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回西藏布盅僧伤天害理菩提仙翁克敌海螺锏

章节字数:2629  更新时间:18-12-11 09: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中国千年文明,伴随千年邪术,其一,有布蛊术。蛊,顾名思义,传说中使用一种人工育化的毒虫,可害人,致人毙命。衍生异物有金蚕蛊。民间恶毒匠人,选不同毒虫,如毒蛇、蛤蟆、蜈蚣和晰蜴、九足蝎、蚯蚓等,集中放于瓮缸器皿中,令其相互残杀、啃食,吃来咬去,数月后,余最后一只,形态颜色大变,状如雪蚕。布蛊人,将此雪蚕清洗干净,馨香供奉,单置一个瓮缸里。施蛊时,取雪蚕粪便与焚尽香灰于食物中,供人食用。凡人食之,七日内,妖气附体,眸精厉绿,全身充满邪力,不辨亲人,不辨邪理,不辨世情。从而任由布蛊人摆布。蛊之邪,邪于妖,邪于怪,邪于魔。

    某一年,荨城街上,忽立一僧。此僧,来自西藏,自幼研习幻术、邪术和布蛊术,深有成就。此僧,一身白袍,腕间缠一串金丝楠木珠,手执一根禅杖,阖眸一定,想了片刻。荨城东,有片竹茅屋,简易幽静。僧人径往前去。

    僧人来至,见周围花草繁盛,树木葱笼。一弯小河环屋潺淌,木栈道九曲环衔,有竹,有松,有柏。林木间虫鸟鸣嘤,土爬物诸如蜇虫、土鳖、蜈蚣、蟑螂、过街、蚵蚾虫、节节虫、蛇和蛤蟆东蠕西行。僧人进屋,屋内蛛丝缠绕,蚂蚁蛀穴,飞蛾扑窗。收拾一番,僧人开始布蛊。

    僧人将捉来之物——毒蛇、蛤蟆、晰蜴、九足蝎、蚯蚓等,一共十八种毒物骈集瓮缸中,不食不饮,令其相互残吃,竞争而死。僧人将瓮缸供奉神龛前,每日焚香,每日祷告,供以香果茶酒。一年后,僧人打开瓮缸一看,瓮缸内,有一雪白之物,状如桑蚕,肥体蠕动。僧人大喜,将其取出,清洗以后,单置瓮缸里。

    僧人做好前续事宜,每日晚间,独行于荨城城内。

    又一日,荨城内突传怪言,只说一女,立于荨城红楼下,衣不蔽体,露乳撅臀,挥手招淫。此女,唤名云秀,原为瓜农之女,每日随爹娘往返于荨城市场。百姓俱疑,何以一夜间辨若两人,何以每日招男行乐。众人不解,问其爹娘,回曰半夜出家,凌时入门,未见异常,只愿独往红楼。

    云秀异样举态,遭至荨城百姓非议。云秀年芳二十,正待出嫁,作出此等伤风败俗、低污秽眼之事,实令人费解。有人道,云秀常与僧人搭混,两人夜夜幽会。云秀所敛获钱财,由僧人一手掌管。因云秀容颜婉约,颇具姿色,荨城男人乐不思蜀。对此,一些荨城妇人怨骂不止。谁知,一月后,荨城接连出现招淫女客,个个

    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荨城未婚、已婚男儿,尽数被此些女子揉玩股掌,邪风乍起,百姓笑称为“美妓街”。

    怪事接连频出,数月后,有英俊健朗男儿,亦立于荨城街头,向来往女妇招嫖。此些男儿,仪表堂堂、美髯白皙、峨冠博带、魁梧轩昂,因同嫖南街,被戏称“美男坊”。美男坊成男儿招嫖之地,又让荨城百姓痛心疾首,呕心伤怨。

    美妓街和美男坊盛行三年,居然无人管问。荨城浪荡男女,寂寞闲人,几乎成了他们的常客。为此,荨成百姓侮辱谩骂不休。

    第四年,荨城上任知事,掌管荨城民情。知事姓元,年近四十,上任伊始,整顿民怨。元知事,坐任一天,收到数十起状告。情况大同小异,皆诉荨城街美妓街和美男坊一事。知事知道后,一时惊愤,险些气岔。元知事,本是位刚正不阿、铁面无私之人。获悉荨城糗事,大怒僧人作孽,残害百姓恶径。三日后,元知事亲带十数人,秘围僧人居处。

    见了僧人,一身白袍,凝面如静,手执禅杖。元知事道:“恶僧,为何设坛布蛊,秘施邪咒,残害百姓?”僧人立于木栈上,嘴里兀兀低念,竟出些:“如邪侵,如恶生,如怨恨,如痴懵……”等话。元知事道:“恶僧,本知事知你拿人作娼,收钱索供。知你邪控数十男女,于荨城滋事扰民。恶僧,今本知事定拿你问罪。”

    僧人微张双目,一股绿幽邪光溢流眸间,一抬手,行一揖,道:“本僧为解男女相思寂寞,为民舒怀,此乃利民利人好事,岂是知事所言。”元知事道:“以蛊驭人,以蛊骇民,你罪当斩首。”僧人道:“我敬知事儒雅,为人正直。我是一介江湖术士,情非得已。”元知事道:“今日必拿你问罪,你自缚镣铐,还是兵卒拿之。”僧人道:“知事愚笑,尔等区区几人,能奈我何?”元知事无法劝服僧人,一挥手,十数兵卒弯腰弩弓,将数支利箭射向僧人。

    僧人一见箭矢飞来,不慌不忙,一抛衣袍,竟将十数支箭矢裹入袍中。

    元知事一怔,又一挥手,十数个兵卒手执长枪和铁盾,轻跃腾空,站立僧人面前。僧人一笑,拿出袖里木鱼,兀兀一念:“急急如玉令~急急如玉令!!”咒声一出,寰宇撒下无数雪片,伴着一阵阵迷惑人心的梵音。兵卒听了,全身立颤,如蚁啃,如虫蛀,奇痛无比。元知事亦浑身难受,痉挛伴呕吐,眸幻晕眩。僧人正得意施咒,一个兵卒道:“大家快捂起耳朵。”众人一听,立时抬臂捂耳。因魔音无法侵入身体和耳膜,一伙兵卒和元知事瞬间神志清朗。

    一招被破,一伙兵卒大喊一声“杀”,冲将上前。僧人喝道:“小毛贼,拿命来。”说时,又拿出一件秘器——骨笛。

    骨笛长一尺,三个口洞,纹有蛇形痕迹。此骨笛,号称“勾魂笛”,与人鱼相仿,皆具传音之功,只是杀伤力强百倍。笛音一出,万物肃静,树上一群小鸟应声落地,冰僵不动。众人闻音,全都呆傻了般,脚步未动,身体枯直。

    僧人见一伙兵卒陷入迷音中,迷迷糊糊,一抬手,从袖中飞出十数支竹叶,那些竹叶,似刀刃,如镖器,不偏不倚射入兵卒咽喉。

    竹镖声没,十数个兵卒猝然倒地,毙命了。

    元知事孤立于篁竹林中,眼前一片空白,困惑呆极。僧人道:“知事,我念你为人耿直,不愿杀你性命。你且逃命去吧。”元知道哀叹一声,木然离开。

    三日后,元知事请来泰山菩提翁,助他铲除敌人。

    菩提翁身披袈裟,秃头白脸,袖中藏一法器——海螺锏。海螺锏可消弥骨笛魔音,亦会震破人心,杀人于无形。菩提翁唤出僧人,二人对峙于空绝峰。菩提翁喝问:“妖僧,为何秘制蛊术,害人无数?”僧人冷笑,回道:“蛊术施行人,是大有裨益。”菩提翁道:“休猖狂,速拿命来。”说完,运功提气,飞向空中,撒下无数木佛珠。那些个珠子,个个坚硬,比飞镖利器坚利三分。僧人故计重施,拿白袍长袖迎之。木佛珠百十颗,在被白袍裹入衣袖中,立即穿衣触体。那些个木佛珠纷纷撞入僧人体内。僧人“哎哟”一声,全身约有数颗木佛珠。

    僧人连退三步,手捂前胸,险些呕出一口血。

    僧人见菩提翁步步紧逼,拿出骨笛。笛音飘出笛管,罩向菩提翁。菩提翁心中一惊,扔出袈裟,抛入空中,将正面笛音吸入裟袍中。僧人猛见笛音被破,欲仓皇离开。菩提翁喝道:“休逃——”拿出海螺锏,一吹螺音,呜呜飘向僧人。僧人一听螺音,顿刻休克一般,呆立不动。菩提翁用螺音弑杀僧人,未伤一根寒毛。

    恶僧被擒杀,元知事和菩提翁返回荨城。城内,美妓街和美男坊从此再无出现。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