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相见

章节字数:1962  更新时间:18-08-22 2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年后

    皑皑雪山,所见之处均为白雪,所见之人都穿着厚重的皮毛。

    在雪山之巅的一处竹屋,四周都铺上了皮毛,木质的地板上传来阵阵热气。

    要踏上雪山之巅,除非有人带着,不然走到一半就会迷死在雪土里。

    屋中,夜月跪坐在软垫上,手捧着卷临福交上的回答,神情莫测。

    临福见此,神色难过的低下了头。

    天下大势,他实在不懂,就算说了也一定会有变故,他不敢推测天下大势。

    好吧,最大的原因是他临福不喜欢这些。

    心里头闷闷的,临福不想让大师兄怎么操心自己的事情,大师兄身体都不好了,怎么能让人操心这些呢,况且他一看那些就烦。

    见了就忘,不是他记忆力不好,只是真的完全不想记住那些。

    除了最常见的那些诗词歌赋有写,关于天下大势就寥寥几笔,再加几点墨水。

    夜月抬头看着小小的人儿略微失神,是不是临渊小时候也曾这样烦恼过这些?临渊幼年登基,有没有人逼过她学习这些?

    不由放软了嗓音,“师弟,过来这儿,让师兄抱抱你。”

    在墨国,夜月可不曾这般亲近过任何一个弟弟或哥哥。

    临福抬头,眨眨眼,看看大师兄,师兄冷了?好吧,他临福可以牺牲自己大男子气概,给师兄取暖的,心里的烦闷也消去了许多。

    大概,男人,无论大小,只要被需要了,心情都会不同程度的变好了。

    越过书桌,临福直接坐在师兄的大腿上,临福小小的,完全可以被已是成年的夜月包起来。

    夜月神色惊讶,原来抱着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

    好小,好暖和,就像个小火炉,比腿上的毛毯还暖和。

    唇边带笑,一手直接摸上了临福的脑袋上,轻声安慰道:“师兄也是从你这个年纪来的,居然不想懂,那就不要懂。

    单纯背好我曾给你标注的东西,平日里也不用如何的去理解它。

    如果遇上事了,你再翻出来,再深想,想想师傅和师兄怎么给你解释的,你就差不多明白了,相信凭着我们临福聪明的脑袋绝对没问题的。”

    美人师兄的那别有技巧的教导,成功让临福放下对许多内容的下意识排斥。

    背都背了,离理解也不远了。

    临福很开心,被师兄夸奖了,师兄说他聪明呢。

    临福的圆眼此刻完全是愉悦的情绪,夜月也暗自松了口气。

    当初他在雪老这边学习,可没有人会安慰他。

    一切都是靠自己学习摸索的。

    幸好,临福这里,有他帮着,临福才不会太过纠结。

    尽管他是换了种说法,临福还是听进去了。

    夜月也不由失笑,真好哄。

    夜月在临福心中,一直是个温柔的大哥哥。

    在写给皇姐的信上说了好多师兄的好话,于是,临渊每次见到弟弟的信时,脑海浮现的画面就是好多模样的夜月,一个性格鲜明,立体的夜月。

    临渊单身清心寡欲多年,后宫一个男的都没有,而能上大殿的臣子大把都是有胡子的,年轻点的已经有妻子,不然就是她熟悉的臣子兼朋友,完全下不了手。

    那个夜月,对临渊的吸引那是逐日增加。

    一年一年过去了,临渊的心更是痒痒的,她忍啊忍,可是到最后,她发现,孤身一人哪有身伴美人的好?

    夜里寂静寒冷,身旁没有个人,批阅奏折几乎一整天,她累的只想躺床上,肩膀都是酸痛的,躺在床上,神经却异常的兴奋。

    这时,暴君就会想着美人。

    她也想美人对她笑,哄她,安慰她,但更多的,她想和美人一起睡觉。

    想明白美人眼底那抹情意是怎么回事,美人也是对她有意吗?临渊几乎是肯定了。

    她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夜月?如果是,临渊感觉夜月就是她命定的皇夫了。

    真的忍不了,那个人离自己那么远。

    很快,临渊趁着她休假时,快马加鞭来到了雪山。

    来雪山,不是为了弟弟,单纯想见那个男人。

    很累,但没问题。

    临渊的心情极其愉悦,虽然脸上僵硬,但那是被冻的好吗?

    临渊一点也不喜欢寒冷,平日火暴的脾气在此刻仿佛降温了。

    见色忘弟说的就是临渊,不过临福也不会不开心,因为他也是。

    自从和师兄住一块儿的时候,他的心里还真没怎么想过皇姐。

    一身墨袍,心心念念的人就出现在了门口,夜月呆了。

    怎么可能?

    临渊怎么可能独身上来的?

    很快,临渊就装作虚弱的模样,瞬间软倒了双腿,双手撑着夜月递过来的手肘。

    夜月不知道,为了靠近他,临渊有多么丧心病狂。

    装病。

    而且很快就登堂入室了。

    临福都很少来他私人的寝室,临渊的话,不是不能接受。夜月莫名其妙,苍白的脸上满是红晕,煞是好看。

    不是没有别的房间,只是别的房间都没有夜月这里来的暖。

    夜月也闻到了临渊身上的汗水味道,即使被五层衣服覆盖着。

    在夜月看来,临渊穿得太少了。

    他都穿了十件。

    “夜月,我头痛。”临渊说完就捂着自己的脑袋,装得有模有样。

    她平时装病就是这样。

    夜月赶紧把人扶到自己的寝室去,因为临福的床还是很小的。

    两人再次见面就是这般兵荒马乱。

    夜晚,已经睡过去的夜月突然又睁开眼睛了。

    他已经看出临渊是装的了,侧头看着真的疲累熟睡过去的临渊,手捂着自己的胸,又在不安的跳动了。

    临渊这般靠近他,有何目的?

    是他想的那样吗?夜月眨眨湿润的双眼,试图把泪水逼回去。

    不想吵醒临渊。

    而临渊却翻过身来,抱住了她一直想抱的男人。

    夜月闭上眼睛,就让他享受下这最后的美好吧。

    他明白他和临渊是不可能的,假装不知道,不是不可以。

    黑暗中,泪水却一直往下流。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