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夫妻不睦

章节字数:4164  更新时间:18-08-05 15: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如玉小筑,沈如玉将她之前剩下的伤药找了出来,帮书香涂上。那是尧殇给她的玉肌膏,不仅对外伤有奇效,祛疤效果也是极好的。

    “姑娘,你回来得太及时了,奴婢就知道你会没事的。”刚一进门,书香就忍不住道。沈如玉无奈笑道:“脸都肿成这样了,还要说话,跟个小麻雀似的。”说着,便要给书香上药。

    书香抓住她的手道:“奴婢自己来,怎么能让姑娘伺候奴婢呢。”

    “你自己不方便,不就涂个药而已,也不费什么功夫。”沈如玉见她肿成了猪头的脸,还说个不停,不禁笑了笑。

    “王爷真是太霸气,今日可算是出了气,奴婢以前从未见过大夫人这样低声下气的呢。”书香回想起刚刚的事情,满眼都是崇拜。

    “确实挺爽的。”沈如玉点点头,仗势欺人的感觉真的还不错。

    “姑娘……”书香突然唤道。

    “嗯?”沈如玉专心的帮她上药。

    “其实,其实之前,大夫人让奴婢来监视您……”书香犹犹豫豫的,还是决定对沈如玉坦白。

    “嗯,那你出卖过我没?”沈如玉手上动作不停,其实经过今天的事,她已经相信书香了,这个丫头,其实是很单纯的,或许魏氏以为,只要卖身契捏在她手里,府中的人就都不敢违抗她,是以,根本没考虑过书香这么单纯的丫头,会不会做间谍了。

    “当然没有!”书香连忙道,“奴婢之前在大公子房中伺候,不过是个三等丫鬟,还经常受院中的姐姐们欺负,这次姑娘回来,大夫人派奴婢过来,还说若是做得好,将来把奴婢予了大少爷做妾。”

    “那你可是心动了?所以就来了?”沈如玉淡淡问道。

    “奴婢虽然心眼少,但又不是个傻的,大夫人一心希望大少爷继承沈府,又怎么会给大少爷纳妾,违背老祖宗的遗训呢?”书香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奴婢当时只想离开那边,少受点欺负,便口头上应了大夫人的话,本来是想听大夫人的话,但姑娘这么好,一点架子也没有,还经常赏奴婢好吃的……”她突然停住,她怎么什么都倒出来了,现在住口还有救么?

    “唔…姑娘,书香错了,书香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姑娘的事啊!”她腾的站起来,又给沈如玉跪下了。

    “行了,笨丫头,你要是真做了什么,你以为我能容你到现在么?”沈如玉坐在了凳子上,反正她脸上的伤都涂过药了,也就懒得拉她起来。

    “那姑娘,以后去王府,你真的会带我去吗?”书香小心翼翼的问。

    “王府不比沈府简单,我带你这么个蠢丫头,不是拖后腿吗?”沈如玉自己到了杯茶,故意逗书香。

    “姑娘不要啊,奴婢现在可是被大夫人记恨上了,你要是不要奴婢了,奴婢可就活不长了啊!”书香拉住沈如玉的裙角,若是姑娘不带她做陪嫁,她可就真完蛋了。

    “噗呲。”沈如玉见她认真请求的模样,配上一张红肿得发紫的脸,忍不住喷了出来。

    “姑娘……”书香被喷了口茶,愣在原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书香你太逗了!”沈如玉忙用帕子去帮书香擦水渍,还忍不住的笑。

    “姑娘,你怎么能这样呢,一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了。”书香哼着站了起来,她是看出来沈如玉在逗她了,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好了好了,不笑你了,放心吧,你家姑娘我,肯定会带你嫁到王府去的,还会给你许个好人家哦,哈哈哈!”沈如玉见状,笑得更欢了。

    “姑娘不害臊!”书香一跺脚,转过身去。

    沈如玉笑得肚子的都疼了,连声哎哟哎哟的,就是停不下来。

    书香又忙跑过去帮她顺气,待她气顺后,书香问:“姑娘今日心情似乎很好,往日从未见姑娘这样开心过呢。”

    “是啊,因为你实在是可爱啊!”沈如玉点了点书香的鼻子,面上笑容不减。

    “那姑娘可是要奖赏奴婢吗?”书香趁机讨赏道。

    “嗯!那就赏你今晚给我值夜吧!”沈如玉说完,书香又愣了愣,待看出沈如玉又是逗她的,书香气哼哼的。

    “姑娘太坏了!”书香哼哼,眼睛一转,凑近了问道:“其实姑娘今天这么开心,是因为王爷吧?”书香一脸八卦的样子,虽然自己今天挨了顿打,但后来姑娘和王爷也替自己出了气,而且,最重要的是,姑娘对王爷的态度好像也有所改变了呢。

    虽然之前沈如玉不曾明说,但每次事关尧殇,她的反应都略显冷淡,连书香都能感觉到,今日与往日,却是不同的。虽然当时被打倒在地,但她还是看到,姑娘看着王爷的时候,眼睛里多了许多亮光呢。

    “嗯,之前,我一直认为他对我有所隐瞒,是以并不信任他,不过,这些日子以来,他的作为我都看在眼里,没有动容是不可能的。”沈如玉收敛了所有的笑意,正色道。

    “反正,在奴婢看来,王爷对姑娘是真的很好,旁观者都很羡慕姑娘,只是姑娘自己……”书香没在说下去,但意思大家都懂,尧殇对沈如玉是真心还是假意,大家都清楚,只是沈如玉自己因为过去的记忆不在,而尧殇又不肯告诉她,于是就有点耿耿于怀。

    “过去,真的重要吗?”沈如玉喃喃自语,潜意识告诉她,她的过去,很需要被弄清楚,但现在以及未来的一切更重要,不是吗?既然如此,她便试着去信任尧殇吧。

    转眼便是陈参将给沈清萍送聘的日子,沈清萍、柳姨娘母女二人早早的就起来梳妆打扮就等着前面来人,叫她们过去。

    而柳姨娘作为生母,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自然也是要到场的,虽然,前面接待陈参将的,是作为嫡母的王氏。

    过了大半个月,王氏的身子也好利爽了,是以今天的事情,是她今天亲自来主持的。

    陈参将一共带了三十二抬聘礼,这规格,足以娶上三品大员的嫡女了,可沈清萍不过是个妾生的庶女,如何能得陈参将这般看重?王氏恨恨的想,还不知其中缘由。

    这些年,因柳姨娘的存在,她与沈亦章的夫妻情分早就不剩多少,沈清彤订婚时,聘礼也不过才三十二抬,按沈府的规矩,庶女婚嫁的规格比起嫡女是要减半的,可当时商议聘礼时她不在,全是老夫人做主,沈亦章也是乐见其成,她知道的时候,也没法改变什么了。

    不过,让柳氏母女俩膈应的机会,马上就来了。

    陈参将一进门,就向王氏行了一大礼:“小婿,拜见岳母大人,今后,小婿定会好好待清萍的。”并且送上了一对硕大的南海黑珍珠。

    王氏突然明了,为何这陈参将会看中沈清萍了,他这分明是将沈清萍当作自己的女儿了,他分明以为沈清萍是沈亦章的嫡女了!

    “岳母我可不敢当,陈参将年轻有为,就是眼神,好像不太好。”既不是自己的女婿,她又何须客气,得罪了更好,让这桩婚事黄了最好。

    陈参将被王氏的态度弄得一愣一愣的,且不说这门亲是圣上同意的,就说他那天来的时候,沈府的态度也是很热情的,今日怎么回事,莫不是这妇人脑子有问题吧?

    正当陈参将疑惑时,柳氏母女二人已经到了。看见院子里的三十二抬聘礼,二人皆是一喜,这意味着沈清萍的嫁妆可就是六十四抬了!比起原本的规格,足足多出一半啊!

    沈清萍心中高兴,上前盈盈一拜:“陈大人。”

    陈参将看见面前的人儿,肌肤细腻,唇红齿白,脸上不自觉挂起了笑,“清萍姑娘。”他冲沈清萍点了下头,又看见沈清萍身旁的梳着妇人发髻的柳姨娘,迟疑道:“这位是?”在见到二人相似的面容,陈参将心中已是隐隐不安。

    沈清萍向他露出一个自以为甜美的笑容,轻声道:“这位是我的姨娘。”

    “姨娘?你是庶出?”他看了看王氏,王氏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嘲讽,又看了看柳氏母女二人,脸上皆是一片错愕。

    “陈大人是在嫌弃小女的出身?”柳氏上前一步,护犊一般站在沈清萍面前。自小,因为是沈府唯一一个庶出的姑娘,她向来不自信,幸而自己教导,教会她懂得争取,没想到,都到这一步了,还会出这种意外。

    “堂堂诗书传家的沈府,竟然行骗婚之事,真叫人不耻!”他啐了一口,十分不悦。

    “当日问名提亲,可是都按流程走的,陈大人当日不说,今日竟嫌起我们四姑娘的出身了?!”柳姨娘愤愤道。

    “我倒要进宫问问圣上,这算什么事?!我们为了国家在战场拼命,你们这些缩在我们身后享受太平的人,竟然这般无耻!”陈参将一心想娶个世家贵女,却没曾想,沈清萍竟是个庶女,他竟然用三十二抬聘礼娶一个庶女!这满京城不知多少人在看他笑话了!

    可恨的是,这沈家人竟然隐瞒了这许久。也怪自己出身贫苦,身边的知交好友也是如自己一般的出身,对这京城的世家也不了解,否则,怎么会。。。。。。

    “陈大人冷静,我们清萍虽是庶出,但我沈家的女儿,比起小门小户的嫡女,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日也是大人亲自选择了清萍,圣上亲口赐婚,这也是缘分。”沈亦章赶到,见陈参将怒气冲冲的模样开口道,指望平息他的怒火,也同时是在提醒他,这是他自己选的,而且是皇上赐婚,容不得他反悔。

    陈参将自然知道进宫面圣是不可能的,当日是他自己选了沈清萍,他自然是不敢去永昌帝面前说什么反悔的话,刚刚只是一时气急,哪怕为了仕途,他现在也只能把这口气忍了。而且沈家是永定王的姻亲,永定王是所有武将心中的战神,且手握大权,他还没那个胆子得罪。

    “我们走!”陈参将带着自己人,愤愤而去。

    沈亦章走到王氏面前,直接一拍桌子,怒道:“你这个恶妇,你是想毁了清萍一辈子吗?!”

    “我想毁了她一辈子?呵,你以为就算保住了她这门婚事她就过得好了吗?!我祝她一辈子不得陈参将的喜爱,被个妾室骑到她头上去!”王氏也不甘示弱,她在沈家这么多年,也是有儿有女的,而且女儿现在嫁得好,连带她在沈家就更有底气了。

    柳氏于沈清萍在一旁本就担心得很了,听王氏这么诅咒,柳氏立马大哭起来:“夫人,夫人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啊,你也是有女儿的人,怎么能这么咒我的萍儿呢?”

    “母亲,我叫了您十多年的母亲,您就这么容不下我吗?”沈清萍也是哭哭啼啼的,好不委屈。

    沈亦章见自己心爱的妾室和女儿这么委屈,更是怒火中烧:“你个毒妇,信不信我今天就休了你!”

    “爹!”沈清彤出现在门口道。她也从自己夫君那儿听闻了庶妹沈清萍的事,只是自己母亲这些年对上柳氏母女都没占过上风,担心她斗不过柳氏母女又会吃亏,便早早的赶了回来,刚一进院子,就听到沈亦章怒吼着要休妻。

    “岳父,岳母为您生儿育女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不能因为一时之气作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啊!”沈清彤嫁给了宁国公府的二公子孟良彦,才成婚几个月,正是感情好的时候,这次沈清彤要回来,孟良彦也是陪着一起的。

    沈亦章看见孟良彦也来了,自是要收敛一下,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良彦,你们今日,怎么回来了?”说着,沈亦章看了一眼王氏,仿佛在说,是不是你叫人去送的信,想要搅黄清萍的婚事。

    “爹,你不必这样看着母亲,我是要良彦陪着我回来的,本来是想回来看看您和母亲,顺便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的,没想到,您竟然要休了母亲。”沈清彤眼眶红红,就要落泪。

    “彤儿,你不要伤心,太医说你不能伤心的,保持好心情。”孟良彦见她的模样,马上安慰道。

    “彤儿,你说的,是什么好消息?”王氏生过几个孩子,听见孟良彦这样说,再看他护着沈清彤的模样,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