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约会

章节字数:2910  更新时间:18-08-10 08: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然,他并不觉得这事情就有多乐观。

    虽然他发了那句“自惭形秽”的话之后,她立即发来“下周可以再见到你吗?”

    ——让他有中三男生和小女友谈恋爱的感觉。

    第二次见面,卷耳放松许多。

    这女孩子很可爱,又有点鬼马精灵的。

    有时候很天真,带着一种孩子气,但又很善解人意,对事物有自己的看法。

    尤其她的笑,很有感染力。

    许久没有这么放松开心过了。

    但施景行仍然顾虑很多。

    他并没有信心拥有这样年轻可爱的……女朋友?

    本来约会之后应该是他送她,但她执意送他回小区……

    施景行当然知道已经很晚(她迁就他的时间),她回去实在不安全,终于还是招手拦一辆出租。

    车停下的瞬间,女孩子已经极快地抱了一下他的腰身,随即坐进了车,光线不大亮,但施景行平白觉得女孩应该脸红了,他自己也有点自嘲。

    他弯腰给司机现金:“金湾小区,一定安全送到!”

    有点担心她的安全,但明早还有个会。

    约会了两次,他还是有点不大清楚女孩子为什么对自己有好感。

    听女孩说,是自己的气质——脸上的神情。

    气质?神情?

    他摸摸脸,他只知道自己从小就不帅,甚至有点丑,年轻时候常常值夜班,国内头几个做大型器官移植术,压力大,学会了抽烟,现在抽烟抽得不成个样子了。两次约会努力在那几个小时里不抽烟,动作还是不自觉地表现出来……不过现在年纪大了,各种国际会议参加多了,也注意点形象,生活忙碌而优渥了些,大概有点养尊处优……

    女孩子——哦卷耳,卷耳不像是虚荣的那种年轻女孩,她似乎是真喜欢。

    想不到还有年轻女孩这么喜欢自己。

    说虚荣心没有一点点满足,那是假的。

    说没有一点点动心,那也是假的。

    但是你知道,年纪大了,人考虑得也多。

    凯风虽然还是和卷耳联系着,但他很快发现,卷耳的态度有变。

    话很少,也不像之前那样愿意说。非常明显。

    凯风当然知道两个人连朋友都算不上,对方有选择的权利。

    两个人只是吃过一次饭。尚还什么交情都没有。

    但是……有点放不下那个人。

    那么安静的女孩子现在很少了。

    按照她坦诚的性格,不应该是耍什么心眼,忙应该也不至于如此几句话也不说,最大可能就是……她有了更好的人选……

    只是,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凯风自己感觉各方面也算是出色的。难不成,卷耳有更好的选择?

    破天荒,昨夜下了一夜的雨。

    深夜到凌晨的雨声大得吓人,卷耳从睡梦中半醒地朝窗外看去,漆黑一片的天地间,闪电和仿佛要震破天的打雷暴雨让人看得有些害怕。

    第二天还是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这在B市是极少见的天气。

    不知为什么,卷耳特别喜欢雨天,尤其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总觉得雨天里,什么都不一样。有一种特异的新鲜和喜悦。

    听着天地间单调的淅淅沥沥的雨声,也可以发呆一个上午。

    然后画一幅雨天的画。

    享受特别的一天。

    给施发了信息,他中午回了。

    这次约的是家里。

    卷耳一下子想得有点多。

    从收到施景行的信息,她就开始刷了三次牙,用了两次李施德林漱口水,虽然那味道刺激得她流出了眼泪,但心里还是又忐忑又兴奋,仿佛是要去进行一次不可预知的探险。

    她觉得自己有点忘恩负义,有点薄情,有点混,但是……

    北山在的时候,她用了全力待他,爱护他。

    她经常去逛的水木社区上有年轻人发帖:配偶去世了,扔下一两个幼小的孩子,他想再找个爱人……底下一堆谩骂……还有女人刚刚离婚,不到几天就发帖征友,也被骂了……

    自己和那些征友的人,有什么区别吗?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理。

    她唯一确定的是,如果北山能活过来,她愿意放弃这一切。

    北山活着的时候,她用了全力爱护他。

    包括北山的父母、姐姐,他的家人没有一个对卷耳不满的——生不出孩子是后来的事,也是很现实的事。倒是北山的姐姐说过:“你待北山(的好),我对你姐夫都做不到。”卷耳从来对北山没有要求,更没有不满,从来嘴里说的都是北山的聪明能干、顾家、不容易。姐姐说那句话,是在听说两个人买房都买在北山的单位附近,卷耳去上班要一个小时之后。卷耳只希望北山轻松一点,自己累一点无所谓。

    但是短短的几个月,她就能对陌生男人如此热情,人性的复杂或者说善变,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心里还是难过,如果北山能回来,她当然愿意放弃施。虽然和北山在一起,几年来像是无性婚姻。

    如果说一开始的无性婚姻,卷耳很庆幸……那么到了快30岁的时候,她已经觉得有点……

    好吧这真是个很难启齿的话题。

    北山在没结婚前很热情,卷耳觉得那种事是个大负担,一点也觉不到好……等到两人结婚后,北山对卷耳的反应很不满,卷耳的什么反应?

    ——那就是没有反应……

    现在回头去想,卷耳觉得自己思想深处大概是太羞耻了,而且,北山大概看过些岛国片,觉得女人都应该是有点反应的。

    等到卷耳渐渐觉出点意思,北山已经意兴阑珊了。而且他身体素质也弱,觉得累……

    好吧这真是个哭笑不得的事情。

    再嚼了几粒口香糖。

    随身带着牙刷牙膏。

    才去赴约。

    一路都在微笑。

    卷耳觉得自己又薄情又傻,心里很难过,想到北山,又觉得伤心,不知道该不该做不好的事。

    眼睛在车窗的风里出了泪,又一点点干掉。

    心里空空的疼。北山像是她的弟弟,又像是她的孩子,无论她怎样的爱惜他、怜惜他,她失去他了。永远的。他再也回不来了。

    她很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理理思路,发发呆。有点不想去赴施景行的约了。

    她笑着,脸上带着泪。

    反正没有人看见。

    这辆橙色小迷你她非常喜欢。

    不只因为它款型经典,更因为它对她和北山有特殊的意义。公公一天深夜胃出血,婆婆给北山打了电话,卷耳就是开着这辆小迷你,和北山将公公送去医院的。

    医生说幸亏及时,有人也是同样的病,没出得了ICU。

    小迷你一直是卷耳开,卷耳离单位远。

    北山因为长时间不摸车,几乎不大上路,关键时候救了父亲,他没有感谢妻子,但他知道,他已经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妻子。

    他只是看一下妻子。

    两人已经心意相通。

    北山在关键时候,甚至有点倚赖妻子。

    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候,卷耳不是那种害怕的女人,那种时候,她似乎往往能一反平日的懒散,变得坚定、强大、处乱不惊。那天夜里,也是卷耳突然从暖和的被窝坐起——“我们有车,立即送爸爸去医院!”

    两个人也吵架,但从没有隔夜仇。

    北山从没有认真生过妻子一回气。

    卷耳平日里工作不算忙,当然赚钱也不多。

    她喜欢闲散的生活,物质上不用太丰富。

    到了光明医院的时候,还早。卷耳把车停好,就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坐着。

    到处都湿漉漉,几乎无处可坐。

    卷耳又是能坐就不愿站的人。

    走到一处小花园,把一张塑料布铺着,坐一会儿。

    周围没有人,只有雨淋淋的花树。有时会“滴答”一下掉下几滴雨水。

    卷耳发着怔,静静地听。

    什么也不想。

    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缓一段时间。

    至少,等到自己心不要这么难过。

    她站起来。

    忽然想到,是和施景行约好的。

    脸上有难言的寂寞。

    同医院里匆匆的行人都不一样。

    施景行在三楼的窗户里,突然看到下面花园里站着的卷耳。

    刚好不是很忙。

    他本能地想叫她,但随即顿住。

    而且他发现她似乎有什么事,站着并不动……

    他心里一动,拿起桌上的茶杯,观察着楼下的她。

    她有点呆呆的,和与他一起时候并不一样。

    她看起来不快乐,甚至有点悲伤。

    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只是呆呆怔怔。

    她看着过往的人群,手无意识地抚上一片湿漉漉的冬青。

    哪怕是一个人的时候,她也很内敛。

    她默默地低头,抚摸了一下手上触着的那片冬青叶。

    她实在很特别,不像是个生活在柴米油盐中的妇人,倒像是个满怀心事的伤心人。

    施景行觉得,他对她的了解还太少太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