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掌掴恶奴

章节字数:3703  更新时间:18-08-04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如玉是尧殇送到沈府门口的。

    因着尧殇还要上朝,下了马车,沈如玉便独自进去了。

    一进府,门口的家丁就告诉她书香被押到老夫人院里受审去了,她道了声知道,便匆匆赶往了老夫人院里,这些日子锻炼初见成效,走起路来又快又稳,也不像之前那样,走不了几步就喘。

    长青院。

    “你这个贱。婢,嘴硬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汪嬷嬷说着,用手大力的扇着书香的脸。

    “奴婢不知。”书香咬紧牙关,让她说出姑娘被人半夜掳走的事,她死也不会说的,若是坐实了这件事,姑娘的名声就全毁了。

    魏氏对汪嬷嬷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继续。老夫人也是急得厉害,若三丫头有什么事,他们沈府怎么跟永定王交代?

    “你是三姑娘的贴身丫鬟,只要你交代出昨夜三姑娘被歹人掳走的事,老夫人就饶了你!”汪嬷嬷打得更起劲,逼着书香承认。

    “我只知道,姑娘有晨起散步的习惯,今天只是散步去了别的园子,哪儿有什么歹人!”书香的脸肿得老高,身上也被掐了好多下,被两个丫鬟按跪在地,连倒下去都不能,只得被牵制住。

    刘氏看不下去了,便道:“母亲,事已至此,找到三姑娘才是要紧的事,赶紧通知几位老爷,派人去找三姑娘吧!”

    “不必了,我就在这儿。”沈如玉在外面都已经听到书香被扇耳光的声音,没想到为了维护她的名声,她竟能做到这个地步,说不动容是不可能的。

    “姑娘!”书香两边的脸早已是肿得老高,嘴角都被扇破,一开口就有血流出来了。沈如玉像她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便向老夫人迎了过去。

    “三丫头,你上哪儿去了?”老夫人一见沈如玉,连忙起身,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沈如玉一番道:“你没什么事吧?”

    “祖母放心,如玉很好。”沈如玉淡淡道,沈老夫人也是个心狠的,任由书香被打成这样,世家中的人,果然都是自私又冷酷的。

    “你昨夜去哪儿了?你这衣服不是府上绣娘的针线,你穿的谁的衣服?”魏氏见沈如玉完好无损的模样,不相信她是安然无恙的,眼见的发现她穿的衣服不是出自府上绣娘之手。

    “是啊,三丫头,你这衣服。。。。。。”经魏氏一提,老夫人也发现了,若是沈如玉一夜未归,还在外面换了衣服才回来,那她的清誉肯定是没有了,此事若是被永定王知晓,退婚还是其次,若他要报复沈家,那沈家可就。。。。。。

    沈如玉冷冷看着众人表情的变化,心中冷笑,但还是开口了,“母亲多心了,如玉穿的,自然是自己的衣服,昨夜永定王邀我一起看日出,因夜色已深,便未向祖母与母亲禀告。”

    “那为何连你的贴身丫鬟都不知会一声?”魏氏半信半疑,认为沈如玉只是拿永定王做借口,毕竟,她们是没有胆量去跟永定王对质的。

    “毕竟我与王爷还未成亲,半夜相会难免惹小人话柄”说到小人二字时,沈如玉毫不避讳的看着魏氏,随后又道:“是以王爷照顾我的名声,并未知会丫鬟。原想天一亮,王爷便送我回来,与长辈请安,也不需要多事,谁曾想,母亲竟一大早就去了如玉小筑。”沈如玉嘴边带着嘲弄。

    “既是如此,也就是一场误会,三丫头刚回来,先回去休息吧。”沈老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分明是魏氏在三丫头院里安插了安插了眼线,闹了这一出。

    “误会是解决了,可我的丫鬟无辜被打成了这样,若要王爷知道了,他的新王妃连个下人的护不住,可不是要让王爷轻视我了?”沈如玉轻哼一声。

    “书香这奴婢以下犯上,老奴不过是奉夫人的命,对其小惩大诫一番罢……”汪嬷嬷话音未落,沈如玉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她现在是动不了大夫人,但总能拿她身边的人出出气吧。

    “主子说话哪儿有你这个老货说话的份!”沈如玉厉色道,这巴掌她是用尽了全力,手掌都震得发疼,但看到汪嬷嬷快速高肿的脸,她心里倒是畅快了几分。

    “三姑娘好大的架子,竟敢当着长辈的面就动起手来!你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成?!”魏氏见沈如玉打了汪嬷嬷,也是气得不轻,汪嬷嬷是她出嫁时带过来的人,陪着她在深入一二十年,打了汪嬷嬷,就是打了她的脸面!

    “本王的王妃,还轮不到你来管教!”尧殇原本已经快走到京都大街了,听沈如玉身边的暗卫禀告了这儿的事,连忙折返回来。

    老夫人也是一惊,见到尧殇,连忙行礼,“不知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随后又瞪了一眼尧殇身后的沈管家,明显是责怪他没有通传。

    沈管家无奈,永定王是习武之人,他们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再者,谁敢拦着他啊?

    “本王竟不知,本王的王妃,打了一个奴才,还要被指责没规矩!”他冷哼一声,他的阿玉,还轮不到别人来指责。

    “难不成做了王妃,连家法都可以不管了?”更何况还没过门呢,魏氏心中愤愤,失去理智的女人,真是蠢得可以,居然敢顶撞尧殇。

    “别说阿玉只是记在你名下,就算阿玉是你所出又如何,国法面前,家法又算得了什么?难道,沈大夫人,视君臣伦常为无物?”尧殇冷哼一声,“看来沈大夫人,是要藐视王法啊。”

    这个罪名就扣得有点重了,老夫人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见魏氏还欲张口,便训斥道,“还不快向王爷赔礼道歉!王爷说的没错,国法为先。”即便老夫人也知道沈如玉还没出嫁,还是他们沈家的姑娘,但却不得不低头。

    “臣妇知错。”魏氏见老夫人脸色铁青,自知失言,只得住口,此时她儿子都不再身边,沈老夫人为了沈家的利益,对她绝不会有任何好脸色的。

    魏氏道完歉,老夫人脸色缓和了几分,心道这事就算过去了吧。谁知尧殇又走到沈如玉面前,拉起她的手。

    “红了,痛吗?”曾经在现代时,她每次出任务受伤回来,他都看在眼里,但那时候,他总信奉对她进行鹰的教育,压下每一次涌上来的不忍。

    或许在她眼中,自己是冷漠无情的吧,所以,当当周枫出现的时候,她才那么好骗。

    看见她跌落海底的那一刻,他便暗自想,若有来生,他必定好好对她,他再不会事事疏远她。

    “痛~”沈如玉只以为尧殇是要帮她出气,便故意说道。

    “贱奴,皮这么厚,害得王妃手都红了,真该把你皮给扒了!”见自己主子眼里痛惜的神色,尧殇身边的暗卫直接给了汪嬷嬷一脚,将她踹翻在地。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请王爷开恩,王爷开恩啊!”汪嬷嬷爬起来就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这贱奴伤了本王的王妃,该当如何?”尧殇淡淡问了一句。

    暗卫忙道:“贱奴伤及王妃,该当诛连九族。”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夫人,夫人救救老奴,夫人救救老奴啊!”暗卫话音刚落,汪嬷嬷边哭边喊,不停的磕头饶命,额头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王爷,汪嬷嬷年事已高,求您饶了她吧!”魏氏见汪嬷嬷的惨况,不由得心疼,汪嬷嬷是她陪嫁过来的人,这十几二十年来,汪嬷嬷可以说是她最亲近信任的人,远不是一般奴才可比。

    “王爷,三丫头出嫁在即,近期不宜见血,还请王爷网开一面。”沈老夫人见状,毕竟是她府上的人,不得不开口求情。

    “既然沈老夫人开口了,这几分薄面本王还是要给的。”虽然他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沈老夫人那句“出嫁在即,不宜见血”,还是让他收了杀戮的心。事关他的阿玉,他不想有半点差池,他要顺顺利利的将他的阿玉迎娶回去。

    沈老夫人听他这样说,脸上露出喜色,“多谢王爷!”

    “还有半月,本王不希望再看见阿玉在沈府受一丁点气!”说罢,转头向沈如玉告别,再晚,早朝就真赶不上了,虽然他并不畏惧什么的,但他从来都是重诺守时之人。

    尧殇一走,众人皆松了口气。

    “三丫头,往后这段时间,你就不必天天来我这儿请安了。”老夫人瘫软在座位上,这么个金贵人,可碰不得,她还是少见为妙,省得再闹出什么事。

    沈如玉道了声是,又看见魏氏恨恨的盯着书香,便开口道:“日后我出嫁,我是打算带着书香去王府的,既然早晚要将她的卖身契给我,不如今天就给了吧,省的我不在,有人拿我的小丫鬟出气。”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沈如玉也不必再对魏氏客气。

    “给她吧。”老夫人见魏氏一脸的不甘愿,直接出声道。这个魏氏,在沈府这些年也算尽心尽力,怎么就是容不下一个即将出嫁的女儿呢?

    “书香的卖身契,待会儿我会派人送去如玉小筑的。”魏氏虽心有不甘,但也知道无力改变,只得听老夫人的话。

    沈如玉见目的达成,也不再多留,便过去扶起书香,就离开了。好在最近体力增强不少,不然她还真没办法带着书香潇洒的离开。

    她一走,魏氏就恨恨道:“分明是他们求着沈府给她个好的出身,如今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早知如此,当时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将她记在自己名下,却不想,这件事根本由不得她。

    沈老夫人看了她一眼:“魏氏,你糊涂了。现如今满打满算不过还有半月,做好你分内的事,做一个合格的主母,不要给沈府招致祸端!”

    “大嫂,三姑娘向来安分,你真不必将她看作眼中钉,很快她便嫁出去了,大嫂再忍些时日便好。”刘氏也被今日的阵仗吓到了,如今世家势微,永定王手握兵权,又深得皇上信任,他们沈府万不可结亲不成反结怨啊!况且,虽然三姑娘是需要个好的出身,但沈府更需要永定王这棵大树啊!

    魏氏此刻心中不满,根本不认为刘氏是在为她好,反而觉得她惯会在老夫人面前做好人,便讥讽道:“是啊,如今这府中,只有三弟妹不必受妾室的烦扰,虽然膝下无子,但两个女儿也是够了,是吧,母亲?”

    刘氏听闻暗暗咬牙,这魏氏是在嘲笑她生不出儿子,她是在给老夫人上眼药呢!如今大房儿子都可以娶亲了,他们三房连个小子都还没有,魏氏这是在提醒老夫人,该给沈亦华娶二房了!

    果然,老夫人听闻这话,看向刘氏的眼神中,多了些深意。

    世界上总有这样一种人,损人不利己,就是看不得别人好。

    魏氏见膈应到刘氏,便起身向老夫人告退,带着汪嬷嬷回自己的院子去了,毕竟,汪嬷嬷的伤,也还是要找大夫看看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