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暗夜伏杀

章节字数:4715  更新时间:18-08-30 1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清画看着一脸冷意的魏氏,心中堵得慌,小时候,魏氏很宠着他,他也很爱跟魏氏撒娇,因为他是几个兄弟中最小的。直到五岁,他被接到前院由父亲教养,便没有在魏氏膝下撒过娇了。

    八岁的时候,他就跟几个哥哥一样,考进了书院念书,极少回家。记忆中那个温和慈善的母亲,怎么会变得这么陌生?

    “住口!你帮她出逃,我买凶杀她,你以为,闹出去了我们母子两有什么好下场?!永定王从来都不是个好惹的主,你最好将此事烂在肚子里!?”魏氏低声呵斥道。

    “娘,她是我三妹,与我也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啊!”沈清画眼眶都红了,还试图劝阻魏氏。

    “哼,恐怕此时,她已经出城了吧,那些杀手,应该已经得手了。”魏氏冷哼道。

    “娘,你怎么会,怎么会变得这般心狠手辣……”沈清画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娘会变成这样,淳于婧都死了那么多年,她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无辜的三妹?

    “闭嘴!你是想让别人都知道,你是想让整个沈府给她陪葬吗?!”魏氏一甩袖子,怒视着沈清画。

    “阿年呢?”沈清画深吸口气,阿年就是他的书童,五岁时来到他身边,陪伴了他十多年,亦是比几个兄长还要亲近的手足。

    “死了。”魏氏端起杯茶,轻描淡写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沈清画笑得癫狂,随后道:“好,你真是我的好母亲,好一个心狠手辣的母亲!”言罢,沈清画竟也不顾身上的伤,推开门边的汪嬷嬷就跑了出去,竟是要朝府外而去。

    “拉住他!”魏氏急忙站起来,向院子外喊道。

    守门的是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很快就将沈清画抓住了。

    沈清画看着来到院中的魏氏道:“因为孝道,我并不能将您做的事说出去,也因为这沈府上下,数百条人命,我只能闭口不言,只是,从今往后,恕孩儿不能与母亲,母慈子孝了!”

    沈清画说完,怒瞪着抓着他的婆子,“给我放开!”两个婆子被他吓到,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魏氏听得这句话,心绞痛一下犯了:“你,你个不孝子!”眼看着魏氏就往后倒下去,院子里的人都慌了神,竟无人记得去追沈清画。

    原本,除了汪嬷嬷,这些人也不知母子两是为何吵架,即便有人注意到沈清画跑了出去,也没有去追他。

    汪嬷嬷看着院子中的人,连忙吩咐去请大夫,又严禁下人们将今晚的事说出去,只说对外就言夫人受了凉,半夜难受,才请的大夫。

    等汪嬷嬷想起沈清画,派人去追时,早就不知道沈清画跑到哪儿了。

    此时沈清画,正跌跌撞撞的向南门而去。

    再说沈如玉骑上马,一路向南门而去,夜晚的城门紧闭,只有守城的将士在坚守。城门口烧了两盆火,看见有人骑马而来,守城将士便将其拦下了。

    “来者何人,竟大半夜的想要出城?”

    “永定王有事交代我去办,事关重大,尔等速速打开城门!”沈如玉将一块从尧殇身上拿来的令牌丢了过去。

    “果真是王府的令牌,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耽误姑娘的事了,来啊,开门!”那人将令牌小心的递给了沈如玉。

    沈如玉揣好令牌,待城门刚一打开,就策马出去了。城门口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她不敢放慢速度,因为她不知道那药效何时会过。当时是情急之中抹在嘴唇上的,本来量就少,且是因为涂在嘴上,她自己也难免有点影响,至少,她的四肢一直是有点发软的。

    待跑出十里之后,她才觉得药效渐渐过了,四肢不再发软,但也因平时鲜少骑马,这样策马狂奔,大腿内侧被磨得生疼。

    因为担心会有人追上来,她一刻也不敢松懈。只是刚到了这林子,她就察觉出了异样。她自己本就是杀手,虽然在古代也颓废了一段时间,但本能的东西是不会忘的,那一缕缕的杀气,她也不会忽略。

    沈如玉放慢了速度,缓缓进入林中,暗处的人见她走进了包围圈,便向沈如玉的后背心射了一箭!

    沈如玉听到破空的风声,身子侧开了过去,一手迅速抓住那支箭羽,还未待暗处的人反应,她便将手中的箭往它来处掷了过去,一声闷响,那箭没入杀手的身体,随即那人从树上跌了下来,惊起一片尘土。

    “杀!”其余四人,见这个女子非一般人,也不再有所保留,皆从暗处冲了出来,拔出刀来,就要向沈如玉劈过来。

    沈如玉轻哼一声,躲开了劈过来的刀,反手抓住那人的手腕,忽的从腰间拔出匕首,一刀封喉!

    余下三人不敢轻敌,竟选择一同攻了过来,呈包夹之势。

    沈如玉皱起眉头,翻身下马,捡起地上那把杀手的刀,一手持刀一手持匕首,迅速贴近面前的一人,长刀荡开那人的武器,反身就将匕首刺进他的脊梁,紧接着手一转动,从那人的身体里拔出了匕首,脊椎被毁,那人已然丧失了行动能力。

    剩下俩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敢再上前一步。

    沈如玉用手背擦掉脸上溅到的血迹,唇角的笑阴寒刺骨,“谁让你们来的,说出来,我可以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

    那两人盯着地上那个还在爬的同伴,又看见沈如玉笑得可怖,道:“我们只是收钱办事,不知道东家是谁……”

    “不知道?”沈如玉眼皮一挑,“那就死吧!”今夜,她心中本就憋了团火,这几人偏偏要送上来让她开刀,她也乐得发泄一二。

    “拼了!”那二人一咬牙,同时向沈如玉攻来,沈如玉朝一人跑去,手中的长刀准确无误的打掉了另一人的刀,她欺身而上,鬼魅般的身影,让她面前那杀手根本碰不到她一片一角,还处于震惊之中,便被收割了性命。

    最后那人早已失去了一战的勇气,竟然给跪了下来:“饶命啊女侠,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杀手的规矩摆在哪儿,我们真不知道东家是谁啊!”

    “你们这样的渣茬,也配叫杀手?”她冷笑一声,步步逼近。

    “你,你,你到底是谁?”那人看见沈如玉过来,心中恐惧出声。

    “玉罗刹,知道吗?去阎王那儿报道时,可别说错了!”匕首一出,干脆利落的又收割了一个灵魂。

    在她重新做回玉罗刹时,她便不再是那个规规矩矩的世家小姐沈如玉了,果然还是这种刀口舔血的张扬,更适合她。

    找回自己的马儿,她用叶子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便扬长而去。许是太久没有动手,她竟忘了,她还留了一个活口……

    沈清画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沈府,守门的家丁看见了,欲问他这么晚了去哪儿,需不需要派人跟着,皆被沈清画怒吼滚开。

    是以,沈清画还算顺利的出了沈府,只是他跑出大门时,门卫还是向沈亦文去禀告了,不过,等侍卫到沈亦文面前时,沈清画早跑远了。

    沈清画到了南门时,早已是上气不接下气,背上的伤口重新裂开,他也顾不得去管,忙抓着一个守城的士兵要说话。

    “来着何人?”守城的将士拦住他道。

    “快,快开门,永定王妃,永定王妃出去了,外面,外面有杀手埋伏……”沈清画跌倒在地。

    那些士兵互相看了看,不知其所言是否属实,试探的问道:“你是何人?”

    “我是沈府的五公子,是她五哥!你们快去救她,迟了,迟了就……”说着,沈清画竟然不敢说下去,他不敢说出那最坏的结果。

    “难道,半个时辰前,那出去的女子,是永定王妃?”一个士兵道,因为永定王府有一个叫繁星的女侍卫长,他们下意识的会以为刚刚那个女子是繁星。

    “极有可能,她那块令牌,不就是王府最高级别的令牌吗?”又一个士兵道。

    “快,快去报告上峰,我去永定王府一趟!”一个稍有主见的士兵急道。

    那守城的将领一听属下来报,忙问道:“可否属实?”

    “大人,那人自称是沈府公子,恰好半个时辰签又有一个自称是永定王府之人的女子出去,恐怕此事是真的啊!”来报的士兵道。

    “召集一个小队,随我出去看看,那沈家公子现在何处?”那统领不敢耽搁,忙作出应对。

    “现正在城门口。”士兵道。

    统领赶忙下了城楼,见沈清画由人扶着,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统领皱眉道:“这沈家公子是怎么了?”

    “属下也不知,不过他说城外十里的树林里有人设下埋伏,请大人快去营救永定王妃。”那扶着沈清画的士兵道。

    “知道了。”统领的眉头紧锁,若真是他们放跑了永定王妃出去,还遭人埋伏杀害,估计他这乌纱帽是保不住了,能留一条性命就算不错了。

    见人员已集结好,统领便带着人,正欲骑马向城外而去,就见又有人向这边来了。

    待那些人近了,才发现是两队人马。

    一队是前来寻沈清画的沈家人,另一队,则是尧殇亲自带的王府的人。

    “不知王爷大驾,有失远迎……”统领上前行礼,话还没说完,就被尧殇打断。

    “之前可是有个女子从这儿出去了?”尧殇冷冷道。

    “是……”统领背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开城门。”尧殇双眸发寒,手中的缰绳握得越发紧了。

    沈家人见此情景,根本不敢吭声,本欲等尧殇走后,再把沈清画带回去,却不料尧殇又扫了沈清画一眼道:“把他带回王府。”

    沈家众人愣在原地,他们是来找五公子的,现在可怎么办?

    白天的时候,永定王府送了一碟子粉碎的糕点到沈府,并说了一句:贵府五公子送的这糕点,王府怕是消受不起,毕竟,王府从来不吃掺了三日醉的糯米粉。

    沈亦文一听,便知沈清画惹了祸,便将沈清画叫到祠堂,狠狠的打了一顿,希望能平息永定王的怒气。

    现在沈府的家丁们,听到尧殇要把沈清画带走,心里大急:“王爷,我家公子有伤在身,老爷让我们带公子回去。”

    “我们王爷不会吃了你家公子的,滚!”尧殇身边的辰光呵斥道。

    “城外十里的树林有人设了埋伏,你快去救她!”沈清画缓过神来,忙出声道。虽然他帮沈如玉逃了出来,但若还有人现在能救沈如玉的,他认为,也只有尧殇了。

    听到沈清画的话后,尧殇心中一凛,遂而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沈如玉不是一般女子,不会有事的。

    即便这样想,他还是全速向城外十里林而去。

    很快,便到了目的地,还没踏进林子,就隐隐闻到一股血腥味儿。尧殇神色冷凛,一马当先的进了林子。身后的人马举着火把一进去,就照亮了林子里的情况。

    入眼的,便是那个被沈如玉反手一箭解决的人,接着又陆续看到了其余几个死掉的杀手。

    “主子,这儿还有个活口!”辰光道。

    “问话。”尧殇环视了一圈,这里确实有打斗的痕迹,但破坏面积不大,死掉的人也是一击毙命,很符合阿玉的作风。

    “主子,他说他们是被人雇佣来杀王妃的,只是没料到王妃身手这么好,他们几人全都死了,还剩他一个半死不活的,属下查看过,他的脊骨被毁,就算没死,也是个废人了。”辰光回禀道。

    “还有就是……”辰光吞吐不言。

    “说下去。”尧殇知道沈如玉没事,也松了口气。

    “还有就是,那人说,那个女子,叫,叫玉罗刹……”侍卫说完,便不敢再开口,他们的王妃,怎么会有个这么可怕的外号?

    罗刹,古云罗刹,讹也(中略)乃暴恶鬼名也。男即极丑,女即甚姝美,并皆食啖于人。

    “玉罗刹……”尧殇口中咀嚼着这几个字,她是要抛弃沈如玉这个身份,重新做回阿玉了吗?可惜,她做回了自己,与尧殇,却回不到从前了。

    “王爷,据这人说,见王妃向西去了。”侍卫道。

    “通知各地的人,留意王妃的行踪,若有发现,尽快回禀。”虽然尧殇知道,阿玉有心避开,那么,被他的人发现的可能性就极低,但也不得不这样吩咐下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是要把握的。

    回到王府,尧殇倒在了床上,三日醉的药效还没全部消散,他身体是感觉极累的。

    若不是书香刚刚担心里面的情况,悄悄跑进院子偷看,只怕现在都还没人知道尧殇被沈如玉药倒了。书香偷偷进了院子,听见屋里没了动静,便去院子外叫当值的侍卫,恰好身为暗卫首领的辰光今日当值,听闻了之前院中发生的事,便过来了。

    辰光进了院子,便敲了敲门,彼时尧殇已经恢复了点力气,便让辰光从窗户丢了瓶清心丸进来,没有尧殇的允许,辰光是不敢进屋子的。

    等尧殇服下清心丸,三日醉的药效散去,他速速穿好衣裳,便吩咐辰光带着人,与他一道去追沈如玉了。只是,即便如此,也来不及追上沈如玉了。

    尧殇躺在床上,依稀还能闻到阿玉的味道,以及,云雨过后的气味。突然,心疼得揪起,他们,就真的要死生不复相见了吗?

    本以为自己会全无睡意,却没想到,躺在床上,因着还有阿玉残留的气息在,尧殇竟然睡着了,梦里,是十五岁的阿玉,刚被他命人从训练营里带回来的阿玉。

    她就站在庭院里,站在树荫下,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她身上印下点点光影,她含羞带怯,青涩而美好。

    他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发,他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柔软舒服的手感,可惜,手一伸过去,少女的身子,便成了点点光影,消失了。

    阳光不见,周围变得昏暗,他梦见了此刻的这里,梦见了阿玉离去时的背影,以及她说的那句——死生不复相见!

    

    作者闲话:

    月底了,公司事忙,这周后面几天每日一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