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施景行的家

章节字数:2359  更新时间:18-08-11 0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和卷耳约好了,她先过来。

    那么按照时间,她应该是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算上时间是刚刚好。

    那么她为什么没有马上来找他?打他的电话?

    而且还站在无人处发呆?

    这时他看到她拃着手——应该就是刚才摸冬青的手、手指……好吧她似乎没带擦手的纸……拃了半晌,她似乎下定决心,狠狠地在衣服上擦了手,好吧,是擦了好几把。

    施景行笑了。

    她应该精心收拾过,穿了一件青绿色的真丝长裙。颜色极沁人,气质如兰。

    她一直呆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

    他拿过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她上来的时候,脸上仍带着那点呆呆的样子。

    他关切地问:“怎么不高兴?”

    她没有作假,他很高兴。

    卷耳摇头,神情高兴了一点:“你办公室就在这个楼上?底下有个小花园,很安静。”

    施景行温和地看着她。

    “今天忙吗?晚上没有手术吧?”卷耳问,“还有会议?”

    施景行今天尤其温和:“没有。”他看下表,“马上五点半了。我们出去吃饭。”

    问她吃什么,她都说随便。

    说上次的老菜馆也不错。又问他想吃什么。

    施景行道:“那就老地方。”

    干锅菜花上来的时候,周围还没有多少人,施景行道:“有点冒昧,原来你丈夫是不是照顾得你很好啊?”他微微缓和神情,“我是说,你还有一点点孩子气。”

    卷耳笑了。她一笑,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柔和开朗了。她摇头。

    “都是我照顾他。”她蹙下眉,“不过很多操心的事确实是他做得多。比如理财之类。”

    施景行了然,“你们俩感情很好?”

    卷耳迟疑下,点头。

    “那为什么……离婚?”施景行缓缓道。

    卷耳停住了。

    头有点低着,“他酒精中毒……不在(了)……当然那之前我们刚刚离婚,因为我们俩没有孩子。”

    施景行拍拍她手臂安慰:“对不起。”

    卷耳摇头,一点点挑着饭粒吃。

    施景行觉得很抱歉。

    一顿饭吃得有点难过。

    施景行家里就在医院附近,两个人坐进卷耳的小车。

    在车里,施景行不经意地问:“你很爱他?”

    卷耳摇头:“他是我最亲的人,我只是想他好好的。”

    卷耳流了眼泪。

    施景行觉得自己有点傻。

    把车停在楼下。

    并没有立即下车,只轻轻对她道:“那你确定你想好了?”

    卷耳却突然笑了,抽纸胡乱擦一下脸和鼻涕,又使劲扔到窗外,孩子气地赌气道:“想好什么!不知道你说什么。”

    倔强的、半耍赖的眼神瞥一下他。

    施景行心里一松。

    两人下了车。

    进了客厅。

    一览无余。黑色的皮沙发、黑色的大液晶屏电视、黑色的玻璃茶几、灰色薄地毯和同色的落地窗帘。

    简洁干净。

    茶几上不过是一个烟灰缸和一个杯子。电视旁边放着一盆绿萝。

    灯也是普通样子,平平地镶嵌在天花板上。

    “没有什么风格,让你见笑了。”施景行随意道。

    卷耳四处看:“很好,很干净啊。”

    施景行看她好奇,带她四处看看。

    卧室里也是主打青黑色。

    黑色的茶几、青色的布沙发。

    床上的床垫枕头也都是青色。窗边放着一株绿植,像是富贵竹。只有沙发上配的腰垫带一点素淡的花色。

    异常整齐、干净。

    卷耳咋舌:“这么干净。”

    施景行笑:“是吗?”

    这时卷耳看到靠墙的一排书架上,整齐地排着一列列的书。凑近了去看,大都是医学上的。还有一些小说。

    “喝点什么?茶?饮料?还是水?”外面传来施景行的声音。

    虽然是在家里,但施还是西装衬衫一丝不苟。

    特意露出衬衫袖口1~2公分。

    施严肃得有点赏心悦目。

    卷耳觉得,这些年,她第一次心动,居然是为这个已经快50岁的男人。

    回想和北山的当年,也未有这样的时刻。

    和北山,更像是亲情。为之死为之生。

    至于爱情,仿佛是很愉悦轻松的东西。

    她觉得自己这样想有点怪。

    但对她确是如此。

    “干嘛还穿着西装?多热啊。”卷耳道。

    施景行从善如流。但衬衫的袖口还是紧紧束着。

    卷耳开玩笑:“你家夫人是不是得很勤快?你这么讲究。”

    施景行愣一下,笑:“你说我前妻?这家里现在我一个人住。都是我收拾的。习惯了整齐一点。”

    卷耳吐吐舌头。

    本来施景行想的是先要了解清楚了,在外面约会比较好。

    但是年纪大了,实在吃不消。

    在外面不如在家里舒服踏实。

    本来没想怎么的,可是看到卷耳乖巧地坐着,不由道:“来,坐过来。”

    卷耳有点拘谨,但她的笑令他觉得舒心。

    他做了一个自己也想不到的动作,右手臂斜斜越过她的腰身,半低着头对着卷耳道:“那天走时怎么会想到抱我一下?”

    卷耳笑了,脸转向一边去,身子却仍依着不动道:“喜欢你。”

    施景行心里震动。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手臂已经收紧。

    怀里的她极是羞涩。

    紧紧地缩着,像心玫原来养的那只小猫。

    脸贴到他胸口去……大概是害羞。

    施景行也没料到有这么快……

    他有点犹豫……有点措手不及,荷尔蒙肾上腺上升,一切有点脱出预设的轨道……

    半推开卷耳道:“……好吗?我……”

    立即觉得不妥,因为女孩已经有点敏感道:“你不喜欢我?……”眼神已有点受伤的躲闪。

    施景行抬起女孩的脸,望着卷耳的眼睛,轻轻吻上去……她的嘴唇柔软,有清甜的味道,仿佛是青苹果味——回来的车上她一直嚼着口香糖。

    施景行笑了。

    “笑什么?”女孩瞪着眼睛,不解又半嗔地。

    已经说不下去,因为已经说不出来。

    他很温柔,卷耳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梦中。

    他是温柔的,又是霸道的。

    卷耳不由发出热切的、甘甜的呻吟。

    她的脸上已经红透,轻轻喊着:“景行……”

    施景行已经许多年不曾这样酣畅淋漓。

    身下的女人仿佛是为他而生的。

    他似乎听懂了她的迷恋。

    带着一丝宿命的味道。

    他从她的身体感受到了。

    许多岁月的光影像是斑驳的旧照片,镜头一般匆匆掠过,几多干枯,几多折磨。

    不料还会有这样的惊喜,狂欢。

    他仿佛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力量。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女人这样狂热地爱自己。

    他不厌倦地一次次,索取引逗!

    卷耳觉得羞耻的快乐。

    自己快要三十岁了。有过几次快乐的时光呢?

    ——生命中日复一日的重复很多,纯粹的快乐却很少。

    一个大概是画画的时候,还有一个,便是在想到施景行的时候……

    这么短的时间,仿佛是闪电般的,就这么迷恋他。

    看到他在台上领一个证书的照片,眼神锐利,眼睛微眯成一道弧线,到眼角微微上挑,嘴巴形成一道极轻的弧度……只是那张背后屏幕上放大的照片——已经令她生出禁欲般的热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