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回毒霸寨主强抢赛貂蝉血洗颢城因神镖龚三

章节字数:3436  更新时间:18-12-11 0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南有麓城,曰颢城。城池占地万亩,人口七八千。颢城百姓男丁盛于女,全城人男者五千,女者剩廖无几。因此,男大难取,女大不愁嫁。颢城男儿若想早日通婚,除了家境富欲,人品长相出众者无后顾之忧,其余皆要向城外寻觅姻缘。

    颢城有男郎,唤名龚三,时年二十出头。此人,识文习武,善骑骏,使得一手好镖法,数米内,从不脱靶。眼看龚三二十了,家中爹娘整日忧郁。虽说龚三相貌不俗,在同龄人中,可谓出类拔萃,若取回一房媳妇,尤其是趁心如意的,也甚为不易。

    有一日,媒婆上门。见了龚三,首先自叹一番。媒婆道:“颢城里,有几个男儿,几个女儿,我了如指掌。像龚三你这样相貌男儿,还真是少有。甭怕,我定会给你找门亲。”龚三道:“那就劳烦媒婆上心了。若寻上一门亲,龚三必将厚礼相馈。”媒婆走了,龚三整日憧憬好事。等了几日,还真等来好消息。媒婆道:“龚三呀,那张家千金,人称‘赛貂蝉’,人呀,真是一流的棒。”龚三道:“我龚三别无他求,只要小娘子心好缘善,会侍奉长辈,一切都好。”媒婆道:“那说定了,我上她家提亲,若是赛貂蝉允诺了,你们立即成婚。”媒婆走了,龚三又开始高兴,他和爹娘将土房收拾一新,在院里植花种草。房墙院后挂灯笼,插旗幡,像那么回事的隆重准备。三日后,媒婆来了。媒婆道:“龚三呀,你还真行。那赛貂蝉一口答应了。”龚三道:“媒婆大人,受小人一拜,若将赛貂蝉迎入破寒舍,必送肥肉二十斤。”媒婆听了,亦喜不自胜,回去张罗女方家了。

    一月后,龚三真就将赛貂蝉迎入洞房。

    龚三原以为,迎入赛貂蝉万事大吉,谁料,婚后不几日,赛貂蝉在一次外出街市买菜时,被一群山寨恶霸劫了去,关入寨洞里,轮奸了。

    一月后,满身伤痕、受尽凌辱的赛貂蝉逃回了颢城家中。

    龚三得知实情,当即似五雷轰顶,险起晕厥。龚三道:“天煞的鬼人,非要拿我龚三戏弄,看我龚三如何收拾你们。”赛貂蝉躺在床上,欲哭无泪,欲喊无声,在龚三家喊天怨地的痛骂声中,发现怀孕了。

    赛貂蝉自知怀孕,心知无法面对新婚夫君,无颜苟活人世,又一月后,竟郁郁而终。龚三葬了妻子,整日守门不出。新婚之妻遭此大劫,总不成就此罢休。龚三气恨不过,断发立誓,定要为赛貂蝉雪恨。自此,龚三继续勤练飞镖,将其绝技提升到超仙之境。

    半年后,颢城百姓传扬,有人独上恶霸山寨,将十个强盗头目暗杀,武器就是飞镖。众人不知,暗杀行凶之人,正是龚三。龚三自持练一手好镖,镖镖百发百中,便于一夜闯入山寨,将强奸赛貂蝉的恶霸全数暗杀。龚三为赛貂蝉报仇雪恨,引得颢城百姓拍手叫好。

    正当颢城百姓自得其乐,无忧无虑生活,忽一日,又一群山寨恶霸闯入城内。此一回,山寨头领是为寻仇而来。那山寨王,头护红缨,手执砍刀,膀大腰粗,威风凛凛,气陷嚣张地站在城中大嚷:“杀人者偿命!颢城众乡亲,非我孤某不仁。一个会飞镖的高手,将我山寨十兄弟暗杀,此仇不报非君子。乡亲们,会飞镖之人,就是你颢城人,如若你们告诉我,此人是谁,家住何处,我们绝不难为乡亲。”颢城百姓胆怯地躲藏,看见山寨王唯恐害了自己性命。有百姓出来,告诫道:“尔等之人,莫非还未领教飞镖高人的本事。他有百发百中之功,武艺高强,尔等小心再害了性命。”山寨王道:“笑话!我山寨高手在此,今日见了,今日杀他,明日见了,明日杀他。”百姓听着山寨王的话,个个头皮揪紧,心窝生疼,唯怕龚三丧于他们之手。

    龚三听说了,一心想杀尽恶霸,却被好心乡邻劝告:“他们人多势重,以你一人之能,绝非他们对手。”龚三亦心知肚明,除了每日精练镖技,只苟且偷生数日。

    十数天后,山寨恶霸因无法找出杀人凶手,做出疯狂之事。他们每一天杀一百姓,每一天巡街一回。颢城百姓全都心神恍惚,坐卧不宁。

    又十数天,颢城百姓已无辜惨死十数人。

    再十数天,百姓死者达数十人。

    龚三知道,坐等下去,恐殃及所有颢城百姓,慎思考虑,要同山寨决一雌雄。

    三月初三,清明佳节雨纷纷。颢城和风熏柳,草长莺飞,姹紫嫣红,好一片繁华锦绣。屠龙山上,一伙强盗口遮黑帛,手执兵器,等来一个人。他就是龚三。面对凶狠贼人,龚三愿以命相抗。他腰间插满飞镖,每把镖柄上,全都有一把红布穗。龚三明白,此一战,凶多吉少。立于屠龙山顶,阵阵春风拂面,将他微噘的嘴角吹开了裂纹。山寨王,年已六十,身经百战,使用双刃剑,威名四方。

    山寨王有言在先,今天一场比武,只为二人恩怨。绝不牵连第三方。小寨卒们围拢助势,喝五叫天。比武规定:第一局,龚三先出三镖,山寨王徒手相接,若伤若死,一概不管。

    二人站定,迎风傲然,肃肃杀气聚于一团。

    龚三见山寨王立定,从腰间掏出一镖。“簇”一声,镖声疾响,飞向敌人胸膛。山寨王一怔,轻一闪身,正要躲镖,惊见其后二镖已在眼前。山寨王顺势一侧,一镖自喉间划过,谁料,未回身形,一镖直插前胸。

    山寨王躲闪不及,还是被一镖伤中。龚三见了,心中暗喜。

    山寨王手捂胸膛,叫苦不迭。一伙小卒齐声助喝:“大王加油,大王武功盖世,扬名天下。”山寨大王一挥手,道:“兄弟们,今日一战,我必取此人首级。”话完,手提双剑,迎向龚三。此为第二局,龚三亦不可使用任何兵器,徒手应对双剑。山寨大王岂是好惹之人,一双厉剑挥动如风,风中落叶皆被斩断。他自小随江湖剑客学习昆仑剑,二十年剑力已趋成熟。只见他的剑法,劈、扫、刺、划、旋和弯,几乎招招致人丧命。龚三徒手接了二十回合,心中暗暗惊怕。为防后八十回闪出意外,龚三全神贯注,将精力集中在与山寨王的对抗上。

    行至六十回合,山寨王渐已焦急。他知道,龚三不仅镖技出众,轻功武艺亦十分了得。他知道,第二局共一百回合,若自己失了横杀龚三的机会,恐对已不利。若龚三徒手也能接他一百回合,那之后事情……

    战至八十回合,山寨王趁龚三稍有松懈,使出一招绝学“飞燕尾”,腾空一跃,足有十米,身体飞速扭正,将剑柄扼牢腕上,一抖一送,划向龚三身体。龚三眼前光闪,正要防备突来一剑,怎料,又一剑刺入下臀。龚三“哼”一声,手摸臀部,一股鲜血顿时染透裤档。

    山寨王微有得意,加紧移动步伐,腕中利剑愈加凌厉,忽一招“清风十三式”,接一招“勾月俯压式”,再一招追魂命剑,并一招韦陀伏魔剑。山寨王左脚前挪,右脚向左脚靠拢,手心向右,剑尖向下,剑柄与眉同高,长剑反撩,疾刺龚三后心。

    龚三忽觉背心凉风袭近,只在寸心间,知道山寨王将要孤注一掷,在一百回合将满时,最后一搏。龚三一撤步,碎步平移,再而退左三步,居然防备了一剑。山寨王力劲过猛,一剑刺来,被躲了去,自己腰肢险些闪到。只听他“厄”一声,脸泛青光,面色苍凝,随着鼓声戛然停止,一百回合已满。

    龚三凭深厚武艺,在一百回合较量中,仅臀部受了微伤。而山寨王一脸汗珠,瞳孔瞪大,呼呼喘气。一伙山寨小卒涌上前,呵长问短。

    山寨王无力毙杀龚三,很快迎来第三局。

    第三局为自由式比武。二人可使用任何武器,包括飞镖暗器。山寨王时年六十,面对血气方刚的龚三,虽信心满满,也有一丝疑虑。龚三镖法诡异,还会使长枪,若二人真打抖,战个百十回合也无防,万一战三二百合,就怕自己体力不支,难免横生意外,产生疏漏。再战之前,山寨王将善后之事,交托兄弟。战局打响,龚三以长枪迎之。他的枪法,出自峨眉派——一个专给尼姑烧火做饭的俗家人。这位俗家人,一生隐匿山中,与尼姑为伴,平日研习兵书战法,学得一手好枪法。一年冬,俗家人下山,偶遇龚三,见他镖法深骇,谦虚有加,遂将龚三收为关门弟子。两年来,龚三在俗家人的教授下,枪法日臻完善,已达登峰造极之势。

    二人相互对视,瞬间投入战斗。龚三长枪一出,如蛟龙翻海,如流星疾驰。枪头尖白如盈雪,枪身软弹如藤条。那枪法一闪,运出杨家枪十式。那枪法又一闪,变作少林绝艺。风啸雨疾般,在山寨王面前展现。山寨王则一手一剑,像剪插,像筷杵,一挡一迎,光电闪眸。

    二人战了三百回合,山寨王渐已体溃不支,眼见招架不住。而龚三虎虎生威,用枪之机,还会飞出一镖,那镖又准又狠,打得山寨王蔽头难蔽尾。战至三百五十回合,山寨王一个疏忽,被龚三长枪刺中琐骨,踉踉跄跄往后退去,尚未站稳,一镖飞来,直入眉心。山寨王“啊”惨叫一声,当即呜呼毙命。小贼卒们见大王被杀,纷涌冲来,将龚三包围,展开了一场血腥厮杀。怎耐龚三双拳难挡众贼,一直杀到鲜血淋淋,口泛白沫,皮开肉裂时,退至崖畔,纵身跃下。

    哪料到,龚三跳崖数日后,有人传告山寨,看见龚三依然未死。此话一出,当即激怒众恶贼,他们纠集所有山寨恶霸,全副武装,夜闯颢城,将城内千余百姓全部杀害,无一遗漏,惨绝人寰,令人发指。

    十天后,颢城无人生还,昔日一座小城,在燃烧的大火里,变成一座尸骸遍野、冤魂游荡的鬼城。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