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回江庭探山怜悯哺乳狐书生误射红狐生宿怨

章节字数:2618  更新时间:18-12-11 0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南荨城,以盛产稻米和谷物出名,每年春季,荨城百姓在青山山麓下,开垦荒田,灌水浇地,种植稻米。山麓周边,篁竹遍野,竹笋丛生,河滩边是又白又圆的卵石,河面上,有鹭鸶驰飞,有芦苇摇蕊。荨城百姓得此天然宝地,世代为乐。

    荨城百姓听说方腊起义,各路英雄好汉和勇士争相投靠,一时像飓风席卷了江南,令北宋朝廷胆寒,为之一惧。闲时耕田,偶尔品茶,荨城百姓生活相对安逸。

    有一户人家,住在青山山麓脚下,独门独院,仅有一排篱笆围拢房舍。人家里,有男主人奉母。男主人姓江,名庭,时年四十岁。说来也巧,当年秋天,荨城百姓不论稻米还是谷物皆丰收惨淡。许多人家甚至颗粒无收。江庭家同样不例外。江庭在山麓脚下,一共种了五亩水稻,原本是一年来与老母亲的口粮,谁知,此年少雨,稻米长势欠优,使得江庭整日愁长叹短。

    江庭为使老母有粮吃,不会饿腹,寻谋打猎度日。早上,他给老母请了安,带上捕兽枷铐,自制火枪,行至青山里。这座青山,云雾缭绕,氤氲蒸腾,山间灌木葱笼,野蒿丛生,兔,狐,野猪,野鸭,山雉游踪不定。江庭一心一意专注深山,只要有风吹草动,立即抄出家伙。山林深茂,鸟声啾啾。偶尔,一只小鹿奔过眼前。江庭双目凝视前方,双耳倾听四下,正要穿过山涧,听见洞穴里传出声音。江庭伏耳细听,见洞深嘈杂,有兽物窸窸窣窣。江庭心想,此洞中定有猎物。想来,爬下身,往那洞里探。探了探,发觉洞里像是狐狸幼崽的叫声。正欣喜若狂,一回眸,猛见身后一只大狐睃目直视。江庭一怔,紧忙拿出手刀,欲往劈之。那狐见江庭拿刀,立即呜咽起来。只见绿眸里,淌着清浅眸水,嘴角开张,呜呜直叫。江庭心想:此狐必有灵性,此洞中必为其子。想了想,江庭立起身,无奈摇头道:“狐啊狐,这回算我输了。想必你有幼崽哺乳。”说时,一扭身径而离开。

    江庭空手回家,母亲问:“庭儿,今日为何空手而归呢?”江庭放下守猎家伙,洗洗脸,不好意思地说:“母亲,今日遇一怪事。那山麓下有一洞穴,里面有一窝幼狐。我原本想将其捕来,谁知——”母亲问:“民间一直传说,狐有灵,狐是不可捕杀的。”江庭回道:“那母狐见我欲捕杀幼狐,居然给我下跪求饶。”母亲听了,微声叹道:“狐有灵性,你若放了它,也是积德了。”

    一年冬天,大雪骤降,荨城百姓足不出户,艰难度日。

    忽一日,夜半时分,江庭听见柴房有动静。江庭披衣出房,走入柴房,见一狐,全身银白,毛色迥亮,正直立相视。江庭一惊,唬了一跳。而那只狐狸焦躁不安地仰脸望着,并一次次地就地兜圈子,像一个有急事、满腹话语的哑巴。

    江庭想,想必此狐是饿了,一定是饿急了,来求援的。

    但当江庭从堂屋里取来面窝窝,递给狐狸嘴边时,那只狐狸却咬住了他的鞋襻,狠命地往外拉。

    他忽然有一种预感,于是随狐狸来到院里。而江庭的母亲听到动静,也从房里走出。看见江庭立于院里,母亲问:“庭儿,为何立于屋外,这只狐狸是怎么回事?”江庭道:“母亲,孩儿不知,此狐将我拽出来,你瞧,孩儿的鞋襻都被它咬坏了。”母亲一听,大感惊疑,正欲拿墙角扫帚赶走狐狸,竟见一栋小房顷刻摇晃,油灯倒歪,檐瓦纷落。江庭道:“不好,母亲快随儿来。”说时,江庭将母亲护于身边,已见一座小房顿时倒塌。

    原来,不仅是江庭的小房舍倒塌了,当夜,荨城百姓家家皆遭地震袭击。几乎所有人家都被强烈的地震损毁了家园。

    狐狸救了江庭和母亲一命。

    此事传开,荨城百姓惊叹不已。

    还有一事,亦与狐有关。

    荨城郊区,有一个书生,整日居于茅屋中,苦读诗书,只为考中秀才。书生年十八,长得皙净儒雅,秀骨脱俗。一身白袍,显得英俊无邪。

    书生自小无母,随爷爷和父亲生活。因缺少母性抚慰,对异性有极强的敏锐感。书生平日读书以外,喜欢拿自制鹿鞭软弓,往那大山里探密。这一日,日落昏昏,天边霞光照得满山绿野像披了一件圣女薄衣,烟栗、琉璃、红孤、妃红和辰砂尽在薄衣裙带间染就。书生探于青石上,见枯树桩外,藏一红狐,俯头舔毛,娇情无限。书生大悦,拿了软弓,“镞”一声,直射向红狐。那红狐毫无察觉,待反应过来,一只弓箭已射入后肢。红狐“噜噜”大叫,发现有人奔来,想起身而逃,但因后肢一条腿射入一箭,限制了奔逃。书生便将红狐擒住。

    书生将红狐带回家中,只因喜欢红狐一身绒毛,动了恻隐之心。书生为红狐疗伤,喂红狐食物。七日后,红狐渐已康复。

    红狐伤好后,趁书生不备,一天夜里悄悄逃走了。

    一月后,书生坐于桌案前,执笔写字。忽一抬头,见窗下盈立女子,一身红衣,清丽婉秀,脸白容美。书生问:“小娘子,何方人也,为何立于吾家窗前?”女子道:“书生莫怕!我是荨城南坡人,只因前日来荨城游玩,失一方帕,想再寻回,不觉走向此处。”书生道:“既然寻来我家,不防进来喝口水,如何?”女子道:“我正有此意。”女子进入家,在书生引荐下,坐于椅上。书生观察女子,旦见容色盈若皎月,清润至极,像是从画里走来的一位美人儿。书生问:“小娘子怎样称呼?”女子道:“小名丝葫。”书生道:“来,喝杯水。”书生递上水,见丝葫眸晶若水,眉细若柳,似在哪里见过一样。书生道:“我家中窘困,无有好茶相待。”丝葫道:“小女子只喝口水便罢。”书生问:“小娘子方帕是否寻回?”丝葫道:“已寻得。”书生道:“荨城四郊皆为树木怪石,你一女子涉入此处,一定小心。”丝葫道:“丝葫是偷瞒家人而来。丝葫走了半日路,已觉腹中空空。”书生忙道:“既然小娘子饿了,我就给你烧饭吧。”

    书生又给丝葫斟茶,去了厨房。丝葫则立于书房中,翻阅书生卷本。

    一会儿,书生做好饭菜,端出厨房。书生道:“小娘子,无有鱼肉奉之,只有清汤素菜,你勿嫌弃了。”丝葫道:“岂敢。”丝葫一面坐着,一面拿了木筷,书生见丝葫拿筷未动,问:“小娘子,是饭菜不合口味,还是?”丝葫道:“小女自幼由嬷嬷照料,并不会使用木筷。”书生听了,立即返回厨房,找了一个汤匙。书生道:“如此,小娘子想必得心应手了。”丝葫拿着汤匙,慢慢吃饭。书生望着,微声而笑。丝葫道:“小女出一次家门,实不愿着急返去。”书生道:“不愿回家,恐你家人寻找。”丝葫道:“来时给嬷嬷说了,只玩几日再回。”书生道:“如此也好,若小娘子答应,书生愿留你住在家中,待玩够了,再回家也好。”

    丝葫在书生家一住十日。十日后,丝葫道:“丝葫搅扰你家了。因十日已久,丝葫必须返回家了,以免爹娘惦念。”书生道:“小娘子是应回家看望爹娘了。既如此,书生送你回。”书生将丝葫送走,返回家中,发现床上放一方帕,帕上画有红狐。书生端望半日,猛而觉醒,自此方知,原来请于家中小住之人,是他曾捕获的一只红狐。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