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回菛村秦旺夜宿鬼巢山五壮汉枉命吸魂鬼孽

章节字数:2290  更新时间:18-12-11 1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南郫县,有连绵不绝的大青山,山中崇山峻岭、蓊郁湿润,有柴木成堆,有新篁万株。山里多有穷苦百姓前往,早出晚归,带回柴木供冬天烧火取暖。也有百姓,以砍柴为生,换米面为生,故而有“拾柴”一说。

    郫县有个菛村,村里有户人家,男主人秦旺。秦旺四十出头,背宽腰粗,是个打柴干活的好把式。每到秋尾,秦旺总会进山打柴,一天回来,背上两大担柴,一担备用烧火,一担拿去卖了,换取银两。

    秋天渐近,一场寒霜让温度急剧降低。秦旺对家人说:“明天我要进山了。晚上回来,用柴换米粮。”贤妻说:“那一定注意安全,山里湿雾大,多带一件衣服。”秦旺听记嘱托,第二日早,悄悄进山了。

    这座山,唤作“鬼巢山”,与大青山相邻。鬼巢山,有七座山头,有二十四道弯,弯弯曲曲,沟润峻绕。据先人说,有人曾进山未回。也有人说,山里闹鬼,白里隐,晚上出,无人敢入山。

    秦旺却不怕。秦旺的父亲是一个打柴好手,那年秦旺降世,就给取了“秦旺”二字。此名字喻意深刻,有十足正义感和能量。秦旺活了四十年,名字带给他许多精神上抚慰。为此,他越活越有劲。进鬼巢山,也是他一直的愿望。只因这座山里,少有人进入,所以柴木堆积如丘。

    秦旺进了山,走了两个时辰,看见大片森林,还有林下堆积的柴木。秦旺用了餐食,吃了两个香饽饽,喝了铁壶茶,坐歇了半刻,开始捡柴、打柴。森林里,河滩边,凡是枯柴粗枝,他都收拾在一起,放入柴担里。

    一直干了大半天,秦旺砍集了两大担柴,准备回家,却发现天空阴暗,夜色渐浓,秦旺一时辨认不清方向,心里焦急。绕了几个圈,寻了几条小路,始终找不见下山路。奈何天色将晚,幕色降下,只得准备原地过夜。

    秦旺在森林里转了半天,暗夜深深,冷风郁郁,他看看四周,见有浓阴遮盖的森林里,一幢土屋露出檐角。秦旺心里高兴,仅忙奔向土屋。

    这间土屋只有一间房。有门有窗,像是农家人遗弃荒野的。秦旺走近,借着月影,往里一探,土屋里,有一个大炕,炕有十丈长,有五丈宽。炕上平铺着草岌岌,在一轮微昏的月影下,炕上躺着五个壮汉。秦旺想:怪了,这荒郊野外的,这五个壮汉会是谁?看了一会儿,也没敢入内,又觉得小便甚急,只得放下柴担,往远处一座山丘后跑去,准备行方便。

    秦旺脱了裤子,露出臀部,蹲在地上,开始解急。

    大约一斗烟的功夫,秦旺提起裤子站起了身。看看天空,黑如墨染,只隐约撒了几片月光。

    秦旺复回土屋边。待走近窗下,往里一探,天哪,秦旺看见一个披着麻草鬼妖,伸着魔爪,弯腰站在五个熟睡的壮汉头前。

    秦旺正觉纳闷,见那鬼妖自炕角开始,逐一吸嗅,鬼妖一吸,一壮汉便扭了头,无声无息气绝了。鬼妖翕爽至极,走至第二个壮汉身前,同样一吸,第二个壮汉又无声无息气绝了。鬼妖如法炮制,走至每三个、第四个和第五个壮汉前,同样一吸,全都无声无息气绝了。秦旺看得惊呆了,不知所措,只判断应是恶鬼食人精魄。哦,秦旺吓得双腿一软,喊了一声“我的娘喂”,从窗边跑开。

    秦旺才跑了两步,竟听见身后鬼妖相随追来。那鬼妖呜哑吼喊:“站住——你给我站住!”秦旺吓得失声大喊:“我的天哪,恶鬼吃人啦,我的天哪,谁救救我。”秦旺一直往前跑,不管天黑地陡,一脚深一脚浅,直觉跑得越快,那鬼妖追得越紧,还不断地发出呜呜嘎嘎的喊声。秦旺想,这样跑下去,鬼妖一直追着,他迟早会被累死,必须想法摆脱。秦旺一边跑,一边往四面看,突见一条大河,波澜滚滚,宽十数米,在月光下发出潺响。秦旺跑向河边,回头一看,那鬼妖就快追来了。秦旺顾不了,一迈大步,淌入了河里。

    秦旺在河里趟步走出几步,鬼妖已追到岸边。

    鬼妖一看秦旺在河里,气得直跺脚:“好你个人,居然下了河,我一定会捉到你。”秦旺一听,吓得半死,继续往河那边趟。一直走,就听鬼妖喊:“你给我回来,站住,我要吃了你。”秦旺不敢停步,过了河,继续朝前跑,他跑呀跑,一直跑了半个时辰,忽见一座庙宇。

    秦旺想,道长一定会救自己。不敢再想,秦旺跑向庙门前,叩响大门:“道长——道长救命呀!”话一说完,全身酸软,再无力气。恰时,一个白须道长开门,发现秦旺倒地瘫坐。道长问:“施主,为何气喘吁吁,为何行色匆匆?”秦旺看见了道长,长气不接下气,赶忙说:“道长,一个恶鬼捉我,它想要吃了我。道长,救命——”

    道长听了,不急不慢,一甩长袖,将秦旺藏于袖筒中。半晌,鬼妖寻声追来。鬼妖站于庙门前,大喊:“你给我出来,我要吃了你。”秦旺吓得尿了裤裆,只道:“道长,恶鬼捉来了。”道长轻哼一声,将袖筒一收,道:“待贫道出门察看。”

    道长出了门,那鬼妖正立于门前。道长问:“何方鬼妖,胆大妄为,站于我门前喧闹?”鬼妖道:“你莫管我,今天,我要吃了那个人。”道长一笑,嘲笑道:“我在此,你还敢吃人,看来你这恶鬼已无法无天了。”

    鬼妖盈露两牙,伸开指爪,忽隐隐现,狂啸地道:“我知你道长厉害,只是这人见了不该见的事,小命该绝。今日定将带走他。”道长道:“不该见的事?究竟是什么事?”躲在袖筒里秦旺呜咽而泣,对道长说:“此鬼害了五条壮汉性命。吸走了他们的阳魄,使他们变为鬼魂。”道长听了,惊问:“还有此事?鬼妖,你作恶太多,今日来了,我必擒你。”鬼妖道:“道长,快把那人还给我。”道长气得两眼翻白,一伸手,从腰间拿出灵符,撒向空中,幻成无数芒光,射向鬼妖。那鬼妖一见金芒罩身,想要返身逃走,不想脚步难挪。鬼妖道:“道长,你拿灵符害我,你太不仁义。你害不到我。”鬼妖说时,忽幻一堆石头,兀立空地。道长看了,又从腰间取出金丝软带,抛入石堆。那软带遇上石头,立刻将其缠绕。石头周身缠遍金丝软带,再无力逃走。

    道长救了秦旺一命。庙门外,那一堆石头在金丝软带的缠绕下,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幻化成一堆白骨,又过了一些日子,白骨化灰,被风吹走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