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回娇杏遭禁淫借尸还魂娇桃闯姬府刺杀原贵

章节字数:2514  更新时间:18-12-11 1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南郫县,地处山脉耸集的水乡,有人口三千余。郫县在战国时,曾出一员大将,后投奔七雄之一的魏国。此人姓郑,后病老返乡,在郫县建立一方乐园。故而数百年来,郫县人中,大部分都姓郑。

    有一户郑姓人家,有女儿一双。大者唤名娇杏,小者唤名娇桃。人常说,女大十八变。此二女刚过十五,个个如脱胎换骨,水灵灵,盈颤颤,如一枚新摘蜜桃,看得都让人流口水。娇杏十八了,在家每日帮母亲养蚕织布。而小者娇桃,喜欢上山,背负弓箭,射只野兔,或是鸟禽,回来让母亲烧饭,打牙祭。娇杏起得早,梳了头,扎几个小辫,在两颊微抹几片红,就出门往郫县南坡桑树林里,采摘桑叶。

    这日,娇杏独自外出,带着自家小狗憨皮,来到山坡。山坡上,桑树浓稠,一枝枝叶茂蔽阴。像往常一样,娇杏背了竹筐,爬到树上,捋桑叶。一直捋满两筐,娇杏跳下树,抹抹汗,正欲回家,偶听树丛间传来猎马嘶鸣声。娇杏一回头,见有男儿骑乘猎马,在桑林间追逐梅花鹿。娇杏未吱声,担起两筐桑叶,哼歌儿回家。

    谁知,经过一条小涧,恰又遇上一伙狩猎男儿。

    一男儿勒马近前,直目相望。旦见娇杏: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停步抬眸,又如海棠标韵秋风拂。这男儿,原是郫县大户姬景之子,姬原贵。姬原贵二十整,整日吊儿郎当,呼朋唤友,牵马围猎,无所事事。这日,邀请了十个朋友,一伙人骑猎来至南坡。只说有梅花鹿觅食,故而一心想擒获几只,回家为父庆寿。此刻,看着娇杏,两眼顿已呆直。娇杏,他并不熟识,在郫县街上,也未曾遇见过。这头一回见,着实将他惊得心头撞鹿。姬原贵望着娇杏,刚想问话,娇杏趟河欲入小道。

    情急之下,姬原贵急忙上前,拦住娇杏去路。娇杏问:“敢问公子有事吗?”姬原贵一听,娇杏声色潺潺,听来似晨钟敲响,似鸟啼嘤叫,直让他甚为喜欢。姬原贵跳下马,径向娇杏走了两步。笑道:“姑娘可是郫县人士?”娇杏道:“本小女姓郑,是郫县人。”姬原贵道:“姑娘为何来此采桑?”娇杏道:“家母养了一室小蚕儿,每日进食桑叶,故而如此。”姬原贵道:“采桑辛苦,不如姑娘随本少爷回府,做个小妾,供养起来,岂不好事。”娇杏听了,呶嘴道:“不!娇杏还有事,娇杏回家了。”一转身,姬原贵将娇杏揽入怀里,任娇杏告饶,也无济于事。娇杏被姬原贵带回了府邸。

    在姬府,娇杏被姬原贵奸污了。七日内,姬原贵为使娇杏答应条件,做他的小妾,采取威逼利诱、辱暴欺凌的办法,夜以继日逼迫娇杏。可怜娇杏一身鞭痕,遭受非人折磨,痛得咬牙切齿,无有退路。

    又三日,娇杏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勉强答应了姬原贵。姬原贵以为毒计得逞,释放了娇杏。娇杏在两个丫鬟的看护下,关押在了二楼东阁房里。这间房,除了姬原贵可以进入,和两个丫鬟给娇杏端茶送饭,别人无法靠近。

    在娇杏被姬原贵囚禁姬府的一个月里,娇杏一家,将郫县城寻了个遍。可恨爹娘软弱,可恨世态骚乱,娇杏,从此像失踪了一样,在人间蒸发了。

    忽一天,娇桃闻知,姐姐娇杏在姬府里。为验证真伪,娇桃准备密入姬府,探看虚实。

    向晚,娇杏坐在姬府闺房里,以泪洗面。手执一面蟠虺纹镜,娇杏目光软弱,想着爹娘,想着娇桃,一心只想回家。忽尔,门一推,姬原贵步入房中。姬原贵问:“我的美人,你可想好嫁给我吗?”娇杏道:“姬相公,求你了,送我回家吧。”姬原贵道:“我好不容易将你擒来,如何再放你走?你乖乖听话,入住我府,做我娘子吧。”娇杏万念俱灭,恨得想一头撞死。姬原贵淫欲又起,将娇杏抱入床榻。

    娇杏一看姬原贵欲要行房,推脱求饶。奈何姬原贵铁石心肠,根本不管不顾。娇杏无法劝服姬原贵,跳下床,靠近窗边。姬原贵下了床,走向娇杏,未说两句话,娇杏就开窗跳了下去。

    岂料,娇杏跳下窗,正好窗下立一女仆,那女仆捧着一盆水,原是上楼来,居然鬼使神差,被坠落的娇杏砸中了身体。娇杏当场猝死。

    姬原贵见闯了祸,连夜将娇杏尸体掩埋在乱坟岗。

    三日后,姬府举办寿宴。姬原贵为父狩来野猪和梅花鹿,烹制成美食,供奉餐桌上了。娇桃潜入姬府,趁人不备,在各间厢房里搜寻。她并不知道,娇杏早已化为一缕冤魂,埋入尘埃里了。娇桃耳听姬府里人声喧哗,音乐回荡。忽上一楼,唤作“寒春阁”,娇桃蹑手蹑脚,将房间里探了一遍,正要出门,同一个女仆撞在一起。那女仆见了娇桃,呜咽不止:“妹妹,我是姐姐娇杏啊。”娇桃看去,眼前家仆,怎口口声声说是姐姐呢。娇桃奇怪地看着,只听家仆又道:“娇桃,我确是姐姐娇杏。三日前,姬原贵将我逼死,埋入乱葬岗。妹妹,你要为我报仇啊。”

    娇桃愈听愈怪,仔细辨认,觉其声音十分想象。娇桃半信半疑,问:“你真是我姐姐?”家仆道:“我是姐姐,只因我坠下楼,才将阴魂附在家仆身上。我是含恨而死,死不瞑目。”娇桃听得怔惊,眼泪早已簌簌而落。娇杏道:“我被姬原贵强行索来,关在姬府,我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妹妹,我死得好惨。为了等到这一天,我魂附家仆身上。今天,我终于见到你了。我也不可以再逗留阳间了,那黑白无常天天搜找我的踪影,我必须赶快回酆都地府报到去了。”娇桃问:“你若果真是姐姐,那……”娇杏道:“姐姐没有办法。只有出此一策。妹妹,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娇桃哽哽咽咽,痛声道:“姐姐我信你。爹娘因你失踪日夜寻你,姐姐,你好可怜。”两个姐妹说了一会儿,耳听姬府有仆人前来,娇桃才躲了起来。

    为给娇杏报仇雪恨,娇桃躲入姬府整整三天。

    三天里,娇桃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杀死姬原贵的机会。

    一天夜里,姬原贵喝的烂醉,一个人跌跌晃晃地走入房间。他脱了衣服,正待上床,一个女人猛地出现。姬原贵一看,面前女人,美若桃杏,鲜若绿叶,明眸婉转,小唇开张。姬原贵道:“哦,哪儿来的美人,快来。”娇桃道:“你就是姬公子吗?”姬原贵道:“本人是姬原贵,你是谁,我的小美人。”娇桃一听,心中有底,将姬原贵虚情假义地骗上床。姬原贵躺了下来,还不知情由,就见娇桃从腰间掏出一刀,刺入他腹中。姬原贵“哎”一声,未反应过来,再一抬头,娇桃拿刀又刺入他的心脏。姬原贵就在这一场醉酒中,死于娇桃之手。

    娇桃杀了姬原贵后,回了家中。她将姐姐娇杏惨死姬府一事告之爹娘,也将娇杏附身家仆,化为冤魂,等待家人复仇的过程说了出来。

    娇桃爹娘听罢,老泪纵横。后来,找到了乱葬岗里的娇杏尸体,重新掩埋,立碑诵经,才使娇杏得已瞑目。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