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又遇孟离笙

章节字数:3185  更新时间:18-08-01 2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家本是城中富庶人家,且家主仁慈,却不想引狼入室,做了救蛇的农夫。胡家并不算得上是李家的正经亲戚,不过是带了点故,却在李家收留后,包藏祸心,谋害了李家全家,并将李家全家人烧死在破庙,让自己的仇家以为胡家人已死去,而胡家因李家身居简出的缘故,彻底霸占了李家产业。

    那一夜,那个叫李烟的小女孩,因为挑食没有喝那碗汤,半夜突然醒了,要闹着去找母亲,却不想在房门口,看见母亲被生生闷死在枕头里,父亲早已毒发身亡,而那个年幼的弟弟,尚在襁褓的弟弟,竟被人生生摔死,奶娘抱着她没命的奔跑,却跑不过死亡的阴影,最终奶娘为掩护她死了,而她撞见了那个小男孩,她以为是家丁的孩子,有点面生,胆子却很大,他帮她顺利地逃到了琴楼,后来他们分开了,她以为他也和奶娘一样会被乱刀砍死,那一晚,她见到了太多血腥,是一场永远也醒不过来的噩梦,她只知道没命的跑,没命的跑,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若不吃安神的药,便再也睡不着觉。

    梦里是血,和那男孩清澈的嗓音:“你快走,我引开他。”

    她以为,那个男孩已经死了,死在那一夜。

    桌上放着一封自悔书,他胡二,承认杀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只为胡家产业。

    他喝了一杯毒酒,就快要死在她面前。

    可是,不该是这样,他应该死在她精心设计的死亡噩梦里,为什么他要承认这一切?

    他的目光朝她看来,犹如那夜清澈的眼眸,他说,我不该犯下那样的错,让你身处险境,如果有机会,我希望永远护你周全。

    那夜的男孩是他?为什么?错的是他家人,救她的却是他?那么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他全都知情?可是为什么?

    她突然想到了琴楼那一夜他的表白,原本以为一个字也记不得的话,此刻竟然如此清晰的出现在她的心里:“流烟……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

    她到底还是一直将他当做仇人吗?可为什么却将他留在了最后?

    安流烟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仿佛踏过了一世,他和她隔了一条万劫不复的路,那是一条用血铺满的路,注定了他在这端,而她在那端。

    “流烟,稚子无辜……”胡二紧紧的抓住安流烟的手,“我胡二悔恨地太晚,是我对不起嫂子和媛儿,不该利欲熏心……犯此大错!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希望我可以以死偿还这所有的过错……”

    “流烟……若有来世,我不是胡二,你不是……”他的眼睛带着无限的留恋,“我们……能在一起吗……”

    她说:“奈何桥上有孟婆汤吗?若有,我喝下了,兴许,就能遇见另一个你。”

    他笑了:“好,我等你。”

    胡二的手垂下,没有带着任何遗憾的离去。

    目睹这一切的媛姐儿用力将安流烟的手拽开,哭道:“我不信!我不信!二叔那样疼我,我不信!都是你……二叔那么喜欢你,你都不理她,你这个冷心的女人……我讨厌你……我恨你……”

    面对媛姐儿的责打,她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木木的站起身,木木的朝外走去,外面的天好亮,仿佛一切阴霾都过去了,又好像把所有的肮脏都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待宋慈等人查明了所有证据,都指向安流烟时。

    安流烟正站在胡二的墓前,她笑着看向宋慈,从来没有觉得这样轻松和释然,“我知道你们会回来找我的。”

    封云苓道:“我想,奈何桥上是有孟婆汤的。”

    安流烟偏了偏头,看她,仿佛纯真不谙世事的小孩:“是吗?他说也有。”转身纵下山崖时,脸上却流满了泪水。

    ————

    姜来是在棚里泪流满面时被告知杀青了,一张脸又哭又笑,难看地很。

    不断有人来跟她说恭喜,她也笑嘻嘻的跟人合照留念,越到最后,心里越是空落。

    就结束了呢!未满半个月的拍摄,她与安流烟仿佛是一个人,她的苦她的笑,她的眼泪,通通都进入了心底深处。

    离开剧组时,周景担忧地看着她不断叮嘱要早点接下一部戏,她却挥一挥衣袖,踏上了飞往云南的飞机。

    定了洱海边的民舍,一住就是大半个月。

    她从来没给自己定下什么大目标,存点小钱,再享受一下劳动成果,每天看看苍山洱海,拍拍照,玩玩水,日子倒也惬意。

    只是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孟离笙,他捧着一大叠剧本,眯着眼睛看着姜来被浪花冲地不住往后退,打量了她半天,说道:“唔!姜来,想来想去,越发觉得你最适合花蕊夫人这个角色。”

    哈?姜来倒是越发被他搞懵了。

    孟离笙怀才不遇,一直做的都是大导演旗下的副组导演,早就憋了一口气,这次他自己签了一个IP小说,又找了同校师姐弟帮他磨剧本,自己又跑到洱海边磨他的分镜头剧本,这边剧本都创作地差不多了,就是演员犯了难。

    孟离笙能拉来的投资都是小投资,演员还得自己找,由于投资有限,能找的演员自然就不能是大咖,若一部剧一个大咖加盟都没有,那么沉下去的几率很大,孟离笙经过几天几夜的思想斗争,决定搏一搏,他要找最合适的演员,最面生的最新鲜的面孔,拍出最良心的制作。

    姜来被他喋喋不休的说了一整天,终于在一顿烤串面前败下阵来,甚至连片酬都没有谈就答应了签下这部戏。倒也不是被孟离笙烦的,而是被孟离笙眼中的斗志和充满热情的话语打动了,他带来了生机勃勃的希望,挥去了安流烟的爱恨交杂,到最后,姜来也开始兴致勃勃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美术没有?电影学院里一抓一大把啊,服装没有?嗨,我认识一个女孩隔壁专业的可厉害了!摄影?更不成问题……

    就这样,一个新手组合的剧组即将诞生,一切都显得那么不靠谱,却没有人觉得不能成。

    姜来打电话给恩师谢曹,刚开口,却被谢曹的热情吓了一跳:“哎!我说姜来啊!我正要跟你打电话呢!你这丫头啊,拒绝了《敦煌》的拍摄,害我担心了好久,不过你丫头运气还真的是好!win姐知道吗?带红了江雪的那个win姐,钱赢,她看上你了,要签下你!”

    钱赢?win姐?大花旦江雪前经纪人?我??

    姜来脑袋死机了片刻,不知道这世界是怎么了?钱赢这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知道她?

    谢曹的声音忽然迟疑了片刻,说:“也不知道钱赢签你是好事还是坏事!她和江雪的那些事,外人不知道什么,我却知道些内情,江雪大红之后是和钱赢闹掰了才解约的,并不是公开说的和平解约,钱赢也是因为江雪后来签的公司打压才远走美国,现在虽说是回来了,人脉这些还有,但是要东山再起也是不容易,江雪那边公司挺大的,也不知道对钱赢是个什么态度。”

    姜来比较关心另一件事:“老师,win姐她是怎么看上我的啊?”

    “哦!”谢曹笑了起来,“这事说来巧了,我不是和钱赢还有点交情嘛,她这次回来成立了工作室,要签几个新人进公司,就想起了我带的学生都还不错,便来学校找我,恰好我那时在看《平阳公主传》放在网上的片花,就指着你说是我的学生,让她点评一番,没想到她说你眼睛看着很干净,问我你签了公司没,她想签下你。”

    竟然是个这么巧的过程,姜来想了想,问:“老师,你觉得钱赢这个人怎么样?”

    谢曹沉吟了片刻,“钱赢的能力是不必说的,这么些年我看下来,是个难得的很正的人,所以难免会得罪很多人,且她的路子比较稳,不爱剑走偏锋,江雪这人心大,后期红了后就不大看得起钱赢为她接的戏,恰逢有人挖角,她便接了高额签约金走了,毁了钱赢这边四五部片约,差点害的钱赢在这一行声誉扫地,好在钱赢这人冷静理智,生生化解了一系列危机,远走美国避开了这两年。”

    江雪这两年大红大紫,确然演了不少大制作的电影,但是人气却在不断衰退,也许不久的将来就会被后期的小花超越,且姜来在片场远远看见过江雪,当时她的一些做派姜来就不大看得起,想来钱赢的确是和她不对路数的。

    姜来道:“谢老师,我相信你。”

    谢曹开心地笑道:“我也信钱赢这次不会看错人,姜来,你与江雪不一样,钱赢她是个很好的经纪人,姜来你会和她相处得很好的。回来和她见一面吧。”

    姜来和谢曹约定了时间,转头对等了许久又低头磨剧本的孟离笙道:“孟导,看来我要回一趟帝都,亲自帮你去逮人了。”

    孟离笙挥了挥手:“快去快去,把人给我速速召集起来。”

    “是!领命。”

    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烤串吃到最后,孟离笙送姜来回住处,说:“明天我就不送你走了,我听过钱赢这个人,她不错,你得把握住机会,若是她不许你再演我的戏,我也不会勉强你,合同我这边撕了就是。”

    姜来正色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岂可半途而废?这一曲《笙歌梦》定有我谱写的一部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