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 这间房

章节字数:6587  更新时间:18-08-01 1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呼,呼,呼,终于讲完了,老赵,你能啊,我现在都不觉得热了,反而觉得有点冷了,拜托下次别讲这种故事了。”胖子老张松了一口气道。

    “就是就是,把俺吓坏了,你们下次要讲鬼故事提前说一声。”宋姨在那拍胸口道。

    孙雷没有说话,视线重新回到手机屏幕上,他骨子里是一个不喜欢多说话的人,刚才老赵讲的故事,的确让孙雷起鸡皮疙瘩,心跳加快。可转头一想,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哪里有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不过是那个时候的人信息太落后了,也有可能是当时人贩子泛滥,估计是大人为了让小孩子晚上乖乖待在家里,而编造出来的一个故事罢了。孙雷小时候,大人也经常讲些鬼故事,但都是比较简单不吓人的。

    白天的奔波,让孙雷有些疲乏,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指头滑动手机屏幕的速度越来越慢,他熟练地将手机塞到靠窗的右侧裤子口袋里,头靠在车身,歪着身子睡着了。

    睡梦中,孙雷来到了一个小村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一个这样的梦,这个村子很是荒凉,长了很多杂草,像是很多年没有人住了,孙雷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远处一道人影闪过,好奇心让孙雷跟了上去,但他惊恐地发现无论自己走得多快,却始终无法追上前面那道身影,回头望去,却是一片漆黑,再转过头望去,人影停在了前方,没有再继续前进。

    孙雷离人影的距离越来越近,从轮廓当中看得出是一位长头发的女性,孙雷呼喊着,但人影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等到孙雷离人影还有五六步的时候,一直背对着他的人影,突然转过身向孙雷扑来,惨白发青的脸,耷拉着滴血的舌头,弯曲的指甲满是木屑,之后不就是老赵讲的鬼故事里的那一具女尸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刻的孙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撒丫子地往后面跑,桀桀桀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女尸就在后面追着,可是孙雷无助地发现自己怎么跑都甩不掉女尸,终于,女尸追上了他,死鱼般的腥臭味让孙雷作呕,却感觉双腿像是灌铅了一样,抬不动脚,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女尸满是木屑的指甲离自己的头部越来越近,恐惧和绝望吞噬了孙雷。

    “啊!”孙雷叫了一声,睁开眼,眼里的恐惧不安还没有散去。老张他们都已熟睡,打着呼噜,有几个没睡的小青年,戴着耳机在看电影,没有听到他喊出的这一声。看着窗外倒退的景物,孙雷不禁松了一口气,胸口还在剧烈地起伏着,掏出手机看了看,现在是01:42分,噩梦让他感觉虚脱了一样,没有力气,也不敢再睡,怕闭上眼睛又是那个梦。

    刷着手机的各种笑话段子,孙雷绷紧的神经慢慢松了一些,一直刷到3:20的时候,眼皮又开始变重了,瞌睡再一次来袭。

    “嘿,小孙,醒醒,醒醒,盐城就快要到了。”孙雷睡眼惺忪,还没怎么缓过神,眯着眼睛看着喊醒自己的人,听得出那是宋姨的声音。

    用力地晃了晃头,“宋姨,谢谢你啊,还好你喊我起来了,要不然不知道要坐去哪里了。”孙雷有些不好意思道。

    掏出手机,一看现在已经是七点了,火车还有10分钟到盐城,旁边的老张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车了,位置一下子开阔了许多。

    “小孙,麻烦你再帮俺把行李箱拿下了,好吗?谢谢了!”宋姨笑着对孙雷说道。

    帮宋姨把行李箱从拿下来后,孙雷也把自己的行李箱拿出来,靠在过道上。

    “小孙啊,等下下车了一起吃个早餐吧,俺看你整个晚上都没吃东西,饿坏了吧。”宋姨热情地说道。

    孙雷很惊讶,讲心底话,他跟宋姨并不熟,性格的谨慎,让他不会太轻易的相信陌生人,哪怕那个人看起来不像是坏人。

    “宋姨,不用了,我跟朋友约好了,等会我的朋友会来出站口接我,以后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孙雷有些一本正经地笑道。

    宋姨接过话,让氛围不显得尴尬,“好勒,那就下次一起吃个饭,俺到时打电话喊你过来,你可千万不要推脱了喔!这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啊。”

    “好的,好的,到时宋姨你打电话过来,我一定会来的。”孙雷有些心虚道。

    茫茫人海里面,盐城这么大,像孙雷这种小人物实在是太多太多,那些话他也权当是客套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下了火车,一股热浪扑面,城市的高温比老家多了些闷热,被热风一吹,孙雷倒觉得有些舒服,心想可能是火车上空调吹久了吧。

    望着这个人潮涌动,比老家农贸市场不知道热闹了多少倍的地方,这一刻孙雷感觉到自己很渺小,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要怎样做,孤独和失落感浮现在心头,以至于原本快速的步伐,现在变得很缓慢,像是拖着地面走。

    一个人,选择了一座陌生的城市,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就这么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孙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个人来这里,有很多人是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了一座城,但是孙雷却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让他下定决心来这里,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感觉来这座城市是对的。

    孙雷继续走着,前面有一道身影很熟悉,穿着很朴素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破旧,拖着行李,行李太重了,不高的个子,让她走路有些摇摇晃晃,这一幕,在孙雷看来,很是心酸,同时心里有些后悔,不应该拒绝宋姨的好意邀请,至少上下台阶的时候能帮她把行李拎着。

    用力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孙雷的眼神不再那么迷茫,变得坚定,走路的步伐也加快了。

    出了站,孙雷回头看了一眼盐城站三个金色大字,右手握成拳头,往下一挥,小声自语道:“加油!”

    “帅哥,你要去哪?打个车不?很便宜的。

    “帅哥,住宿吗?很好的!坐车久了,可以放松放松哟!”

    “小兄弟,能不能借点钱?就差几十块钱买票了,借了到时回老家给你充话费,哎,别走啊!”

    孙雷没有搭理他们,他不再是那种单纯的小白。虽说都是为了生计,但是内心还是很不屑这些人的做法,火车站肃清不掉这些现象,毕竟有些涉及到利益板块。

    孙雷走到一处比较阴凉的树下,靠着树干,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雷子啊!你到盐城了吗?早饭吃了吗?”手机里传出一道亲切、慈爱的声音。

    “嗯嗯,是的,妈,我到盐城了,现在还没吃饭,这不刚下火车就给你打电话报平安嘛!孙雷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到孙雷的回答后,明显很开心。“到了就好,到了就好,盐城的天气现在很热吧,注意别中暑了,住的房子要好好找,不要太随意了。”

    孙雷用指甲轻轻挠了挠头,道:“知道了,妈,这些你不用担心的,房子上午就去那边看一下,你们在家要注意身体,别太累了!”

    “放心,妈跟你爸都一把年纪了,我们两肯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一个人在外头,我们有些担心,该舍得花的钱一定要花,不要省。”

    “好的,好的,妈,先这样啊!等晚上租好房子之后,我再打给你。”

    “那雷子,你自己注意安全,晚上记得打个电话过来。”电话那头很是理解。

    挂断电话后,孙雷在一家早餐店买了三个包子,一共花了七块五,让他有些心疼,想想小时候,一块钱可以买四个肉包,个大肉还多。让他不禁感慨物价上涨得太厉害了,同时对盐城的消费有了一定的认知。

    边吃着包子,边打开手机查看地图,孙雷要去的那个地方在渠中,一个城中村里,没有直达的公交车,需要乘坐12路,再中途转一次372,导航地图上显示的是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那里。

    在公交站等了十分钟左右,12路公交车来了,费了好大劲,孙雷才挤上去,玻璃外的高楼大厦不断倒退,映入眼中的楼层越来越低。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孙雷从372上拖着行李箱下来,用力拍了拍两条有些发麻的大腿,还真是有点偏啊,加上等车的时间都快有两个小时了。

    打量着渠中公交站,公交牌杆上落满了灰尘,372三个字也只能看到72两字,支撑的铁杆满是锈迹,看样子有些年代了,等车的座椅却是被磨得发亮,公交站周边基本都是矮旧的老房子,离孙雷要租的房子还有十来分钟的路程。

    孙雷走到要租的小区后,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熟悉房子周围环境,作为一个城中村,渠中没有太过破旧,不过比起市区来说,还是要落后很多,整个小区两百多幢楼,通体五层高的建筑,连外墙贴的瓷砖都是一样的,灰白相间,顶层呈阁楼状,三十度倾斜,用红色琉璃封顶。

    小区里面,小超市,小餐馆网吧KTV什么的,全部都齐全,房区中央是一个菜市场,供应小区上万人。

    中途孙雷看到有很多的牌子挂在树上,上面写着房屋出租几个字,下面是联系人加电话,孙雷试着拨打了几个电话,一问价格都是一千好几,押一付一,想想自己卡里的三千块钱,给个房租就见底了,那间七百的倒是满符合要求的,心里内定那间房子了。

    十点五十多的时候,孙雷拨通了房东的号码。

    “喂,你找哪位?”电话那头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房东,你好,我是昨天和你约了十一点来看房子的,我现在已经到渠中了,你方便过来带我看看这间房子吗?”孙雷有些纳闷这房东的记性怎么有点差啊。

    “哦,你到了是吧,你在那家李云超市门口等我吧,我马上过来,几分钟的时间。”说完那头便把电话挂了。

    孙雷还想再说些什么,一看挂断了的电话又有些无奈,只好在李云超市买了两瓶水,站在门口等着。

    等了十分钟的时间,路上有一个高瘦的男子朝这边走了过来,六十多岁的模样,头发梳得油亮,看起来很精神。

    “小伙子,是你打电话给我要租房子吗?”男子看着孙雷说道,声音和电话里头一样。

    “叔,你好,是我要租房子。”孙雷笑着把水递过去。

    男子接过了水,拿在手上,语气稍微放缓了一些,“你跟我过来吧,东西拿好,最近来问房子的人挺多的。”

    跟着男子走了两三分钟,到了一栋靠后些的房子面前。

    “你东西就先放楼下的餐饮店里吧,房子在五楼,提上提下不是那么方便,等你看了房子要租,那么再下来拿行李上去也方便。”

    “老钱,我带个人上去看房子,他先把行李放你店里,你帮忙看下。”房东隔着门对餐饮店里头喊道。

    “好勒,房东。”里头一个男人笑着答应道。

    孙雷将行李放在店里,跟在房东后面走楼梯上去,走到五楼的时候,身上有些出汗了,房子被中间一条走道隔成了六个房间三间一排。

    房东带孙雷走到最里头的那件房子,用钥匙废了一会劲才把门打开,刚踏进门的时候,孙雷感到温度骤降,屋子里头很凉很凉。

    扫了一下这间房,八个平方大小,一张床摆放在靠门口的位置,有空调,带个小卫生间,不过天花板却是由高走低,靠门那块,孙雷跳起来也摸不到顶,然而卫生间那块的天花板却是一米七左右,孙雷必须弯着头进去,才不会被碰到头,窗子三十厘米高,七十厘米长。

    “怎么样,还可以吧?你一个人住住,这间房子好的勒。”房东有些催道。

    “房子一个人住还是可是,就是靠在顶楼,夏天会特别热,还有窗子是不是太小了一点,衣服都不好晒。”孙雷有些无奈道。

    房东笑了一下,“这间房子你说他夏天热,还真的讲错了,你看现在空调没有开,这么凉快,,我也不知道这间房子为什么这么凉快,其他的房子我可以带你看一看,感受一下里面的温度。”

    房东敲了敲隔壁的房门,确定里面没有人后,把门打开了,屋子里的东西整整齐齐放着,看来住的人还是蛮讲究的,站在门口,闷热的气浪扑来,和刚才看的那间房子感受完全不一样。

    又回到最里头那间屋子里,还是这间房子凉快,孙雷心想,七百也还挺划算的,性价比高。

    “小伙子,衣服好晾的,你过来看看其他人是怎么晒得"房东指着对面五楼外的衣服道。

    孙雷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将头探出去,只见对面的五楼,几件衣服挂在窗户外的铁架上。

    “怎么样,看好了没有,觉得好你就定下来,有很多人来看房,等下一点多还有人要过来,你定了我就让那人不用过来了。”房东催着,手里拿出一本本子。

    没有时间让孙雷多考虑,“好,这间房子我要租了,这里是一千四,押一付一啊!直接支付宝转给你。”

    “好,我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电表和水表的数目我都写在本子上了,你自己去看看上面的度数对不对,房租就从明天开始记了,今天就不算进去了。”房东低着头,在本子上写着一些东西。

    “来,写下你的名字。”一本本子递给了孙雷。

    孙雷看了一下,上面写着506室,七月十九号开租,水电度数2142、3716,房租押一付一,租金七百,满一年退押金,未满不退。

    孙雷没有多犹豫,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手机号。

    房东看到支付宝上的到账信息后,把钥匙拿给了孙雷,简单地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哼着小曲离开了。

    孙雷拿着钥匙,伸手在空调后面摸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房东在来之前把空调开过了,可是手指传来的温度却是让他有些纳闷,凉的,也就是这屋子里的凉,不是房东事先用空调制冷伪造的。

    能省个空调费,倒也不亏,这样想着,便下楼拿自己的行李。

    “小兄弟,是要在这租房子吗?”被称作老钱的男子笑眯眯道。

    “是的。”出于礼貌,孙雷回答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油腻的男人,胖胖的,挺个大大的啤酒肚,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脸上还泛着层油。

    “那小兄弟,要经常来我这里吃饭哦,我这边菜的味道,味道很好的哦。”老钱笑呵呵道。

    “老板,你这样拉人好吗?好像这栋楼住的人基本都不来咱这吃的啊?”一个店员有些狐疑道。

    老钱手一挥,胳膊上的肉都在颤,一副高人的模样,“去去去,你懂什么,我这样说,他不一定会来吃,但是我不这样说,他来的几率就小很多,懂了吧,赶紧去后厨帮忙,别在这瞎转悠。”

    当然,这些孙雷是看不到,因为他在回答完老钱后,就把行李提到五楼了。

    “呼,还是屋里头凉快,真好,总算把房子找好了。”孙雷坐在凳子上,自言自语道。

    去李云超市买了洗漱用品、床单被子后,孙雷先将卧室里的卫生简单打扫了一篇,卫生间打算最后打扫,在打扫过程中,孙雷莫名的起一身鸡皮疙瘩,让他很不自在,仿佛这屋子里有在人盯着他,这感觉越靠近卫生间越明显。

    把门打开,孙雷站在走道里,往屋里望去,除了自己买的一些物品加上行李,就没有人了啊!刚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趴在地上往床底下一看,空空如也。

    那就还有卫生间没进去了,孙雷记得离开屋子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明明是开的着得,现在却是关上着的,而且好像里面还有些声音。

    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握紧扫把,孙雷小心翼翼地朝着卫生间走去,隔着两步的距离,用扫把插在门把上,往外拨,拨了一下却没拨动,正当孙雷要拨第二下的时候,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一只有很多皱纹的手探了出来。

    “啊!”|孙雷大叫一声,大脑有些空白,拿着扫把的手不自觉地抖着,正想用扫把朝那只手砸下去的时候,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出现在孙雷耳边。

    “小伙子,是我,房东。”接着,里头传出哗哗哗的冲水声,只见房东弯着腰从里头走了出来,脸色有些发白。

    孙雷放下扫把,有些疑问道:“房东啊,吓我一跳,我以为碰见小偷了呢!”

    被孙雷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房东咳了两声,解释道:“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你这间房子的马桶冲水的好像是有点问题,特地过来看看,让你住得舒心,发现没有问题,刚要走的时候没想到人有三急,就借用了马桶一下,你不介意吧?”

    孙雷内心暗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连上个厕所,都能让自己表现出是为房客着想的好人,佩服佩服。

    “这怎么会介意呢?只是房东你下次来的时候,记得提前说一声,不然这样太吓人了。”孙雷笑着道。

    “那既然这个卫生间没问题,那你先忙着打扫吧,记得爱护好这里的公用设施啊!我先走啦。”房东说着便朝楼下走去。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孙雷松了一口气,真是人吓人吓死人,让门敞开,等了几分钟后,他才弯腰走进卫生间,接了一桶水,用抹布将桌子和床板好好抹了一遍。

    坐在凳子上,孙雷用手机开始填写自己的简历,随后发在各大平台上,等人打电话过来,他要求不高,有个四五千就行,后面再根据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往上升,不求一步登天。

    半个小时之后,床板上的水渍已经干了,孙雷将席子和被子铺了上去,这样看起来温馨了些,有了一个住处该有的样子。

    吃了饭后,孙雷回到屋子里,打了个哈欠,就躺在床上,一路奔波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凉飕飕的室内,不用担心热得睡不着。

    “咚咚咚,一阵敲玻璃的声音把孙雷从梦中惊醒,孙雷睁开眼后,发现已经是晚上了,房间内漆黑一片,借着外头的光线,他好像看到窗户外有个人脸一闪而过,这么大晚上了,谁还来找我啊?难道房东又觉得屋子有什么问题吗?

    等等,孙雷心里顿时炸毛,起一身鸡皮疙瘩,这里可是五楼啊,五楼的窗户外怎么可能会出现人脸,妈的,见鬼了吗?

    手摸到灯的开关,白色的灯光驱散了房间的黑暗,也驱散了孙雷的睡意,走到窗户前,探出头,外面很安静,大部分漆黑一片,对面有几间房子还是亮着灯的,他瞪着大眼睛四处看了看,啥也没有啊!根本没有看到人脸,一定是昨晚的鬼故事影响了,搞得现在疑神疑鬼的,真后悔自己听那个故事,他这样想着。

    看了看手机,现在是01:32,手机上面有七个未接来电,其中有三个是孙雷母亲打来的,剩下的都是陌生号码,可能是招聘电话吧,睡得太死了,没有听到。

    这么晚了,明天再打电话给妈妈吧,她肯定已经睡了。哈,又打了个哈欠,我再继续睡会吧,可能是风吹得玻璃作响,我把窗户固定牢。

    睡起来的孙雷,觉得有点冷了,便把被子盖在身上,怕又被外界吵醒,他索性把头蒙在被子里继续睡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