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诡事,初现端倪

章节字数:4367  更新时间:18-08-01 1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天晚上,孙雷睡得很安稳,没有敲玻璃的声音,也没有被人注视着的感觉,这让他有些动摇,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带上一些东西,孙雷坐上公交,提前15分钟到了公司,办公室里面已经有人了,有几个在吃早餐,有几个低着头玩手机。

    八点五十分的时候,李静来了,今天的她穿得很休闲,浅白色的短袖,配上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帆布鞋。

    冲孙雷一笑,“你来这么早啊,先去小会议室坐会吧。”

    孙雷有些愣神,想到那天的梦,可能自己真的想多了吧!

    “嘿,发什么愣呢?”李静用手指点了点他。

    “你今天的穿着挺好看的,很文静,和你名字蛮相符的。”孙雷夸赞道。

    “是吗?谢谢了”李静笑得很开心。

    九点钟的时候,公司突然响起了抓钱舞的音乐,他有些纳闷,为什么这么多公司都喜欢跳这个舞蹈,因为抓钱这个名字吗?

    李静进来了,喊他出去一起跳这个舞蹈,也当是先跟其他人混个脸熟。

    孙雷被安排在一个戴眼镜高高瘦瘦的男生旁边,看起来挺斯文的,男生对他点了点头,便开始跟着节奏跳起来了。

    这个舞蹈对孙雷来说太熟悉了,以前经常跳,乃至于有的时候,听到这首背景音乐都想吐。

    戴眼镜的男生看他跳得这么熟练,有些诧异,不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跳完舞蹈之后,孙雷被一个主管模样的女子带走了,三十来岁,微胖,挺和善的。

    她把孙雷带到空出来的位置旁,巧的是,旁边坐着的是刚跳舞旁边的戴眼镜男生。

    “李明,这是新来的师弟,叫孙雷,你先教教师弟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我先去开会了。”女子说完便抱着文件夹走了。

    “你好,我叫李明,比你早来几个月,你不用喊我师兄,叫我名字就好了。”李明出右手道。

    “你好,我叫孙雷,请多多指教。”说着两人手一握。

    李明露出一丝笑意道:“兄弟,你得多吃点韭菜啊,有点虚啊?”

    嗯?手怎么比平时的温度要低一点了,对面的李明手火热火热的,与自己形成很鲜明的对比。

    孙雷不露声色,“最近天热,开的空调温度太低了,有点气血运行不畅,但是兄弟你火旺啊,这个大夏天的当心上火啊!”

    “哈哈哈,同道中人啊!有意思有意思。”李明手指一顶,扶了扶眼镜。

    接下来,李明把具体的一些工作内容和孙雷说了,并让他实际演练一遍了一番。

    这些工作要点,孙雷学习得很快,加上这工作也相对而言简单一些,不一会儿就步入正轨了。

    这让过来查看情况的主管很是满意,夸赞了孙雷几句,也顺带表扬了李明。

    中午的时候,李明请孙雷吃了个饭,说是照顾照顾新人,特地点了份韭菜炒蛋给他,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兄弟,多吃点,节制啊!”李明坏笑,跟他斯文的形象很不符。

    “咳咳,看不出来,你是老司机啊!”孙雷夹了两口韭菜。

    “那是,大家都是男人嘛,有些人比较闷骚内敛,我呢就属于奔放型,坦荡荡。”李明嘿嘿地笑着。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孙雷的表现让领导对他印象还是蛮好的,他也算从心底正式让自己成为这家公司的一员了。

    回到渠中,孙雷在老钱的饭店点了一份土豆丝,叮铃,手机的呼吸灯开始闪烁,微信有两条未读消息,点进去一看,又是垃圾信息,让他心里有种骂娘的冲动。

    刚放下手机,又是一声叮铃,不会又是垃圾信息吧?一看,乐了,是李明给他发的信息。

    “兄弟,玩游戏不?一起!”后面还加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不会玩游戏,我看段子和视频呢!”孙雷打出这几个字。

    那边很快就回了消息:“滴滴滴,好吧,什么时候要视频记得找我哦!”还特地用双引号把视频两字标注。

    蛮好,这个小伙子,值得做朋友,孙雷心里想着。

    回到住的地方,凉飕飕的感觉,加上两件怪事,让本来因为能遇见,有些共同话题朋友的高兴心情,瞬间被扑至冰点。

    打了个电话给母亲,汇报了下在盐城的状况,让家里不要担心,但是电话那头,却是有些担忧,在孙雷的再三追问下,才知道原来是这两晚,母亲老是梦见孙雷在这边过得不好,受人欺负,所以有些担心。

    为此,孙雷只得跟她说自己在这边工作挺好,环境不错,吃得也还好,照这个节奏下去估计得长胖,那边才放下心来。

    挂断了电话,孙雷在屋子里踱步,一只手抱着腰,另一只手摸着下巴,走了有几分钟之后,他停了下来,想到一个办法验证。

    下楼去超市买了一小袋面粉,洗漱完之后,孙雷用剪刀将面粉袋剪出一个小口,把面粉均匀地洒在床头的地板上面,撒好后,他颇为满意,眼睛扫视了房间的其它地方,又在卫生间门口地板和窗户外头突出的那块地方洒了一些。

    玩了会手机,再次确认门后面的保险栓没有问题之后,孙雷盖着个肚子,整个人紧靠墙壁,索性翻个身,面对着墙,背对外面,两只耳朵时刻听着外界的各种声音。

    内心有些害怕,紧张,忐忑。听了很久,也没发现有异样的声音,他绷着的神经开始松懈下来,眼皮越来越重。

    早上睁开眼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地板上面铺的面粉,看到还是和昨夜一样的面粉,孙雷松了一口气,内心竟然有些小失望,摇了摇头,自己怎么会有这个想法了?真是怪了。

    上班到了办公室,和其他同事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李明哼着小曲来了,向他伸出右手。

    “兄弟,看来今天还是得带你吃韭菜,手怎么还是和昨天一样凉啊,视频少看点啦!”李明贱贱地笑着。

    “走开,哥上辈子是天使,不过被折了翼,好了,跳舞了!”孙雷起身把椅子推回桌子下面。

    中午的时候,又是一盘韭菜炒蛋,让孙雷相当无言,其中一大半还是李明吃掉的。

    一旦开始了上班,这日子仿佛就机械化了一样,上班下班,吃饭玩手机,睡觉,唯一不变的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洒上一层面粉在地板上,每天醒来都是原样,没有被破坏。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孙雷和办公室的人越来越熟悉了,尤其是和李明的关系,两人交流得越多,彼此了解也越深,感情越好,让孙雷发现,其实一个人一座城,并不是那么的孤独。

    “哟,下班啦,今天要吃点啥?”好多天没有见的老钱出现了,好像比前段时间还要胖了一些。

    “咦,老板你回来啦,好多天都没见到你了啊。”孙雷打了个招呼。

    “是的啊,回老家处理点事情了。”说着,点上了一支黄鹤楼。吐了一口烟雾,神情变得有些严肃,继续道:“你现在住在506怎么样?还习惯吗?”

    孙雷一听心里一沉,果然这个506有问题,脸上却是没事的样子,“还行吧!这间房子有什么问题吗?”

    深吸一口烟,重重地吐了一口烟雾,盯着孙雷道:“这间房子住过很多人,但是基本都是住了几天就选择搬走,长一点的七八天,连押金房租也不退就走了,你算是住得久的了。”

    “那些人为什么搬走?这样房东不是赚好多嘛!”孙雷疑问。

    老钱把头朝孙雷伸过去,凑近耳边,声音很轻,“我问过几个搬走的人,他们说,506,有鬼!他们晚上见到过。”

    孙雷只感觉头像被电电过一样,头皮发麻,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信吗?”他有些惊悚地看向老钱。

    “有些事情,信也好不信也好,就是很难解释,一两个人这样说,我不信,但是,那么多人这样说,我选择相信。”老钱又点上了一根烟。

    “你自己留意一下,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赶紧搬走,不要再住下去。”

    孙雷只觉得有点懵,机械式地回了句:“嗯嗯,好的。”

    这顿晚饭,他扒拉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平日可口的饭菜,在这一刻觉得索然无味。

    搬家吗?能搬去哪里?工资还没发,身上的钱根本不够再去找房,继续住这里吗?可是老钱都说了这里有鬼,而且前面住的一些人住了几天就搬走了。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呐!这一刻的孙雷很无助,甚至于有些绝望。

    心情低落的他,在小超市买了一包利群,生硬地拆开包装,颤颤巍巍地从里面抽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被呛得直咳嗽,喉咙里传来火辣辣的感觉。香烟中的尼古丁让大脑稍微冷静了一些,为什么我洒了面粉的这些天,没有那种被凝视的感觉?晚上也没有做噩梦,他们所见到的到底是不是鬼?鬼吓人,吓一跳,可如果是人吓人呢?几天时间,房东可以得到一千四百块,而且那些人是自己搬走的,如果一直是这样下去,单单这间房子所产生的利润就很可观,如果真有鬼,房东照样收钱不误。

    孙雷连续抽了三根烟,觉得慢慢找到一些思路了。

    走到506门口,迎接他的仿佛是一张血盆大口,进还是不进?他还是有些纠结,还是壮着担子把门推开,吱呀一声,屋里的一切都正常,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不管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他把空调打开,温度调到28度,让房间不至于那么阴冷。

    孙雷继续将面粉撒在地上,虽说早上清理的时候会比较麻烦,但他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今晚我就不睡床上了,靠着窗户,看看会不会发生些什么。

    仔细地看了看窗外,而后,他把灯关了,靠在窗户边玩着手机,从九点到十二点,房间没有出现任何异样,十二点半的时候很正常,啊!他打了个哈欠,实在是太困了,熬不住,便趴在桌子上进入浅睡眠状态。

    啪嗒嗒,啪嗒嗒,窗户边传来了敲玻璃的声音,孙雷立刻从浅睡眠中醒来,往窗户外一看,一个长头发的人头正盯着他看,吓得都忘了窗户边的顶才一米七左右,头直接磕上面,剧烈的疼痛,让他镇定了一些,发现了人头的不对劲,在人头下面竟然有一根竹竿。

    他直接把半个身子探出去,想要用手去把那个“人头”抓过来,眼睛往下看,在二楼的水泥平台上,有个黑影在动。

    黑影看到从窗户里探出一个人要抢竿子上的“人头”,明显也吓了一跳,较忙抖动竹竿,让“人头”远离孙雷。

    孙雷发现“人头”远去,抓不到了,也就放弃了,睁大眼睛仔细看着下面的黑影。黑影慌慌张张地把东西收拾好,便借着夜色跑了,看着黑影消失不见,孙雷“呸”地朝刚黑影站的地方吐了口口水,因为夜色较黑,他没能看清黑影的脸,但是从身形上,隐隐约约像一个人,这个身形与他记忆当中的人进行匹对,一个胖胖的中等身高男子浮现在眼前,楼下的老钱。

    妈的,这世道,真的是为了钱什么都不顾了,这都两点多了出来吓我,这个老钱也是够拼的,呸,奸商,贱人!孙雷在心里都想问候老钱祖宗十八代。

    呼,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孙雷躺在床上,闭着眼准备睡觉,嗯?怎么床小了一点?伸手摸了摸床,床上除了自己和被子外,没有其它东西了呀!难道最近伙食太好我长胖了吗?他内心虽然有点困惑,但还是架不住瞌睡,几分钟时间就又进入梦乡了。

    早上醒来,孙雷照例往洒了面粉的地方看过去,床头洒了面粉的地上,赫然有两个清晰的脚印,脚尖朝床这边,看脚印的大小,是成年人无疑,这让他心里发毛,抱着侥幸的心态,伸出右脚,在空余的位置踩了一脚,仔细观察与另外两个脚印的区别,可是得出的结论却是更让他崩溃,那两个脚印不是他的。

    意味着昨天晚上有东西来了,而他却没有发现,让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东西什么时候站在床头都不知道,可能连房东和老钱都不知道,这房间是真的有鬼!他心里升起一种无力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恍恍惚惚地坐在公交车上,到了公司,李明主动与他握了个手,手上传来的感觉,让李明有些皱眉,大夏天的,一个人的手这么冰凉,有些反常。

    “大兄弟,你这什么情况,外头天气这么热!你的手却这么冰凉,要不星期六星期天看看医生?别到时候拖出问题啊!”李明关心道。

    很生硬地回了句:“谢谢”,孙雷便机械式地开始的工作了,脑子里都是关于506那间房子,以及地板的两个脚印。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