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序入迷津--《梦》

章节字数:1499  更新时间:19-05-16 16: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奇峰峻秀,溪水回环。

    呼喇喇林鸟飞去,惊颤颤一片篁竹滴白露。

    才将稳坐磐石,不料被一只青面獠牙、诡谲骇人的狐怪吸去魂影。

    我只觉两腿儿窸窣,神志木讷。敢情已身在幽冥暗界、阎罗殿上,身前背后立着生死判官,黑白无常等诸位仁兄。我欲启齿,不想咽喉哽瑟;我欲拔腿遁离,又不想枷锁束身。我用尽浑身懈数,却终不得返。自知气数已定,只心存侥幸,将行陌路不寂寥。

    俄而,阴岩四壁火光焚烈,阎罗殿外两鬼隶面目狰狞,吐舌蓬发,执掌令旗仓猝而来。

    我凝眸一看,两鬼皆四尺不足,短右袂,青衣裴垂,步态蹜蹜不及地。我惶惶无措,身轻似飘,目迷若昏,呆凝无主,心底恍空,看不敢看,躲无处躲。我只知道要对初来新鬼例行验收。两鬼隶飞扬跋扈,骂骂咧咧,一个号称急来鬼“牛头”,一个号称慢送鬼“马面”,不容分说,一左一右将我拽出阎罗殿。

    愈往前行,阴风森森愈沁骨。只走着,走着,黑魆魆的尽头,雷轮轰轰,鬼哭狼嚎声声入耳。

    黄泉路边,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路尽头,望见一条忘川河,河上有座奈河桥。

    未待睁眼,狂风呼啸猛然来侵,牛头马面趁我不备,将我卷起,摔落奈河桥下。我惊魂未定,呆望四方,只见受刑场上刀、斨、剑、戟一爿竖置,勾魂鹰爪,枷锁铁链悬挂中央,烈火喷焚,油锅氤氲阵阵,直叫我毛骨悚然,背脊沁凉。两鬼隶耸我近前,捆锁我于受刑架下。我已神魂无主,任凭鬼隶拽掖摆布。两鬼隶只予我挞伐之刑,我不觉悲苦,已告知刑验结束;两鬼隶卸下我束身镣铐,哀叹一声,露现一副相安无事相(表明确是阳寿已尽,不至出现真假冤案)。

    孰不知,鬼隶牛头横眉冷对,向我示意。我惶惑不解,茫然怔怔。另一鬼隶马面念我新鬼,不谙冥间规距,直言相告:“你即为鬼,理当照冥间制度行事,大凡新来鬼魂,一刬交纳‘识相’钱,今后可相互通融。”鬼隶如是说,我恍然顿悟,转而心中思忖:在阳间,索纳关照费,是不成规距的规距,谁知在阴凿地府照旧通行,以我拙见,人鬼无异啊!我不敢脱辞,怯生生探囊取钱,竟错谔地发现——囊中尽数为金宝银元和冥币。我轻呵一口气,思想应为阳间至亲焚香与我,我微蹙眉心,不禁泫然泪下——确是人鬼殊途,不可同日尔语。两鬼隶见我冥币坠囊,有利可图,立时露出欣欣之相,一阵长嘘短吁,喟叹我既为鬼,应有鬼相。

    我深知已为阴凿鬼魂,在鬼途,将踽踽独行。

    两鬼颇有趣,索得识相钱,殷情万分。说要押我干奴隶之事,此时忽地撇脸去,喁喁私语:“此鬼,应得垂怜,念他在阳间悲戚潦倒半生,猝然而来,亦可辜惜啊。待到了醧忘台,他若喝了孟婆的醧忘汤,再而投胎转世,莫不如……”两鬼商榷后,我便得知遣我看守冤鬼囚牢。牛头马面有言在先,冤鬼囚中多自来路不清,身份不明低贱鬼,须厉行管束。我颔首频频,不敢拂戾。

    两鬼絮絮诉完,躩躩返去阎罗殿。

    只道是,我伶仃立于冤鬼囚牢前,茫茫然,飘渺无依。

    幽幽荡荡的囚牢内,新鬼烦冤旧鬼哭,个个朝我喋喋不休。奈何我亦鬼魂,如临深渊,身不由已。再看囚中游魂百鬼:有鬼尸首异处,踉踉跄跄,徒有鬼躯,并无头颅;有鬼缺腿无臂,绛血淋漓,爬地哀嚎;有鬼似拼骨缝肉,淤血结痂,惨不忍睹。中有女鬼,头如蓬葆,血瞳滚出,衣不敝体露玉峰。她跪膝伏地,恸哭悲切,似有深冤可冲宵汉;另有女鬼,二十有余,周身倒也完好,不见血渍。她,黛眉至鬓,青丝髧髧飘逸,拂在两肩。双目微窅,神色迷离。穿一袭缟素长摆褶裙,不悱不动立在囚牢深处。我心中惴想,此女鬼,容颜娟秀,美丽动人,若非她识破红尘,绝然自毙,落得阴凿鬼魂。否则,晴白世间路,怎地误入鬼门关?想当初,若非我——

    蓦然念起“我”,不禁悚然醒转。朗朗乾坤,我游踪无迹,如登太虚,走得一遭阴凿地府。如今正肃立青竹下,不知意欲何为!

    我不禁哑然失笑。

    权当作聊胜于无!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