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施景行

章节字数:2830  更新时间:18-08-09 1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接到姐姐的电话。

    给了她一个人的联系方式。

    “这个人叫施景行,是你姐夫的手术关键地方的主刀人。外科主任,国际专家,博导,大概快50岁了,网上有他照片,我给你发几个,很有魅力。你别嫌年纪大,怎么说呢……他是姐姐暗恋的对象……”她兀自笑起来,又立即打住玩笑道:“好了,你比姐姐更需要他。”电话里再次笑出声,“而且,这样可以断了姐姐的念想……我特意帮你问过了,他妻子和他离婚了,可以追。”

    卷耳被姐姐逗笑。

    也凑热闹道:“姐姐是给我问的还是给自己问的?”

    两姐妹一起笑起来。

    好吧,她确实丝毫没有怪姐姐介绍这么老的男人给她。

    因为她很快发现,姐姐发来的他的照片确实都很有魅力。

    这是个事业型的老男人。

    工作时候严肃谨慎,一丝不苟,任何时候都是图片的中心。每个姿势都像是定格一般,严谨威严,充满专业人士的成功范儿。

    卷耳想到北山。

    如果北山活到这个年纪,一定也和他差不多。

    “姐姐为了你,好不容易才要来他的电话。这个人的电话不好搞到,还不赶紧感谢。”

    卷耳又笑。

    姐姐这个家伙。

    随即她又有点感伤,要不是姐姐这样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性情,怎么能支撑她和姐夫、还有小外甥天天那个家庭呢。

    现在想来,她们姐妹实在相像——嫁了同一类男人,婚姻还算平顺幸福,却突然一个晴天霹雳——一切过去的美好突然都成了梦幻泡影!

    卷耳伤感道:“这种事要看缘分的。姐姐。”她并不想把自己太多的负面的悲伤传递给姐姐,姐姐已经够苦了。

    那边很快打断她:“当然,那当然卷耳。”姐姐的声音变得柔和,“卷耳,永远向前看。永远做一个强大的人!逝者如斯。”

    卷耳觉得自己一向坚强,却因为姐姐的一句话,再次红了眼圈。

    她重重点头:“姐姐你放心。”

    姐姐又迟疑道:“其实他年纪确实有点大,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卷耳。”

    卷耳又笑:“姐姐我知道,你放心。”

    离婚了,又紧接着出了这样的事。

    虽然姐姐和朋友们都这么爱她,热心牵线……可越是这样她越是有点难过,时时想起北山,明明知道已经没有什么用,还是心疼他……心疼他那么好,那么聪明,那么能干,那么顾家……却……

    一开始的震惊和悲恸渐渐过去,时时想起,时时哭肿了眼睛,又觉得什么都没了用,就看姐姐发来的那人的照片。

    她觉得自己的心理特别怪异,说不清楚,像是冰与火之间,玩世与悲哀之间。

    看到姐姐发来的那人的照片,倒确实有点好感。

    照片上看不出老。

    不知现在真人怎么样。

    是的,要向前看,她提醒自己。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痛楚,眼泪再次盈满眼眶……

    无力和绝望,甚至歇斯底里的疯狂……是因为明知无论自己如何折磨自己,北山也不会回来了。

    最近总担心自己的眼睛。

    因为常常不自觉地流眼泪,时时触动,时时陷入绝望,仿佛是漆黑的一个世界,没有井壁,无法攀援。掉落进去,无声无息。

    她冲动地给那个施景行发了信息,说明对他的感谢,感谢他救了姐夫,挽救了一个家庭。又说姐姐很崇拜他,所以把他介绍给自己,有空一起吃个饭。

    直到第三天凌晨,才接到回复的信息。

    说抱歉回晚了。实在太忙。又说甘棠是你姐姐?——你有三十岁吗?!我已经快50了,妻子因为长期一个人生活,感情淡了离了婚。医生家属不好做。

    短信里,施景行说没有微信。

    这让卷耳觉得很不方便。

    ——现在不都用微信吗?!

    两周后,两人在光明医院附近的馆子里吃了顿饭。

    施景行很有老派男人的作风。见到她大概是觉得太年轻,眼中有一抹惊异,但立即变作一种长者的客气。

    施景行人和照片很像,人也不显老,只是极少的一两次微笑,能看出他牙齿特别不好,黑黄还都有点缺损……但并没有难闻的烟酒味儿。

    ——好吧也许他们离得比较远。嘻嘻。

    ——姐夫和北山从来不喝酒不抽烟。

    吃着家常菜的当儿,施景行就接了四个电话。

    施的语气简洁、规范,没有一个多余的字眼,也不大有感情。听他说的是专业的术语,应该是下属请教用药或手术的事情,还有请示处理意见的。有一两个电话他只是说:“好。我今晚去看下,××床对吧?”

    ——这反而让卷耳觉得有种小女孩的崇拜。

    施景行看她吃饭,说“这么年轻,应该找个年轻人啊。”他第一次微微笑,半露出并不好看的牙齿。

    她笑,将他一军:“你不喜欢年轻女人?”

    她看到施景行半低了头,仿佛是在找烟。身上大概没带。

    和善道:“年轻女孩阅历少,很难理解……我们。”他第二次笑,“当然我不是说你。”

    他斟酌着道:“很多时候忙起来根本顾不上家里。久了就生出怨言。这是很客观的……”

    卷耳笑:“我知道。听姐姐说,你底下那些主任医生,很多时候都是八九点才下手术台。还看了病房的病人才走。很辛苦。”

    施景行点头:“是这样。”

    卷耳又笑:“你底下有不少好医生。姐姐她们这样的家属都很感谢你们。大恩不言谢。”

    施景行其实不大清楚她嘴里的姐姐——模模糊糊,也许是个普通的病人家属吧。

    这些病人家属都很不容易,很不简单。

    他又想起多年前因为自己的一次失误,一位死者家属愤怒地揪着自己领口的那一幕。

    这一行的酸甜苦辣,肩头上重重的压力……是没法对这个年轻得像自己女儿的女人说的。他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精力。

    虽然这个女孩子显然很善解人意。

    但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能有和年轻女人谈恋爱的精力。

    ——好久没麻烦过自己的五兄弟了。虽说心玫和他真正的分歧是出国问题,其次是感情淡了的问题,但其实他也有点怀疑心玫离开自己和这个有关。

    但这怎么好和眼前这个似乎还有点单纯的小姑娘说。

    老夫少妻——好吧,他猜都猜得到“饭友”老梁他们会怎么背后嚼自己舌根。

    那这次又为什么决定来了呢?

    ——大概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年轻吧。

    再加上,心里还是想有个知疼知热的吧。

    自从心玫离开后,院里的领导、甚至同事下属,都很热心牵线,但自己反而比较冷静。主要是关系复杂,到时候脸面怕不好看。

    这个卷耳是病人家属,其实更是个禁忌群体——好吧,主要是她的短信有少见的坦诚和大方,让他一时放下了戒备。

    吃完一顿饭,本想着就这样了。

    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那个卷耳的信息,说了一大串话。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太小不懂事?还是不符合你的期望值?能说出你的心里话吗?”

    施景行反倒不知该怎么办了。

    说实话他没有底气,想不到这个女孩子这么有勇气。倒叫他有点迟疑。

    对方又在那瞎猜,再次发来的短信让他哭笑不得——“我有正当职业,是××公司的职员,绝对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骗子;同时虽然我职业普通,但我不是那种不懂事虚荣的小女孩,我本人志存高远,自己爱捯饬点业余爱好,也不大怕一个人孤单。你到底对我哪里有顾虑请坦诚。”

    他思来想去,终于在夜里的手术做完之后回复:“我只是自惭形秽。请不要多想。”

    他不知道,就为这句话,小姑娘高兴得转了好几个圈,一晚上没睡好。

    之后她要来,他就约在外面。

    医院很不合适,他不想早早就弄得满城风雨。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做事必须要慎重。

    家里也不合适。私人地方。

    这种事情,他不能犯错。也不敢犯错。

    想不到小姑娘很主动,这是很意外的。

    虽然说话有点过于天真的嫌疑,但看着又不像,而且结过婚是能感觉到的,有过婚姻是能从说话相处看出来的……之前也见过一两个,年纪嘛,也有比她大一点、有孩子的,似乎都对年龄差距有点犹豫……

    想不到这个小姑娘很主动……胆子也大。

    他有点疑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