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当年的真相

章节字数:4152  更新时间:18-08-01 1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孙雷点了根烟,回到506,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癫狂,歇斯底里地拿着双截棍对着床上猛砸,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也不知道砸这张床砸了多久,孙雷感觉没有力气的时候才停了下来,眼神呆滞,气喘吁吁地坐在凳子上。

    发泄过一番之后,孙雷心里好受了一些,整理刚刚被弄乱的床铺,床上散落着一些刚打下来的石灰,原本很平整的墙壁,现在有些凹洞,他用手摸上去,发现有一块地方,比别的地方稍微突出那么一些,凑近去看,明显颜色要更白,是后来再粉刷上去的。

    为什么要单独粉刷这一块,下面有什么?孙雷好奇地用手剥了剥那块石灰,石灰脱落,露出下面原本的面貌,一大块血迹,因为时间久了,已经成为暗褐色了。

    孙雷继续用手在墙上摸索着,在床的附近发现了三处后来抹上去的石灰,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掩盖溅上去的血迹,这让他头大如斗,这个房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墙上会有溅上去的血迹。谋杀,两个字出现在孙雷的脑海里,这一刻,这间房子仿佛如吞噬光明的冰窖一样,寒冷刺骨,暗无边际,令他身体开始颤抖,汗毛倒立。

    发疯似的冲出506,孙雷慌张地找了一家小旅馆。旅馆老板看到他神色慌张,说话也不流畅,加上这些天的煎熬,让他看起来特别疲惫憔悴,还以为是来了个逃犯,吓一跳,在反复对比确认了身份证和本人后,才给孙雷开了一间单间。

    打开宾馆的房门,房内闷热的温度让他稍微放松些,把所有的灯都打开,浑身无力地瘫在床上喘着气,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太不符合常理了,让他接受不了,突然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贪便宜,租个明显比低于市场价的房子,导致现在的这种局面,用手给自己来了两耳光子。

    他坐起了身,麻木地点上香烟,用手在床单上比划着,分析这些诡事。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说过,一个人如果是枉死,被人害死的,这种人一般会怨气滔天,死后化做厉鬼,长期徘徊在死去的那个地方,导致那个地方会特别阴森恐怖,一旦有外人踏入,命格不够硬的,会被它害掉,这种鬼的活动范围都有限。

    现在结合墙上的血迹来看,506的鬼影很可能是被人杀害的,按理说动静应该会听大的,同楼住的五户人家没有一个出来制止报警的吗?死在506里面,难道也没人发现吗?凶杀案怎么说也会有些报道,为何一点信息都没有?鬼影为什么是一脸被刀割过的伤痕,想到鬼影的脸,孙雷就起一身鸡皮疙瘩,肚里一阵反胃。

    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手里的烟没了又继续点上。分析着,孙雷脑海里的思路越发清晰,内心也没有那么多的恐惧了,最后他得出一个可能的结论,当年的案子没有破,导致鬼影的怨念一直没有散去,鬼影现身出来应该就是为了引起人们的对这间房子的注意,帮他平冤,应该是这样了。

    这样想着,孙雷不在那么恐惧鬼影了,相反有些同情他了。洗了一个热水澡,顺带洗去了身上的疲乏,这里里506挺远的,鬼影应该不会再出现了,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孙雷倒着头睡了下去,灯还是任由它亮着,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这张床真大啊,终于不用跟你挤着睡了,嘿嘿嘿嘿!”

    “我什么时候跟人挤过觉了!”睡梦中的孙雷条件反射地接了一句,随后又翻了个身继续睡到。

    “哦?你这么快就忘记了?”一道声音在孙雷耳边响起,声音很阴森,带起一阵冰冷的风。

    这下子孙雷醒了,翻身一看,黑袍鬼影那张满是刀痕的脸正离自己不到十五公分,他能明显地感受到鬼影的呼息,冰冷不带有一丝温度,这一惊吓,让他直接滚落在了床下,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鬼影就坐在床上,冷冷地看着被吓得慌了神的孙雷,把他看得直发毛。

    孙雷弯着腰,心脏砰砰砰地跳着,眼睛瞪得大大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动也不敢动,浑身起鸡皮疙瘩,只能强忍着扭头的冲动盯着鬼影看。

    每过一分钟孙雷都觉得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对视了两分钟的时间,孙雷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鬼影的眼神太冷酷无情了,咬了咬舌尖,发抖的手指甲使命地掐着大腿,心里一横,妈的,豁出去了,不就是死吗?死也要死个明白,与其等着黑袍鬼影下手,倒不如我先开口,死也要死得那么有尊严一些。

    强装镇定,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平和,可事实上,刚一开口孙雷就发现高看了自己,说话的声音明显带着恐惧的颤抖。

    “那个,我知道我自己今天晚上要死了,你能不能让我死得明白些,当年506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袍鬼影听到孙雷说的话后,咧了咧嘴,露出两排尖锐的牙齿,蛆虫在裂开的刀疤里面扭动着,“呵呵呵呵”鬼影带着玩味地看向孙雷,就像是看着猎物一般。

    “你想怎么个明白法?”鬼影戏谑道,声音像是指甲划过黑板般刺耳。

    鬼影的声音让孙雷听得很不舒服,但令他欣慰的是,鬼影竟然回他话了,可能我的猜测是对的。“你一定是有特别大的冤情没有得到昭雪,你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的忙?”

    “桀桀桀,自作聪明!不过你放心,今晚你不会死,你也会知道你想要知道的,我要让你每时每刻都活在恐惧当中”黑影冷笑。

    呼,今晚死不了,还好,还好!是孙雷稍微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看出孙雷没有刚才那么紧张,鬼影有些不满意,往孙雷那边挪了两步,迫视着他,吓得孙雷头发都炸起来,眼里充满不安,鬼影看到孙雷的这个表现,才满意一些。

    “你想知道506当年发生了什么?”鬼影看着孙雷,“看在你睡了我床这么久的份上,我可以让你知道!”

    说着从黑袍里伸出一只支离破碎满是陶瓷裂纹的手,直接朝孙雷的额头按去。

    孙雷大脑发沉,想要避开却发现身体根本没法移动,只能瞪着眼睛看着那只手缓缓地压在自己额头。

    “感受恐惧和绝望吧!”鬼影大喝一声,孙雷只感觉头痛欲裂,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碎片被强行涌入,过了一会,鬼影把手重新缩回黑袍,孙雷直接瘫坐在地上,脸上爬满了恐惧。

    在被强行植入的记忆碎片里,正是孙雷想找寻的答案,当年506所发生的事件。

    记忆碎片中,506的房间内,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被绳子紧紧绑在床上,那张床就是现在506的床,男子被胶布封着嘴,眼里满是惊恐,身下蒙了一层黑色的塑料薄膜替代床单。此时屋里还有另一个男人,微胖,眉毛和头发有些稀疏,换上一身老旧的白色大褂,拿出一把水果刀。

    把刀放在被绑男子的眼前晃着,刀刃在男子身上轻轻划着。被绑男子双目充血,眼眶欲裂,用力地挣扎着,却挣脱不开绳索的束缚?白色大褂男子看到黑衣男子的表现后,笑得特开心,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

    “呲”用力地将刀子划进黑衣男子的手臂,红色的肉外翻,鲜红色的血液喷出,溅射在墙壁上,黑衣男子痛苦地扭动着身躯,可惜无济于事,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微胖男子越来越兴奋,将刀子划过黑衣男子的每一处地方,随着伤口越多,黑衣男子的挣扎越弱,最后连挣扎都没有了,微胖男子看到他不挣扎之后,脸上的兴奋之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嫌弃。“这么快就不行了?我都还没玩够呢!无趣无趣!”

    接着又用刀尖扎黑衣男子的十指指尖,但床上的他,仍然没有反应,失血过多加上疼痛,已经死了!

    真是无趣啊!给你来个大终结吧,直接在黑衣男子喉咙割了一刀,气管都被割开,却没有流出多少血液。

    此刻的床上,黑的的塑料全是血,有些已经汇成小溪流,流躺到地板上,墙上的石灰,有几处溅满了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黑衣男子躺在血泊里,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全是刀留下的豁口,脸上也一样,眼镜充血,死不瞑目。

    微胖男子用沾着血的手摸了摸头上的汗,脸上的血迹,让他看起来格外地狰狞,杀了人,他并没有多大的恐惧,一脸平静,平静得可怕。

    抽了几根烟后,微胖男子开始处理善后工作,他将黑衣男子丢进了卫生间里,用红色的桶将黑色塑料薄膜上的血收集起来,倒进马桶里,随后又拿出一个大型的电饭锅和一把砍骨刀出来。

    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出现了,只见微胖男子一刀一刀地割着黑衣男子身上的肉,然后丢进电饭锅里煮着,很快房间内的飘起一阵肉香,与血腥味混合在一起,令人作呕,他把煮好的肉捣成泥倒进垃圾桶里。

    连续煮了三天三夜,黑衣男子已经成为了一副骨架,这时间有隔壁邻居来敲过门询问,但都被男子拒在门外了,端了几碗所谓的“排骨汤”送过去,邻居没有怨言,还笑着夸这个汤好喝。

    男子深夜三点多的时候,就偷偷拎着装满肉泥的垃圾袋丢进垃社区生活圾桶里,第二天一早就会有垃圾车来清理这些垃圾桶。

    骨头被微胖男子用锤子砸成碎片,丢进锅里煮熟后,再拿出来锤成粉末状直接倒进马桶里,整个过程看不出那人的害怕,反而一脸享受,就这样一个人几天时间就已经完全消失了,至于墙上的血迹,男子若无其事地在去装修店里买了些石灰,抹在有血的墙壁上。

    记忆碎片到这里便停止了,孙雷捂着胸口喘着气,身上冷汗直冒,干呕了几次没有吐出来,他开始觉得黑袍鬼影有些可怜了。

    “呵呵呵,找到答案了吗?”鬼影冷笑。

    孙雷点点头“找到了,我挺同情你的,是不是当年杀你的那个人还逍遥法外?”

    鬼影有些讥讽:“你觉得呢?一个杀我的人,怎么可能还能活着,当然是让他死!”

    接着鬼影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怖,“在一个偏僻处,我用推土机将他活活压成一滩肉泥,一点一点地压,从脚开始,让他看着自己的身躯一寸寸变成泥。”

    “还有那几个敢吃我肉的人,我也让他们不得好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孙雷看着眼前癫狂恐怖的鬼影,内心发怵,与想像中的不一样,既然已经报了仇,为什么怨念还不肯散去。

    等鬼影又恢复到冰冷的神情后,孙雷硬着头皮开口问道:“既然你的仇已经得报了,为什么不去转世呢?”

    “呵呵呵呵”仿佛看个傻子一般,鬼影露出尖牙道:“你是个傻子吗?老子的事情,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曾向往光明,如果不曾遭遇黑暗,当彻底融于黑暗的时候,发现原来这么刺激精彩。”

    “嘿嘿嘿嘿,小子,你比那个白裙子女孩有趣,我告诉你,我会陪你慢慢玩,你跑不掉的,当黑暗来临时,我能随时出现在你身边,好好享受恐惧吧!”说完,鬼影便化作一阵黑烟消失不见了。

    孙雷已经要疯了,接近崩溃的边缘,不停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当年的真相太过于惊悚,可就算是得知了真相又能怎样?原以为鬼影是没有报仇才怨气不散,现在看来完全是错误的,他的仇已经报了,但是仍然出来害人,李静是死在他手里,他应该是心理变态了扭曲!

    怎么办,外界求助能求助谁呢?李静的死都被当做是意外了,谁会相信有鬼?脑里只有一个念头,逃,逃离这里逃离渠中,不相信那么远他还能出现。

    外面突然电闪雷鸣,开始下起了雨,孙雷就坐在地上抽着烟,等待着天亮。天亮的时候孙雷冒着雨离开了宾馆,雨水淋在裸露的肌肤上,冰冰凉。疾跑冲到506,快速地将自己的衣服收拾好,这一刻多一秒都不想待在这间房里,仿佛还能闻到当年的血腥味。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