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李静之死

章节字数:6596  更新时间:18-08-01 10: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这样魂不守舍地上了一天班,孙雷双手抱着头,坐在办公室椅子上,心里在想晚上到底要不要回506去住,不回去没地方住,回去万一那双脚印又出现了呢?老钱他们自导自演的吓人方式,他承受住了,但是这多出来的脚印,却是让他开始崩溃了。

    李明被安排打扫办公室的卫生,看到孙雷下班了还不走,今天的他明显状态不对,拉了把椅子坐在孙雷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心道:“怎么了?碰上什么事情了吗?有什么困难可以跟兄弟说一说嘛,我帮你一起想办法解决。”

    这让孙雷内心一暖,内心在挣扎,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吗?告诉他我碰见鬼了?没有亲眼见到鬼,只是仅仅凭借多出来的一双脚印,就断定说有鬼?这社会人人都知道,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鬼怪,他怎么会相信?他会怎么看我?从心里认为我是个神经质吗?

    摇了摇头,还是不跟他说这件事了,“没有,就是昨天晚上玩手机玩得太晚了,没有睡好,搞得现在头有点晕,看来不适合熬夜啊!”孙雷尴尬地笑笑。

    “年轻人,要早点休息,别经常熬夜,因为熬着熬着,你会发现,觉有什么好睡的,还是手机好玩。”李明张嘴就是一个段子。

    “会玩会玩,我住的地方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啊!”孙雷简单地收拾了下桌面,便下楼等公交了。

    公交站台候车的下班族,大部分都低着头刷手机,少数的戴个耳机听着歌曲,偶尔看看远处公交车有没有来,这大概就是生活吧!

    回渠中的公交车比较少,下班高峰期,公交车里挤满了人,站在里面,手都不用去拉扶手的,人挤着人就能保持身体的平衡。

    下了公交,孙雷从兜里掏出利群,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外头闷热的天气,他听见很多人走过的时候都在抱怨天气热,但是他却不感觉热,右手贴了贴脸颊,冰冷!什么时候手这么冷了?真他娘的怪了!

    晚上没有再去老钱那里点菜,找了一家面馆吃了一碗面,吃面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用手机搜了一下,“怎样能见到鬼的样子”,网页上面的答案五花八门。有说晚上十二点钟去乱葬岗,闭上眼睛一分钟,睁开之后就能发现周围都是阿飘了;也有的说七月十五鬼节那天,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在没有路灯的十字路口等着;更夸张的是,有人说找个歪脖子树,带跟麻绳,往树东南枝的方向打个结,头伸进去,这样就能见到鬼了。

    这些都不是孙雷要找的,没有点实际意义,继续往下翻着,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个人的一条留言吸引了他的注意。晚上放一面镜子放在床头,镜面朝下,当你察觉到有异样的时候,把灯打开,瞬间将镜面对着那个方位,你就可以通过镜面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了。

    这个方法可以试一试,只不过万一真看到了该怎么办?孙雷去超市里面买了一根双截棍,顺带拿了一小杯白酒,这让他底气足了一些。

    晚上将东西准备就绪后,孙雷喝了一口白酒,同时将手机的录音机打开,把灯关了,蜷缩在被窝里,睁着眼睛等待着,双手死命地握着双截棍。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孙雷感觉房间里面像是吹来了一阵风,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降了一些,接着有什么东西上了床一样,在挤着他,而且还对着他的耳边吹气。

    孙雷大叫一声,立即起身把灯打开,迅速将枕头下面的镜子掏出,对着床头那个方位,这一看,把他的心脏都吓停了几秒,镜子中,映出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脸上全是刀口留下的伤痕,如蜈蚣般密密麻麻,外翻的皮肉下面甚至能看到几条来回蠕动的蛆,此刻正躺在孙雷后面,阴森森地笑着通过镜子看孙雷,他一笑,脸上的一些伤口崩开,露出下面爬行的蛆。

    “鬼啊!”孙雷大叫一声,拿起双截棍狠狠地朝鬼影所躺的床上位置砸去,却落空了。透过镜子,他发现,鬼影已经站在床头的地板上了,颇有些玩味地看着他。借着酒劲,将手上的双截棍用力横向一挥,撞击在木板门上,发出哐当的声响。鬼影却又是不见了,快速地将镜子转向各个角落,在卫生间门的地方看见了鬼影正站在那里,脸上有些愤怒之色,再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

    同时,孙雷只感觉右边肩头一凉,耳边传来冰冷的呼吸,将镜面转而对着自己,镜中的自己脸色煞白,额头还有些冷汗,恐怖的是,鬼影的头正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狰狞的脸,桀桀桀地笑着。孙雷双腿打着颤,想通过走动摆脱鬼影,却很绝望地发现,鬼影的头就靠在自己的肩上,咬了咬舌尖,疼痛让他短暂地忘记了恐惧,左手呈爪子状,用尽全力向鬼影的头抓去,这个时候,鬼影退却了,头不再靠着孙雷的右肩,又站在床头的地板上,盯着孙雷,目光森森然,“呵呵呵呵,慢慢玩。”说完这句后,鬼影便消失不见了,孙雷用镜子扫遍了屋子的角落,都没有再看见他。

    孙雷浑身瘫软,坐在地上,扶着墙挪着步子,挪到桌子那边,拿起白酒,猛地朝嘴里灌了两口,抖着手,点上一支烟,蜷缩在角落里。

    恐惧、无助、绝望包裹了他,眼泪不禁从眼里流了出来,他开始哭了起来,长这么大以后,还是头一次哭,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啊?他抓着头发。

    哭了一会儿,孙雷用手抹了抹眼泪,继续点上香烟,让自己不要犯困,面前的那张床,看着就让他起鸡皮疙瘩。

    短短三四分钟的时间,孙雷就已经抽了两根烟,嘴上的烟没了,又重新点燃一根。窗外漆黑一片,他只能等待着天亮。

    抽着烟,玩着手机,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有睡意,内心还是极度紧张。

    当外面天亮了,有人走在街上的时候,他立刻冲了出去,跑到公园里,瘫靠在座椅上,让阳光照射着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稍微放松了些,大口大口地呼着气。

    一晚上没睡,让他濒临崩溃,在这总算可以眯一会了。

    当孙雷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二点多了,火辣辣的太阳,晒得皮肤有些刺痛。打开手机,上面有一个未接电话和几条微信消息,都是李明的。

    今天是休息时间,回了一个电话过去,李明问孙雷去不去市区玩,孙雷有些有气无力,声音沙哑道:“不了,我可能遇上麻烦事了,能见个面吗?我们聊!”

    李明本来想在电话里问清遇上什么事了,但想了想,还是见面聊一聊好一些,报给了孙雷一个位置,约定在那里碰面。

    孙雷在超市里面买了一个面包一瓶水,边吃边等着车子。一个半小时之后,他到了和李明约好的那个地方,李明已经选好一个靠墙的位置坐在那了。

    看到一脸疲惫没有精神,身上带着浓浓烟草味的孙雷,李明有些惊愕。“菜我已经点好了,我们边吃边聊。”

    “你遇见什么事情了?怎么才一夜不见就这么颓废了?”李明给孙雷倒了杯茶。

    孙雷喝了一口茶,缓缓从嘴里吐出四个字:“我见鬼了!”

    “我知道你见鬼了,到底是遇见什么见鬼的事情让你状态成这样了?”李明明显没摸着头脑。

    点上一支烟,孙雷一本正经地看着李明,声音沙哑道“我就是见鬼了!昨晚确切实地遇见鬼了!”

    “老哥,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讲真的,有困难事说出来帮你想办法解决。”李明一脸不相信。

    “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孙雷郑重其事道。简单地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向李明说了,惊得李明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我滴乖乖,真有这种事情吗?”李明拿筷子的手都有些不自然了。

    将手机里面的录音打开,快进到一点多的时候,两人凑近耳朵听,除了双截棍砸到门的哐当声,其余的都是孙雷的喘息声,在快结尾的地方却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杂音。

    孙雷有些尴尬,这个录音相当于没有用,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对面的李明也是一脸尴尬地看着他。

    “这个好像不能代表什么啊,是不是该拿点更直接的东西来证明啊!”李明将筷子竖在碗里。

    挠了挠头,孙雷吐了一口烟雾:“我觉得今天晚上那个鬼影还是会出现,我都不知所措了,看到那张床,就会想起被那个鬼影挤着的感觉。”

    “别怕,晚上我跟你一起回去,看看那鬼到底像不像你说的那么恐怖,我再喊我姐过来帮忙。”李明说着便低头在手机上拨出了一个号码。

    “你姐?你姐是谁啊?”孙雷好奇地问道。

    “我姐啊,哦,忘了跟你说了,我姐是李静,公司人事经理。”李明解释。

    孙雷夹了两口韭菜点了点头,内心好受了些,有人帮忙总比孤军奋战好。

    “喂,姐啊,孙雷可能遇到了些麻烦事,能过来帮些忙吗?晚上带你去见好玩的东西。”挂断了电话,李明喝了一口酒,道:“稍微等一会,我姐马上就来,来,我们喝一杯。”

    二人这样聊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讨论晚上如果真碰见了,该怎么应对那个鬼影,期间李明用微信发了好些条信息给李静。

    过了一会,李静赶过来了,身着那天面试孙雷时所穿的白色裙子,看到孙雷憔悴的面容时有些惊讶。

    “小明已经把大致的情况和我说了,不要怕,我们帮你。”李静爽快地答应道。

    孙雷内心很是感激,举了一杯酒敬他们姐弟两个,方法基本都讨论好了,晚上李静负责拍摄,孙雷和李明负责对抗鬼影。

    三人坐车到渠中,在菜市场里面买了一些大蒜,又从超市买了副扑克。孙雷打开506的房门,一阵凉气从里面扑来。

    “哇塞,你这里好凉快啊!是不是空调忘关了?”李明有些惊讶。

    李静则径直走进屋里,好奇地打量着屋里的一切,被子没有折叠,很杂乱地放上床上,窗户那里的墙脚,散落着十几根烟头,除了室温比正常房子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桌上的一个小药瓶引起了她的注意,用手机偷偷拍了下来,孙雷和李明有些紧张,在门口抽着烟。

    “你这房子没有发些不正常的地方啊?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李静若无其事道。

    “凌晨一点钟到三点多的时候,鬼影应该会出现,我们等一等吧!”孙雷抽着烟说道。

    “好吧,我们十二点钟的时候开始打牌斗地主吧,一块钱一次,炸弹翻倍。”李明说着就把手中的牌拆开了。

    “十二点钟才打,你现在准备干嘛?”孙雷有些疑问。

    “玩游戏啊!你要不要一起来,我和我姐组队刷副本去。”李明和李静便开始刷副本爆装备了。孙雷不会玩那个游戏,只好打开手机看看UC里面的新闻。

    到十二点了,李静有些犯困,李明和孙雷两人倒是仍然很精神。李明拿出拆开的牌,用手推了推李静,示意她准备开始打牌了。

    “三个八带一对,要不要”

    “我三个十带一对,大你。”

    “过,不要”

    “四个三,炸你”

    “我四个六,接着炸”

    “快快快,给钱,地主给钱。”

    就这样打到一点四十多的时候,孙雷感觉有人正在盯着他,让他后脊发凉。

    “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对劲?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暗中盯着咱?”孙雷小声道。

    李静和李明两一听这话,身体一激灵,瞌睡的念头一下子就没有了,有些害怕地看着四周。

    “好像什么也没有啊!”李明用镜子扫过四周后有些不确定道,声音有些颤抖。

    李静和孙雷也用镜子扫了一遍四周,包括天花板,什么都没有发现。

    “呼,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吓唬我们,这样会把人吓坏的。”李静有些嗔怪道。

    孙雷低着头,有些不好意识道:“可能感觉有误,感觉有误。”

    三人继续打着牌,一直打到四点多,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唉,不行了,我不打了,我趴着睡会儿”李静发困,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们也去床上躺会吧,实在是太困了,把灯关了吧,影响睡眠。”李明往床上一躺,就睡了。

    孙雷也很疲惫,眼皮往下掉,坐在床上,把灯关了,关灯的一瞬间,孙雷好像看到鬼影坐在他刚坐的在凳子上,正看着李静,赶紧把灯打开,却发现位置空空如也,用镜子照了也没看见什么。

    不关灯了,就让它亮着吧,孙雷躺下睡了,有人做伴睡得安稳些。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李静醒了,她把躺床上的李明摇醒,让他回去,李明有些不情愿,嘴里嘟啷着让李静一个人回去,自己就继续在这里睡,太困了。可是李静却是非要让李明一起走,脸上一副很凶的表情,有事跟你说,现在必须走,后面有时间你再来孙雷这里玩吧。

    架不过姐姐的执拗,李明只好不情愿地起来,跟孙雷打了招呼准备回去。孙雷强打起精神,把他们两个送到公交站台,目送他们坐公交离开后才转身朝住处走去。

    “姐,你为什么不让我再睡会啊,我好困啊!”公交车上,李明揉了揉眼睛。

    “睡睡睡,我也困啊,以后你离孙雷远一点,他可能有些问题?”李静板着脸道。

    “啊!为什么啊?我觉得孙雷挺好的啊,没有看出哪里不正常啊?”李明有些摸不着头脑。

    “让你远离他就远离他,听姐的话,姐不会害你。”李静语气有些严肃。

    “好好好,但是,总得给个理由啊!”李明还是有些不甘心。

    “诺,你看看这是什么?”李静说着,打开手机,把在孙雷住的地方拍摄到的药瓶照片给李明看。

    “这个是什么药?能说明什么?”李明还是不解。

    把手机收起,李静用手捏了捏眼窝处的鼻梁,道:“这个药,我上网查了,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的,长期服用会出现幻觉,孙雷是一个有重度抑郁症的人,所以让你远离他,指不定哪天他出现幻觉,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

    “本来想着如果真有鬼的话,我们把视频拍下来,然后卖给媒体做新闻,可以赚一些钱,可是现在想来,那个所谓的见鬼经历是他出现了幻觉,要不然我们昨天晚上就能见到鬼影了。”

    “本来想着可以上个独家新闻的,谁曾想,是一个人的幻觉,浪费了我睡美容觉的时间。”李静有些抱怨。

    李明听了后,有些意外。“可是,就算他是有重度抑郁症,会出现幻觉,可我还是想帮他!他人还蛮好的。”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万一你把自己搭进去,你让我怎么跟爸妈交待?听姐的话,远离他,我过几天和公司领导反应下这件事,把孙雷辞退吧!我再招一些人进来。”李静接着道。

    “唉,好吧,好吧,听你的话。”李明不情愿道。

    回到506,孙雷把门打开,驱散屋子里的烟味,人直接横躺在床上,连续两个晚上精神高度紧张,而且没有睡好觉,让他疲惫不堪,屋子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门也不关,就直接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孙雷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把房间内的卫生打扫干净。

    肚子有点饿,想了想,还是去老钱那里吃,看看他是什么样的表情。

    “老板,来份韭菜炒蛋。”孙雷走进老钱的饭店,找了个位置坐下。

    “哟,小兄弟你来了,昨天都没看到你啊!”老钱眯着要笑道,没有表现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老板,晚上要早点睡啊,你看你黑眼圈都比前两天要重很多啊!”孙雷突然来了这一句。

    这句话把老钱吓一跳,心里一惊,难道他知道是我去吓他的?当时天那么黑,他肯定看不出的,万一传出去会被多少人看不起,说不定是关心我呢?

    “哈哈,谢谢小兄弟的关心,给小兄弟的韭菜炒蛋多放些韭菜鸡蛋也多放点。”老钱扭过头对后厨喊道。

    “谢谢老板了”孙雷没有再多说什么。低着头玩手机,老钱见他没有再说别的事情,暗暗松了一口气。

    吃过饭,孙雷坐在公园里,再椅子上不停地深呼吸,努力让自己脑子里不去想那些关于506的东西,过了十几分钟后,他的内心渐渐平复下来,就再住一晚,如果住了一晚还是遇见了鬼影,那就直接搬家,如果没有遇见鬼影,那就继续住下去,嗯!就这么决定了!

    回到506,孙雷将面粉洒在地板上,把床单掀起来,不睡上面,坐在凳子上玩手机,玩到十二点多才睡。

    这个晚上过得很正常,没有发生任何异样的事情,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

    早上挤着公交赶到公司,见到了李静和李明,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他们却是很冷淡地回应,与平时完全不一样,这让孙雷很是意外。

    中午喊李明一起吃饭,被他用身体不舒服的理由推辞了,一个人在下面吃着饭,敏感的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他们开始在故意疏远我,是自己哪里没做好吗?还是什么原因,算了,顺其自然吧。

    第二天早上醒来,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在公交车上刷手机的时候,一条新闻突然弹了出来,占据了各大网页的头条,标题是《盐城一女子昨晚洗澡被电死在浴缸里,请大伙注意用水用电安全》。

    孙雷有种不好的预感,点进去得时候,图片经过了马赛克处理,看不见脸,只能看到穿着白色的裙子,这裙子,在孙雷看来,格外的眼熟。

    文章描写得很详细,死者生前有挣扎过的,像是受过惊吓,身上又有被电击过的痕迹,警方初步断定,死因是被电击晕后,倒在浴缸里,溺水窒息而亡。下面许多评论,惋惜感叹生命的脆弱占了多数,也有批评房东不舍得维修老旧电路的,更有阴谋论者说死因可能是被人谋杀伪造现场的。

    到了公司,没有见到李静和李明姐弟俩,颤抖地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李明,那边声音很难过,说了一句:“我姐出意外了!”便把电话挂断了。

    整个办公室都在议论这件事,孙雷脑子里一片混乱,那个梦里,被水浸泡惨白的脸,滴着水的裙子,现在都成真的了,李静曾在506被鬼影注视过,这到底有什么关联?真的只是意外吗?

    李静父母把那个房东告上法庭了,因为热水器漏电,导致自己女儿的死亡,让他们悲痛欲绝。

    作为一个外人,孙雷没有资格去掺和里面的事情,只能发一些安慰的信息给李明。

    506,506,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李静的死绝对不是个意外,鬼影为什么要这么做?下一个会不会是我?

    “吱”刺耳的急刹车声音打断了孙雷得思索,一辆小轿车离他只有不到20公分的距离,一个明显有些吓坏了的男司机探出头,破口大骂道:“麻卖枇!你小子活腻歪了啊!红灯你他妈都敢闯!要死找个别的地方去,别拉着我跟你一起倒霉!妈的!真他娘的晦气。”

    孙雷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马路中央了,而现在是红灯,惊魂未定的他只得快速地跑到马路对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