地,姜来晚上发了消息给余颖姿,恭喜她终于火得家喻户晓,直到第二天傍晚才收到余颖姿简单的一句的回信:“嘿嘿!谢谢!空了聊。”

    姜来看着回信突然认识到余颖姿已经不是和她在一个层面的人了,余颖姿变得更加忙碌,在各大电视台综艺、各大杂志封面、各大代言活动现场频繁地出现,等她真正有空和姜来发微信时已是两个月后了。那时姜来拍完《少年宋慈》,正在云南某个不知名的客栈小院子逗着猫,尝试着让自己抽离安流烟这个角色。

    余颖姿:“姜来,戏不是人生,我们可以通过她实现人生的高度,但我们陷入其中,过的就是别人的人生了。”

    姜来:“颖姿,谢谢你!我想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余颖姿:“好,签到我工作室的事情我也不勉强你,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姜来:“╮(╯▽╰)╭”

    余颖姿虽然一定程度上有些功利心,但是她说的话却是对的,但却是另一个人的出现才让姜来彻底走了出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时,姜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场戏里哭到几近奔溃,导演喊了卡很久都没有听到,直到周景起身抱着她说了句:“我不怪你。”

    剧本里,胡大公子忽然坠湖身亡,起先死因喝酒过多,失足跌入湖中,乃窒息死亡,却被封云苓察验尸体后发现,胡大公子指甲缝里并没有泥沙,并不是跌入湖中后才死,而是坠湖之前已经死了。

    宋慈又从下人口中得知,胡老爷身体一向康健,却是在一夜之间感染风寒,以至于病邪入体,不治身亡,又几经排查,宋慈疑惑渐生,并要求开棺验尸,却不想招到胡二反对,以老父入土为安为由拒绝开棺,宋慈等人只好找到佛堂里的胡母,请求开棺,不想胡母听闻大儿子死的蹊跷,又听丈夫死因也成谜,脸色骤变,却突然陷入了沉思,也不理宋慈等人,竟转身进了佛堂,跪在佛像面前,浑身却在颤抖,嘴里不停地念叨:“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他们还是回来复仇了,我就说这宅子住不得,住不得……”

    宋慈疑窦丛生,这深宅大院,不知还隐藏了多少秘密。

    幸好当地县令为官清廉,为查破此案,出面强行开棺验尸,封云苓验出胡老爷死于中毒,只是这毒并不是寻常的毒,一般大夫看了都以为是风寒之症。

    宋慈在县令的陪同下翻了当地的县志,发现十年前月映园中住的却是另一个大户人家,姓李,却在一夜之间举家搬离了这个县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听说是连奴仆都带走了。数天后,月映园中住进了胡家一家人,胡家的来历却很模糊,只说是边城经商爆富,回来安居。

    就算是搬家,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能搬完,更何况是这样的大户,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走得这样无声无息呢,这李家和胡家肯定是有某种关联在,胡母口中的“他们回来复仇了”指地又是什么?

    胡大死的那晚,胡二和安流烟在琴楼,互相可以作证,底下几个有嫌疑的奴仆也有不在场的嫌疑,胡大奶奶虽然与胡大关系不好,但那晚她正盯着媛姐儿描红。

    胡大被捞起来的时候又是雨天,什么证据都没有了。

    雨天?宋慈想起了胡大遇害那天安流烟鞋底的湿印,走进琴楼,媛姐儿却道:“那天?安姑姑为了将廊下的那盆兰花收进来时踏进了院子,许是那时打湿了鞋的。”就算是借口出去,她也没有时间去池塘那么远的地方。

    当夜,佛堂燃起了泼天大火,在胡母“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找我报仇了”的大叫声中,胡家彻底陷入了死亡阴影,胡母被烧的面目全非,整个佛堂都毁于一旦。

    整个胡家最冷静的人莫过于胡二了,他在留下几行清泪后,冷着脸命人收殓了母亲的尸体,并安抚嫂子、侄女、客人,一切都井井有条,但是一切都显得那么几分说不出来的味道。

    宋慈将目光转向胡二,与父母关系僵硬,在下人口中得知有次剧烈的争吵,与大哥有财产之争,他会不会为了利益作出丧尽天良的事情?

    当宋慈在琴楼桌案后发现密道之后,果然在密道里发现了胡二的随身之物。

    宋慈一行人走至胡二房间之外,忽听得杯子碎裂的声音,房内,胡二倒在桌边的地上,杯子裂在他手边……

    ——

    终于到了这一天,姜来准备了很久的重头戏,与胡二的诀别戏。

    虽然在试镜的时候诠释过一次,但是一场场戏演下来,那种感觉更深刻,姜来的心中又有了另一个层面的感受。

    周围场景布置好了,身上的戏服穿好了,她就是安流烟,一个不知情为何物,陷入仇恨的女子,当她懂得情爱之时,却正是失去它的时候。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