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君子不重则不威

章节字数:2708  更新时间:18-08-15 0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末的时光多么美好。

    泡一杯茶,缩起来看余光中的大作:

    “山中一夜饱雨,次晨醒来,在旭日未升的原始幽静中,冲着隔夜的寒气,踏着满地的断柯折枝和仍在流泻的细股雨水,一径探入森林的秘密,曲曲弯弯,步上山去……”

    看雨水从屋檐流下,形成一道雨帘,远处的树木也湿漉漉,只觉得异常欢喜。

    现在,画各种不同的雨景成了她生活里一项重要的内容。

    哪怕是傍晚下班走着高速的时候,也能构思出一幅新的画。回家就画出。

    有时周末,也会因为耽于画画,忘记了时间,景行突然回来的时候,夜宵还没有做。

    景行倒是不说什么。

    但卷耳很抱歉,常常急急地去厨房。

    景行这天突然跟进来,从一个小小黑丝绒盒子里,拿出来一只钻戒:“卷耳,嫁给我。”

    卷耳惊喜。

    紧紧抱住景行:“和你在一起,每一天都已经很满足,很快乐。”又笑着补充,“不料还可以嫁给你。”

    她紧紧的拥抱,迷恋又喜悦的眼神……一次次令施景行震动。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大魅力,在卷耳的眼中……

    事情在后面几天有了转折。

    景行把这个消息告诉女儿——他不想有一天女儿自己知道,然后怨恨他。

    她是他心头的至宝。

    女儿反应并不好。

    他其实没有想到女儿会反应那样激烈。也许女儿不大高兴,但是毕竟……父母貌合神离许久了……而且,在国外这么久,他觉得女儿也许已经比较独立。

    看来并不是这样。

    女儿在电话里哭诉母亲过得不好。总是絮絮叨叨念叨过去的事。如果爸爸结婚了,以后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

    施景行的心蒙上一层灰。

    晚上面对卷耳,便有点凝重,凝重得化不开。

    卷耳攀着他的肩:“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

    他至怕她失望。

    不料她却笑:“我以为什么。就这点事?景行,我喜欢你,喜欢得有点像迷恋了……”她笑一笑,“可是,你有难处暂时结不了婚,比起生死,这算不了什么事……”她抚着他的手掌,突然地抱紧他道:“我不要离开你。”

    施景行抚着她的头:“哪里就说离开了。是我原本没做好……”

    卷耳伏在他膝上:“你这个年纪,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我至怕你到时不得不逼我走……”

    又突然耍赖道:“那我也不走的。你一定不忍心。”

    施景行不笑,只将她鬓边一缕发丝别过耳后,温和道:“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处理好。”

    问卷耳什么时候可以拜见父母大人。

    卷耳永远腻腻地贴在身上:“不要拜见。我们先领证,这个才最管用。”

    施景行不解:“怎么可能不告诉父母。”、

    卷耳道:“哎呀那很乱呀。我和北山离婚父母都知道,他们埋怨死我,恨不得我第二天就复婚或者再嫁出去……现在北山出了事……我……”她伏在他怀里,“我不要做那么多解释……而且你不怕我父母再挑剔什么?我不想,我只想安安静静领个证就可以。然后慢慢再说。你放心,一定是更好。”

    施景行思索半晌。

    隔日,周六,施景行突然抽出时间。

    说带卷耳去一个地方。

    不多久,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拿到了两个红本本。

    卷耳高兴,偎着景行,第一次真的开心——这个男人是老公啦。

    不是偷情,不是过期作废的一场恋爱。

    他是她的先生了,丈夫啦。

    景行宠溺地看着她,觉得一切都值得!

    总觉得幸福来得太过容易。

    “窗外景物不断在变换,山峦与河谷绵延而过,我看见在那些成林的树丛里,每一棵树都长得又细又长,为了争取阳光,它们用尽一切委婉的方法来生长。走过一大片稻田,在田野的中间,我也看见了一棵孤独的树,因为孤独,所以能恣意地伸展着枝叶,长得象一把又大又粗又圆的伞……”

    这是旅途中的人,作者说:所有人世间的牵牵绊绊都被隔在铁轨的两端,而我,在车厢里的我是无所欲求的。这段旅途的风景,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因为对喜欢的人太过喜欢,所以患得患失,就让她好好读一下这段话,体会体会旅途中什么都无所拥有的安静感觉。

    无论是工作的紧张或悠闲,也无论是情绪的快乐或兴奋,畅想或回忆……一切都过多地劳累人的身心,常常要重新回到自己内心,感受放空的状态,体会“旅途中什么都无所拥有的安静感觉”。人才真正松弛下来。

    她不大知道景行的工作,只知道他的事确实很多,他和北山一样,都是特别严肃的那种男人。而且,景行有太多的头衔,开不完的会议,做不完的报告……

    就像她当年也不会花时间去了解北山的工作一样。

    大家都有自己的事。

    一个她最爱的女作家写道:

    “我站在月亮底下画铅笔速写……”

    她说,“家就在十几二十步之外,孩子们都已经做完了功课上床睡觉了,丈夫正在他的灯下写他永远写不完的功课,而我呢?我决定我今天晚上的功课要在月亮底下做。”

    “邻家的狗过来看一看,知道是我之后也就释然了。”

    “我一面画一面禁不住微笑了起来。风从田野那头吹过,在竹林间来回穿梭,月是更高更圆了,整个夜空澄澈无比。”

    卷耳一直不明白,这样的女人,老公怎么会去世呢?!

    她应该过着最完满的生活啊。

    每一次看她,每一次被撼动心灵。

    施景行这天有半天门诊,下午还有个手术。

    半天的门诊里,几个学生助手帮着料理秩序,诊室里静悄悄,施景行话也很少,只说关键的信息,声音轻而和缓。总有想多问问情况的患者和家属时不时闯进来,时不时插进来问问题……而这一天早上又特别紧张,原则上不能加号,否则中午不能按时吃饭,下午影响到手术。

    工作中始终存在和患者及家属的关系问题。可是他无法令所有人都满意。

    有一位50岁左右的妇女一直徘徊在诊室,助手问过几次劝过几次,她今天挂了另一位主任医师的号(因为自己这边的号早早挂完了),此刻大概是在那个大夫那里看完又过来了……说实话,这些年随着他名声和权威性的提升,很多患者来了非得见他……有时候无论是否他的号都要再和他说上几句……

    问题是他没有这个精力和时间。

    12点,看完最后一位病人,他直接从另一个门溜走。

    要知道,正门前面必定有一些人打算“围追堵截”。

    前两天,因为一个患者家属反复逗留诊室,询问问题影响到后面的患者,他不由不客气道:“请你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我们按号来。”

    他语气平和,但话已经很重。

    诊室里人多,但都很静,患者家属也赶紧出去了。

    实在顾不得那么多,实在无法做得让所有人满意。

    工作多少年了,工作时候仍然是紧张的、有威迫感的——这是他的感觉。

    前两天他还间接知道一件事。

    同行的一位大夫,多次在后辈年轻人跟前唠叨一件事:她本来写了一篇很好的论文,投稿到《国际移植与血液净化杂志》后不幸遇到施教授审稿,结果就被他整死了。如果她只是单纯说说这样的看法也就算了,她总会打包带出一大堆诽谤类的话来。

    不说他之后会不会争取副院长的岗位,就是背后老被人泼脏水,这感觉也很不好。

    施景行想起孔子曾有个话说:“君子不重则不威。”

    ——他很怀疑自己德行还不够好,要不就是人格上还不够有分量。

    比如离婚,无疑也是他人生里很失败的一件事。

    雨淅淅沥沥下着,施景行的心却轻快不起来。

    人到中年,已经很难有多少激情,连开怀大笑的时候都变得很少,日子有点日复一日的单调。

    他只希望中午好好睡一小会,保证下午的手术质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