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回天女散花人间万象异海棠小生从戎得姻缘

章节字数:3010  更新时间:18-12-24 16: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百花仙子返回天宫,步入王母荣华斋,王母正与书童赏文析字。此书童,手拿字贴,双掌翻开,一个“曌”字沥金粘粉刻于纸上,隐隐透亮。此书童头顶上攒束两个花辫,水灵灵大眼,粉嘟嘟胖脸,外加嫩而白润的四肢,看着份外疼人。

    王母问书童:“人间前朝女皇武则天,曾自造一字。读‘曌’,那么童儿,此字作何解释?”书童道:“王母请看,此字,上面一个日,一个月,下面一个空字。乃日月当空照的意思。”王母道:“听说武则天功德无量,为大唐盛世做了一番事业。”书童道:“王母,此字是女皇为自己的名字所造之字。据天宫志讲,女皇死后封列为‘锦虢星’,当年已位列仙班。今十世转位,如今酆都十殿转轮王便是她!”

    百花仙子见王母析字,悄立一旁。梨花木桌上,微微现溢柔和光滑的白色。白雾间,一尊王母神像驾列观音前。而观音手里净瓶中,一枝杨柳青绿闪烁,那枝那叶无风自摆。王母回眸,见百花仙子观望,轻姿含笑,悠然道:“百花神,今日午时撒花事宜可准备好了么?”百花仙子道:“王母,今年百花苑里万花凋稀,只因人间杀气弥天,肃灭了天宫神威,导致花物迟迟未生,多有受损。”王母道:“撒花不可延误,你必须按时按点完成。”百花仙子道:“王母,小仙知道了。”

    百花仙子回了百花宫。二位小仙童问:“百花娘娘,后苑花锦稀零,唯有牡丹和金菊健开。”百花仙子道:“速速准备,今日撒花不可耽误。”

    百花仙子自入香闺。

    香闺檀柜里,一件金黄轻逸的仙衣静静垂挂。百花仙子拎起仙衣,天蚕丝织就的轻纱,一片片凰羽,叠扣一片片金箔,像幻灵幽光,像神诡彩陶,华而锦秀,美而素丽,闪透清馨,微泛祥瑞。

    百花仙子将仙衣披于身上。又抽出一根宽一寸,长一丈的缎带,缠于腰间,将仙衣拖滞,自显一派修持回荡。

    穿好仙衣,百花仙子手拿花篮来到花苑。

    一园花苑深处,金栀透红,白樱瓣平,冬梅朱点,茉莉绒绿。深苑里,千种鲜花,万种秀竹,数不清的苔草,看不完的苍绿,金枝软娇,长株洒露,一片红一片绿,斑斑映瑞彩,点点蘸芍香。

    百花仙子每走一步,微俯小腰,将路畔仙花,轻摘慢捏,集于篮里,不辞辛劳。仙童望见,问百花仙子:“百花娘娘,可否允许小仙帮您?”百花仙子道:“仙童啊,撒于人间鲜花不易,每一片,每一瓣皆要完整。仙童道:“那我们给您拎起篮筐可好?”百花仙子道:“仙童,王母有令,一年一度的撒花节,绝不可有半分差池。”

    百花仙子采摘了鲜花,仙童望去,一篮筐里,装满了万种花瓣。仙童问:“娘娘,这一片花瓣落入人间就将是万亩花海,您这一筐鲜花落入人间,是否代表人间三月春临?”

    百花仙子道:“童儿说对了。只是人间亦有不同。比如江南三月春,但在疆漠上,五月为春。花随时变,草随时异。”

    仙童道:“今日撒花我们可否随往?”

    百花仙子道:“王母有令,只准我一人撒花。”

    午时一到,百花仙子飘入空中。盈云幽逸,清流飘动。百花仙子手持篮筐,忽现空中,攥起花瓣,微微撒下,旦见空中无数花灵幻落而下,飘飞翻动,缓缓沉降。那无数鲜花翠绿、熟赫、朱红、湖蓝、群青、橄榄白、淡粉、藤黄,纷纷扬扬,瓣展舒逸,向天际四方逐渐幻开。

    百花仙子一把一把,攥起花瓣,抛、撒、扔、展,将一筐鲜花渐渐撒尽。

    此时在人间,正值江南二月末,不论杭州还是苏州名地,树木萌动,草花微实。经百花仙子撒下无数鲜花,将不出一月,整个江南会最早迎来春天。

    江南杭州,和风熏柳、草长莺飞。

    一座青绿披盖的万壑山麓下,方腊营帐里,垂立一个海棠小生。营帐里只方腊一人。暮色渐近,孤鸟疾飞。一只泪烛摇曳红光。

    方腊问:“为何投笔从戎?”

    海棠小生道:“小生一家遭高俅迫害,惨死京城。死后坟冢被刨,尸骨无存。”

    方腊道:“今天下大乱,江南不仅有我方腊,还有宋江等各方势力。为何只投靠于我?”

    海棠小生道:“天王有所不知。小生从民间百姓口中得知,天下义军唯有方腊可得王相。”

    方腊问:“此话怎讲?”

    海棠小生道:“天王,众所周知,您手下江南十二神,个个骁勇善战,他们是将之才,他们是神之子。他们在您麾下,战无不胜。”

    方腊一听,甚为高兴。方腊取了一笔,递于海棠小生,自己亲自研磨。问道:“既以投笔,今后来此营中,仍以笔墨为计。我修书一封,由你执笔,写好以后,令士卒送往宋江手里。”

    海棠小生道:“天王,您说来,我代天王执笔。”

    方腊道:“你且听好。”

    方腊写完传笺,令士卒送于宋江手里。海棠小生每日守候于宋江左右,研磨执笔,传文送书,自此人送外号“代书令”。

    忽一日,方腊军中迎来一女。方腊为海棠小生介绍:“此女唤名毕珠,原是汴京城人士。只因被迫嫁于张窠,却不幸守寡。今来帐中,可侍奉你左右。”

    海棠小生听了,欣喜不已。旦望眼前娇女,年貌二十,一件粉纱,编缀无数璎珞。额头上缠带蓝纱,将满头秀发紧紧包起。眉似柳,眼如勾,鼻丰隆,唇角翘。海棠小生不由问道:“敢问姑娘怎样称呼?”那女子道:“奴家姓毕,毕珠。”海棠小生道:“天王收容你我,乃你我之幸。今后你我当相携相伴,共侍天王为好。”

    毕珠双眸含泪,笑而轻允。从此,毕珠每日为方腊、海棠小生洗衣,为他们打理内务,归整墨笺书函,以及必要的盔甲,兵器等。

    月上柳梢,迷雾微罩。一座军帐深处,传来毕珠和海棠小生的笑声。毕珠坐于椅上,手拿针线,为方腊天王缝补鞋袜。只听海棠小生问:“毕珠,自投军中,日后有何打算?”毕珠眉睫低垂,脸上洒露窘意。俄尔,毕珠回道:“毕珠愿为天王效犬马之劳,只要天王收留,日后毕珠鞍前马后,死不足惜。”海棠小生道:“你下嫁张窠,可曾敛其财宝?”毕珠道:“你有所不知。当日,张窠迎我入门。谁料杀手寻来,那张窠美事不成反害命。我一弱女子在仆女的护送下,才得以脱身。”海棠小生问:“天王爱民如子。投他麾下,日后若伟业功成也有名份,若……”毕珠听出其意,打断话道:“奴家知道。奴只是个女子,在这深帐之内,若有个如意郎儿……成就连理也罢,如若不然,我终身跟随天王。”海棠小生一听,甚为感动。帐外营火熊熊,一股股烟雾旋转空中,荜荜剥剥,散出柴木的焦腥味儿。

    毕珠起身,从包袱里取出一物。海棠小生一看,原来是一个香囊。

    毕珠打开香囊,香囊里是十八种名贵果籽。有红榴籽、香瓜籽、南瓜仁、人参籽、茯苓籽、韭菜子、枸杞、白术子、钩藤子、木莲子、木槿子、丹参、珊瑚粒、救心籽、红角蒿、花葱籽、田七籽和苁蓉粒。毕珠为海棠小生解释:“此十八种果籽,随身携带,可以养心、安神、辟邪、镇鬼、降妖,也可保运、回阳。它是从观音神庙里求得。”海棠小生道:“那姑娘之意?”毕珠道:“奴看公子一身文儒,才情不浮自露,一言一语皆情真意笃,若有此物相随,必可保身。”

    海棠小生道:“姑娘之心我已懂。”

    毕珠道:“奴初遇公子,这个香囊赠于公子。”

    海棠小生接了,轻嗅一口,隐约散溢玫瑰的淡雅清馨。方腊突然入帐,见二人情意甚笃,微笑道:“看来你们谈得很好。”毕珠忙起身,给方腊让坐。海棠小生亦起身,给方腊递水。毕珠道:“天王,公子是读书之人,奴日后也想向他吟诗学字呢。”方腊道:“我看你们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不如由我作媒,你二人结为夫妻吧。”海棠听了,怔惊之余,脸畔红云露现。海棠小生道:“天王,我是个读书人,但不知毕珠姑娘……”

    方腊道:“毕珠,如今天下混乱,四方割据,你一弱女子,奔波尘世,无有所依,依我看面前之人应为你的归所。”毕珠长线回绕,唇角轻触。方腊又道:“如若毕珠同意,明日天王亲自给你们操办婚事。”毕珠未语,方腊便知一二。

    待第二日,方腊果然为他们布置婚房,主持新婚。毕珠同海棠小生因祸结缘,又由方腊牵线搭桥,在方腊军中一时传为佳话。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