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见师傅

章节字数:2482  更新时间:18-09-28 23: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临渊一身鎏金衣袍,在阴风阵阵的雪山上,看起来格外的光彩夺人。

    “月月,你喜欢玻璃执壶吗?”言下之意,临渊是想把这宝贝给夜月的。

    玻璃执壶不仅仅代表着艺术品,它更代表着墨国隔壁国度的一万士兵,虽然是略穷的部落,但民众几乎个个骁勇善战。

    当初这个部落和临渊求助关于许多种植方面和艺术方面的东西,为答谢临渊,就把唯一一瓶玻璃执壶给了临渊了。

    包括背后象征的意义。

    虽然临渊一直想知道那么穷破的部落是怎么揉捏出这么美的玻璃执壶的。

    夜月眼底动容。

    临渊开口就是玻璃执壶,那不是玩物,那是她的最爱,她的守护。

    他以前就开始观察临渊的一举一动了,所以才会对临渊没有信心。

    因为临渊心里只有文国和她弟弟,好似什么都插不进。

    无论是感情多深的师哥,在谋逆这方面,毫不犹豫屠了他九族。

    他呢?何德何能?

    夜月其实已经得到小舅子的支持了,别的妖艳贱货都抵不过小舅子的支持。

    夜月看着临渊双眼流露的温情,眼睛一红,“怎么能要你的喜爱之物?我素来不爱这些,你……”话还没说完,就被临渊打断。

    临渊壕气冲天,“自见过你后,我最珍贵的宝物就是你了,其他的都是给你的点缀。”

    “我甚爱玻璃执壶,但我希望你能收下它,而且它能保护你,也能做定情信物。”临渊信誓旦旦。

    “你会收回去吗?”夜月听到定情信物就不想退回去了。

    “当然不!”临渊否定。

    “你知道墨国的事情吗?”夜月不敢喘气,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临渊看了眼,从容道:“虽然我没有陪伴在你身边,但我知道你很多事情。”

    夜月放心了,要是临渊真的因为一个人的容貌而求爱,他会心慌慌的。

    夜月也思索着自己能给临渊什么定情信物。

    不能太俗,一定要有意义。

    但是他此刻身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枚墨蓝扳指。

    也不蹙眉了,临渊好奇→_→。

    “临渊,我一时不知道准备什么,这个先给你。”夜月把扳指取下,给临渊的无名指试了下,居然刚好。

    夜月瞪大眼睛,随后恢复平静,安慰自己,没什么,总会有异数,不过手掌比他大了点而已。

    额,原来是在意这个,临渊了然。

    “不,你的定情信物我早有决定。”临渊瞥了下扳指,挺好看的,虽然墨蓝为主色,但隐有金光,是她喜欢的类型。

    “恩?你说,只要我有。”夜月却不再瞧扳指一眼,这是他给临渊的。

    即使它也代表着他曾经努力去得到的东西。

    直到把它送出去,他才明白,背后的意义都抵不上她的愉悦。

    “很简单,我想要你幼时,成年时的一切回忆,我比较喜欢精神方面的,这戒指就当实质性的,也是你我交换信物的象征啦。”临渊不刻意降低嗓子的时候,声音有种意外的甜美。

    夜月不知道,为什么临渊的音容都是合着他想要的长。

    情人眼里出西施!

    夜月垂眼,同意了。

    即使不是很愉快的回忆。

    两人甜甜蜜蜜了整个下午后,下棋,赏雪,谈心。

    临渊就背对夜月打算去看弟弟了。

    可是夜月却不忍再骗临渊了。

    在夜月快到自己的屋子时,夜月转身对快走的临渊轻声道:“我命不久矣,最多十年时光,你知道吗?”夜月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态说出来的这句话。

    他居然把最大的死穴说出来了。

    半响,夜月眼底一片水光,他到底在绝望什么?他也不知道,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有什么承受不住?

    夜月的眼眶承载不住辛酸了,眼睑下方被苦水冲刷着。

    临渊直接蒙了。

    她的皇夫,刚到手不久呢。

    怎么可能?

    临渊在思考夜月撒谎的可能性。

    转身却看到夜月无声的哭泣。

    夜月木着脸庞留着泪。

    魏公公看到自己主子这样也是第三次了。

    一次,主子遇见女帝,又偶然知道自己过不过而立之年的时候;

    一次,那位帝王掐着主子的脖子,在主子刚崭露头角的时候。

    一次,就是现在了,太狼狈了!魏公公叹气。

    然后就看见女帝皱眉直接拦腰抱起了主子直接到夜月内室的椅子上。

    魏公公瞪的眼睛都快出来了。

    主子看起来瘦弱,但也是个男人,绝对比女帝重的。

    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

    魏公公心里想法临渊没兴趣,现在要紧的是男人。

    临渊当然也伤心,可是没准有治的方法呢?

    男人应该也是水做的!临渊擦着擦流不完的眼泪。

    “那又怎么样?总归你余下的时光应该是与我度过的。”

    夜月被临渊直接放在腿上,夜月捂着眼睛,闷闷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临渊怜惜的看着男人。

    她明白他并不懦弱,甚至野心勃勃。

    而且聪明得让她觉得她后代至少能再统治王朝几百年。

    脑子里那稀奇古怪的主意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临渊也不知道自己心里会如此的吹捧着夜月。

    夜月快接受不了如此甜美的话语了,心脉加速发热着,强行镇定下来,双手压在临渊的肩膀上,喘气道:“我心悦你,你知道吗?如果你身边有别人了,我就会生气,同样,我身边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

    夜月说是生气,其实就是发疯,哪个男人敢抢临渊,直接拖出去五马分尸,而临渊也别想讨好。

    夜月不是个没有权势的男人,遭到背叛时,绝对没有想象的大度。

    “临渊,和我见师傅,好吗?”低沉迷人的嗓音让临渊头脑发热,眼神发狠。

    临渊毫无犹豫,应允。

    这是什么操作?主子的房间不再是只有他一个人能进入了。魏公公苦恼。

    雪山都是才子佳人的天下,彼此明争暗斗,但是夜月却是他们永远跨不过的山,也没多少人会自讨苦吃给自己找事!

    夜月的才智闻名天下其实是墨国皇后做的最后悔的事情。

    墨国本来就崇尚武学,精攻小道的人是没有资格追逐皇位的。

    可是哪知道夜月那小不点的,脑子愣是比个大人还精,反而以此直接进到墨皇眼里。

    墨国皇后脸笑肉不笑,她的皇儿是不可能赢得过这人的,可恨,竟然给人做嫁衣了!

    给夜月宣扬才名的事情是墨国皇后一生的污点。

    夜月被感动得就快把身家性命都给了临渊了。

    临渊撒娇的模样好可爱!夜月的心脏有点接受不了。

    好可爱!

    临渊一直在逗着夜月,就怕人钻牛角尖,看着人眼里掩饰不了的笑意,临渊也是松了口气。

    她哪能不觉得可惜呢?惊才艳艳,她的皇夫怎么可以那么短命呢?没错,人生几十年,就十年,太短了。

    夜月不经意看见临渊眼底的惋惜,心涩,但也只能假装看不见了。

    临渊没有放弃让夜月接受治疗,瞬间,全国都在寻求神医。

    临渊突然将夜月的头埋在她怀里,亲了人家脑袋一下,“你这么好,十年我本来也该知足的,但能越久当然是越好了,我的床只有你能上。”

    临渊是个贴心宝贝,不过只针对夜月。

    夜月眨眨眼皮,他很辛福,真的。

    夫复何求!

    他偏激,他黑暗的一面就这么的消褪了。

    他也惊讶。

    夜月突然放开了,就十年,他没必要花费太多心思在别的事情了。

    他该放开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