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整个雪山都是本殿的!

章节字数:2044  更新时间:18-09-05 1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临渊难得的一觉睡到天亮,这六年来出的事情真多!

    红莲教最先找她文国开刀,其他国家都不爱,唯独只爱挑衅文国。

    不过也终于料理完了,抽的红莲教连爹妈都不认识!

    红莲教也是吃了个硬亏。

    文帝是历任文国最有钱的,因为每代子嗣不丰,宗室皇族死后财产都归皇帝一人的私库,每代攒下来剩下来的都是临渊一个人的。

    每代子嗣不丰不仅是宗室的痛,但更是文帝的痛。

    宗室有钱,能合理经营很多生财的门道,但她堂堂文帝,操心的东西够多了,还得操心钱财的问题,文帝很累!

    但临渊只要一想到自己本国的废物那是一大筐一大筐的,也只能狠心投出大量的金钱修建各个要塞,尽管废物一箩筐,但硬件起来了,死亡人数直接下降。

    每顿都是大白米几碗的养着的士兵,哪是那些面黄肌瘦的红莲教能比得上的。

    每个要塞都是刀剑指外,密密麻麻,一大座城堡至少有一万只刀插在城墙上,敌兵要是想攻城,先过了刀林先。

    就算普通的城堡,也有刀林防护,让文国的百姓看了心安,让友国看了欣喜,敌国看了心累。

    但可想而知,临渊出了多少钱财,工部号召了多少次的人前去帮忙。

    工部在六年前成为六部最忙的部门,这里弄完弄那边。

    先是解决最要紧的边缘地带,兵分六路,已经详细刀林建设图册的钦差纷纷前去,各自带着一百工部侍郎和五百老匠去弄刀林。

    一瞬间,临渊口袋的钱滑溜溜的就溜走了。

    临渊心痛也没办法,她完全能料想到一旦打战,文国会有多少人死亡,多少士兵因硬件问题而死,更惨的是会有无数的战报说:战败!请求支援!

    完全不想收到这样的战报,只能忍痛给钱。

    即使文帝平时多淡定,私库一瞬间消耗得太快,也是很难受的。

    文帝的脾气人人皆知,工部不敢太过分,图样设计得极为精简,一点华而不实的内容都没有,完全不符合当前文国审美的潮流。

    但也保住了文帝更多的钱财。

    国库就更尴尬了,平日这里灾,那里又灾,加上文国的税不高,文国官员福利又那么好,还总有些贪官不知死活想贪,虽然都被暴怒的文帝宰了泄愤。

    文国的税不比其它国家,文国贵族少之又少,封地也少,地方各地不敢将税加到三成,都统一两成,没有楚国那种贵族满天飞,税高之又高的。

    楚国为例,在天子收田农们的三成税后,还有贵族应得的税收,在自己的封地,税收都是贵族说了算。

    算了,钱挪挪就有了。

    稍稍一抹额头,伸个懒腰。

    记忆回笼,蹙眉,她好像忘记了,装病对夜月而言,可以很简单的就看出来么?心中略忐忑。

    转眼望去,夜月身上盖着的金蚕丝被已经被她褪到腰下了,夜月依旧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感受着光线,现在太阳才升起。

    临渊微微伸个懒腰,突然,文帝的脸僵住,她的腰怎么了?怎么那么酸痛?

    这床实在是太软了,应该是。

    绝对不是她老了。脸色很难看。

    心神一动,低头,夜月脸上那抹熟睡的红晕和浓密的睫毛都倒映在临渊眼底,慢慢的呼吸声在临渊听来是很美妙。

    临渊发誓为帝生涯从未为一人如此牵心挂肠。

    如此亲近的举动,文帝脑袋被刺激的很重,心扑通得跳了,美人缓缓睁开那双墨色眼眸,刹那,风华绝代。

    魏公公表示过:自家主子,容颜绝代,才华洋溢,千古至今,无人能比。

    白国皇帝表示过:如此美如冠玉之人,应是天上人。

    在十佳美人排行榜上,夜月自成年后,从未从榜首掉落。

    为之生死,为之痴狂者,数不胜数。

    临渊是心智无比坚定之人,初次见面时却陷入美人坑里,几乎没成功爬出坑过。

    每日批阅奏折,从不间断。

    唯独栽在夜月身上,这大把功夫,往日临渊会拿去睡觉,绝对不会浪费在路上。

    很快,有人开始敲门,然后就直接踹门而入。

    临渊下意识直接把夜月的薄被立刻扯上去。

    轻轻柔和的声音响起在这座小阁楼里。

    “主子,醒醒,该起来喝药了。”

    听后,临渊皱眉,那么早就起来喝药?

    殊不知夜月更恨,因为焚心这种歹毒的毒,使他不敢往前,明明临渊就在身侧,却像隔着银河。

    他仰望她,但他却无法告诉她,他不想那样轻浮。

    明明他没有多少年可以活,何必徒惹人伤心?

    明明没见着临渊时,他下定了决心再也不往前一步,但是为什么见着人,他就忘了这件事情?

    不喝药他会死的更快,呵。夜月嘲讽着。

    魏公公进来时,看着床边的女帝时,呆了,主子的面子又受伤了。

    夜月朝临渊点头,梳洗后,夜月喝完药,临渊就在旁边看,临渊清晰的感受到夜月对她有点冷漠。

    她以为他会给她准备去寒的药水呢。

    突然,就在临渊刚喝完药时,有人闯进来,“大师兄,你居然包容一个外人进来雪山,你对得起师傅吗?”男人义愤填膺,很是愤怒,大师兄居然顶风作案,心里也有丝窃喜,大师兄被师傅罚了,威严必定扫地。

    夜月刚好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夜月哪里有人敢惹?

    戾气在夜月眼眸泛滥。

    “整个雪山都是本殿的,按国界,自本殿来雪山后,本殿已经买下整座雪山,这还是得到韩国皇帝的允许,你算哪根葱?”

    “我是你大师兄,要知道,将来雪山所有的师弟师妹都由我免费派遣五年,你哪来的担子敢闯我的居室?”

    “来人,将人逐出师门。”夜月直直盯着该人,他知道是某国候府世子,但这又如何?

    这人平日就假惺惺与人交好,是有不少蠢货上当,但那又如何,他哪里需要他们的帮忙?一群废物!

    该男子自从看到师兄眼前的不善就蒙了,怎么可能那么严重?

    要责罚也不可能这么随意吧?

    哪里知道夜月此刻的心情万分不适。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