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言遇刺

章节字数:3113  更新时间:18-10-25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司马滢萱对鹤忘卿并不是简单的因爱生恨,尧殇虽不完全了解多年前的事,但也知道一些,见自己姑姑冷笑连连,也并不意外。

    “尧儿,如今龙佩现世,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拿回龙佩。虽然只是一件死物,却也是我司马家的东西。”司马滢萱道。

    “现在各国都知道这个消息,想必对龙佩感兴趣的人不在少数,不得贸然行动。”尧殇冷静道。

    “我知道五国局势复杂,你且安心顾全大局,龙佩,我会带回来的。”司马滢萱站起身,就要出去。

    “姑姑,上京敢如此招摇的拿出龙佩,不仅是绥帝想借外人之手除去君无言,也是因着上京有倚鹤先生坐镇,上京不惧外人挑衅。”尧殇道。

    君绥之敢这么做,必定也是料到五国会有人对君无言动手,而上京,必定设了陷阱等着那起打着龙佩注意的人。即便伤不到这些人也没关系,也给君无言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若能伤到这些人,君无言完好无损,绥帝也不吃亏,因为,没有得手,四国的人便不会停止对君无言下手。

    趁此机会,绥帝设下陷阱,正好消耗一下四国的精英。毕竟,在上京的底盘,还是绥帝有着绝对优势。

    “你这是不让我去咯?”司马滢萱侧身挑眉。

    “他日一统五国,龙佩自然手到擒来,我不想姑姑冒险。”尧殇叹口气,即便司马滢萱武艺高强,可天外有天,谁也不知君家究竟有多少底牌,他不能让司马滢萱涉险。

    “区区一个君家,到叫你如此小心。”司马滢萱语气轻蔑,似乎并未把君家放在眼里。

    “姑姑久居天山,对君家知之甚少,还望姑姑三思。”尧殇淡淡饮了口茶,晓阳与繁星已经挡在了门口。

    “你这是要强行留下我了?”司马滢萱勾唇一笑,并不将繁星晓阳放在眼里。

    “姑姑体内余毒未清,还是少动武的好。”尧殇淡淡道。

    “师兄,滢萱姑姑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司马家的颜面,也是为了你!”沐以卿看着这剑拔弩张的场面,一咬牙,开口说道:“龙凤消失千年,世间再难寻其踪迹,唯龙凤环佩之中,保存着龙凤一滴精血,滢萱姑姑这样着急,都是担心你。”

    尧殇听闻,皱了皱眉:“龙凤环佩虽有保留精血只说,但到底也只是传说,若为这一个传说,便让姑姑去冒险,侄儿心中难安。”

    “上回在天山天池,你提前离开,你可知,天池水泡过一次,便不再有用,你偏偏又提前离开,那水寒冷,你的伤势不仅没有缓解,反倒更加严重。偏偏你又忙于战事,从未有一刻放松的,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看不出来?你体内的真气,消散得虽然缓慢,但如今,却也只剩八成不到,等你真气散尽,谁还能救得了你!”司马滢萱一甩袖子,长叹口气。

    “尧儿,雪莲与灵芝虽能缓解一时,但不能彻底助你痊愈,以卿早与我说过,灵芝雪莲丸对你的伤已经没了作用,你也早停了这药,若再找不到龙凤精血入药,你会死的。”

    尧殇不语,他自己的身体,自己如何不知。

    自天山回来之后,虽有沐以卿一直为他调理,司马滢萱也不时运功为他缓解,可每每入了子时,他体内真气便会乱窜,每到月圆之夜,便有爆体而亡之感,熬了过去,真气便会又消散一些,如今,他还剩下七成功力,但旧伤不愈,剩下的功力,也会慢慢散去。

    “师兄,我陪着滢萱姑姑去上京,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她,你放心!”沐以卿承诺道。

    尧殇沉吟,随后看向辰光,“如今五国局势稍安,然西晋并不安分,年前,或许还会对中州出手一次;南越如今还需时间喘气,届时你只需冷眼旁观,不必参战,守好南越便可。”

    “主子!”辰光听到这里,已经猜到尧殇要做什么了。

    半月之后,上京帝都大街上,站了三个人。

    “师兄,这上京帝都,比之中州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一人身穿青白色绣竹直襟长袍,手拿一把折扇,正是沐以卿。

    “中州如今大不如前,更是比不上了。”司马滢萱头戴一黑色斗笠,一头银丝被遮了起来,同样的,那风华绝代的模样,也被遮了起来。

    “先找个落脚之处吧。”尧殇淡淡道。一身玄色直襟长袍,袖口和衣角绣着祥云纹饰,原本孤傲俊朗的脸,易容成了个毫不起眼的模样。

    这边,三人一起进了一间客栈,店小二忙嬉笑着迎了上来:“几位,是打尖儿啊,还是住店呀?”

    “三件上房。”沐以卿丢了一锭金子过去,那小二掂了掂,约莫十两的样子。

    “好嘞!客官稍等,小的去拿了钥匙,便领几位上去。”店小二转身去柜台,将金子给了那掌柜的,便拿了一串钥匙,又过来领路。

    “师兄,走了。”沐以卿见尧殇正在出神,便出言提醒了一声。

    “嗯。”尧殇淡淡应声,方才,他听见那边坐着的几人,谈论昨日东宫失火,太子遇刺之事,这么快,便有人等不及想得到龙佩了么?

    而此时的皇宫之内,君无言正躺在寝宫之中,昨夜遇刺,他并非没有防备,但那刺客身法诡异,还将他引入一迷阵之内,幸好之天山回来之后,他向鹤忘卿苦学了几天阵法知识,在没有在迷阵中彻底失了方向。

    只是他终究缺少对阵法一道的天赋,被困在迷阵之中,也不得破解之法,还被那刺客伤了肩膀,若不是如风赶来,他恐怕就要没命了。

    从鹤忘卿那里,君无言也知道了龙佩的传说,也猜到了绥帝的用途。立他为太子,绥帝并非心甘情愿,这样将他推到风口浪尖,若他就此死去,绥帝也算了了桩心事。

    不过,他好不容易重活一次,绝不会这样轻易认命。乱世之中,君臣之礼显得更加淡薄,君家能做这方天地的主人,他周枫如何不能做这天下的主人?!

    说到底,如今这几国,不过都是乱臣贼子,都是司马一族的叛奴,就算他夺了君家的权,又能如何?

    如今尧殇占据了南越,他若不能掌控上京,将来,如何能与尧殇一搏,又如何,能够夺回他的阿玉?

    “你在想什么呢?”阿玉推门走了进来,“那人身法诡异,又会一些简单阵法,经过一夜审问,我猜测,他是西晋派来的人。”

    如今天下,会阵法的人并不多见,阿玉知道的,也就明溪先生、鹤忘卿、司马滢萱,以及,她这个半吊子。

    且阿玉知道的这些人,都不曾培养过这种会用迷阵的死士,更别说派这样一个人来夺取龙佩。

    然而,阿玉没有忘记,在西晋,还有一族,也会阵法,并且,还有更多诡秘的手段。

    “你是说,萨孤杰的人?”君无言道。

    “没错。传闻龙凤环佩本是司马一族与萨孤一族守望相助的证物,除了销声匿迹的司马一族了解此物,剩下的人里,最了解此物的,必然是萨孤一族。”阿玉点头。

    因为萨孤族了解龙佩非同寻常,是以更急着得到龙佩。

    “他们如此心急,看来,这龙佩的传说,还是有几分是真的。”君无言双眼微眯,绥帝要将他推到风口浪尖,给他的龙佩,并非是仿制品,而是真正的龙佩,否则,五国精明者何其多,一块假佩,如何引得来他们?

    “不知他们,还会有更多人打你龙佩的注意,只是是想得到天下的人,都不会放过你手中的龙佩,你的处境,十分不妙。”阿玉开口,似有些担忧君无言。

    “如风兄弟不必担心,龙佩被我放在一个很妥帖的地方,只要龙佩不丢,我的命,也就还在。”君无言轻轻一笑,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与阿玉之间似乎正朝着朋友的方向发展,加之昨晚阿玉刚救他一命,他对阿玉又稍加信任了些许。

    阿玉闻言,心中动了动,但也并没有问君无言将龙佩放在了那里,只是嘱咐了几句叫他好好休息的话,便出去了。

    在阿玉走后,君无言皱眉,喃喃自语:“难道,他果真对龙佩无意?”

    方才,君无言故意提到他将龙佩藏了起来,而阿玉竟没有多问一句,这让君无言有些不确定起来。难不成,这个如风,还真把自己当朋友了?

    “呵。”君无言轻笑一声,眉头舒展开来,心道这如风果真聪明,知道若是多问,自己必会对他起疑心,届时,不论如风是否再打龙佩的注意,自己都会对他留一分防备。只是,即便如此,君无言依然不可能完全信任阿玉,只因如风此人,查边九州,君无言,都没有查到过他的过去。

    即便名字有假,可人物关系总是会有漏洞的,比如说,君无言早就查过,阿玉在古代,根本没有朋友,又怎么会托这样一个人,去帮她找周枫呢?

    所以,这个如风,极有可能,是尧殇的人。

    不过,看着如风救过谢皇后,住昨晚又救了自己的份儿上,君无言暂且不会与其撕破脸,毕竟如风此人能力非凡,在他没有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之前,君无言便暂且这样与他相处便是。

    

    作者闲话:

    想了想,还是让尧殇离阿玉近一点吧,要不要他们快点相遇呢?欢迎小伙伴留言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