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清诗哭诉

章节字数:3130  更新时间:18-11-16 2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中州京都。

    阿玉快马加鞭了两日,总算到了京都,这里依旧还是昔时的模样,只是原来热闹的大街萧条了不少。

    即便如此,京都的繁华依旧不是那些小城可比。

    牵着马儿,慢慢走在街上,比起原本东齐帝都的大街,这里让她更加熟悉。犹记得当时刚与尧殇成婚,他便陪着自己在这京都的大街逛了一整天……

    沉浸在回忆里的阿玉正漫不经心的走着,后方突然蹿出一个女子,慌不择路,竟一头扎进了阿玉怀里,阿玉忙用手去扶她,可那女子还未见是谁,便挥舞着手臂,口里还大喊着:“不要抓我,我不要回那个地方,不要抓我!”

    虽还未见得女子的样貌,只那声音,阿玉便一下子听了出来:“是我!”阿玉开口,并未用假声,而是她原原本本的声音,清冷的声线,少了几分女子的娇媚,多了几分男儿的英气。

    那怀中女子一听这声音先是一愣,忽而抬头,见是一陌生男子的面孔,连忙又要挣扎,待听得后面喝骂声传来,她更是挣扎得越发猛烈。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二姐姐,是我!”阿玉再次开口道。

    那女子这才镇静下来,不是沈清诗是谁?

    “你是…三妹妹?”沈清诗喃喃了一句,虽阿玉易了容,但这声音和语气,像极了那个三妹妹,忽而想到后面的追兵,忙抓住阿玉的胳膊道:“三妹妹快跑,后面的人要抓我!”一时之间,竟忘了之前永定王妃已死的消息。

    “到底所谓何事?”阿玉皱眉,她离开中州前,沈清诗似乎还未出嫁,可到底是许给了靖远候府的姑娘,怎么会在大街上被人追捕?

    “来不及了,别管我了,你快跑!”沈清诗一推阿玉,转身就要向那几人而去,不能连累三妹,她只能牺牲自己了。

    哪知她根本没有推动阿玉,反而是后者,一把抓住她手,只轻轻一拉,便将她护在了身后。

    那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见沈清诗被一形容瘦弱的男子护在身后,便不将阿玉放在眼里。对着沈清诗啐了一口:“贱蹄子,等老子抓你回去,看花妈妈不打断你的腿,竟还敢往男人后面躲!”说着,便到了阿玉跟儿前,一拳向阿玉挥去,阿玉不动声色,只在那拳头离脸只在毫厘之间时,一脚踢飞了那汉子。

    后面的人见状,皆是大吼一声:“上!”便高高举起了拳头,要像阿玉砸来。

    阿玉并不将其放在眼里,一个漂亮的回旋踢,便踹倒了两人,又一个侧身,便将剩的那人轻轻绊倒,不在话下。

    沈清诗在阿玉后面睁大了眼睛,这真是那个三妹吗?可她明明承认了啊!

    转眼之间,那几个汉子便倒在地上哀嚎,起不得身。阿玉懒得再看,只回身对沈清诗道:“可有伤到?”

    沈清诗看着阿玉陌生的脸,呆呆的摇了摇头。

    随后,阿玉让沈清诗带她去沈家落脚的地方,只是沈清诗却不肯说话。阿玉又见沈清诗形容狼狈,面色饥黄,干脆找了个客栈,丢给店小二一块银子,要了间上房,又吩咐小二打盆热水,上几个好菜,方才带着沈清诗进了屋内。

    阿玉将门关上,示意沈清诗坐下,从包袱里掏了个小瓶子出来,倒在手帕上,擦了擦脸,便露出真容来。原想等沈清诗自己开口,但见她手足无措,神色紧张,颇有些局促不安之意,阿玉也不好开口。只等热水上来,让沈清诗净了面,又等饭菜上来,陪着沈清诗吃了后,阿玉这才开口。

    “究竟是怎么回事?”阿玉轻声问道。

    “我……我……”沈清诗犹犹豫豫不敢开口。

    “他们是青楼的人?”阿玉想起那人口中的花妈妈,听着就像那老鸨子的名儿,加上沈清诗身上这衣裙,不见半分庄重,哪像世家女子穿的?

    “是……”这一开口,眼泪便一个劲儿的往下流,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带沈清诗稍微平复了一点,阿玉又才问道:“靖远侯府呢?我记得你是九月的婚期。”言下之意,便是靖远侯府怎么不管她。

    “那时你生了大病,此后一直在家不出,后来王府更是不许人探望了,自是不知的,与我定亲的那位,竟是个好男色的,还与工部侍郎家的二公子搅合在了一起,那工部侍郎的嫡妻知晓了,前来向我母亲诉苦,好好的儿子,竟有这样的怪癖,遂又劝母亲,替我推了这门亲事。”沈清诗神色凄凄,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到,又道:“之前,不是说长宁公主把你……”沈清诗这才反应过来,此前阿玉被传死于宫中,如今却好好站在她面前,还,还这般厉害。

    “传言不可信,其实,我很早之前,便离开中州了。”阿玉道。

    “难道,永定王早与南越勾结,才一早送了你走?”沈清诗惊讶道。

    “勾结?”阿玉眼神一眯,这话,还真是难听。

    “对,对不起,”沈清诗见阿玉面色不愉,忙低头认错,解释道:“先前永定王拿下南越,便宣布脱离中州,许多人都说,说他与南越,早有勾结,甚至还有人传出,早在先帝寿宴结束,那南越公主回国之前,还秘密夜会过永定王。”

    阿玉一挑眉,南越公主夜会尧殇?

    离开上京后,她与尧殇及南越大军一起回去,到达那日,便是那南越公主带人迎接的。那个女子,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后来,知道尧殇病重,她也派人搜罗了不少珍稀药材来,倘若是被尧殇打败,不得不臣服,不是巴望着尧殇死么?可她前来探病时,那掩饰不住的关心,分明召示了她对尧殇的心思!

    这样一来,让尧殇留在南越,与那月玲朝夕相处的,想着还真是让人不爽。

    沈清诗见阿玉不说话,只以为她是生气了,便不在言语。

    阿玉回神后,方想起自己要做什么的,便又道:“我没有生气,你只需好好与我说说,今日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让你说沈家的落脚之处,你也不肯说?”沈家之前住的是御赐的府邸,没了官职,自然宅子也被收了回去。

    “呵,沈家如今,就连那市井人家都不如了,我…我是被他们卖出来的!”沈清诗一咬牙,复又大哭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清歌呢?三婶怎么会同意?!”阿玉皱眉,刘氏那人,向来疼爱女儿,她膝下无子,更是对两个女儿视若珍宝。

    “母亲她,母亲她……”沈清诗哭得更狠了,等稍好点了,才道:“自从一家子的老爷被罢了官,就分了家,各自拿着家私过活去了,只是在职时,大伯与左家关系向来好,新帝登基后,便寻了个贪污的罪名,罢了沈家人的官,还抄了家,那点子家私,不过就是母亲的嫁妆。”说到这里,沈清诗又哭了一会儿,后又接着道:

    “一家子都是过惯了好日子的,那样大手大脚的花用,母亲的嫁妆又撑的了几时?加上父亲自分家出来后,便一日暴躁过一日,对母亲再无好脸色,母亲向来温顺,又怎会顶撞他呢?可是,可是……”说到这里,哭着的沈清诗脸上恨意又多了起来。

    “可是,他吃用着母亲的嫁妆,还不给人好脸色瞧,后来,后来竟将一女子领进了门,还有个六岁的男童!他竟然早早的置了外室!”沈清诗恨道。

    “确实可恨!”阿玉皱眉,等着沈清诗继续说。

    “后来,他更是迷上了赌,为了那外室和那外室生的野种,把母亲气病了不说,欠了大笔的债,就要把我卖了还债!”沈清诗哭道,“母亲拖着病体,愿将所有的银钱都交于他,可他拿了钱,竟还是偷偷将我药晕,趁夜买到了青楼!”

    “这个败类!”阿玉气得锤了桌子一下。

    “我醒了之后,假意认命,过了两天趁着那起子人不注意,逃了回去,哪知,刚一进门,就听到母亲,已经,已经被他们草草下葬之事!我求到大伯二伯门前,竟无一人理会我。后来被他找到,又将我给了青楼!”沈清诗哭倒在桌上,伤心欲绝。

    “那清歌呢?她如何了?”没想到沈亦华如此败类,阿玉越发担心沈清歌。

    “清歌?得知你死的消息,她便嚷着要去找五弟,说是永定王不肯为你报仇,要寻五弟一起为你报仇,突然有一日,她便悄悄出了府,也无人知道,等府里的人发现时,早不知她去哪儿了。”沈清诗道。

    闻言,阿玉越发担心起来,如今这世道,这样兵荒马乱,沈清歌一个闺阁女子,这样真的太危险了!

    当日,沈清画助她逃跑后,便被尧殇丢到了夏之远手底下历练,后来尧殇失忆,便也想不起沈清画了,至于夏之远,因要接管南越军防,也把沈清画抛在了脑后;待阿玉到了南越,沈清画凭着自身能力以及攒下的军功,已经是个千户了,夏之远这才想起来,沈清画还是他们家王妃正儿八经的兄弟呢!

    只是阿玉忙着照顾尧殇,而沈清画尚在军中,两人并未见过面,只是知道了沈清画的近况,阿玉也便放心了。

    只是,她并未听得沈清歌找去的消息,一时之间,心中焦虑难安。

    

    作者闲话: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收藏哦,有推荐票的小伙伴帮忙投上一票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