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爱之万花筒

章节字数:2348  更新时间:18-08-12 19: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施景行坐起来,很想抽一根烟。

    卷耳本来并不表示什么,却在闻了一分钟后爬起来……细白的手伸来捏过那根烟在手里,像是小动物一般明亮的眼光看着他,看施景行只是默许地看着,这才调皮地在烟灰缸摁灭。

    她纤细的手指那样年轻、好看、灵巧。

    施景行只能认栽。

    “我在三楼窗户那里看到你在小花园发呆,下午的时候……(看上去)不快乐,为什么?”施景行问。

    卷耳缩进了被窝,又扒下被头,眼神呆了一瞬……

    已经缩进他的怀里、胸前,“我没有办法。”

    他听出来,她哭了。

    他猜出来,虽然作为外科主任,他见过无数的生生死死……可是,真的当面见到这样的家人,这样的情景……是第一次。

    而且,他此刻的身份……尤其讽刺!

    他搂紧女孩,心中悲怆,又觉得惭愧。

    B城没有雨季。

    但这几天却一直在下雨。

    卷耳在周末的下午,一个人倚着窗看着窗外的绿树。

    福慧小区里有一百多种植物,葱葱郁郁。夏天觉得阴凉,下雨时候更是淅淅沥沥、滴滴答答,眼前是一抹浓绿,浓得化不开。

    很想景行,很喜欢他……但是一切似乎都太美好了……有点不敢相信。

    那么北山又是什么呢?

    她有点浑沌。

    会有什么变故吗?景行的妻子已经离婚,在国外和女儿住一起。

    她在景行家里见过那个女孩的照片。

    很朴实。

    当年因为怜惜北山,所以,北山的爸爸妈妈姐姐,她都对她们很好,因为不想北山为难。至于北山,那更是无限容忍。

    最累的时候,累到牙疼,睡得迷迷糊糊……被北山叫起来给自己做饭……她也好声好气,还怕北山饿着了。

    但景行仿佛不一样。

    有点怕景行,但若景行真惹恼了她,她会撒娇、赌气、耍赖……

    仿佛是换了一个人。

    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怔忡,看着绿树摇曳,滴水簌簌。

    景行特别忙。

    以前觉得北山工作环境太严肃压迫人,北山接个电话声音都极轻,仿佛怕被人发现。

    现在才知道,施景行更忙,常常开会,经常作报告,还要带研究生,还要查房……

    景行说抱歉。

    不能常常陪她。

    他眼中的怜惜,她看得懂。

    她怎么可能再对他有丝毫的埋怨呢。

    卷耳很愿意安静。

    在下雨的静寂里,一切都变得美好而富有诗意。

    她总能给自己找到事情做。

    比如,很快乐地画画。

    越来越不爱出门。常常一个人静坐,读书,画画,发呆。茶水喝起来过瘾又解渴,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从不觉得无聊。

    只觉得心里安然,又有点强硬,我不怕,我还可以好好地。我们还会再见,北山!我会替你和我,替我们,好好儿活。

    若是日子难过,你也找一个爱你的女人吧。北山。我还是希望你好。一切都好。

    以前工作繁忙的时候,心境也很烦乱。

    现在做了老师,工资降了不少,但好在办公室的位置挨着窗边,可以听风看雨——她从来不是经济世故的女人。北山一开始嫌弃过她赚得少,后来看她我行我素我自岿然的,也就不说了。她也理解北山,毕竟这样竞争激烈的社会,她已经拖了他的后腿。

    但要她改变,她做不到。

    比别人简单一点。

    纯洁一点。

    朴素一点。

    像是此刻,面对雨声、绿树,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B市大概是进入了雨季。

    景行渐渐觉出:卷耳虽然年轻,却很安静,也忙于自己的事。

    倒是个不用他操心的。

    心遂放下了些。

    卷耳看出来,不由笑,瞥他一眼:“风物长宜放眼量。”

    景行笑。

    不料,自己这个年纪,居然得着一个好的。

    于是遂安心做自己的事。

    卷耳周末在身边,看他认真做事,便也偶尔调皮,从身后抱他,又伸出手臂摸索地解开他一两个衣扣……

    景行无奈,捉住手道:“这又是哪里学的?”

    卷耳又耍赖:“好玩嘛……”

    又坐回去画画了。

    ——她根本神经大条,脑子里在意的事情很少,景行和她在一起很自在……心玫不同,心玫是个细致的女人,对他有诸多不满。

    卷耳兴致来的时候,也会在周末做一点精致的饭。

    比如,很小的抄手。

    按照施景行的爱好放豆腐和肉馅,有时还放鱼肉馅。再下点青菜。汤水鲜香。吃得很舒服。

    施景行觉得自己老了,又好像还年轻。

    日子有的时候有点糊涂。

    卷耳却觉得已经轻松很多。

    北山在的时候,为了他的身体好,她周末常常一天需要做三顿饭,每顿饭都要有新鲜的菜。只是做饭洗碗刷锅也需要三四个小时了。

    甚至晚上10点多北山还在刷手机,她忙了一天家里瞌睡得要死,半瞌睡中还是跑去北山(为了让北山休息好他们单独睡)房里,催他早睡。说几次不听,她索性拿枕头过去盯着,因为她态度柔和,言语中说自己累极,请北山体谅自己,不要再让自己操心……北山发不出火,只好在她的“陪伴和监督”下关了手机睡。

    想到这些,觉得有点黯然。

    她也想做小女人,想一个男人能有宽阔的肩膀、温暖的胸膛,为她遮风挡雨……她见过姐姐和姐夫平日的相处——她们姐妹俩真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姐姐的日常更加辛苦!

    不但照顾姐夫的一顿晚饭、周末的三顿饭、每顿饭三个菜(专给姐夫吃,姐姐姐夫饮食习惯不一样),还有小外甥天天,小男孩闹腾得像猴儿一般……早送晚接……她不知道上班族的姐姐怎么一天天捱过来的……她可以想象如果她和北山有了孩子……那她也就不要有自己的生活了!

    她也想做小女人,想一个男人能有宽阔的肩膀、温暖的胸膛,为她遮风挡雨……

    她和姐姐都想,都没有得到!

    姐姐说过:“最羡慕有的丈夫,一手架起儿子,低头同儿子说话,女人在后面跟着——又霸气又兼有父爱。觉得很有男子气。”

    那原是很奢侈的!

    好吧,想起来昨天和姐姐电话。

    姐姐听到她说的和施景行的情况,电话里先是一阵惊讶,接下来就是又笑又闹:“我的偶像啊……男神……小卷,你你你……你太厉害了……”

    卷耳笑:“姐姐,我知道你是因为姐夫,才把他介绍我……姐姐我相信你不比小卷差……”

    两个人嘎嘎笑了半天。

    姐姐不死心地问:“我的男神会笑吗?笑的时候是不是满口黑牙不好看?”

    ……

    挂了电话,卷耳呆了半晌。

    她知道姐姐虽然看着像是玩笑,却是个再正经不过的人。她从来也没有说过喜欢谁,哦中学时候她喜欢一个班里的男孩,再下来,这么多年了,就听她提过这一次“喜欢”。

    她也知道姐姐不是乱来的人。她似乎连和施景行说个话都没有过。

    该说她们姐妹眼光一样呢?还是说施景行魅力太大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