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火车上的鬼故事

章节字数:7203  更新时间:18-08-01 1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雷子啊!你到了盐城之后记得给妈打个电话啊!火车上要注意看好自己的行李,不要被小偷偷了,钱包放好,火车上肚子饿了就买上面的快餐吃,泡面不要吃,手机不要玩太久了,对眼睛不好。”

    “好了,妈,我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了,火车马上就要检票了,先这样了啊,挂了啊!“

    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大厅里,一个穿着短袖长裤运动鞋的小伙子,背着一个陈旧的包,包鼓鼓的,已经到最大容量了,身边还有一个暗银色的拉杆箱。他挂断了母亲的电话,抬起头盯着大屏幕上显示的火车时间信息,左手捋了捋还算清爽的头发,18:25,离检票还有十来分钟。

    孙雷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坐了一个半小时的乡村大巴,拥挤不堪加上一路颠簸,让他很是疲惫,靠着有些油腻腻的座椅,闭着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着未来的生活,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惶恐。

    “各位旅客,请注意,由昆州开往盐城的火车,马上就要开始检票了,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广播里面传来,把孙雷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人们已经自发地排起了队,虽然不是很整齐,但也不混乱。孙雷拉着行李站在队伍的后端,他抬头向前望去,队伍中有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的商务人士;也有背着蛇皮袋,一家子出来工作的中年民工;也有和孙雷年纪相仿的青年;有认识的人就相互聊两句,没有认识的人就只能低着头刷着手机。

    检好票后,孙雷快速地拖着行李箱往10号车厢赶去,晚了行李就没地方放了,刚踏上绿皮火车车厢,一股子汗臭味就迎面而来,孙雷不禁有些邹眉,“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谢谢。”经过一番功夫,他总算是挤到自己的座位边上,脱了鞋子站在座位上,举着拉杆箱往行李架上放。

    “小伙子,你能帮阿姨把这行李箱放上去吗?太高了俺够不着。”一道夹杂着浓浓方言口音的普通话,传进孙雷耳里,只见一个四十六七中年妇女正脸带笑意地看着自己,妇女穿着很朴素,黝黑的脸上那和善的笑容让人无法拒绝。

    “好的,不客气”孙雷说着就从妇女手上接过箱子,手上一沉,这箱子这么重!比自己带的要重不少,咬咬牙一顶,将箱子放上去了,孙雷有些不放心,又用力将箱子往里面推了推,直到推不动了才拍拍手坐在座位上,呼了一口气。

    “小伙子,谢谢你啊!来,吃糖!”对面的中年妇女,从塑料袋里面拿出几个糖果递给孙雷。

    孙雷伸手接过糖,笑了笑说道:“阿姨,你这箱子好沉啊,你一个人带着它肯定很不方便。”

    “可不是嘛!我也不想带这么多东西的,可是俺家里穷啊,外头要用到的东西,能带的我都塞箱里面的了,毕竟外头的东西太贵了,能省一点是一点,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呢,所以俺们也不敢多花钱啊。”妇女用满是茧子的手剥了一颗糖放嘴里,说道。

    听完妇女的话,孙雷很是感慨,眼前的这位中年妇女,让他想起了在老家的母亲,相仿的年纪,都是为了操持一个家省吃俭用,不容易。

    点了点头,孙雷挤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再说话,车上已经是挤满了人,坐在旁边的是一个肥胖大叔,一个人都顶上两个人的位置了,把孙雷挤在小角落里,也好在孙雷人瘦,要是再胖个几十斤,估计二人都要为座位打架。燥热的天气,腋下的狐臭味,汗味,泡面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差点让孙雷吐出来,头使劲往窗户那边的玻璃靠去,那里的空气·让孙雷觉得好受些。

    火车开动半小时后,不知道是空调风吹散了那些味道,还是闻久了也就习惯这种味道了,孙雷的头慢慢靠向了座位,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心里盘算着到盐城后,先找一个住的地方,再找工作。

    在网上搜盐城的租房信息,弹出来的字幕让孙雷顿时感觉压力不小,一间普通的租房基本是在一千往上,押一付三占了绝大部分,而且还得付中介费,想到这些就脑壳痛。

    “对,我在网上再搜搜,找个一千往下的,房东自己租,不用出中介费的这种”孙雷这样想着,他在找房软件的价格区间里面输入了500至1000,一看,还真有这种价格的房子,点进去一看,还是让他有些失望,里面赫然留着中介的联系方式,继续往下翻,一个750的信息吸引了他,独立小单间,押一付一,联系人付先生。

    孙雷拿起手机拨了这个号码,一阵嘟嘟嘟之后,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你好,找谁?”那头问道

    “房东你好,我是在网上看到你有一间750的小单间在出租,给你打电话问一问,这间房子现在还在出租吗?”孙雷略有急切地回答道。

    “哦,房子啊,房子还在的,你是中介还是要自己住的啊?苍老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温和

    “我自己住的,我明天能过来看房子吗?“

    “上午十一点左右”孙雷补充道。

    “可以,你过来记得打我电话,我就住在附近。”房东说道。

    “好的好的,谢谢啊!”电话那头挂断了电话,孙雷感觉心里稍微踏实一些,也没那么烦躁了,住的地方算是有着落了,虽说离市区有那么一定距离,但是比起市区的房租,还是这个好一点。

    “小伙,你要去哪工作啊?”对面的中年妇女看着孙雷问道。

    “去盐城,阿姨,你呢?”孙雷微笑道

    “盐城好啊,俺也要去盐城,小伙子好好加油啊,你们你年轻人找工作可比俺们容易多了,俺们年纪上去了,又什么都不会,工地上的工资高点,虽然说累一些,但也是俺最适合去的地方,俺这人手笨,细活干不了,适合干粗活。“妇女一下子打开了话匣,看得出来,是个能说的主。

    “你叫俺宋姨吧,反正俺也不比你妈大,都是老乡,不用太见外了。”

    “好的好的,宋姨,我叫孙雷,你叫我小孙就好了。”孙雷回应。

    宋姨又从袋子里抓出几个糖果递给孙雷,”小孙啊!以后在盐城,有空可以来俺这边吃吃饭,外头都不容易,有个照应会更好一点,你把你手机号存俺手机里,俺笨,不会存。“

    说着她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部老式按键机,递给孙雷。

    孙雷拿着这部手机,老式的Nokia,市场上估计百来块就能买到了,按键上面的漆已经磨掉了,露出白色的塑料本体。他熟练地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姓名输入进去,而后将手机递还给了宋姨,他的内心觉得,只是萍水相逢,就算留个号码在那里,也不会有什么联系的。

    宋姨笑得很开心很真实,道:“小孙,谢谢你啦,等盐城安顿好了,来吃饭啊!”

    孙雷点点头,“好的,宋姨好意,小孙心领了,到时一定来一定来。”

    聊好之后,孙雷就低着头玩手机了,逛逛各种新闻,社会百态。宋姨,也没有打扰孙雷,拿着手机和家里人通着电话。

    “哥们几个,这火车的空调是不是坏了啊?怎么还是这么热,他娘的。”坐在孙雷旁边的胖子大叔抱怨道,额头上的汗密密麻麻。

    “是啊,我也觉得好热,真是遭罪,这火车真是挤,咳咳。”

    “我们想个办法·,降降温吧。”

    孙雷快速地瞟了一眼说话的另外二人,咳嗽的是一个瘦子,穿个蓝色大褂,另一个是有些秃顶的男子,年纪都接近五十,打量完之后,孙雷的视线又回到手机屏幕上。

    “诺,能有啥子办法?”胖子用手擦了擦汗道。

    秃顶大叔接话道:“我有一个方法,能让我们感觉不那么热,以前我跟老李二人,在家看了一部鬼片,叫什么《山村老尸》来着,当时看完,我两浑身冒冷汗,大夏天的冒冷汗,太吓人了。“说完他的眼里还有些恐惧。

    “是啊,是啊,现在想起那个剧情还有些后怕,真他娘的吓人,当时看完,害我晚上都不敢去上茅厕。”瘦子附和道。

    “中,就这个方法了,你们手机里现在有这部电影吗?拿出来让我看看。”胖大叔问向二人。

    “手机里面哪里有啊!我们用的都是按键机,看不了啊!”秃顶大叔有些无奈道。

    “那老赵你讲个锤子哦,这不是白说嘛!浪费感情。”胖大叔用手当风扇扇着。

    被称作老赵的秃顶男子挠了挠头道:”老张,那你别急嘛!我不是还没说完嘛,电影看不了,我们可以讲鬼故事啊?“

    “行,好啊,刚好也可以打发时间,哈哈,老赵,你先来你先来。”胖子大叔老张笑道。

    “好啊,我先讲。”老赵点点头,

    他们的谈话孙雷听得一清二楚,滑动手机屏幕的手指一顿,眼睛看向老赵那里,权当无聊,顺便听听鬼故事。

    老赵清了清嗓子,用手挠了挠头顶不是很多的头发,道:“各位,准备好了,故事要开始了。”

    “这是发生在民国时期的故事,话说在我们那个县城的一个偏僻乡村,有个农妇,嫌弃自己的丈夫没有本事,经常骂自己丈夫无能,有的时候女人吃完晚饭后,便会出去三个小时才回来,刚开始的时候男主人并没有察觉到端倪,以为女人去哪里找人唠家常去了,日子还是与往常一样过着。“

    “可是后来,这个女人的行为越来越反常,一连两个晚上都不回家,白天一大清早才回来,男人一询问她去哪里了,女人便会大声和他吵架,让他不要管自己的事。男人也窝囊,吵不过她,只得停止追问,不过心里还是有一根刺,于是决定跟在女人后面,去看看她晚上到底找谁。“

    “在第三天的晚上,女人吃完晚饭又出去了,男人就偷偷跟在女人后面,那个时候没有手电筒,照明靠的是点燃松脂包裹过的木头,男人为了不被女人发现,就摸黑跟着。“

    “一路跟着,这男人是越跟越感觉不对劲,这女人火把走的方向竟然是大山里,不是往其它村子的路走,这个大晚上黑灯瞎火的,女人来这山里头干嘛?一方面出于好奇,另一方面也担心女人的安危,男人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夜晚的山林,格外的寂静,两道人影,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偶尔几声鸟叫传来,风吹过树梢,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加上裤脚与杂草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在大山中显得格外的突兀,男人的身形一顿,大晚上来这种没有人烟的山林还是头一次,心里还是比较紧张的。”

    “越走,道路越小,两边的树木越来越高大,脚下的低灌木丛也多了起来,前面火光移动的速度却不受影响,男人用尽力气跟着,才没有被甩下,就这样前后跟了大概有四五十分钟左右,前面的火光终于停下来了,男人趴在一棵松树后面,观察着女人。“

    “只见女人把火把插在泥土里,弯腰拿起一样东西,抱在怀里抚摸,男人借着火把的光,看到女人手捧的东西后,差点魂都吓飞掉,她手里赫然捧着一颗骷髅头,而她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墓葬,墓碑上面布满青苔,坟头上杂草丛生,男人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今天看到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接下来更加让男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女人竟然亲吻着骷髅头,疯了,一定是疯了,男人准备冲过去,将女人带回家,可是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仿佛是被人按住了肩。“

    一只手突兀地按在了老张肩上,“妈呀!你吓死我了,能不能不开这种玩笑?老张被吓得一激灵,用手拍了拍胸口责斥道。

    老赵把手抽回继续道:“第二天,男人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女人也在家,跟平常表现一样,一切看起来像是男人做的一个梦一样,但只有男子自己知到,昨晚发生的是真实的,因为,在他的肩上一只黑色的手印清晰可见。”

    “男人找神婆帮忙,神婆看了他肩上的黑色手印,却摇摇头说帮不了这个忙,告诫男人离他家女人远一些。晚上的时候,男人便把女人锁在屋里,怕她再去昨晚的那个墓葬前,任由女人打砸东西都不开门,邻居也只当是二人吵架,习以为常。”

    “等到隔天早上的时候,整个村子炸锅了,村民把那个女人绑了起来,那个女人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疯疯癫癫的,嘴里喊着活该活该,让你拦我让你拦我。”

    “有不明真相的人去女人的住处看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当天早上吃的饭和昨天晚上吃的,全吐出来了。只见矮旧的泥土房,门是打开的,上面却留有新鲜的血迹,桌子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那个男人躺在地上,旁边是一把沾着血的斧头,男人头颅和身体已经分家,睁着的眼,瞳孔已经放大,脖颈处鲜红色的肉往外翻着,不断冒血,地上的血汇聚成一条小溪流向门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的血腥味,令人做呕。“

    “神婆找到村长,把原委说清楚,村长听了也是暗暗心惊,询问神婆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神婆态度很坚决,处死那个女人,然后埋在乱葬岗,不得葬入村子的祖坟。”

    “后来,村长下令,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女人用绞刑架直接绞死,·而后埋在了乱葬岗,据说绞死她那天,她看向众人的眼神特别恶毒,让人感觉被蛇蝎盯上了一样。“

    “呼,终于结束了,老赵你咋呼咋呼的讲得我冷汗直冒。”老张如释重负道,精瘦汉子老李也是松了一口气,手上的毛孔还是竖立状态。

    孙雷往自己后背摸了摸,什么时候出的冷汗都不知道,这个故事把自己都吸引进去了,不得不佩服老赵讲鬼故事的水平。

    “哪里就结束了,更加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呢!”老赵嘿嘿地笑了,这个笑容在孙雷眼里有些阴森森的。

    众人又静下心听老赵讲后面更加诡异的事情。

    “女人被葬入乱葬岗之后的两个月,村里的大伙白天出了太阳之后才去正常耕种,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马上回家,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半夜的时候,很多人经常听见有女人呜呜的哭泣声,时远时近,这段时间也是狗叫得最厉害的,胆小的人只好用被子蒙住头,缩成一团,有胆大的拿着棍子状胆,走出门看,外面一片漆黑,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恰巧那段时间,神婆去别的地方了,村民也只能在心里默念平安。”

    “有一天晚上,怪事发生了,村子里的一个屠夫,因为和朋友喝酒了,没能来得及在太阳下山前赶回村子,当时他不好意思在朋友家留宿,便挑着担子赶夜路回去,那个晚上夜黑风高,好在这条路,屠夫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挑着担子累了,屠夫便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呜呜呜,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哭泣声,而且距离似乎越来越近,这个声音让他听了炸毛,太熟悉了,跟村子里的呜呜声一模一样。“

    “屠夫瞪大眼睛,打量着四周,看清楚哪里后,差点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他身处的地方,赫然是乱葬岗,屠夫拔腿就跑,连担子都顾不上了。“

    “跑了一会儿,屠夫跑不动了,弯着腰,双手撑在双腿上,大口喘着气,想着总算是跑开那个鬼地方了,眼睛用余光一扫,看到自己的担子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鸡皮疙瘩一下子爬满全身,头发都炸得竖起来了,呜呜的哭泣声越来越近,也就十来米的距离。“

    “屠夫惊恐地望着传来哭泣声的地方,一道身影映入眼帘,白色的衣服,披着散乱的头发,可以看出是一个女人,屠夫以为是一个受了家暴的女人,可是当那道身影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已然绝望,那女人脚悬在空中,穿着白色的寿衣寿鞋,弯弯曲曲的指甲有十来厘米长,此时屠夫已经瘫在地上了根本没有气力去逃跑,只能双手撑着不断向后爬去。“

    此刻,火车上,孙雷那两排位置的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安静地听着老赵讲的故事,周围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两三度。

    “白影逼近着,屠夫只能慌乱地往后退,可是他倒退的身形却一顿,被自己的担子绊了路,担子里头的东西也摔了出来。而这时,白影已经飘到屠夫面前,带着腐烂的腥臭味,耷拉的舌头往下滴着血,呼,一阵大风吹来,将白影遮住脸的头发吹开。“

    “这一下,屠夫砰砰砰的心脏差点从嗓子尖跳出来,惨白发青的脸,一双眼睛正以恶毒的眼神盯着自己,让人无处可逃,这脸这眼神,屠夫都见过,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能会出现。“

    “恐惧,绝望,无助包裹着屠夫,双手在地上胡乱地摸着,桀桀桀桀,瘆人的笑声从那女人口中传出,冒着脓水的腐烂手臂向着屠夫伸去,屠夫的双手在地上抓的频率越来越快,抓到了一件他熟悉的东西。比死鱼还难闻的腥臭味越来越浓,让他干呕了几声,女人弯弯曲曲的指甲似乎还带着一些木屑,但他已经没心思留意那些了,弯曲的指甲已经快要碰到屠夫的头了,强烈的求生本能,让他用尽全力将手中的杀猪刀砍向那只腥臭的手。“

    “噗呲一声,女人被刀砍中的手臂并没有断掉,砍中的部位发着滋滋的声音,冒气一股股的青烟,也许是被屠夫砍伤,啊,女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这叫声比指甲划过漆面的木板还刺耳,让屠夫不自觉地闭上眼把耳朵捂上。“

    “当屠夫睁开眼的时候,鬼影已经不见了,呜呜呜的哭泣声也没有响起,喘过气来的他,死死地握着杀猪刀,发疯似的往家里跑。”

    “这一次,他没有碰上鬼打墙,成功地跑回了家里,却害了三天大病,一直发高烧说胡话,村里的人都过来看望他,却没有丝毫办法,家里人急得直掉眼泪,好在村里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让屠夫家里人,煮好雄黄酒,在中午午时的时候,把他连人带床到太阳底下暴晒,又用生石灰洒成一个圈,把杀猪刀放在他枕边。“

    “只见晒了一会,陆陆续续有黑色的烟从屠夫身上冒出,这些黑烟一碰到阳光就滋地气化掉了,等他身上不再有黑烟冒出来的时候,道士又把煮好的雄黄酒灌到屠夫嘴里,屠夫身上不断冒着汗。“

    “第二天一早,屠夫就醒过来了,道士主动找到他,说如果不是杀猪刀,可能屠夫熬不过两天,他身上染的阴煞之气太重,得知屠夫醒了之后,村里人都来了,十分迫切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屠夫便一五一十地把过程讲了出来,村里人听完后,纷纷求道士救救村子。“

    “道士去看了乱葬岗之后,暗暗咂舌,这个地方坟包一个接一个,没有墓碑,而且三面环山,背阳,阴气太浓郁,葬在这里的人,如果怨气太重,一定会生怪异。“

    “道士回到村子,令人准备好大量的生石灰和木材,运往乱葬岗,同时挑了四名命格硬血气方刚的人负责挖那女人的坟,屠夫在四人当中。在午时的时候动工,老弱妇女全部都站在外围,中心只留有道士和四名开棺的人。“

    “挖了十几分钟后,一具红漆棺材出现在大家面前,看到这棺材,在场的四个汉子不禁打了个寒颤,手触碰上去,仿佛碰到了冰块一样,冷得刺骨,四人合力把这个棺材从墓坑里抬出来,棺材上的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大大的寿字刻在两头。呸呸呸,四人吐了几口唾沫在手上,一人抬一角,把棺盖给抬起来,露出棺材内的场景,五人捂着嘴鼻,屏住呼吸,往棺材里看去,只见一具女尸躺在里面,散乱的头发,凹陷的青色脸颊,舌头耷拉在外面,上面还有未干的血迹,腐烂干瘪的手臂上有一处新鲜的伤口,卷曲的指甲里面满是木屑,几人转过头看向棺盖,棺盖中间的位置处,全是抓痕,方向顺着棺尾,有处地方都要被抓穿了,五人无不骇然,太怪异了。“

    “五人将棺材抬到准备好的木材上面,把火点着,火苗窜得很慢,时不时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发出,众人将生石灰撒在土里面,再泼一些水在上面,大量的白烟带着热气蒸腾,过了一会儿,大伙发觉没有那么冷了。“

    “木材的火也烧得很旺了,啊啊啊,凄厉的叫声突然响起,火光中的棺材里,女尸坐了起来,不断挣扎着。村民吓坏了,只好哆哆嗦嗦地往火堆里面加柴火,烧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那具女尸才停止挣扎,躺在火堆里。“

    “这火啊,整整烧了三个小时,才把那女尸烧得渣都不剩了,又在上面撒了一层厚厚的生石灰,说来也怪,自从那天以后,晚上村子里,就再也没有呜呜呜的哭泣声了。”

    作者闲话:

    第一次发在连城,有些要改进的地方,还望大家指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