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离职(二)

章节字数:3196  更新时间:18-09-21 18: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家都忙着做餐前准备,把红酒杯、白酒杯、筷架及碗盘都摆在桌上,再把各个餐具摆放整齐。包间和餐具的清洁要服务员自己动手。酒水柜上、桌子上都要擦干净,这些地方往往是主管最爱检查的地方。每当检查清洁时,主管都会掏出一张洁白的纸巾往上面一抹,如果做清洁的毛巾没洗干净,擦出的桌子就会有留下的痕迹,在白纸上会有污渍。子荟擦得很干净,今天最后一天,她想有一个完满的结束。

    她不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但给自己一个美好的结局是大多人的愿望,她也不例外。

    伍玲珑穿过桌子来到子荟服务的区域,拿着一条毛巾帮着她擦起杯子,举着杯子对着灯光看看,是否有纤维贴在杯壁上,嘴对着杯子哈口气,顿时杯沿蒙着一层雾气,她拿着毛巾再擦拭着,只有用毛巾擦拭之后,玻璃杯才透明干净,如果不擦就会有水污。

    大酒店的餐具,看起干净,其实上面不知有多少服务员的唾沫和毛巾纤维,这些都不能细想。

    “子荟,你走了以后这里就不好玩了。”

    五玲珑今天情绪有点低落。

    “我走了会来看你的。”

    “当哪天你发达了,别忘了我这个朋友哟。”

    “不管我发不发达,都不会忘记你这个朋友的。”子荟笑起来,露出二排洁白的牙齿。

    我还会有发达的那天吗?子荟心里想着都觉得好笑,不一直这么倒霉就算好的了,也只有伍玲珑才会相信她会有好运,这也算是朋友的一种祝愿吧,子荟也只有在心里默默的接受。

    “说真的,子荟,看你的面相就是富贵命,不是干我们这行的,早走早来福,不要在这里埋没人才。”

    “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什么时候会算命了,一会说我会发达,一会又说我是人才,我可一点也看不出来自己还有这种福气。”

    “你不要老是小看自己嘛,你一来我就觉得你和我们不一样,有一种气质,说不出来,只能感觉,就象落难的公主打入凡间,哎呀,你知道我读书少,说不出好听的词,反正就是这种感觉,你明白就是了。”

    伍玲珑皱着眉头,搜肠刮肚的想着怎么来让子荟明白自己的想法,子荟看着她一副认真的样子直笑。

    “好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别这样劳烦自己。”

    俩人边做着事边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就到服务员吃午饭的时候了。餐厅工作人员吃午饭一般都在十点半左右,这是餐厅的规矩,工作人员都是要在客人来之前就餐。女孩子们都有说有笑的到一楼员工餐厅去。今天的菜很丰富,二份素菜一份荤菜,再加一个鸡腿,汤是紫菜蛋汤。

    子荟来这里上班,很适应这里的饮食,发觉自己都长胖一点,脸比以前要红润一些。

    “子荟,玲珑,这边来坐。”

    一位叫小林的女孩直向她俩招手,旁边正好空着二个位置。俩人端着托盘走过去。

    “子荟,真的要走了吗?”小林问道。

    “是呀,子荟要发达啰。”伍玲珑接过话。

    “你别听她瞎说,只是想换个工作,换个环境。”子荟笑着说。

    “你一来我们就知道你在这里呆不了多久,你不属于这里,和我们不一样。”

    “哪里会不一样,我还不是干了这么久。”

    “离开了就别再想着回来,这个工作不适合你。”小林对着子荟子说。

    “你说些什么呀,人家子荟还要回来找我玩的。”伍玲珑直嚷着。

    “我说不要回来工作了,有前程更好的工作做,还回来干嘛。不像我们,文化低,就只有一直做这种工作,服务工作,说明了就是过去伺候人的下贱活,谁愿意来干我让给她。”小林抱怨着。

    “别这样气馁,你们都是好样的,工作不分贵贱,只要靠自己的劳力做事来赚钱都是很好的。”子荟安慰着她。

    “道理是这样讲,但你看那些客人,喝了一点酒就发起疯来,看到都气人,哪天当我发了财也要大摇大摆的去高级酒店消遣消遣,当一回上帝。”

    “好啦,我的上帝,吃个鸡腿吧。”伍玲珑把自己盘子里的鸡腿挟给小林,她正在减肥,不吃肉。

    “我当上帝的时候才不吃这难吃的鸡腿,至少也是鲍鱼海鲜之类的,到时请你们,随便点菜,不用给我省钱。”

    “行,到时我就专选最贵的,看你这个爆发户请不请得起我。”

    “这点不用担心,你只管点就是。”

    俩个女孩边吃着工作餐,边肆无忌惮地做着爆发户的梦想。

    子荟看着她俩一唱一合的,也笑起来。

    和这些年轻女孩在一起,子荟都觉得自己年轻起来,虽然自己并不比她们大多少岁,但她总觉得自己的心是灰暗的,象一层浓得化不开的烟雾,闷得她快窒息。

    吃过午饭,也差不多十一点了,餐厅也开始上客人。服务员们都各就各位站在自己服务的包房门口。橙色的灯光从头顶柔曼地照下来,每个人在氤氲弥漫中显出一种慵懒的病态。

    子荟是在二楼包间服务。二楼一共有二十多个包间,每个服务员负责二个包间。子荟负责服务的包间在转角前面的二个包间,客人选用最多的二处。进门一幅中式镂空屏风,把包间门和里面隔开,透过门口隐约能看见里面晃动着用餐的人,但包间门大多都是关起来的,一般选用包间就餐的人都不想被外界打扰。

    今天是最后一餐,子荟默默想着这最后的午餐,让她想起基督的最后晚餐,但她这最后一餐是新的生命诞生,基督的最后一餐却是生命的结束。两者有着天壤之别。

    随着从楼梯下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就表明开始上客了。服务员们停止了打闹,大家都相互整理衣服,捋捋头发,调整站姿,迎接今天第一批客人的到来。

    上来的是三男二女,直接走到玲珑负责的包间,玲珑对子荟做了个苦瓜脸,赶紧走进包房,拉开椅子,打开餐布,从筷套中取出筷子,拆下多余的餐具放在旁边的餐桌柜上。一系列动作如流水一样自然。

    子荟也进去帮忙,给客人倒茶水,递菜单。

    一般客人刚进来时那一会最忙,事也特多。在用餐途中,事情就不是很多了,最多就是上菜,倒酒倒茶水。有时客人互相敬酒,大多都不要服务倒酒,自个拿着酒瓶相互倒酒。有时遇到客人谈点隐密的事,会把服务员支开。这时服务员就是最轻松的时候。

    这时一位服务员走过来轻轻对子荟说,她包房里来了客人,叫她过去服务。

    子荟只好放下手上的事,来到自己的包房。重复着刚才的一系列动作。面带微笑,拉椅子,整理餐具。刚才来叫她的女孩帮着倒茶水,子荟就拿出菜单请客人点菜。

    细细想来,人的一生大多时候都是浪费在做一些重复而单调的事,比如:吃饭、工作、睡觉、上厕所。精力都浪费在这些不含有一丁点创新,不带有任何新异的事物中。特别象现在子荟从事的职业,铺桌布、摆餐具、端盘子、倒水……,但又不得不去重复着,如一台机器周而复始的动转。

    子荟趁这桌客人正忙着互相敬酒,听见隔壁伍玲珑包房里传来一阵大声的喧闹,子荟忙出去看个究竟。只见伍玲珑从包房里跑出来,脸红气胀气呼呼的样子,反手一把拉过包间房,对着破口骂起来。

    “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本小姐还不伺候了。”

    子荟忙问怎么回事,伍玲珑气得直跺脚。原来是她服务的那桌客人喝高了,硬要她陪着喝酒。特别是请客的那中年男人,生怕得罪了客人,不顾伍玲珑怎么解释,就拉着她灌了一杯白酒,直呛得她咳嗽。子荟知道她的酒量,一杯酒不在话下,但酒店有规定,服务员是不能陪客人喝酒,如果被领班知道了,要被扣奖金。但如果被客人故意刁难被投诉,也是要被扣奖金。这种两头为难的事,最让她们这群没什么圆滑手段的女孩子头痛。

    每每遇到这种客人,只能算服务员倒霉,一方面又不能得罪客人,一方面又不能违规制度,服务行业就这样,你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遵守这行的规定。

    没办法,只好找来主管,主管一上来,自己先向客人陪不是,再狠狠瞪了伍玲珑一眼,责怪她这么点事都处理不过来。

    还好,今天的客人比较少,不象平时那么忙。等到快一点半了,最后一桌客人才离开。她收拾好桌上凌乱的餐具,取出新的餐具把台面重新摆放好。子荟松下一口气,最后一天终于快结束了。

    匆匆来到更衣间换下工作服,来到布草房退还了工作服,酒店的工作终告结束。

    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她独自一人乘坐电梯下楼,抬眼很仔细地环顾四周,最后看一眼这个装修得富丽堂璜的大厅,璀璨的灯光投在白色的地板上,让她恍惚起来。虽然未来对她来说是那么的茫然,但她很确定的是,这里仅仅是她人生的一个驿站,她是不会回来了。

    未来的路象条水怪一样,发出蛊惑人心的妖术,把她的心柔软地缠绕,绕得她心神不定,迷惑地走向那无底的深渊。

    她不知道这条路是否如她所愿,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尝试着走下去,哪怕最后粉身碎骨,她也要走下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