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心如死灰

章节字数:3804  更新时间:18-08-28 1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尧殇心中愈渐冰凉,今日一早,繁星便来向他禀告,有个小丫鬟,昨日偷吃本该丢掉的糕点,竟然一觉睡到了今日,怎么叫也叫不醒。

    原本府上这种事情,向来不会有人禀告到他面前,只是据她们一起的一个小丫鬟说,是偷吃了沈清画带进来的那碟子糕点,才会昏迷的。她们本就是王妃进府后,才向外面买来的小丫头,规矩礼仪学得不好,有的还忍不住馋嘴,才会没有将糕点倒掉,还偷偷吃了一块儿。

    繁星一听此事,就觉蹊跷,自己把剩下的几块糕点都捏碎了,也不见异常,便带着昏睡的小丫鬟和糕点,悄悄去找了沐以卿。

    沐以卿听说了事情经过,一查那盘糕点,便发现里面掺了不少三日醉。这药虽厉害,但也不是稀有之物,有些大户人家的主子失眠睡不着觉,也会服用一点这个,也能好好睡一觉。

    也正是因为这个药很稀松平常,繁星一时也没能发觉。

    二人一对视,便都猜测到沈如玉昨日已经得到了这迷药。不用说,便知道这药,是给尧殇用的,繁星当下就来禀告尧殇,并将沐以卿的担忧据实以告:“王妃昨日拿到这药,却一直没有动手,恐怕,就这两日,王妃会对王爷下药了。”

    尧殇收回思绪,冷眼看着这一桌子的好菜,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处心积虑的对自己下药。尧殇的心被揪起,脸色越发难看。他袖中的手紧紧握着那个小瓶子,理智处在崩溃的边缘。

    “你今日做这些菜,是为了答谢我,还是为了给我下药?”尧殇的手越握越紧,体内的气血渐渐翻涌。

    “尧殇,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软禁我,就算今日被你识破,我也还会想办法离开!”沈如玉也不再装了,恢复一脸冷淡的模样,直接把手里的勺子往碗里一扔,发出一声脆响。

    “我们成亲了。”尧殇艰难道。

    “那不是我的意愿!”沈如玉冷道。

    “你说过愿意尝试和我……”尧殇还没说完,就被沈如玉打断道:“我失忆时的事,都不作数!”依然是冷冰冰的模样。

    “那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感情吗?”尧殇定定的看着她,声音里有些许落寞和愤慨。

    沈如玉冷然道:“没有!”

    “没有?”尧殇双眸通红,那些对他展露的笑颜,都是假的吗?那些跟他相处的时光,都是泡影吗?

    “你与我开始就是错误,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类这种感情?!”沈如玉也很苦恼,尧殇怎么会喜欢她呢?怎么会为一个女子做那么多事呢?

    其实沈如玉一直在否认自己对尧殇动心了,因为心中装下两个人,这对她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选择逃避,逃避对尧殇的感情。

    周枫生死未卜,她更不能就这么转投尧殇的怀抱。她能为了周枫陷入军方的圈套,就足以说明她对周枫感情深厚。

    她如今这样艰难的处境,她都自动归结为:尧殇为什么突然有了这种感情。很久很久以前,她就觉得,尧殇并非普通人,那些喜怒哀乐,都不可能是尧殇身上会出现的,她也早早的收起了对尧殇的痴心妄想,将尧殇当作一个需要仰望的信仰。所以,她可以是他的属下、亲人,但唯独,不该是爱人。。。。。。

    “我这样的人?”尧殇喉头哽咽,他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喜欢的人吗?

    “我记得,我七岁,你给我取名阿玉时曾说过,你希望我在任何时刻,都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节,”沈如玉顿了顿,又道:“尧殇,我一直记得你的话。”所以,哪怕余生都活在你的控制之下,我也会不遗余力的想办法逃走。

    “你就不怕,我找不到你,会拿沈家开刀吗?”尧殇深吸了口气道,他又要做这种小人行径了,用沈家人去威胁她。

    “沈家与我,本就无甚瓜葛,就算我这具身体是沈家人,可我的灵魂,不过是个孤儿罢了。”一个浮浮沉沉,孤独又无所畏惧的灵魂。

    “沈清画和沈清歌呢?也与你无甚瓜葛吗?”尧殇冷冷道。

    “你不许伤他们!”沈如玉怒了,冷然的表情皲裂开来,她活了两辈子,第一次体会到兄弟姐妹之间那种感情,他们俩,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尧殇竟然用他们二人来威胁自己,沈如玉愤怒不已。

    “沈清画敢带药给你,就要做好事情泄露的准备。此时,沈亦文应该已经对他实行过家法了。”尧殇见沈如玉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反而笑了,只是这笑,冰寒刺骨。

    “你将此事告诉了沈家?他们把他怎么了?!”沈如玉也是知道沈家家法的,只怕沈清画是被打得皮开肉绽了,又加上沈家一直想巴结尧殇,恐怕只会打得更狠。对于世家的人来说,家族利益,永远高于个人利益!

    “你在意他的死活?”尧殇站了起来,一步步逼近沈如玉。

    “你想干嘛?”沈如玉坐在椅子上,来不及起身,只得向后靠去。

    “你在意沈清画的死活,你们不过才认识一个月;你在意周枫的死活,你们也才相识半年而已。”尧殇俯下身子,他的脸与沈如玉靠的很近,近到沈如玉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每一根睫毛。

    “他们是对我很重要的人,你为什么就容不下他们,要伤害他们?”沈如玉第一次见这样的尧殇,虽然他语气中听不出怒意,但她却能感觉到尧殇的危险。若是之前,她还觉得尧殇喜欢上自己,自己还有一点谈判的筹码,那么现在,她觉得自己,只是待宰的羔羊。

    即便如此,她的语气依旧强硬,哪怕心中畏惧,她也硬撑着。

    “他们都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尧殇嘴角一勾,那笑却让沈如玉感觉到了危险。

    尧殇一手捏开她的嘴,一手拿出沐以卿给他的药。沈如玉的脸很小,小到尧殇只是随意一捏,手指就覆盖了她整张脸。

    “你要干嘛!”沈如玉已被这样的尧殇所吓到,一时间忘记反抗,直到看着他拿出一只小药瓶,才扭头反抗了起来。

    “吃了它!”尧殇一手开了木塞,就要往沈如玉嘴里灌去。

    “你又要让我失忆是吗?像你这种人,就算我再一次失忆也不可能爱上你,永远不可能!”沈如玉一边去拉尧殇掐着自己脸手,一边想要挥开他拿着药的手,只是,已经被心魔吞噬理智的尧殇,手劲出奇的大。

    尧殇听到沈如玉的话,像是受了刺激,双眼通红,越发不管手下人的感受,用力的捏开沈如玉的嘴,强硬的将瓶子里的药倒入了沈如玉的喉咙。

    “阿玉,这一世,你只能做我的女人。”看着沈如玉吞下了那颗药,尧殇终于松了手,他看着沈如玉,脸上似乎还带着笑,却让沈如玉心中发寒,她从未见过尧殇失控至此,。

    “你给我吃了什么?”沈如玉将手指伸进喉咙,试图将药丸呕出来,但那药丸却是入口即化,她根本无法吐出来。

    “阿玉,乖一点。”尧殇语气异样的温柔,他点了沈如玉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平放在床上。

    沈如玉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眼中布满看难以置信和恐惧,他是想强行占有她!?

    可又有那么一丝不确信,她不是古代传统的女子,不会因为失了身子,就要寻死觅活,更不会为此委身于那个施暴的男子,难道尧殇不知道,他若真那样做了,只会让自己更恨他吗?!

    沈如玉很想问一句,确定是否系自己心中所想,但无奈尧殇点了她的穴道,她连说话都不能,只有一双眼睛,似怒似悲的瞪着尧殇。

    “玉儿,你可知道,当我发现你和周枫在一起时,我有多么愤怒?”尧殇坐在床头,平静的说道,眼里的血丝渐渐褪去。

    沈如玉被点了穴道,自然不能回答他,他便又道:“我那时候,还不明白,是因为爱,才会愤怒。”尧殇苦笑一声,神情落寞而悲伤。

    “直到你说,你要为那人去盗取盘古玉,我失手用杯子砸伤你时,我才有了几分悟了。那时候,看着你额头上流下的鲜血,我第一次,尝到了心痛的滋味。”尧殇自嘲的笑了笑,她说,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人类的情感。

    “我这种人,竟然也会爱上一个女子。”尧殇摇了摇头,目光,落在沈如玉的脸上,因为刚刚太过用力,沈如玉脸上还有被他掐出来的红痕,他伸手,轻柔的摸了摸沈如玉的脸。

    “玉儿,可是那时候,我只知心痛,却不知,为何心痛。直至,看到你被军方围攻,生路断绝时,我才明白,那些奇怪的情绪,由何而来。”尧殇将她脸上的碎发拨到一边,俯身,轻轻吻上了她的唇。

    那夜她主动吻他时,他有多幸福,此刻这个吻,就有多绝望。

    尧殇明白,这条路,容不得他回头了。其实,他有多想拥有她,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沈如玉说不了话,眼睛里悲愤欲绝,尧殇此时,分明就是魔怔了,她好想唤回他的理智,但却只能由着他解开自己的衣衫,任他施为。

    沈如玉眼睁睁的看着尧殇一路向下,却无力阻止,随着尧殇的动作,她的心一点点变得冰冷。其实,尧殇刚刚给她吃下那药时,她便有了猜测,此时印证了心中所想,她是真的有些慌乱了。

    他们原不该走到这一步,他们原不用这样彼此伤害的。

    尧殇熄灭了灯火,欺身压在沈如玉的身上,又轻轻吻了吻她的唇。

    曾经少女时的那些美好爱恋,全都化为泡影,前世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模糊,曾经她以为是天、是光的男人,此刻,已然成了让她避之不及的存在。

    直到那一刻真正来临,那种从未有过的疼痛感,还是让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栗。沈如玉不能言语,只有眼角的泪,滑落在了枕边。

    尧殇两世为人,也是初尝此间滋味,虽多是陌生又美好,他却还是感受到身体传来的异样。

    他感觉到身子渐渐无力,虽然现在所为对体力消耗也大,但不至于这么快,就让他渐渐感到浑身发软。与此同时,理智也渐渐回笼,他知道,这样做了,他们之间,只会更远了。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这么做了,便没有挽回的余地。

    他不敢再与沈如玉痴缠,趁着还能支配自己的行动,匆匆了事。云雨过后,他趴在沈如玉身上,竟是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知道,他怕是无意间中了三日醉。

    尧殇看着沈如玉那被水洗过的双眸,即便是在黑夜中,也十分明亮,只是不知,自己是何时中了三日醉。

    沈如玉只是呆呆的望着床顶,心中说不清是痛,还是悲。

    她年少时爱慕过尧殇,那些属于少女独有的小心酸和小甜蜜,都在此刻荡然无存。年少时,她也幻想过尧殇会喜欢她,却未曾想过,会有这么屈辱的一天!即便她心里对尧殇也有感情,但这种时期发生这样的事,依然让她觉得狼狈不堪,她只想离开这里,尽快离开这里!

    是不是所有时机不对的爱情,都这么让人欲罢不能,却又,痛不欲生……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