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回名妓李师师青楼揽客多情宋徽宗黄金赠美

章节字数:2391  更新时间:19-01-28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宋徽宗赵佶,宋神宗赵顼的第十一子、宋哲宗赵煦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自公元一一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继位,就以其出众的书画之才令世人膜拜。深居宋朝皇宫,赵佶每日笔墨丹青,写诗赋文,亦或与后宫侍妃游园赏春、题词解愁,甚是欢乐。日子逍遥,仍无法排解他心中郁闷,于是决定,再寻一位能歌会舞的美貌女子相伴身边。

    继位三五年后,他的身边就拢络来了米芾这等的书画奇才,除偶尔上朝,听奏大臣进言,其余就是与米芾一起,赏书论画,独处艳芳斋。

    赵佶轻佻为政、任性享受,民间百姓苦不堪言。纵使各方起义军势如破竹,屡犯净土,也无法阻止他歌舞升平,自由快活的禀性。即位之初,后宫佳丽只有百余人,不到两年时间,他就荒淫无度地将后宫佳妃扩充到了万余人。正是:

    三千粉黛、八百烟娇。

    一年秋,米芾来至宝华殿,看见赵佶愁眉不展,站于画案前执笔画梅。米芾问:“皇上为何事忧愁?”赵佶一怔,笔滞空中,半日回道:“江南有起义者,整日捣蛋乱事,如何消停?”米芾道:“皇上,那些起义军全是酒囊饭袋,大宋的兵力胜于他们十倍。皇上,您不必为此担忧。”赵佶道:“我倒也不十分惧怕,只是朕心里惶惶,总觉有块石头放不到地上。”米芾道:“皇上,我听说汴京城内,有一名妓,姿容秀丽,琴画出众,皇上不如寻觅来,一解焦心。”赵佶听了,两眼一亮,情引眉梢,问:“此妓姓甚名谁?”米芾道:“她叫李师师。臣已为皇上打探清楚了。李师师,原是汴京城经营染房王寅之女,年幼时,王寅将女寄居佛寺。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一年后,王寅因罪病死狱中。李师师自此流落街头。以经营妓院为业的李蕴收其为养,教其琴棋书画、歌舞表演,以便待人。如此磨励,那位李师师十七岁已贵为京城名妓。”赵佶道:“此女真有盛名?那,那朕可否前去一观?”米芾道:“皇上,臣之意是请皇上一游汴京城,顺带看看李师师,您是否看上眼。”赵佶道:“好,既是如此,爱卿全权安排,朕三日后游历汴京城。”

    汴京城繁华无限,人杰地灵,名将新贵皆齐聚于此。李师师坐镇一座樊楼里,每日弹琴唱歌,毫不顾及天下纷纭不断的战事。这位李师师,淡扫峨眉风尘绝,艳压桃李倾城貌。每日,凡有客人来,都会相邀客人留诗一首。

    宋徽宗赵佶,一个风流儒雅的多情皇帝,在米芾的指引下,来至樊楼。见了李师师,赵佶欣然提笔,以飘逸的书法,写了一首诗: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

    回眸入抱总含情。

    痛痛痛,轻把郎推,

    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

    这回风味忒颠犯,

    动动动,臂儿相兜,

    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赵佶结识了名妓李师师,似那干柴遇烈火,隔三差五就会出一趟宫,与李师师秘密幽会。温暖的软榻上,李师师娇柔地问:“奴今已知皇上身份,但不知皇上可曾想过将奴接至宫中?”赵佶道:“皇宫非闲人之所。一入宫门深似海,一个柔情女子,进了宫中,只怕会遭受白眼。”李师师道:“前日,有人说这樊楼实在小,若是再大些,再畅些,一定会声名愈广。”赵佶道:“那有何难,朕赏赐你五千两黄金,可好?”李师师一听,梦靥乍醒,连连叩谢:“皇上,奴怎敢受您如此大恩。皇上,奴……”赵佶道:“不必客气。起来,与朕作一首诗吧。”李师师起身,拿了笔砚,与赵佶一起作诗,其一诗,名曰:念奴娇

    雅怀素态,向闲中、天与风流标格。

    绿锁窗前湘簟展,终日风清人寂。

    玉子声干,纹楸色净,星点连还直。

    跳丸日月,算应局上销得。

    全似落浦斜晖,寒鸦游鹭,乱点沙汀碛。

    妙算神机,须信道,国手都无勍敌。

    玳席欢余,芸堂香暖,赢取专良夕。

    桃源归路,烂柯应笑凡客。

    其二诗,名曰:探春令•帘旌微动

    帘旌微动,峭寒天气,龙池冰泮。

    杏花笑吐香犹浅。又还是、春将半。

    清歌妙舞从头按。等芳时开宴。

    记去年、对著东风,曾许不负莺花愿。

    一日,赵佶回了宫中,与米芾游玩后园,走至宣和殿花圃里。花圃里,名花开艳,流绿展色。一只孔雀展翅飞上藤墩,低声清鸣。赵佶灵机一现,要求画师以孔雀为题作画。半个时辰后,画师们交了卷。谁料,赵佶拿了画,微笑道:“画是画得漂亮,可惜都画错了。”画师们一听,全都面色窘难,半天说不出话。赵佶道:“孔雀登高,应是先举左脚,而你们画的是先举右脚,所以说画错了。”画师们听了,羞愧之余,拍手而乐。赵佶又道:“近日,我作了一幅画,画名为《鸲鹆图轴》,相请大家一赏。”画师们一看,画中两鸟比翼双飞,轻翔林木间。有画师问:“皇上,这一对鸟儿,有甚喻意?”赵佶道:“一只比作我,另一只比作……”画师们见赵佶未说完话,全都问:“皇上,另一只比作谁?”赵佶道:“比作师师。”

    半年后一个阳春日,赵佶又来樊楼。李师师坐在一袭粉红纱帐后,抬臂拨琴,琴音幽柔,丝丝缕缕,勾绕心魂,让观客无不垂涎侧目。歌台下坐着赵佶,一身便装,腰间佩戴一根软玉带,还有一枚玉佩。赵佶的身旁坐着米芾,还有一名身怀绝艺,武功高超的保镖。赵佶听着琴音,问米芾:“此女应得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生。”米芾道:“师师命苦,自有清骨,一身温温素态,令多少男儿望穿双眸。”赵佶道:“师师之情,世间少有。米芾,你看我接师师回宫如何?”米芾道:“皇上,师师为汴京城的妓女,皇宫威严,恐非她去之地。”赵佶点点头,从袖里拿出一卷画,原是《听琴图》,附有一纸,原是:眼儿媚•玉京曾忆旧繁华

    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李师师弹罢一曲,走下歌池,举酒一杯,敬于赵佶。

    赵佶问李师师:“今日琴音,为何伤而感怀,可曾有泪事?”李师师道:“奴前日去了少时家乡,只看见满目萧索,一片荒芜。”赵佶道:“你自小离家,爹娘无依,你是念物伤怀了。”米芾道:“师师是多情女子,琴音自然多虑。”

    晚间,赵佶与李师师坐于香闺,把酒言欢,赏琴赋诗,格外倾心。这一年,李师师为赵佶付尽青春,付尽美颜。而赵佶同样一掷千金。

    前后十数年,赵佶为李师师花费数十万黄金。樊楼一扩再扩,女妓一增再增,成为名扬汴京城的地方特色。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